赈灾二三事
作者: 施琪嘉 / 285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标签: 汶川 赈灾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5月16日去灾区,到了绵阳,绵竹安置点,也去了绵阳中心医院和华西附属医院,对受灾群众、消防官兵和有伤亡的大学生进行了心理干预,印象深刻的事情记录几则。
LK%h3{1V&th!Dd0心理学空间.N3ke]q j q3c
母爱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心理学空间NL#y3}iu}9j

X'n'W'{C+|:ay8H0在成都某大医院见到一个12岁女孩,对陌生人非常敏感,她因左腿被截肢而伤心不已,对医生和护士、对心理援助者均抱以戒备和反抗的心态,她每天吵闹着患处疼痛,对医护人员提不同的要求,对心理援助者给她买的玩具、零食均不满意,有时,她提出要吃皮萨,买来后又随手将其扔在一边。由于她是自己用石头将腿部截断爬出,因而受到媒体的追拍,她对凡是带着相机进入病房的人均抱有敌意。我的运气好,因为我到病房时,刚好她母亲带着她妹妹找到了这个女孩,她们抱头痛哭,这女孩边哭边自言自语道:你们到哪儿去了,怎么把我一个人丢下,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的腿没啦,妈妈别哭,我会安假肢,安上假肢我还能跳舞的??。妈妈说:奶奶死了,爸爸还在救人,他也在找你,我和妹妹一直在找你,你都把我们给急死了。我默默地坐在一边,看着8岁的妹妹没人顾得上,妹妹也在哭,也在自言自语:妈妈一直在找你,妈妈带着我在山里走了两天,我们一直在找你??。我把妹妹抱住,私图让她融入母女的关系中,我拿出纸巾,让妹妹给妈妈和姐姐递过去。我听到,一家人通过这种你来我往、特别是互相不放弃的哭诉,补充了互相缺乏的历史,从而完成了她们哀悼的仪式。
c$^3k I;e,t*[| i0
o6?8We ]f5tN0仅仅数分钟的功夫,这女孩就一反以往的刁蛮、任性的特点,变得安静合作。数小时后,我在大厅里见到母亲和妹妹,提出能否和她们合影,她们欣然同意。心理学空间:n Y.Z:~~5mH1N

?$^DuD0 心理学空间3|mE|D1~
 狗熊、英雄?心理学空间xA.T;R!K
心理学空间6q:@FKm/q;L"t3C
在一次对消防队员的干预中,一名新兵讲了这样的故事,他们遇到一名死守五楼自己家的老大娘,大娘在已经倾斜、屋内破一大洞的楼房里死不肯出来,可能精神上受到惊吓,大娘说自己家里还有好多金银财宝,怕人来抢,她要守着,不管楼下群众官兵如何做工作,她就是不肯自己坐吊车下来,没辙,这位新兵蛋子战战兢兢地坐吊车搂子上去,给这位大娘做了半个小时的工作,余震不断,楼房发颤,这位战士后来说,我的心当时也在发颤啊,我头脑一片空白,咕咚一下给这为大娘跪了下去,说:老人家,您已经活了不少年头啦,可我还没活够哇,求您跟我下去,让我多活几年吧!这一招还把大娘真给弄醒了,她随着战士下来了,战士获得了 “英雄”的称号,可在他心里,他还是老为自己下跪的事情感到丢脸,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英雄。
Fj'g.S9o.cFW0
4r4R0c'A^Lq5u~0我告诉他,平凡人都可以当英雄,他是一个可爱的英雄。心理学空间0k1^(oJUxTc
心理学空间0{D SwI
 心理学空间-h.qp _eW \1i-a|U
哭笑皆是爱心理学空间4e+h4Sf#x6` yy1G

3M@%LeJ4d Od0成都大学都江堰分院医护班在毕业前失去了8名同学,她们决定,不照毕业照,她们也闭口不谈死去的同学。我到这所大学讲课时,这班上有2名全程参加了8位死难同学安葬过程的同学终于忍不住,问我,她们晚上睡不着觉咋办?
6U9I@c-O#`0
Oyww9A)d0我让老师把30多名同学召集起来,让她们作自我介绍和描述自己与死难同学生前的美好回忆,很多人开始吃吃发笑,一开始是几个人发笑,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笑。等她们止住笑后,我问,这笑有什么意义?有的同学回答,已经够痛苦了,干嘛还要痛苦?我们要开心些!有的同学答到,我很愤怒,她们竟然会笑!有的答到,眼泪已经干了,没有办法表达痛苦了,只能笑。心理学空间cm.h }0l7E5P a3a
心理学空间W.n4d6c9V/z h9w
我记得张曼玉演过的一个片子(名字忘了),导演看见她在一个应该哭的场景下突然开始发笑,导演控制住自己想立刻将镜头切掉的冲动,他让镜头继续跟着张曼玉,只见她的笑有几分神经质,有几分失控,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出来了,哭腔出来了,原来,那是发自肺腑的痛苦无法表达时转换成的一种形式。
2F9B1M?m X5t4{0心理学空间$~ a B&c"w
我让同学们认识到每个人都怀念死去的同学,都有着与这些同学美好深厚的情谊时,大家开始自然地开放她们情感和记忆的闸门,她们的表达再也不滞涩了。她们决定,全班一定要照毕业合影,要把这几个同学的名字留下来,每年大家要约着去祭悼这些同学和去拜访她们的家人。
1LK&])u$Qj0心理学空间1QJ w4\#[~3s;P
我离开时,大家一起合了影。
l1P4TtU*Wi @0心理学空间4|0_`!w,o6_!r
 心理学空间;K/Y&m l!Nx/f
震时成都
p$Q b"XXTct p)F1c0心理学空间&o(x8ux9q#j p&v_2Y*y
5月19日晚六时,我们一行人完成一天的工作,正在成都的市中心的一处饮食城吃棒棒香,电台广播说今晚可能有6级以上的地震,一时间,路上行人顿时增多,大家都是一副急着回家的样子,车流量骤然增加,出城的方向顿时塞车,在饮食城旁边的广场上开来了不少准备在此过夜的汽车,有人把保养很好的牧羊犬带来散步,说动物会预警。闲散中城市还是显示出其紧张的气氛。
r-NJ*x%Q*C0心理学空间QZOjY)eM}
我回到川大的园苑宾馆,宾馆服务员神色紧张地告诉我宾馆安排了外面的位置,让我出去过夜,我到住的三楼,已经空无一人,整个楼道死一般的寂静,我进到房间首先想到地震时,应该躲进洗手间,因为那儿有水,我进到洗手间一看,玻璃门和洗手池之间很小的空间,估计如果发生地震,玻璃门会形成碎片扎伤人,这也不是一个好地方,我嘟囔到。不由想起前几天的一个情景,那是在绵阳市中心医院,我和三个女同事在一楼找厕所,找到隔壁政协里一栋5层楼,这栋楼在地震中已经成为危房,女厕所在3楼,男厕所在1楼,为了方便女同事在余震时逃跑,我让她们上1楼的厕所,我上了3楼的女厕所,然后产生了联想并讲给那几位同事听:要是这个时候发生地震,那个了,别人找到时,可发这样的报道:某男在地震中在女厕所中被找到,姿势奇特、身不着片缕??。其他三个女同事恶恨恨地盯着我,因为她们马上明白了可能有关她们的相关报告会是怎样的,我不能继续讲下去了。
m!D Qo#Wk{e0心理学空间 aK2lk{&Nv8w
 心理学空间0P[#l hX3Rq]
真实性的残酷心理学空间0^U?x9_ q

,y0a:ku~Z0在重大事件发生时,新闻宣传避免不了,正性的宣传和引导也很有必要,我们和媒体一起工作,我们负责心理干预,媒体负责采访和拍照。媒体报道讲求现场的真实性,这和心理干预及治疗中的私密和保护原则相悖。
L.F;p"K+Y Hg0
_Zd K2h3YR$p`05月17日我们到成都某大医院进行灾后伤残儿童心理干预时便遭遇了这样的冲突。媒体希望看到心理医生是如何和患者建立关系、如何进行心理干预的,导演将两个镜头设置在不同的位置,并不断推近,而心理医生则尽量回避镜头,希望能够和孩子单独交谈,这样,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导演说,我让你们开始就开始,我知道什么镜头最好、什么情景最说明问题,心理干预人员则拒绝镜头、拒绝摄制组的参与,认为自己才是干预的主体。当看到另一组干预开始,镜头已经肆无忌惮地在干预对象间晃动时,心理人员甚至急哭了,觉得这完全违背了自己前来救助的初衷。双方无法合作下去。僵持许久,经过协调,后来双方达成协议,心理人员先和孩子建立关系,拍摄需要征求她们及家长的同意,镜头远远地摄,尽量不影响干预过程。心理学空间.V,}:RMMV!]d

1ZHF9e]9sZ0这次赈灾,赈出几个顺口溜,说要防疫情、防记者和防心理治疗师,其实,防的是那些缺乏人道精神的“工作狂”、“窥私癖”和“灾难旅游家”。心理学空间g$N*~U%m1W)r
心理学空间fu2~4[+W0s#Mg
2008-08-27,武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汶川 赈灾
«没有了 5.12
《5.12》
5.12周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