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史丹摩根利还牛的老板娘
作者: 施琪嘉 / 381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HTML clipboard

     前不久到福州大学讲课,福州大学的同事执意要带我去福大隔壁的一家小蒸饺馆就餐,就一街边一不起眼的小店铺,10来平方米,架几个桌子,没有多余站着的地方和人,门口倒有人在排位子侯餐。该店只提供不同的蒸饺,配送“饺前汤”,有各式的蒸饺,带鲜肉馅的、香菇馅的、芹菜馅的、虾饺馅的等不下数十种,桌子上酱油、醋和辣椒也一个不拉的放在桌子上,辣椒酱用密制配方做成,虽然敞开提供,但也不允许浪费。只要找得到位子坐下,点好餐,不出5分钟就可以吃到自己心仪的蒸饺。味道的确不错:香、鲜、实、新,这是在感官上的享受。



    同事在我们渐入佳境时开始讲带我们来此的几个特殊理由,这家店的老板是老板娘,就两老夫妻打理,老板娘是一位近60岁、打扮整齐干净的家庭妇女,她在这个小店中俨然是一个女王,她显示出的气势是统领一个王国的感觉:骄傲、控制和满足。顾客能够感到从她那传递过来的优越感:自己有宽松的位子,很多人在外面等位(好像等待接见一样),小店里除了香气四溢的蒸饺味道以外,没有香烟的气味,和老板娘关系很好的同事开玩笑地问,她今天来了几个朋友,大家高兴,是否可破例抽一根烟,她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说:不行!我同事说这老板娘有“不”的癖好:吃饭时不许大声喧哗、情侣吃饭不许当众亲嘴、稍大的孩子和妈妈一起吃饭不许妈妈喂着吃、不许点超过自己食量的蒸饺、1点30准时打烊,即便有人侯餐,即使店里还有多余(下午的蒸饺),也不继续工作。小店不请多余的小工,也不允许客人进店侯餐。

     我对老板娘的小店和蒸饺的味道评价还行,但她的“规定”的严格乃至死板让我感到不太舒服。我常对家人说,对待孩子的一个重要原则在于,吃饭、睡觉、大便时不要催他,这几个状态是需要放松才能完成的重要事情,这几件事情能够每天在放松的情形下做好,他的人格一定就是快乐、开放和自由的。到一个小店吃小吃,不就是图一个放松和自在吗?有点嘈杂、有点人、烟、酒的气味不正应该是属于地方小吃、小店的特色吗?在吃到味道鲜美、但也绝非独特的蒸饺时,更多地体会到老板娘的风格―控制性的关心和带有明显价值观歧视的安排,让人在味觉满足之余有些紧张,有些拘谨,有些不那么放得开。人们还是来这个店,来排队,如果没有好的蒸饺,我想,再多的特别的规矩都没用,这个店的生意好,主要还是食品的质量,而非服务特色,甚至我觉得,乱但宽松的服务比整洁但苛刻的部队式的管理效果更好。

     这类似于心理治疗中的“设置”,心理治疗也有规定,规定来访者要交费治疗、要来治疗室治疗、要谈自己的事而不是治疗师师的隐私、要……,要的背后就是“不要”,来访者或病人对这多的“不要”可能会很反感,可能会愤怒,这都可以阐释为治疗移情反应,不论理论如何细致和精致地去描述一个症状,它都无法替代真实的治疗关系。

     一个在德国留学的印度精神分析师卡卡教授在接受分析时很穷,袜子是破的,早上没钱吃早餐,躺在分析床上接受自我分析时分析师一直追问他的移情反应,治疗结束时问他催要分析费。卡卡当时心里想的是:为啥我袜子破了一个大洞他没看到,为啥他不问问我有没有钱、肚子饿不饿?他觉得治疗师离自己太远。一个弗洛伊德的研究者通过研究弗洛伊德的案例发现,弗洛伊德治疗案例时并没有遵循他自己公开的规定,比如在治疗结束时,他会给一些钱给那些经济窘迫的病人年,让他们去解决困顿的生活。

    来街头吃小吃,吃的是食物的特色,享受的则是不拘一格的街头自由文化,而非老板娘的风格。好的治疗师也应该顺势而动,使来访者在自己这儿感到自在和释放。我治疗过一个13岁的男孩,他因为家庭关系混乱自己长期处于一种不安全、不稳定的状态,以至于无法发声讲话,每次来我治疗室就坐在那像木头人一样不动也不吭气,我对他说,你要是讲话紧张就不讲,我听说你画画画得好,你就在我这儿画画,想画啥就画啥,心里想到啥就画啥,说完,我就递给他几只不同颜色的笔和几张A4的纸,告诉他,画坏了也不要紧,就换一张画,我不干扰他。从13岁到16岁,他来我这4次,每次画一幅画,从单调无人陪伴、充满愤怒、空虚的画面到满是朋友、弥漫着快乐和成长的画面,19岁时他再来找我时,他已经能够很正常地和我对话了。



    德国催眠治疗师Trenkle教授曾讲起他治疗的一个案例,一名投资商在一次投资失败后不仅赔了钱,还换来一片指责声,他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不相信催眠,经过催眠治疗后,他变了一个人,重新投资获得成功,于是他打电话给Trenkle教授,约他到外面一个豪华的饭店去吃饭,并让Trenkle教授带上他以前的治疗记录本,Trenkle教授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到饭店去给他治疗的请求,并在饭店点上最好的菜。原来,这位投资商不想踏进诊室的原因为他是一个极其理性的人,而催眠使他发生了改变,但他迄今不知道这个改变是如何发生的,他不想再次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来谈事情。

 

 

2008/10/16

北京松鹤山庄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邂逅 杂文
《杂文》
死神的亲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