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忽悠谁呢?
作者: 施琪嘉 / 6695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标签: 催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沙克在圣佩特里耶演示催眠术,他明显是受到麦斯迈动物磁化法的影响。

  麦斯迈,1734年5月23日出生在德国南部美丽的康斯坦司湖畔,学过神学、哲学、法律,最后拿到医学学位,1767年,麦斯迈与一位系出名门的福孀玛丽安.安娜.冯.波许(Maria Anna vonPosch)结婚,居住在维也纳一所巨大带园林的豪宅中,他在家接待各式人物,并有机会给他们施展“动物磁化法”,一时间,到他家求诊的人络绎不绝,他的诊疗费也高得离谱。莫扎特的首个歌剧《巴思钦和巴思缇安》就是在麦斯迈的私人剧院中上演的,莫扎特的父亲里欧波莫扎特曾对其豪宅作过描述:那花园是独一无二的,包括林荫道路、雕塑、剧院、鸟园、鸽舍和山顶望台。

  维也纳的医学界对麦斯迈的治疗神奇效果十分冷淡甚至敌视,1775年,麦斯迈将一些病人带回德国自己的家乡治疗,其中最重要一个病人为玛丽亚.德雷西亚. 帕拉蒂(Maria-Theresia Paradis),他是一位重要官员的女儿,三岁半就失明,她借助工具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仪态优雅、会跳舞,在音乐上有天赋,这得到玛丽亚德雷莎女皇的亲睐和庇护。麦斯迈经过他所谓的磁化治疗,怕拉蒂宣称自己能够看得见了,她第一眼看到麦斯迈的时候,觉得他的鼻子长的古怪可怕,因此产生料害怕感,她和麦斯迈一起宣称恢复视力,而这与医学会和帕拉蒂家族的结论不同,帕拉蒂再次失明,从此再也没有恢复过,麦斯迈指出,事实上病人和家人度不愿意帕拉蒂恢复视力,因为她将失去盲人音乐家的盛名,也许会失去皇家慷慨的经济支援。

  麦斯迈不是个好的理论家,但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理论:

1、宇宙中充满着一种不可见的物理液体,成为人类与地球、天体之间互相形成连接的媒介;

2、疾病肇因于人体内这种液体的分布的不均,重建其平衡便可治愈疾病;

3、借助某些特殊技巧,这种物理性液体克被疏通引导、被储存并传至其他人身上;

4、借助上述方法可以在病人身上引出“发作”,并以此治愈疾病。

   怎么样,大家是否觉得有些耳熟,我们现在还有类似的做法,不过提法不同,我们强调“气”,在人体中存在着一股沿着穴道运行的“气”,倘若人体内的气的运行发生塞滞,人体就可能出现症状,因此我们平素注意要疏通穴道,不仅如此,我们的祖宗还强调吸纳天地之气,认为人们与自然之间存在着一种平衡,这就是我们熟知的阴阳平衡,通过在一定时间、规定的地点对自己身体的修炼,可以保持机体平衡,于是各种“气功”应运而生,人们一会儿练香功,一会儿练元极功,还富于创造地加上鸡血注射以增强效果。

  麦斯迈最忠实的学生布塞居对其老师的“动物磁性”理论加以改良,强调施磁者的意志,发展了团体治疗,1785年8月,布塞居对共济会团体进行磁化治疗时,说了这样的几句话:

1、我相信在我身上存在着一种力量,

2、这个信念激发料我去使用这股力量的意志,

3、整个动物磁性轮学说包含在两个字当中:相信与希望,

4、我相信我有能力使我周遭之人的活力启动,

5、而我也希望去运用这样的能力,这就是我拥有的全部科学、知识和方法。

6、相信和希望,先生们,你们将能如我一般。

(《发现无意识》艾伦伯格著,刘絮恺等译,远流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4年,台北)

  公元2008年9月12日晚9时,北京瑞兹酒店,《心理月刊》正式出版2周年,

在庆祝会上,长相酷似麦斯迈的加拿大人格兰在数百人面前,再现了当年麦斯迈的风采,与麦斯迈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在北京,在舞台上,在众人面前,就是奔着演示-而非治疗而来的。格兰改良了催眠技术,使它看上充满着表演性,首先,他不是用低沉的语调,而是配上音乐,用高亢的带有煽动性的声音进行催眠;其次,他采用双语催眠,即他说英文,而他的助手在他话音半秒后用中文重复他的话语,两人配合得既有时差,又天衣无缝,听上去的感觉心里被拨动了一种不适感,就像练习钢琴时逢到一组拗手的音符,弹者在没练熟之前练得五心烦躁的感觉一样;还有,格兰不是一对一的催眠,而是针对随机而来,充满期待-也充满着挑战的上百名听众催眠,群体催眠似乎在邪教、政治狂热集会和著名的大型宗教仪式上可见到,我在会后与格兰的交谈中问,不是所有的,甚至连确定已经催眠上台表演的群众都不能保证催眠的效果,是催眠的技术问题吗?格兰肯定地说,一对一,他百分之百保证搞定。

  北京的集体催眠演示过程有几点值得一提:

1、被暗示请上台的人有30人左右,其实这些人成为台下隐含可能被催眠者的引子,因为确定了上台者后,台下的人在心理上解除了武装,认为他们不会被请上去,其实,他们在台下在跟着暗示语时,同样也被暗示,因此,后来从台下请上去的人甚至可能催眠程度更深,而台上被指定具有催眠倾向的人在进一步筛选中立即被刷下台,剩下来的人就是真正可以进入深度催眠状态的人;

2、格兰筛选谁留下的决定取决于对视的眼神、一句话和一个动作,他让受试者一定要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用中文狠恨地扔出一句话,“睡”,然后,同时狠狠地将被催眠者的手甩向一边,如果强烈的动作和恶狠狠的半调子中文奏效,这些被催眠者就会不受现场任何影响而睡过去,这和以前催眠需要安静、安全的印象大相径庭,格兰似乎就希望在这种嘈杂人多的地方搞催眠,大有“催眠大跃进”的气势。不过话说回来,群体暗示效果一旦发威,可能无须催眠师花多少力气,它会借助群体的作用自动运作下去;

3、格兰在受试者被催眠后,其导向与治疗目的截然不同,完全用于展示,因此,展示的内容越是新奇、越是古怪,就越能够吸引眼球,比如,格兰对被催眠者说,我手上有一只手枪,它直接射出不会射到你,如果它射到墙上,你听到第二声时,它就会弹回来射到你,你就会倒下,格兰手中拿着一个麦克风,用口技秀出枪响极其逼真,枪响第二下,被催眠者应声倒下.

格兰在舞台上将受试者的鼻子拉长―他做出拉鼻子的动作,然后夸张地将其拉到离其2米以外的地方,左右拉扯,受试者脸上出现迷惑、怪异和难受的感觉,格兰用力将手一松,受试者用手捂着鼻子,一付受伤的样子。事后问这个受试者怎么会像真的一样,她说,心里明白,但就是感觉上觉得自己鼻子像在漫画描述的那样变长了,自己明明白白地受制于人。

  说到催眠,赵旭东曾在一篇介绍“|非常意识状态”的文章中对此进行过描述,人们很容易将催眠与神秘、被控制和江湖术士联系起来,最早发现与现在催眠现象相近的人还不是麦斯迈,算起来应该是前述的布塞居,他在对一个农民维多.莱斯(Vector Race)进行动物磁化治疗时,发现莱斯可以很快进入磁化状态,但不是以前磁化时的症状的再现,如呼吸系统的问题出现呼吸急迫、皮肤系统的问题出现瘙痒、肌肉系统的问题则出现痉挛,莱斯陷入到一种奇特的睡眠状态之中去,在该状态下,莱斯似乎比正常清醒状态还要清醒敏锐,能够大声说话和回答问题并表现出比他正常时还要聪明的心智,布塞居发现,莱斯醒后对这段经验没有任何记忆

  在格兰的表演中,受试者先是被”催眠得睡着,然后被暗示遗忘,比如格兰对一名在催眠状态下的被试者说,扳起手指从1数到10,抛去7,每次受试者数到6时,她就直接数8,而每当她数到第9个手指时,她就数已经数到10了,她脸上充满了迷惑。

  人们把催眠的状态区分为疾病发作状态、魔法附体状态和催眠控制的状态。第一种状态我在临床上见过很多,排除意识清醒意识状态不便并与某种现实利益获得相关的诈病外,很多在临床上诊断为癔症的女性病人有着一些精神刺激(如失恋)因素,意识变成另一个部分或完全不同与前的意识状态,通常是亢奋、肢体多动伴随一些无序激动的言语,可与周围沟通,但意识范围变狭窄,我们通常用暗示疗法,比如用可使血管扩张的10%的葡萄糖酸钙进行血管内注射,病人很快会感到自己手臂注射部位向上到喉咙发热,我们在注射前就告诉他们,感到喉咙发热时症状就好了,病人果真在注射期间症状就转换为正常状态,这时,症状由病人自己制造,他们让自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其实是一种意识的转换状态--分离状态,在此状态下,个体一切活动的意识状态保持完整,但他其实不是他了,或者不是现在的他,通常是过去的与某事件相关的他,这在创伤情景下特别常见,因此,我们几乎这样认为,一个人容易被催眠,出现意识状态的改变,是否意味着他过去存在着创伤历史?如果是这样,创伤情景下最可怕的是无助和失控感,这就可以联系布塞居的原则奏效的原因:信任和希望,创伤治疗的原则就是提供安全感和阻止失控,而催眠状态完全是自我失控的状态,针对创伤病人,如果缺乏基本的信任关系的酝酿,

催眠技术的使用可能会比较危险,从这个角度来看,催眠时出现动作行为的改变,如满地爬,装狗叫、幼稚声音,甚至有人大吼大叫、痛哭流涕、全身颤抖,被旁观者认为是催眠师功夫高超,达到了治疗效果,其实部分人可能是创伤再现,疾病的发作状态-分离状态,如果缺乏对创伤的理解,这样的发作,多一次,创伤就深一分!我与格兰在交流这一观点时,发现,格兰对意识的分离状态十分清楚,对何时停止催眠,何时加深催眠以及催眠相关的生理机制特别清楚。因此,在演示中,他能非常清楚地作出决定谁可以留下来,谁不适合进行下去。

  第二种状态与文化现象有关,宗教仪式、部落祭奠均可见到附体现象,同样是意识转换,明显地与某个群体的行为习惯和当时的事件有关,对于附体的解释有三种,一是严重精神病的表现,第二为其潜伏性的癔症的一种,通过驱魔(而非前述暗示)可消除症状;第三为显性癔症,在80年代初曾在广东地区出现集体发作的缩阳症就属于此类。这一类型常被利用为某些邪教组织蛊惑群体,实施控制,常与对某个神秘化的对象(通常邪教教主就是这个至高无上的“神”)的绝对服从和依赖为特点,通过声音、形体、一些夸大、理想化的语言和一些固定的仪式而催发。

  第三种为一种催眠状态, 催眠大师认为任何人都可以被催眠,

其实理解催眠状态要理解”失神”(Trance)的状态,一个人思考问题时路过家门而不入, 他的意识是清楚的, 他的思绪充满着逻辑性,

但偏离了回家的初衷,尽管他在往回家的方向行走。其特点为意识上还是清楚的,可以和现实接触,也可很快回到现实,催眠虽可有遗忘,如不加以强调和不是过去的创伤性记忆,受试者对整个过程的记忆也可以保留。对于正常人的催眠,可发现一些人在催眠状态下智力明显增强,思考速度加快,其实,催眠也不一定就是疾病的治疗方法,也可用在对自己的修为练习上,如冥想、瑜伽,其实均与不同程度的催眠状态有关。

  三岛由纪夫曾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世上的人是通过生活与行动来体味恶的话,我则尽可能深深地潜沉在精神界的恶里面。”

  大家都以为催眠是激发病魔的指挥棒,其实,人的意识深层的一些美感、艺术天分、一些哲学思考和不敢言谈的爱--也可通过催眠这扇窗户对我们打开!

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

厦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催眠
«从李庄到武汉 杂文
《杂文》
学而优则仕?»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