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解释--Teresa Yuan
作者: 施琪嘉 / 439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8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成都, 2000年8月

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我的祖籍地与你们共享给精神分析科学的发展提供了一条途径的弗洛依德《释梦》发表100周年的纪念活动。
很少有人象弗洛依德这样,其构想对现代文化历史的发展进程起了决定及基本性的影响,但这同时也引发了持久而激烈的争议。
弗洛依德的馈赠仍被热烈地讨论着。
我们的认同、记忆、儿童性欲及常见的一般含义仍以与弗洛依德的工作相关——经常是相反的关系模式所构成。
作为精神生活奇特表征的梦一直是各时期人们及文化的兴趣所在,它以不同的方式被诠释。
对某些人而言:
1. 梦代表上帝、超自然或已经去世亲属的意志,或具有某种预见性。
2. 对其他人而言,梦则是没有价值的,为无关紧要的脑分泌物。
3. 最后,对剩下来的人来讲,梦包含上述的两种类别。

在古时候,不同人群的宗教活动清楚地说明了梦的重要性。
在埃及、叙利亚、希腊和罗马,牧师将梦解释为忠诚,并向国王、市民、奴隶显示他们能接近梦象的优势。那些具有神的预兆性的在寺庙下休息时产生的梦特别受到关注。在基督教的圣经中以及在由印度和南朝鲜、日本传入中国的佛教的佛经中均提及梦的重要性。
梦看似有被遗忘的命运。这种自古就有的不对任何人开放的描述及具有共同性的固定特征可能为剥夺其神秘力量的尝试,也许旨在显露梦并将之变成可以与他人共享的语言的一部分,以发掘我们命运中神秘的成分。
在弗洛依德对神经症病人的动力及癔症病人的病因加以考察之时,疑问首先产生于引诱的创伤性理论中,从此点出发,他开始考察词的特征、症状的表达、口误导致的(谈话)中断、梦的荒谬以及绝妙幽默形式。
除却词的参考性含义,它紧紧地被不近人情的口欲性欲望所引导。
解释梦中的发现这一命题为弗洛依德指出的不可被轻视的通达潜意识的捷径。
《梦的解释》发表于1899年11月,其德文名字为“释梦”,编辑将之定为1900年出版。
弗洛依德对梦的兴趣由来已久,这产生于他给Martha Bernays所写的一封信中。尤其在于此信写于1893年7月19日,其中,他采用了“个人关于梦的记录”的名词,这种兴趣发展到倾听病人的过程中,一个通过催眠及暗示而解除压力的病人告诉弗洛依德他自己的梦。弗洛依德相信梦具有预见性,为唯一能获得问题解决的途径。
“潜意识欲望的达成”的梦的理论进一步拓宽了症状中幻想和表现的结构。
正如弗洛依德在第四章“梦的材料及来源”中所写,他发现了他自己对其母亲性爱的感情。
在1898年末,他完全投入到此项工作中去,但在同年7月,他的兴趣转向了其他与梦相比较看似迷惑的现象:遗忘、动作倒错以及过筛记忆,这导致了其后一本书的出现 《日常生活中的心理病理学》(1901)。
在这本书中,弗洛依德开始将此方法应用于他后来的工作中,应用到这些心理病理产生了他称为《玩笑和它们与潜意识的关系》的文章(1905)。
潜意识理论的建立来自于临床经验和对于从周围环境中收集的观察结果。
多次修改的书的编辑虽然是成功的,但会造成阅读困难,而另一方面,翻译只能不完全地反映弗洛依德教程中的多种观点,既不能反映弗洛依德熟悉的不同文化的精妙之处,也不能反映当时维也纳生活的细节。
除去上述阻碍,《释梦》仍为一本奇书,其作者既是作梦者,也是释梦人;既是理论家,也是讲解员,弗洛依德对223个梦进行了上述尝试:47个梦为他自己所做,176个梦为病人或熟人所做。
有些作者认为这其实为天真无邪自我传记的一种形式(Peter Gay)。
《释梦》分为三大部分:
1. 第一章为“与梦的问题有关的科学性文献”,为在弗洛依德之前最为详细的对梦所进行的工作的传记性回顾。弗洛依德的朋友弗利斯劝他也写一下这一章节,可弗洛依德坚持说这是一项种令他十分烦厌的工作,但这一章节对这类书的毁谤者而言是十分必要的防御;
2. 释梦的方法、梦的形成理论、梦的工作及其功能,即一共五个主要章节,已经作过多次修改。

从第二章节开始弗洛依德就指出他原来的重点。首先,他对那些甚至是非常自我的想法的解释都加以忽略的概念进行了区分,这是因为人们从不将梦视为一种精神活动,而视其为一种躯体反应;其他人则从一般的吉祥意义或传统信念出发,将其认识视为真的东西。就这种老的观念而言,梦仍将其含义深藏不露,而谜底是需要被揭开的。
弗洛依德区分了解释的重点,并由此发展出迄今仍在使用(跨世纪)的两种方法:
1) 第一为“象征性梦的解释”,指将梦作为替代其他内容的整体,这通常是艺术性的梦,为小说家和诗人所用;
2) 第二种方法被弗洛依德称为“解码方法”,将梦视为密码系统(具有片段性的密码),这样,如果掌握了(解码的)钥匙,每一种信号或成分均可以被翻译过来。这种异于以往形式的方法不将梦视为整体,而是将梦看作片段,将其分开来看待。

这些方法的困难在于缺乏保证解码的关键(钥匙)。弗洛依德迈出的第一步为对那些告诉他自己所做的梦并将之视为疾病症状的病人加以耐心地倾听。这过程导致他将这些作为幻想和症状的梦视为精神状况,这就为躺在长椅上开始自由联想提供了可能,弗洛依德想将此作为对病人治疗前的预备工作。
弗洛依德选择了他自己的梦,第一个梦为“依玛的打针”,他指出梦总是包含着以往日子里欲望的实现,可真的是欲望的梦吗?如何来理解那些悲伤的内容?
为了回答上述质疑,他将梦区分为梦的显意和隐意(manifest and latent content),梦为扭曲的现象。

那么,什么是将梦加以扭曲的来源呢?

扭曲为抵抗欲望的防御性面罩。
弗洛依德将时常隐含着攻击或负性想法的恭谦的梦与礼貌的梦加以区分,他由此发现梦中潜意识的稽查系统由欲望的冲动所组成:“稽查越是严厉,伪装就越完全。”(the more severe the censorship is, the more complete the disguise will be )

什么是梦的材料的来源?
第五章针对上述问题加以了解答:
1) 梦中出现的最近、无关紧要的材料(古代的残余部分);
2) 婴儿源材料;
3) 躯体源材料;
4) 典型的梦。

最重要的在本章中被提出来分析的问题为“古代的残余”(1)。弗洛依德弗洛依德推测我们的梦总是被刚刚经历的日子中所发生的事件(白天残余)所激发。
进一步说,我们的梦可能多少会记录遥远的过去的内容,但为了使梦更加真实,有必要将它与当天发生的事件联系起来(如关于“植物专论的梦”)。如果梦具有全部的精神行为含义,则有必要越过其显意,进一步激发之而获得其隐意。
那么,什么是显意与隐意之间关系的本质呢?
通过那些“将最后的成分变成开始的成分”的过程,梦的工作到底由什么所构成?
“梦是象形文字,我们在梦方面工作的前辈们错误地将(梦)谜视为拼图游戏……”(西蒙. 弗洛依德)。
可否说梦的显意为隐意的翻译,将原文以另外的语言描述出来?
弗洛依德说梦的含义及梦的内容就象在我们面前以两种不同的语言呈现同一物体的两面, 对此,弗洛依德使用了一个动词“移情”(übertragen)。
梦的工作可能反映了潜意识的工作。
他创立了4条原则,但他强调了其中重要的两条:
1) 凝缩(Condensation)由与显意有关的概念所组成,为将十分不同的一些隐意连接到一起的一种类型,凝缩工作如果以名词或名字为内容,则可以为一些有时听上去是非常可笑的新词或新的名字组成。
2) 置换(displacement)为弗洛依德发现的第二种机制,它在将所装载的固定的精神成分的强度转移时所产生,某些丰富的内容由于采用了这一机制显得兴趣索然,因而在其他成分被严厉审查时逃过了稽查。
3) 第三种机制为替代情形的精神过程(considerations of representability),它显示了梦作为接触潜意识的真实的途径不能在形成的内容(变化、矛盾、原因)之间反映其逻辑的关系,但它可以改头换面地的方式出现;解释的目的就在于重建被梦去除掉的逻辑关系。在同一章节中,弗洛依德总结了梦中特征的重要性,通过这一机制两个人可以变成一个人或者已单一的事情来代替共同的事情。
4) 次级修正(Secondary revision)为梦形成的第四个过程。弗洛依德证明在一些病例中,梦的内容不仅仅来自梦的思维,也包含了我们意识层面思维的、我们幻想的精神功能,这一精神层面通常具有稽查功能,在这些例子中,这一功能似乎能对梦加以补充和延续,这可以通过通常是羞答答的句型“如果……”得以认识。


3、最后一章为众所周知的第七章,梦过程的心理学,为精神结构功能的理论,在此首次关于本能的命题:意识、潜意识和潜意识。

弗洛依德首次发展了潜意识的概念,他发展了相对的初级过程和次级过程的概念,此为相对的现实原则和快乐原则以及他压抑念头的前身。
在这一章中,梦总是与重要和完整的精神行为有关,其驱力是要得以满足的欲望,这一观点来自于精神稽查的影响,在弗洛依德接受医学培训时精神稽查对于他有着重要的影响。

我将简略地提及存在于随意动机与四种指定的前提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这几个前提之间的关系。
为了达成欲望的满足,剩余的精神过程必须以乔装的身份进入梦。
第一个因素就是将与欲望有关的想法以看似平常的生活出现,这种代表为现时生活中的印象及词语。此时此刻就是欲望被象征性得以满足的时侯。
第二个因素为梦的奇特性和其与白日梦的不同处:象征的内容并未出现,它保持感觉形象上的变形,使我们以为那是真的。
弗洛依德在精神定位上借用了费契勒(Fechner)的用词,精神结构被视为一种装置(这只是一种尝试性的想法),作为一种固定的具有特殊取向性的系统,兴奋可以在决定性短暂的条件下通过这一系统而被诱发。精神过程是指由P(感觉末端)向M(运动末端)转移的过程,但感觉末端会遗留痕迹,弗洛依德称之为储存痕迹或记忆痕迹,此功能构成记忆。
为了维持记忆功能,为了维持对新的情况进行判别的功能性需要,这些痕迹将不断地去修正系统,这样即使记忆保存了,新的痕迹仍可以进入。
因此,弗洛依德不得不将它们分为不同的系统,由此他创立了精神结构Cc.Prec.Inc (Letter 52 – Dec.6, 1896)。
P系统如果不能持续性地得到更正,就不会有记忆,它只能是一种有感觉成分的东西。可记忆实际上是潜意识层面的,如果一旦它变成有意识的东西了,与感知相比,它们不会或很少会有感觉的成分在内。弗洛依德将梦的兴奋取向解释为退行,用它来说明了影像的发生情况。于是,幻觉的概念被认为是思维改换为影像的一种形式,作为退行的影像的法则被认为具有象征性意义。
幻觉隐含着满足的首次体验,它会因需要的产生,受精神冲动的驱动得到再次体验。幻觉有重建首次满足情景的倾向。弗洛依德将此冲动定义为欲望,首次精神体验的活动被称为感觉性认同。
实际上,弗洛依德重建了他关于初级功能的假说,即初级阶段对今后事情的发展有着因果关系,如果未加期望的满足出现,必须证明这种转变对欲望满足是十分重要的,这种取代幻觉的思维过程称为感觉性思维。
但从此梦的欲望达成就是逻辑性的,因为只有欲望才能诱导我们精神结构进行工作。
人类最初的失败导致的功能失调为梦含义中的结构,与相应的语言材料以及对这些持续存在于对被激发的梦中的图象的词的表达有关,与我们已经遗忘的过去经历有关。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自我冲突的处理 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
考试焦虑症的心理动力学和分析性的心理治疗-A.Gerl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