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术
作者: 卡尔梅宁哲 / 4636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18日
来源: 中国自体心理学网 标签: 精神分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引论 及历史的回顾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到底应该说佛洛伊德发明了精神分析的技术,还是发现了它?

显然这些常用的工具和程序都是由他开始的—— 一间面谈室、一张椅子、一条沙发床、一种关怀患者问题的态度、及帮助解决这问题的承诺和努力。他借用、改变,而终于放弃了当时不真为人所理解的催眠方法。渐渐地他塑造了一种崭新的方法,以深入潜意识的领域,如实地听出其含意,并以他和病人双方都能了解的语言把它们翻译出来。

自始他便谨守科学家的理念.尽其所能以最正确的语句把他的方法公诸于世,希望别人能试用他的发现,加以证实或将之扬弃。起初他对那些想学这种技术的人的劝告是,他们必需追随他本人所走过的路径,先去分析自己的梦。直至一九一二年.,那时他回忆起往昔所给过的这个劝告,而明白地主张,想要成为精神分析家的人,自己先得被分析①。许久以后,他又修正他这句话,而说想得到这种技术必得先接受相当的训练。直至那时他心中所想到的也还只是效果的问题而不是技术上的理论。

①「苏黎克分析学院强调了此一需要,并规定每一位希望向别人施行分析的人都得先接受一位够格的人的分析,我认为这乃是他们最有价值的贡献之一:由此来习得探知他人之心事,不但最为简便,也最不至于浪费力气于情感的挣扎之中,而且也远比研读书籍、参加听讲所得的印象更深刻、信念更坚定.」

有关技术的理论,佛洛伊德最早表达者,包含在他一八九五年所发表的治疗试探里。他当时的理论是,歇斯底里患者心中有一种思想因为和病人的价值观念、理想与道德标准——亦即他的“自我”——发生冲突,而十分痛苦。自我于是行使主份相反的力量(防卫)把这个思想驱逐到意识之外。而这个思想被拒绝,成为病因。(后来佛洛伊德认为只有当这个被逐的思想与早年的性创伤有联想的关系时,才会有致病的能力。)治疗的方法则首在于克服此一防卫的力量,亦即“阻抗作用”。如此这思想才能重现,而症状得以消失。

  佛洛伊德当时用以克服阻抗作用的技术是:坚持一定有一个思想会在心里浮现,并以其手紧按病人的前额,施以压力。直至心里浮出了一种可能与所遗忘的思想有关的东西,如幻想、影像或记忆等,然后他就和病人详细讨论;并把它「搅清楚」。

  一九○四年十二月起,佛洛伊德在维也纳的医学院教授精神分析术。他描述布劳尔医师和他的创见,并将此种“心理症的新疗法”归功于布劳尔。佛洛伊德沾沾自承,此一理论纵使尚未臻实用之境,至少在理论上已能迄立不摇。至于技术方面,他说,由于草创伊始,尚不能加以系统化的解说。他提醒医生们勿轻易放弃心理疗法,因病人的需要这些,且事实上有些病况亦可因此得救。他详论催眠术、鼓励、「训练」及他种心理疗法,但他最倾心的还是他自己的「倾诉法」(“Catharttic”method),此法有如雕刻,「并不想添加或引入什么新的东西,而却在于取去一些东西、引出一些东西。」他提醒他们,这绝不是简单的技术,「必需见机行事,顺其自然。」他告诉他们,哈姆雷特的父亲所派的两名心理治疗家就因为作法笨拙,引得哈姆雷特破口大骂:「苏布罗,你以为我比管萧还容易玩弄吗?随你把我当做是什么乐器好了,你根本玩不动我,只有激我发火。」

  在其早期的论文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佛洛伊德明白地指出,精神分析疗法对病人及医师双方都所求甚多——所求于前者的,是诚意、时间及金钱,而于后者则是专心一意的努力和研究。紧接着这点,有些精神分析家已忘了他的下一句话,而我认为这是尤需强调的:「我认为如果有任何更方便的治疗法,可以有希望获得某些治疗效果时,就该予以优先使用。」

  要充份探讨我对这句话加以强调的理由,可能要占据本书的许多页数,离开主题过远。讨论必将涉及治疗的基本意义——历史的、一般的、及在当代文化下的。它无疑将引导我们追问医学的经济原则:此一疾病所要求的代价若干?谁需付出此一代价?治疗的价值若何?治疗家的动机如何?治疗的目的何在?我们认为精神分析在治疗上的效用多大?接受精神分析的病人是否能获取健康或智慧?它是一种痛苦的免除或是自我体认的增加?它是一种治疗术还是一种教育过程?

  如今,我们相信在某些情况下精神分析的确是一种最有效的疗法。在佛洛伊德的时代里以为不能治疗的病况,如今使用精神分析疗法,即使不能完全消除,亦能多少予以缓解。但是在某些状况下我们不能确信精神分析术是最好的疗法,更有些情况是相当不宜于使用此法的。然而精神分析术乃是一种根本的程序,它涉及一个人生活习惯的重大改变:它是一种长期的治疗,也是所费不赀的疗法。加诸其身的经济重担,即使不是对病人本身,有时对其家属而言,会比其原来的症状带来更多的痛楚。精神分析这一名词的魔力吸引着患者,带给他们以一种秘密的期许,认为只要他们能被精神分析,他们的所有病苦都能霍然而愈。病人急于被分析,分析家急于帮忙。此一结合导致对于客观事实的一种盲目,看不到患者也许得不到什么临床上的益处,却无疑需付出不赀的时间和金钱,才能发现这一点。

  此外还有一个难题,今日已不如二十年前严重,但依然存在。某些精神分析家在习得某些精神分析的技术之后,倾向于专家化——限制自己除了这个以外什么都不做。可以用比较省时省钱之治疗法加以帮助的患者就披遣走,有时甚至不加以任何指导,只是把他们赶走。然而,渐渐地,精神分析家比较肯分出一些时间来做些心理治疗及其它精神科治疗术的事了,故而此一倾向正在消失之中。

  有关治疗之时间及费用的问题,自精神分析术草创伊始就已如其喉中鲠、肉中刺。简短的或超短的精神分析法不时出现,经过短时间的泛滥和轰动之后,复归沉寂。我们这一代的人应当还记得,奥图•峦克有一段时期所提议和鼓吹的「三个月的分析法」。在另一方面,精神分析法一直遭受尖锐的批评,例如,马凯萍(Macalpine)及亨特(Hunter)就曾指出,既然我们对理论所知愈多,我们就应能使医疗时间更短而更为有效。相反的,以前平均仅费时一年的分析如今平均延长至两倍之多。有关结核病、肺炎、种种内科及外科疾患的治疗,在我们所知更多之后,其所需时间都已缩短。此事于多数住院之精神科疾患亦然。然而精神分析疗法却延长了,我们只有把它当作是一种教育的(就广义的意义而言)及预防的而非仅治疗的方法,才足以说明此点。②

第二章  合约(The Contract)

  精神分析的治疗处境——一种双边的交流(transaction)

  精神分析一词之价值与重要性名实相去甚远。外行人一旦和精神科医师面谈,或接受过心理测验,就常自称「受了精神分析」.于此我们常大方地一笑置之。但是对这个名词的魔术般的含意,我们必需有所警觉。虽然佛洛伊德曾赋之以精确的定义,它却已被四处滥用,蒙着神秘的面纱,扭曲变形。

  任何如此含义深远、四处引用、举世风靡的名词总难免被人利用拖累,所以像阿德勒、容格之流的异议者就明白地声明他们的所思所行并非精神分析。近年来有些人的做法实已迥异其趣,南辕北辙,却仍标榜着精神分析的大旗。质而言之,这个字并无版权保障,虽然多年前英国医学会即已清楚声明,在英国领域内此字仅代表佛洛伊德对人格学的解释以及佛洛伊德的治疗技术。本书大体保持的就是这种态度。

  从其发展顺序上看,精神分析最初原是探索潜意识的一种手段。就此一意义而言,它可比拟于解剖,或更正确地,有如对生物体做探索性的解剖。透过这种探索,我们得到一套知识,它们乃是以此一方法所得的资料为根据的。由此观之,精神分析与解剖学或组织学相当。更进一步扩展此一知识,我们乃建构了一个假设的体系,用以更广泛地描述心理功能,亦即,人格学的科学,如此一来,它就更接近生理学的意味了。最后轮到的,才是一般人最先想到的,因使用此种趋近潜意识的方法,此种对心理功能的了解,此种人格学的概念,而成为以某种方式治疗某些种病人的一种技术与哲学态度。我们现在所要讨论的就是这种治疗的技术。

  精神分析一词常广泛地用以描述各种强调动机的心理方法,尤其是那些体认潜意识力量、机转及历程为心理功能之基本材料的心理学及精神医学观点。也许这些意义与用法的共通因素在于它们对潜意识动机与记忆之存在、重要性以及可发掘性的体认。既然我们认为精神分析疗法,虽在实用上未必排除艺术与技术成份,基本上原是种科学的东西,我们就必须尽一切可能排除棹魔术的成份。

  精神分析作为一种治疗术自然必得包涵于更广义的心理治疗(psychotherapy)一词之中,而为其方法之一种。心理治疗是一种依赖心理学方法而非物理的或化学的物剂来治疗病人的方法。人们对心理治疗一词所做的成百上千的定义,似乎只有更混淆上述明晰的分野。而所谓的心理学方法不妨就说是那些以言语沟通为基础的方法。治疗家力求以他所说或所做的某些事来改善病人的情况,这就是心理治疗的精髓。所有的治疗都是交流的或合约的,心理治疗亦不例外。

  精神分析,正如其它种种心理治疗法一样,乃是一种长期持续的双边合约或组合。在所有这类双边合约里,如我们所知者,其相互作用总是很复杂的。设想在火星上的人以极高倍的望远镜看过来这会是什么样子: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潮里,其中两个——本是天南地北——从事着一连串规律地间断着的面对面的会谈。他们接近,两人都没什么动作;他们显然致力于互相沟通;他们交换了些什么。建立了某种不可见的平衡后,二者分离了。
  
  双边合约

  让我们先来检查一些这一类典型的双边互换或组合。设想有个小贩,我们简称他v,在卖苹果,有个有购买力的顾客,C,靠近了他。当然,我们必需认定,v的确拥有一些苹果,而他同时又相对地缺乏或需要些钱,而另一边,买方则需要苹果(例如:他肚子饿)。还得设想,他拥有某些东西可以交换苹果,以完成此一交流。

  当买方注意到这苹果商,向他走近,交流乃以一试验性的状况开始。在拿起苹果、看货色、讨价还价之时,此一交流仍在继续,但并无任何承诺;其间仍无合约存在。

  如果双方都觉得此一交易公平,交流乃得以如下方式完成:卖方将苹果交给买方,买方付给卖方某物①——比如金钱,以为回报。如此,买方乃能解决其饥饿,而卖方则能增加其积蓄。换言之,卖方少了苹果,多了金钱;买方少了钱,多了食品。公平的交易发生了;平衡已经获得;欲望得以交互满足,交流完成了,买卖双方便分了手②。卖方一方面提供某种服务,同时也得到了某种满足与成就(见图一)。

①诚然在我们的经济生活里,金钱的用途,只是做为一种象征物。某些人,如史怀哲(Albert Sweitzer)、Johnny Appleseed及许多别的人,因其本性及其处境使他们能安于种种直接的满足,而无需乎象征的储存价值(金钱)。但是既使对他们而言,“合约”及交换依然是不可免的。

②即使在如此简单贸易里,包含了种种深奥难解的心理学问题,诸如在需冒险的选择与非冒险的选择里作决定的理论,以游戏(games) 的理论。请参阅Ward Edwards对此的讨论。我们目前就不再去碰这选择的问题了。.

第三章退化作用 (The Regresion)

  精神分析治疗处境内合同之第一方的反应

  本章详论分析处境所引发的退化作用的复杂性质。给一个寻求治疗上之帮助的人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特权.而听者则不做过份干涉或泼冷水,这人就会同时感到满足与渐增的挫折感,原本期求被治愈的希望逐渐消退,而代之以更原始、深藏的希望,并使用那些从前用以自某些人身上求取某种期许的手法,来对付如今取代了那些人的治疗师。随着这样的退化趋向,「我」,或自我估量的概念,包括身体影像(body image)及自我理想(ego-ideal),亦波荡不居。此种退化作用进行态度变换的波涛与循环之中,常「浮出」("surfacing")并重组(rea-ligning)。治疗师因维持其经常的不反应态度及最高程度的挫折处境,而能有助于此种自我观照(self-visualization)、客观化(objectification) 以及稳定化(stabilization) ,此乃能使人放弃其退化态度而渐进于「健康」之自我体认(self-knowledge)之各面向。

  任何从事精神分析的人不久便会明白自己已涉身于一种极独特异常的历程。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则对此太熟习.视如「家常便饭」,而忘了此种处境是何等的特殊。一个病人找医生来解除他的痛苦,医生却要他躺下来谈论此事,或任何他喜欢讲的话!他可以谈自己,可以谈他的邻居,也可以谈自己的太太。他可以谈过去、现在、或未来。他既不需要说得公正,亦不必替人设想,更无需客观。每件事都只被当是「暂时的」——只是这一片刻的意见而已。这种方法的主要目的,早先已向他说明过了,乃是要他将自己的感觉与想法呈现在自己与其见不到的听者的联合观察之前。所以他事实上大概必需——说出任何心里冒出来的东西,这大概是他在任何其它现存的人类环境或其它社会处境里所办不到的事。

  毫无疑问地,没有几个病人可能即时善用此一机会。此一处境常仅被前意识地或潜意识地察觉,所以在精神分析师坐稳之后,患者所说的寥寥数语之中,就常宣泄出他心中在意何事,而常为其最深沈的问题之性质带来重要的线索。但是在经过这引导期之后,患者的“自然”阻抗力便被激惹了起来,他仅能逐渐地再在这种独一无二的「自由思想」及「自由言谈」之中摸索前行。伴着或多或少的困难,有时热心有时惶恐,他开始说话了。

  这一小时里,他吐露其思想——慌慌张张地——于医生耳里。医生倾听一切,但除了表示出他的密切注意之外,极少反应。他不做任何暗示。他不设法安慰。他不批评。他不说什么诊断性的意见。他只是听①。

①说他「只」听,或将他比喻得像石膏像那么僵硬沉默,并不能算正确.这点以后我将澄清.,此处我打算尽量把此一关系模式化。

  怀着对此种新经验的好奇,为报答其注意与倾听,患者付了钱(以账单之形式②)离开;一个单位的交流于焉完成。第二天患者再来,躺下,谈话。他又付一次,再付,再付。他揣想医生要他如何做,而尽力做。他付出他的「自由联想」、他的记忆、他的反省、他的自信、他的隐密想法、他最深沉的恐惧。医生依然倾听,不置一词(故并未「付出」)。患者再付款,离开。
  
②有时付现款,见Fingert的讨论。

  这种吐露出个人之杂乱想法的自由联想历程,其实乃是一种历史悠久而最不寻常的现象。如果我们从亚里斯多芬(Aristophane)的喜剧「云」来判断的话,似乎连希腊人都曾做过这一类的事。他们甚至还有一把躺椅③!

③故事是有位愚蠢、不诚实、不快乐的已婚农人,名叫strepsiades, 到雅典来请教苏格拉底,如何才能成功地欺骗债主。苏格拉底要他躺下,这出自由联想,他尽力照做,不顾臭虫满床,及其它的干扰;而苏格拉底则指出其矛盾处及其引申出的想法.此剧意在嘲笑苏格拉底的教学法。见Benjamin Rogers译的「希腊戏剧十五篇」.

第四章   转移关系及反转移关系

  ——治疗历程里第二方的非自动参与——

  这一整章将致力于探讨前章所描述的退化现象的一个时期或面向;此即间接受词持续不断的意识——潜意识的期许的变化,「我希望从医师那儿得到帮助」变成了「我想从某人得到某物。」如我们在第二章所见,治疗家变成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丈夫、妻子、母亲、兄弟、姐妹、父亲、祖母等,存在于精神女析患者的幻想与潜意识底酝酿之中。虽然在我的观念里这只是治疗性退化一个面向,在许多精神分析师的言谈、文章或甚至其想法中,转移关系却就等于整个的过程.,而整个的退化也就被称作「转移关系心理症」。这事自有其历史性的合理解释,因在治疗处境里所出现的四项退化里,转移关系无疑是最重或至少是最易了解的一种。许多世纪以来,医学圈内外的人就已明知生病的人及倚靠别人的人在其行为技巧及目的方面都相当孩子气。几乎任何疾病都将伴发退化,而医师的帮助更将使之明显。有此医师索性意识地扮演「庄严]的父亲或可爱的叔叔的角色。而事实上很少有医师觉察到他已不觉地充当了姐姐、母亲、或可恨的老板的地位!患者同样于此无所知,佛洛伊德发现此事时大吃一惊。后来他在每一种治疗关系里都认出了它的存在,而他一直认为此一现象及其正确的处理乃是精神分析根本而与众不同的特色。葛林纳克(Greenacre)如此漂亮地表达了这回事:

  人类孤独时生存不易,大半需靠记忆与期望来维持,甚或至于发生幻觉,或转寻非人类生物之慰藉(如孟德尔和碗豆)。此种感觉性接触的需求,基本上期望的是另一个身体的温暖抚触,不过退而求其次,其它的感觉也可以(甚至言语「接触」也颇重要),这些可能源自人类婴儿自立以前的长期受照顾的需要。孤独的婴儿虽规则地给予喂食和照护,各方面都很完备,若缺乏个人的关切,也活不过幼儿期。

  即使两个人反复接触的时间占的份量并不重,此一情感的结合仍将建立,而若两人单独相处,则关系的建立将更快、更敏锐。,此时情感的自发性流通与放散可集中于两人之间而无需与团体之各成员共有、分享或相反映。我相信如此的情感基质是确然存在的,大半来自生命之第一个月里原本的母亲——婴儿间结合。我认为这就是基本的转移关系。或者你可称之为原本转移关系,或原始社会本能的某些部分。

  而若两个人都是成人,其一陷于烦恼,另一个则对此类烦恼颇有心得,愿以其了解之火炬供烦恼之人使用,借给他照亮他所要走的路,则这样的处境便很接近分析的关系。如此分析师的作用就像是种份外的功能,或一组功能,可借与被分析者让后者暂时使用并受益。此一关系的最原始面向既建立于母子关系之上,且患者乃寻求协助之烦恼中人,故你不难马上看出,此一关系不会同样的使双方温暖,患者极易发展出对医师之期待与倚赖,希望得其接受。然而,治疗之目的在于增进患者的成熟,体现他自我指引、「自我掌握」(就此词之较深意义而言)的能力;而非增添他的无助与倚赖的状况,那是他在其心理症的苦痛中早已负荷过多了的。

  佛洛伊德起初颇震惊于被催眠患者的奇特行为,他们接受催眠师的权威,把他当成是远比事实上更为有力的人。从沙考那儿,以及其后他使用或不使用催眠术加以治疗的患者之中,佛洛伊镜发现了一个解释。他将患者这种把分析师当成个人的奇特反应倾向称作「转移关系」。为要解释此事,他又提出了转移作用的机转以及反复冲动(repetition Compulsion)的原则,但却又称之为暗示作用而使论题益形混乱①。

  不难理解,佛洛伊德会大惑于转移关系一事,而于后日更易其早期之解释。我们现在知道,程度的转移关系可容许暗示作用之存在——且大大增进其影响力——但二者本质上大不相同。我们日益清楚,伴随着转移作用、内射作用、外射作用及反复作用(repeition)而对分析师发生的部分误认及在他身上种种态度与技巧的使用,都是本书前章所描述的整个退化历程的一部分。自佛氏发现此一现象以来,转移关系一词一直歧义多端。对某些人而言它仅意指患者对他人的一种态度;别的人则使用这个名词以描述任何对他人——尤其是治疗家——的不切实际的态度。它常彼误用以描述意识里对治疗家的善意感情②。


①佛洛伊德首次提及转移关系的雏型观念是在一八九五年,那时他评论有位病人因其某一情感已进入意识,而相关之记忆尚在潜意识之中,故与分析师发生「虚假的关连」。于一九○五年,论及患者对医生所发生,含有性意味之冲动时,他问道:「转移关系是什么?.它们是在分析的进行当中被激起而进入意识的倾向与幻想的新版或仿品………」于一九一二年,他强调转移关系的重复性质,而于「快感原则之彼岸」一书里,他指出这正是转移关系的来源。婴儿性经验对其自我恋乃是种痛苦的伤害;其潜抑为顺应快感原则之结果,其重现(转移关系)则与快感原则相抵触,故乃来自反复冲动。后来佛洛伊德自己又反对此种说法且回归到他早先对转移关系的想法,认为那只是一个体现往昔未曾满足之欲望的机会而已。见DANIEL LAGACHE。

  在其早期的文章里,佛洛伊德常把转移关系和暗示作用当作是同样的东西。见IDA MACALPINE所举之五例。

②WAELDER的「转移关系问题讨论之引介」一文对此有明晰扼要之说明。

卡尔.梅宁哲著,林克明译,志文出版社 / 民国74年[1985]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初始访谈发展简史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破解固著的衝突模式»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