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生向死的流行舞曲
作者: 李孟潮 / 326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一种文化产品,无论其品质如何,总代表了一种社会-心理倾向。舞曲一向是流行音乐的中坚分子之一,它的词,它的曲,它的music video,很能反映迪厅一族的文化定位。心理学空间v9h1zO}j5dcZ

{P9w$sLtu*] KQ PZ u0 让我们来看一下刚过去的九十年代。九十年代是一个傻里傻气、装摸作样、华而不实的年代。九十年代的舞曲除了叮咚作响的节奏及存心让人听不懂的rap外,实际上一无所有。这正是九十年代的青年的特征:除了满足生物欲望和弄点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人侧目外,他们是不追求任何精神上的东西的。这种肤浅而不自然的倾向在几只近年来大红大紫的乐队身上体露无遗。心理学空间9hB{.m T/D@'rX
心理学空间 j~$uc c^
Spice girls几乎是新生代女性的代言人。要了解他们,当听CD是不够的,你必须看他们的video。在“wanna be”中,几个辣妹子的作为象是现代女性的宣言――征服传统――的肢体语言版。他们冲入高级餐馆,想方设法让大家都注意到他们。且看他们的征服方法:扭着屁股,晃着胸脯挑逗男人。十足“fuck man”式的女权主义者。在“say you will be there”中这种征服以虐待的方式体现。而这种征服的过程中自己的人性也一步步物化。但现代青年女性的存在意识就是心甘情愿的自我异化,自我商品化,自我妓女化。Aqua的“Barbie girl”极为传神,只要男人能带她去party(当然要用高级轿车),女人是愿意变成玩具娃娃,任其play,touch和kiss的。自命炫、酷的女新新人类以为超前,但实际上他们仍象旧时女子一样,屈从于权力和金钱之下,即使他们已不再依附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形中,他们开始了spice girls式的反异化攻击――对权威、主流文化体系的征服。可惜在这种征服过程中他们进一步的被异化,被反征服。因为他们采用了自我物化、妓女化这样的异化手段,但异化的主动权由外在转为内在并不能改变问题的实质。在“wanna be”的结尾处有一场景极有意义,餐馆里的绅士和淑女们随着spice girls 翩翩起舞,spice girls露出了破绽:他们在故作怪异以乞请权威的注视,以反传统的方式追求传统的认同。在“2 become 1”里辣妹们又极尽诱惑手段,穿着打扮很符合主流文化体系的品位。“mama”从歌词到video都象是现代抹大拉的玛利亚的忏悔录。同样是对待“母亲”,1984年的Black flag在他们的“slip it in”里塑造了另一种方式,他们是彻底的轼父奸母者,坚决与主流文化体系决裂,走向了异类、怪胎、精神病一端。
Av8?X9V)A0
HA5m] Wb(sJ[0 新生代男性的情况更糟糕,也如Aqua 的“lollipop”展示的,男人不过是女人解馋的candyman。丧失了主体性后只能依赖金钱、权力的装饰来掩盖阳痿的精神处境。男人的妓男化倾向并不比女人要好多少,《光猪六壮士》的黑色幽默每天都在上演,back street boys、boyzone、911等,或健壮,或俊美,却无一不为了被女性抛弃而捶胸顿足,极尽媚俗之象。
*zK~ g!E5h3Q0 心理学空间4g4R.gS }@t%c-Y
在back street boys的music video “as long as you love me”中,男女关系的象征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男女借着遥控器把对方任意变形,而变形的两极只不过是评判者和被评判者而已。这正隐喻了当代知识霸权,工具理性对人性的摧残,人变成了他们自身产物――机器――的奴隶。心理学空间5ys'z/Bs
心理学空间Q/XU2l4k?
异化是九十年代流行舞曲的最大文化特色,从techo到rave,日益机械的节奏正象征着人内心的麻木和枯干。而这种精神和舞曲的本原大概是背道而驰的。让我们回到当代舞曲起源的七十年代去看一下。
`5\9bM'R p0 心理学空间qAa-w/h{ p I
在70年代中期,DISCO 之风盛起。Bee Gees 是领头军,他们的造型和曲风都显得轻松活泼,略带点疯狂。就像他们的时代。那时期的歌曲都围绕“爱”和“快乐”这两个主题作功夫,Jackson5, Wind,earth & fire,Boney M都像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这种精神到了ABBA算是顶峰造极了。ABBA体现了典型的旧时代理想形象,和谐、团结、乐观中带点忧郁。四人组合为两对夫妇,这暗合荣格所说的“四位一体”原则,恰是基督精神的外显。ABBA出现正反映了70年代的人们在核威胁和异化的重压下,人性的“善”面开始以极大的热情退化,希望返归于复兴时期的净化、至善的语境。ABBA和他们的歌迷一起,在轻快的节奏中,用一种谨慎的幻想构筑了一个很少有现实冲突的乐园,要有冲突,也就是“我爱哥哥,他不爱我”之类。这样的理想,在另一个他们的仿制品Papa & Mama 的“California dream”中体现得幼稚和露骨,面对冷酷如冬的现实怎么办?去California明媚的海滩上,找几个穿泳装的美女晒太阳吧!
4Gj!a-t5Cuv3x*j0
2XLP*I/O*u0 这种依赖彼岸的幻想注定要破灭的,那个年代的青年把他们的幻想投射到了基督教、投向东方、佛教、瑜珈、禅宗、心理分析。“68年那一代”甚至把文革见的中国当作了人间净土。现实的铁拳却把他们的幻想击得粉碎;历史的车轮却把他们的理想碾成零屑碎末。ABBA解散了,兑现了撒旦对那一代人的浪漫精神的命运的预言。如今disco在舞厅里又回潮,在那些借尸还魂的节奏后,我们却看不到律动的生命。这已不是七十年代的disco了……
,M pm3JRhW/i0
%{{B O*zU7m-y0^8r0 华灯初上,人们走进夜总会,借着震耳的舞曲来催醒最后的一点生机,却使自己死的更快。如果说七十年代舞曲象征的是勃勃的求生意志的话,那么九十年代锣鼓喧天的舞曲的表象之后却是死寂一片。以此看来,诺查丹马斯的预言没有错:具有人性的“人”已经灭亡了!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同事玩笑过火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恋爱成瘾,戒断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