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痛苦的岩石中炼出黄金
作者: 李孟潮 / 435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题记:德国心理治疗师诉说他的生活经历,人生态度,汲取人生力量的升华减压法,在中国的适应之道,对即将留学海外的学子的建议……


从痛苦的岩石中炼出黄金――德国心理治疗师的人生箴言

本刊记者:孟尝


春天的午后,我和Rainer Nathow (海勒纳托)坐在绿树环绕的花园里,品着咖啡,春风吹拂,太阳透过树梢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纳托夫妇有一只小狗,叫Foxy,他们也把它带了出来,Foxy正在和一个中国小女孩玩得高兴,逗得那女孩咯咯直笑。

……

当纳托听说我要采访他时,他说:“我们出去吧,现在是春天,一年里最好的时光,我们不应该闷在屋子里。” 他把我带到了这间咖啡厅,一个雅致的地方,很多名人都来过这里。

纳托告诉我,每到春天,很多德国人都会接连一、两周什么都不吃,只是喝水,让自己的身体能够休息休息,“我们吃得太多了!”他拍着肚子笑着说。

纳托是一位德国的心理学家,1995年10月,他来到了武汉,在中德心理医院工作,转眼就是六年,纳托也退休了即将回国。认识纳托的人都说他是个乐观、自信的人。

两个问题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中:这个德国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他的生命中有哪些事情让他如此的乐观、自信?



身在德国:苦难和升华



孟尝:很多人都说你很乐观、自信。

纳托:噢,是这样的。我比较喜欢和人们交往。

能告诉我们你生活中有哪些事对你热情、乐观的性格有比较大的影响吗?

纳托:这就说来话长了。首先,当然是我的童年,我生在汉堡,父亲是律师,母亲是医生,他们都很忙,我和我哥哥和父母相聚的时间都不多,但父母在周末、假日的时候都会带我们出去玩,去湖边,有时候也去欧洲南部。当时正是二战,我们都很穷,直到70年代以后,我们家才逐渐好转。现在,我父母都过世了,我哥哥也退休了,和我一样……

孟尝:童年生活的确是很重要的,这是一个人性格形成的重要时期。

纳托:是啊,特别是一个人的情感。童年贫穷让我学会了自立和坚强,父母的爱让我学会了对人的友善和充满爱心。

孟尝:我们很多读者都是年轻人,他们很想知道一位心理治疗师的青春期是如何度过的?初恋、学习等等。

纳托:哈,我的青春很美好,我们家旁边就是森林,我和朋友们常到森林里玩。后来我进了大学,在大学里我是个懒惰的学生。一开始,我学的是自然科学,因为我妈妈希望我成为和他一样的医生,而在德国,要成为医生,首先要做得的就是学习自然科学,但后来,我决定要学心理学,和妈妈就这件事情交流了好几个月,说服了她。我参观了当时的几所大学。就在这时,遇到了我的初恋女友,那时我19岁,我母亲对这件事有些不高兴,因为当时的德国法律不允许青年男女在晚上单独待在一起,我们的法律是很严厉的。我母亲很担心我们被抓住,那时候我可真苦(笑),但我女朋友很美丽,我们都深爱着对方。我们谈了两、三年的恋爱,最后还是分手了。

孟尝:很多青年人和父母都会有冲突,恋爱、学习方向等等。看来你当年和父母的冲突也不少。

纳托:是的,每个青年都会经过这个时期。这是一个烦恼的时期,但不经过这些烦恼,人就不会成长。中国的禅宗有句话,那个……

孟尝:烦恼即菩提!

纳托:对,烦恼让我们变得聪明,烦恼是我们的朋友。不过这样的朋友也不能太多。实际上,在我的一生中,既得到过有很多的爱,也有不少的苦难……

孟尝:哦?你是怎么处理这些苦难的?

纳托:是的,很多苦难,二战、贫穷之外,个人的苦难也不少。一次是我小时候曾经被绑架过,绑匪把我的腿弄跛了。还有一次是大约十八年前,一个是父母的逝世,这对每个人都是创伤,更不幸的事,就在父母逝世后不久,我又失去了我的女友。

怎么处理的?我想每次我都是升华自己,研究自己的心理,我在大学期间进入了一个心理学研究所,开始研究绑架对儿童心理的影响,这实际上是修复我童年时创伤的一种方法。实习期间,我到了一间很老的医院,和很多这样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我了解了他们,也了解了绑架给我带来的影响。第二次伤痛的时候,就是 18年前,当时我处于心理危机之中,我想我不能这么下去,我解决的方法是应用心理治疗的方法。当时正好超个人心理学的大师Stan Grof 到我的故乡不来梅进行了一个演讲,我参加了以后,觉得他的理论的确有道理。我们每个人迟早都要面临这样一个课题:如何超越日常生活中苦恼。后来,我就参加了超个人心理学的培训,成了超个人心理学的培训师。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明白了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情感,而是领悟在这些情感后面有什么,人的情感和世界的关系是什么,我们是世界、宇宙的一部分。在培训期间我体验到的超越的感觉,让我对自身、对世界有了一种新的认识,我有了一种突破的感觉,不再待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仅仅是一日三餐、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所以,我开始走出自己那种早晨上班、下午回家,看电视,读新闻,上床睡觉的沉闷的生活,我走出去,结交朋友、遇到了我的妻子,游历各国、享受人生。在这个过程中,我读了很多有关佛教、道教、东方生活方式的书,还和一个日本朋友讨论过禅宗。后来我到了中国,很喜欢中国的生活方式,最后回到德国,就应聘了这个来中国的机会。我们把这称作“命运“,我来中国不是偶然的事,而是必然会发生的。我生命中虽然有一些伤痛,但抚平这些伤痛能让人获得生活的力量。

孟尝:现在对生活怎么看?

纳托:生活中最重要的是爱。如果你不去爱。你就没有生活。我说的是广义的爱,你可以爱一个人,也可以爱事业,爱一道风景等等,不论是人或东西,但重要的生命中要有爱的感觉,这种爱的感觉是渗透在你的心灵之中的。当然,生活中避免不了有痛苦,痛苦当然不好,每个人都不希望有痛苦,但苦痛也是磨练我们的机会,也是一种财富。我常对自己说:我要从痛苦的岩石中炼出黄金。



身在中国:“休克”和适应



孟尝:很多人在国外生活,发觉很多地方不适应,痛苦不堪,承受很大的压力,你也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纳托:是的,心理学上把这种现象叫做“文化休克”,是目前心理学研究的一个热门。到一个和自己从小生长大的环境截然不同的国家生活,每个人都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有的心理学家把这称为人的第二次出生,是很痛苦的。

孟尝:有些中国留学生把这称作“洋插队”。
纳托(笑):我也听说过,我也是“插队”到中国。当然了,我的情况要好一些。因为我以前就对中国比较了解。不过即便这样,刚开始时的确很困难。最不适应的就是语言,武汉方言和普通话实在是差别很大,我和妻子在德国学的那点中文根本不够用。而我的工作很忙,不可能有很多时间来学习。还有一点不太习惯的就是中国人的人际关系,当时武汉还不太发达,我和妻子走在街上,很多人会围着我们指指点点,中国人之间的关系很紧密,有些人会在夜里敲开别人家的门,这在德国是不礼貌的。而且,外国人在这里也很孤独。

孟尝:那你是如何调整自己,适应这一切的呢?

纳托:我学了中文,但没太多时间,我的中文学得不好,不能读书,但我能听懂,我常看中国的电视,电视上说的一般都能听懂。后来,我和妻子决定,我们必须有一个人把中文学好,要不然很难适应,所以,我妻子就专门学中文了,她现在中文还不错。对我自己来说,我学到的心理学知识对我帮助很大。我一开始只是静静地观察,看周围在发生什么。你知道,人们表达自己的情感不仅仅是通过语言,而更多是通过行为、表情。这被称为非言语交流。所以,只要你静静地观察,你可以得到很多的信息,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想买些东西、想要吃、喝,你不一定要用言语,可以用手势。逐渐我发觉中国人很有耐心,他们只是好奇,没有恶意。而中国的生活和德国的确很不一样,在中国,一切都很生活化,很活泼,但在德国,一切都是功能化的……

孟尝:功能化?

纳托:就是说每件事都组织得很好,很有规矩,但这不是生活。在中国让人很激动的是,人们都表达出很多的情感。他们喜欢待在一起,很多人聚在一起玩牌、打麻将,但在德国,人们更喜欢单独和家人相处。我很喜欢这样。但有时候也有些问题,比如说,中国有很多规则,但很多人并不遵守规则。逐渐地,我发觉和中国人交朋友是一个很好的适应方式。有些中国人很喜欢外国人,他们很乐意帮助外国人。这和德国也不一样,很多德国人是不喜欢外国人的,据调查,大约有5% 的德国人不喜欢外国人。但中国人不一样。很多人都很友好。但有时候也会造成一些麻烦,如不请自到,然而这是没问题的,只要及时告诉对方你的想法和习惯就行了。但吃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中国的食品很好吃,唯一的困难就是用筷子。

孟尝:我知道,你有不少中国朋友,是怎么交上这些朋友的?

纳托:一般来说,交朋友自己要主动一些,能够理解他们,尊重他们的习惯。

孟尝:听说你有一次过春节给很多中国人拜年,让他们很感动。

纳托:是的,这是交朋友的一种方式。中国申奥的时候,我们和很多中国朋友一起观看电视,得知中国申奥成功的时候,我们和中国朋友一起举杯庆祝。我觉得,融入环境是避免“文化休克”的一种方式。

孟尝:从你自己的经验,你认为中国的青年要是出国留学的话,比如说到德国,应该注意些什么,以适应海外生活,避免“文化休克”呢?

纳托:“文化休克”可能是避免不了的,只可能减轻一些。我想,对中国青年来说,首先,是要学好外文,理解对方的文化、生活,学好语言是很重要的。其次是如果到国外的话,不能用自己国家的风俗习惯来推测对方,应该开放一些,多学习对方的风俗、规则,不仅仅是法律,更重要的是那些约定俗成的东西。第三,要开放,多观察,多倾听对方的话,大胆,不要等待、被动,多尝试,积极地请对方帮助你,不要害羞,多和外国人交往,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对外国人很好奇,但他们不太敢和外国人交流。只要你内心充满了对别人的爱,请他们帮助你。实际上,大多数人都会很自然地帮助其他人,所以不要害羞。总的来说,心中要充满对其他人的爱,和苦难交朋友。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9步,带你走出羞怯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改变个性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