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作者: 李孟潮 / 427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j+D1mQ B7c*I0  1980年9月25日这天,一个女人带着她七岁的孩子,进入法院。她是来签署离婚协议的。心理学空间/Cla,Fol `/O
  审判员要问那个孩子是否愿意跟母亲生活,那孩子自然愿意,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父亲了。孩子说了一些诅咒父亲的话,母亲听着笑了起来。审判员劝说,他毕竟是娃娃的爹啊……心理学空间VJb3L:G
  走出法院,艳阳当空。那女人买了一根冰棍给孩子,孩子咂吧着,很高兴。心理学空间8KZ k^1~1iS:j
  而那孩子的父亲那天没有出现,他们夫妻俩是分别到法院去签署离婚协议的。心理学空间{ eJ/BObt G
心理学空间*rn}V6JtC
  ……心理学空间 ^`]3X$[8LV
心理学空间A&C-L@ D_
  那个母亲就是我的母亲,那个父亲就是我的父亲,我就是那个七岁的、全神贯注吃冰棍的男孩。
`1yFl%q8j0  法院的离婚调解书上写明了我父母离婚的经过,他们1967年结婚,――那年文革刚刚开始,我的外公被判定为历史反革命,而我父亲则是老红军的后代,他们的结合实在是充满了融合“阶级斗争”的味道。1972年“男方与她人不正当来往,导致夫妻感情破裂不能相处。”(其中“她人”这个别字尤其令人瞩目。)经判决,我和我哥哥统统由我母亲抚养,而我父亲需要连续五年每月付给母亲抚养费22元。我父亲能够得到的东西是“高低柜一个、单车一辆、沙发一对、小方桌一张、大盆一个、铁水桶一只、行李一套、毛毯两床”,这些破烂在当时是一笔不大不小的财富,以至于母亲后来还恨恨地说,他把家都搬空了。心理学空间l;K+L%oO ^;QA
  母亲和父亲从那以后几乎没有了任何往来。我也差不过十多年没和父亲讲过话。
6q D/Q,FX"j*UfD6d(v0  母亲又结了婚,不幸的是,夫妻关系又破裂了,自尊倍受打击。父亲又结了婚,生了个女孩,成了我妹妹。
5d D!e,v)x0  
#a[[T H nAWm#b0
1B8Xp3KXm0  后来长大成人,我逐渐开始理解离婚是怎么回事。开始和父亲逐渐有些来往。一次和父亲喝酒,他对母亲仍然无法放下二十多年前的那场离婚叹息不已,又有些鸣不平,说,其实离婚双方都有责任。那以后不久父亲突发肝炎,不幸去世。心理学空间5l%|4@"P*w [ Sj
  有人让母亲去参加父亲的葬礼,她说不去。说她和父亲现在的妻子一起为父亲哀悼,很不像样。
I.U$F9aq&Tq4?~U0  我斗胆向母亲指出,其实她一直忘不了父亲,一直对父亲有爱。她沉默了几秒钟,岔开话题。
(u-qLC c r J0  参加完父亲的葬礼,我准备离开故乡的前夜。母亲把他们当年离婚协议的判决书给了我。说让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好像担心我不能理解她当年有多痛苦一样。
"i!z le5~ J6AD0心理学空间@9n!u4D2DC#onR
  心理学空间3RqB/l7g"~2?
  今天收拾家里杂物,又看到了这份27年前的离婚协议。距离他们当年结婚的1967年,已经整整四十年过去了。心理学空间cM^9Cw
  我扔掉了这份离婚判决书,几十年了,很多东西都应该扔掉的。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o3NJ E2U0vB"^#g0  
Mf9p }j(II0B0
{E6lD3}J&Uh2IuT0  很多朋友都离婚了。去年又有两个挺好的朋友离婚了。也许,这一代人不再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代谢爱情和婚姻带来的创痛。这一代人是幸福的,我父母生活的那个年代,没有多少选择。同时,无论生活在那个年代,生命仍然只有一次,在这短短一生中,究竟该珍惜什么,舍弃什么呢?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口袋里的手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忧郁至极的周星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