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天数
作者: 李孟潮 / 435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美国医学家格哈尔德罚得尔博士(Dr. Gerhardt Fardel)发现,“男人也会来月经”。在罚得尔博士供职的麦克应死和破瑞德研究所(MacInnes and Porritt Institute)的网站上开始招募更多的有男性痛经综合征( male menstrual cramps,MMS),或者按照专业术语被称为“循环性非子宫源性月经失调(cyclical non-uterine dysmenorrhea,CND)”的男性接受医学研究。

麦克应死和破瑞德研究所还专门开通了一个网站,叫做“有月经的男人”(www.menwithcramps.com) , 这个网站上有他们专门制作的类似Discovery的纪录片,讲述了我们整个文明史是如何由众多有月经的男人创造的。

这已经是2006年的故事,罚得尔博士的研究马上受到了众多网友和媒体的关注,直到今天,你还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有月经的男人”制作的让人捧腹的戏仿Discovery的录像。

但是,如果稍微有些医学或者临床心理学的素养,你就会发现,这种“男人月经”的说法从来没有在任何正式的医学或者临床心理学的数据库或专业网站上出现过,跟不上说上教科书了。

从始至终,“男人来月经”只不是是一场有趣的病毒式市场营销活动,名字有趣的罚得尔博士(Dr. Gerhardt Fardel),麦克应死和破瑞德研究所(MacInnes and Porritt Institute )、以及“有月经的男人”网站都是虚构的,他们都是宝洁公司(P & G)的市场营销部做出来的,为的是推销他们一种名叫“ThermaCare”的治疗痛经的保健品。“ThermaCare”的网站和链接很快就出现在前述两个伪造网站上,宝洁公司的发言人David Burnens出来亲自说明了他们这次营销活动。

如今两年过去这场病毒式营销却仍然在进行中。比如说写这篇文章的我和看这篇文章的你,现在我们都中毒了。

故事还没结束。“男人也有月经”的说法马上也传到了国内,不知道是哪家报纸的记者还煞有介事地写了“男性月经”的十几条诊断标准,这位老弟大概把自己每个月情绪低潮期的所有表现统统搬了上去,以为从此就可以发明一个临床心理综合征出来。

然后就轮到流行心理医生们上场了。“男人月经”当初本来是指“周期性疼痛”的,现在变成用来指称男性情绪的“周期性”,是说男性每个月都有几天情绪的低潮期。

其实,这个宇宙中任何东西都有周期性,小到元素衰变细胞裂变,大到天体运动物种进化,不但男人的情绪有周期性,女人也有周期性,男人和女人养的孩子和狗也有情绪的周期性。

周期性可以是如同月经一般的28天左右,也可以是7天,就看你怎么定义“周期”,什么样的波动幅度叫做“周期”?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定义人的情绪一天一周期,在这个每个人必须活得像一句广告的年代。

无论是病毒式营销还是把身心活动推陈出新地贴标签,其根本目的都在于获取经济利益。

而这些手段之所以能够成功根本原因都在于“科学”(医学,心理学)的市场化。

欧洲国家如英、法、德其精神卫生事业是完全远离市场的,基本上政府完全为国民的心理治疗买单。美国的精神卫生事业是部分市场化,所以美国的精神卫生无论药物治疗还是心理治疗竞争很激烈,一方面促进了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促发了大量的心理卫生“泡沫”,比如说精神病学诊断扩大化。

而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市场化程度远远超过欧美列强,精神卫生由于本来专业力量就很差,市场化大潮再一冲击,就更加倾向于娱乐业了。

而传媒的工业化――必须按照生产周期定期制造“新闻”出售,其实99%的“新闻”和你生活一点关系也没有。――则促进了这种精神卫生理论和技术市场化的进程。

把男性的身心节律周期性进行市场化宣传,这本身也不存在问题。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何以任何人都会存在情绪的低潮期现在会变成了一个心理健康的问题,得到人们的关注,这里面有超越科学市场化和传媒工业化的原因。

人类存在情绪的低潮期就像气候存在四季一样正常,目前人们遇到的真正问题是:这种情绪的低潮是被很多人的生存环境所不容的。

的确,低潮期的人并不能够有很高的工作效率,带来更多的收入去买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车;的确,低潮期的人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包容家人和孩子的情绪,而需要他人的包容和安慰;

要是所有家里人都没有低潮期,这个家庭一定永远充满活力和快乐;要是整个公司的员工都没有低潮期,那么利润就可以有显著的提升;要是全国人民都没有低潮期……

我们是不是应该发动一场消灭“低潮期”的战役呢?

如果你真的把低潮当作了“敌人”,那倒是真的要小心了。这是典型的抑郁认知模式,正是对快乐的执著和对情绪低落的仇恨和蔑视,这样的双极思维模式导致了大部分抑郁症患者长期不愈。

如果情绪低潮真的是个问题的话,解决这个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休息,等待这个低潮过去。同时放低对自己在这段时期成就和表现的期许。

当代中国男人对自己高成就的期望强烈如火坚毅如铁,不知道这究竟来自他们那缺乏对人性和自然有基本尊重的文化环境,还是来自那贫穷自卑得让人“十年怕井绳”的童年时光?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一只处于低潮、垂头不语的阳具要被定义为“问题”的话,那么一只持续高涨永恒勃起的阴茎也逃脱不了被定义为“病态”的命运。

男人的命运,就是,逃不过,要成为定义的对象,要成为消费力比多的贯注客体,要成为病毒营销的宿主,要成为医疗-传媒工业的生产资料。

这男人的天数/广大虚无如一句不变的叮咛/伴随着时间之中/信念的残骸和记忆的尘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迟到的仁慈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路易大哥(或老弟)和小姑娘在路灯下面的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