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大哥(或老弟)和小姑娘在路灯下面的连锁反应
作者: 李孟潮 / 461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来源: www.limengchao.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路易大哥(或老弟)和小姑娘在路灯下面的连锁反应反应反应

李孟潮


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
――《列子•说符第八》




路易大哥(或老弟),是歌曲《Brother Lousie》的主人公。
德国乐队Modern Talking 在80年代把这首歌唱遍全球。((歌词见文后附录2)
实际上,这个路易是个第三者。是个被谴责、被劝退的对象。
歌手首先在阐述自己的爱情,火焰一般的爱情,――常见的比喻。
然后恳求姑娘,不要对路易那个家伙动心。
然后转头就对路易吼起来:“You are not good, can’t you see?”
在这个意质问形式表达的愤怒之后,歌手又对路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且用坚定的态度告诉路易,她找的是我不是你,一边凉快去。
但是马上转过头来又一边恳求姑娘,一边中伤路易。哦,路易那家伙,他不懂爱情,他为什么要装出此情不渝的样子呢?
然后这个手忙脚乱的恋人,又转过身,对路易进行思想工作。
说来说去,他哪些杂乱无章的理由只是总结为一句话:“So leave it Louie, cause I'm a lover !”

他在宣言自己的身份,我是一个恋人!
他以为,这个身份的确认,可以保证爱情的安全。永远安全!
显然,这是一个面临分离焦虑的家伙。
他不知道,这种焦虑在其内心――
爱人就要离开,而爱情的火焰,仍然在熊熊燃烧。在他心中。
他以为这里的危机来自外部,来自爱人的犹豫,来自路易的入侵。
所以,他动用起黑格尔惯用的武器――理智。妄图通过逻辑来平息这场蓄势待发的叛乱。
而这场叛乱来自于他的冲动,他的快感。
来自于理智和情感、焦虑和忧郁、欲望和外界、自我和客体、爱恋和杀戮、占有和仇恨之间的矛盾。

就像那个质问――“You are not good, can’t you see?”,也不是针对路易一样。
而是针对他的快感、他的虐待本性,他的臭烘烘的大便,和经常不听话拈花惹草的“老弟”。当然同时,在其心理生活的地方,这个质问也开始迷失了方向,它同时也指向乳房、母亲、客体、世界、肛门、自我。
也就是说,这个质问既来自它的冲动也是在质问他的冲动。
婴儿对冲动的质问就是,“你不好,你不知道吗?”
这个自我悖反的循环沿着精神系统上升、轮转,最终变成了超我对自我,自我对客体的拷问:“你不好,你不明白吗?”
他必须如此发问。
就像他必须在路易和姑娘之间跑来跑去一来。
要不然,他就必须在存在和虚无,生存和死亡、嫉妒和吞噬、大便和乳汁、大哥(大他者)和老弟(小他者)之间作非此即彼的选择,或者作西西弗斯式的荡秋千。
为了保卫自己的身份,这个人在顽强的抗争。

而另一个歌者,没有他这样的烦恼。
这个人,是个女人。
《Brother Lousie》的中国大陆版,一开始是收在当时一个叫做《87狂热》的拼盘里面。
后来一大堆当时有名的歌手都唱过这首歌,张蔷、任静、程琳等等。有意思的是,虽然当时也有男歌手翻唱这首歌,可是没唱红。而几个女歌手的版本同时传唱――这几个版本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那时候男学刘文正,女学邓丽君,所有人唱出来的歌都是一个味道――也算流行乐坛的一个奇迹。
《路易老弟》进入1987年的中国,变成了《路灯下的小姑娘》。(歌词见文后附录2)
歌曲开始,一声轻轻的惊叹:“ha!”,没有指向任何东西,只是一种情绪的表达。
而《路易老弟》一开始便在呼唤:“Dear!”, 这是指向一个人。
接着,黄皮肤的女歌手伸手,指向一个物体,一盏路灯。
然后,“在那盏路灯的下面”,她才发现了一个人,一个小姑娘。
而白皮肤的男歌手,在呼唤了dear 这个人后,立即出现了一个意向,一个幻觉,“love is a burning fire!”,话音未落,他又来他们老祖宗浮士德般的一生,“stay !” 。
他的心理轮转是很明显的――1)客体――2)符号――3)主体的欲望――4)情绪――5)主体――6)客体。
然后从6)客体开始继续上面一周的循环。
而女歌手这边,还在磨蹭。1)冲动――2)客体――3)还是客体
接下来会是什么呢?
接着是情绪。小姑娘在哭。
然后还是情绪。一直是情绪。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ha!小姑娘哭得多悲伤;不知道是谁把她抛弃,她现在该到哪里去?”
主体在焦虑,而他看到客体在悲伤。
同时,主体开始投射,她说,客体被抛弃了。
她也出现了一个疑问,不过和“can’t you see?”,这是一句关切的问候,“她现在该到哪里去?”
她在为客体担心,好像为她自己担心一样。
有意思的是,在《路易老弟》里,所有情绪似乎都集中到主体身上,客体的情绪没有描述。
而这里却是主体和客体在共享、分担一种分离焦虑。

她在问, “她现在该到哪里去?”
这显然不是和小姑娘在说话,她在问谁呢?
只可能是那个沉默的路灯。
这个地方再次表明了两者的不同。
《路易老弟》里面有三个位置。三个位置上坐的都是人。
这里也有三个位置,第三个位置上坐的是一个物体,一个现代化的物体。

就在这个发问之后,出现了一个找寻的过程。
歌手开始抚慰,像个大姐姐,像个好妈妈,像个没有工作自我的心理治疗师一样。
开始了深夜路灯照耀下爱的抚摸。
哦,不用焦虑,“我会用我的爱温暖你的你的心灵!”
她对抗分离的武器不是理智,而是爱。
这种爱有个特点,她不是针对自己的,不会像那个男人到处提要求要别人爱自己。相反,她撒向人间都是爱。
似乎她自己不需要爱一样。
这个女人,是爱的仓库,爱的发电厂,爱的大工厂,爱的托拿斯。
在爱的温暖的桑拿浴中,她似乎没有了恐惧,没有了焦虑。
这个爱的太阳,爱的总司令,发出了指令,这里没有疑问、没有质问、没有反问,没有任何问题的容身之所。
只有简单的祈使句――
“哦,不要不要悲伤;哦,不要不要哭泣。”
这是一个战胜了所有焦虑、恐惧的自恋者,一个没有解脱的超越者。
她逃脱痛苦的代价是一个失败者,一个永远被抛弃、永远脆弱、永远无能的客体表象。
那个永远需要别人带路的小姑娘。
在这种自恋中,客体――那个路灯――开始变得暧昧,变得模糊。它和这个女人融合,变成了一个过渡客体,一个可能我,那便是妈妈。
小故娘离开了家,它的宿命是回到家里。
因为这个世界和家里没有不同,所有的人都是想妈妈一样爱她。爱得它无处可逃。
这里的循环式是这样的――
1) 冲动――2)客体――3)情绪――4)客体――5)情绪――6)客体
Ha! 没有主体!

我们也许应该指责那个路灯。
是的,正是他,这个遥远的大客体,让这个女人如此满足,让那个女孩如此可怜。因为它保持它永远的沉默,保持它永远的物的本性。
也许我们的指责是错误的。
应该让路灯开口为自己辩护。
它会说,我本来就是路灯,不是太阳,不是妈妈家里温暖的台灯。你(你们?)还想要什么呢?我的光明不是用来给你们取暖的,而是用来照亮你的前路。我可以让你前行,可你不愿离开那温暖的家,接受前行的代价――冷风、夜晚、迷途、陌生。是的,你有可能遇到恶棍、野狗、屠刀、阴沟,可是也有可能遇到圣人、神仙、爱情、财富。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中。选择吧?妈妈,还是我?

可是路灯最后的问话错了,还有第三种选择。
既有妈妈,又有路灯。
《Brother Lousie》香港版本是林姗姗的《连锁反应》。(歌词欠奉)
歌手一开口,你就会觉得有些不对劲。
多听几遍就发现,原来有几个音符改了,节奏也改了。不过只是一点点。
开口就说,“昨天心伤透”,一串描述后,突然――
“但今天心开透”!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高兴高兴加高兴,有点像80年代粤语版的“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
其中既有“我”的高兴、也有“你”的高兴,接着天地星星、火警娇嗔在歌曲中轮番出现。
总结为一句话,“难抑制,难抑制,连锁反应反应反应”。
这句“连锁反应反应反应”在《路易老弟》中是,“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指向一个人,在《路灯下的小姑娘》中是“不要不要悲伤”,指向一种情绪。
而“连锁反应反应反应”,指向的是一种关系
《Brother Louie》中的问句是,“you are not good ,can’t you see?”,是一种明确的指责。
《路灯下的小姑娘》中的问句是,“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不知道是谁把她抛弃?她现在该到哪里去?”,都是前路茫茫的困惑。
而《连锁反应》中,居然出现了一段新写的英文副歌,反复在问,“Don’t find it ,babe , Don’t find it ,babe, love is chain reaction .”
这是在提醒,在号召,在提倡一种发现。
这是一个看穿世事、百无聊耐、玩世不恭的犬儒主义者的训诫,他告诉那个为了失恋而焦虑不安的小伙子,那个要做女雷锋得大姐姐和她心里那个路灯下的小姑娘。
“宝贝们,爱就是连锁反应。”
所有无论有爱还是无爱都没必要太激动,也不要想着去挽留或寻找失去的爱人,这是连锁反应,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爱情中单边主义行不通。
正如爱情专家唐伯虎所言,
怅怅莫怪少时年,百丈游丝易惹牵。
  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
  杜曲梨花杯上雪,潮陵芳草梦中烟。
  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
  老后思量应不悔,衲衣持钵院门前。


附录1

Brother Louie /modern taking
 路易老弟    /摩登谈话

Dear, love is a burning fire, stay
Cause then the flames grow
High up babe.
Don't let him steal your heart.
It's easy, easy.
Girl, this game can last forever
Why we cannot live together? Try.
Don't let him take your love from me.

You are not good, can’t you see?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I’m in love, set you fre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Only love breaks a heart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Only love's paradis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Oh let it Louie ,she's under cover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Do as anybody's doing
So leave it Louie, cause I'm a lover

Stay, cause this boy wants to come,
But stay.
Love’s more than he can handle girl.
Oh come on stay by me forever, ever.
Why dose he go on pretending
That his love is never ending, babe?
Don’t let him steal your love from me.

You are not good, can’t you see?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I’m in love, set you fre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Only love breaks a heart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Only love's paradis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Oh she's only looking to me
Oh let it Louie, she's under cover
Brother Louie Louie Louie
Do as anybody's doing
So leave it Louie, cause I'm a lover

附录2
路灯下的小姑娘

歌手:邓洁仪 专辑:87狂热
ha!在那盏路灯的下面
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
ha!小姑娘哭得多悲伤
不知道是谁把她抛弃
她现在该到哪里去
――亲爱的小妹妹
请你不要不要哭泣
你的家在哪里
我会带你带你回去
亲爱的小妹妹
请你不要不要哭泣
我会用我的爱温暖你的你的心灵
哦,不要不要悲伤
哦,不要不要哭泣
哦,在这夜里妈妈还在还在等你
哦,不要不要悲伤
哦,不要不要哭泣
啊,在这深夜
让我带你带你回去
作者通联:
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176号 武汉中德心理医院 李孟潮收
邮编:430014
电话:(027)82848413
电邮:jihua79946@sohu.co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男人的天数 科普杂文
《科普杂文》
魔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