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然坚守在四川震区”——申荷永2008年7月27日的日记
作者: 申荷永 / 2683次阅读 时间: 2008年7月2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我们心理分析志愿者团队,仍然坚守在北川中学心灵花园工作站和德阳东汽心灵花园工作站。雷达等三人5月12日便开始了救助工作并且准备建站,从我们5月18日工作站正式建立,这已是第68天。

这依然是灾区最严峻的时刻,依然需要我们高度的关注,需要我们尽其所能的支援。对于心理援助和心理重建来说,尤其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按照一般性的灾难心理学理论,真正的灾后心理压力综合症往往在3个月左右的时候才趋于明显。伴随着这种所谓的“心理综合症”,灾难对人们身心的影响、生活的困扰,甚至是生命的威胁,都将日趋严重。

有人称“512大地震”开创了“中国志愿者元年”。那确实是值得纪念的举国大行动。在灾区我们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标语:“感谢政府、感谢解放军、感谢志愿者。”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种种原因,志愿者的热情在明显减退,90%的志愿者也大都撤离,包括心理援助的志愿者。

也常有朋友好心地劝我们可以“功成而退”,可以结束我们的心理分析志愿者行动了。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把这样一个问题交给我的朋友们:“我们当初又是为什么要到这深远的震区来呢?(我们从都江堰一路深入汶川、北川和青川)”

或许,我们可以说,我们是要来帮助我们受难同胞的。我们是心理学家,那么,我们是来对我们受难的同胞做心理援助,要帮助他们做心理重建的。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受难同胞不需要心理援助了吗,我们已经完成了心理重建了吗?

显然,我们受难的同胞,此刻依然需要真诚而实在的心理援助,灾区的心理重建,或许才刚刚开始。

于是,作为志愿者,作为心理学志愿者,我们又怎能在此关键时刻抽身撤离呢?

这是我们最近几天收到的北川中学孩子们的短信,都是在夜晚发送的:

“同学们都走了,空荡荡的校园让我们体会了离别的伤感,走了,离开了,才发现你们在我的世界很重要,这个夜,回忆是如此的苦涩……还巧岵坏谩??岵坏谩??趺炊裙?庋?囊雇砟亍??挥忻蜗胧俏颐遣槐涞募岢帧???lt;br>
我们也知道,这正是我们留守的理由。我曾经给北川中学校长刘亚春表达过(当他也劝我们趁着学校放假,我们也可以回去好好地休息一番的时候),“只要我们有一个孩子在,我们的心理分析志愿者就会陪着他们。”

也常有孩子在夜晚不能入睡的时候,直接发来这样的短信:

“高(高岚)老师,我们快被蚊子咬死了,你来蛮!第一排的第五个啊。”

我们知道,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蚊香(我们每天晚上都是要去孩子们住的板房发蚊香巡铺的),而是心理的照顾和关怀。

也有的同学,尽管自己已经回家,仍然关心和牵挂着留在学校无家可归的同学:

“高(高岚)老师,高二(某)班的昭然(化名)没有回家,一个人在寝室里,没有蚊香。她爸妈都遇难了,但一直都表现得特别的坚强,您可要去看看她。”

我们知道,目前跟着我们的孩子,目前我们仍然在工作的孩子,大多是孤儿……

“我们相遇在四川震区,这是我们此生的缘分;我们是志愿者,我们餐风露宿,夜以继日,勇于承担;我们是志愿者,我们患难与共,我们不离不弃。”这是我曾经写给我的志愿者团队的,其中也包含了我们工作的承诺。

就这样,我们仍然留守在四川震区,坚守在我们的心灵花园工作站。

http://static11.photo.sina.com.cn/bmiddle/4b69999045320efa7464a
http://static13.photo.sina.com.cn/bmiddle/4b69999045320f0fb98bc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德行深远 申荷永
《申荷永》
申荷永译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