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與自由》第二講 逃避與執著
作者: 杨蓓 / 365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逃避美麗=執著美麗心理学空间4I;M&_!N(L7aYg0u
心理学空间:h'P)J8x'L ^2Z+]
身為女性,我也嚮往美麗;可是,從小到大,沒有人說過我長得美麗,只記得父親在我小學時,曾告訴我:「妳看妳,五官長得端端正正的。」甚至他在罵我衣著太邋遢,也是說:「妳長得這麼清秀,為什麼要穿成這個樣子?」端正、清秀是我在長相上得到最好的讚美,至於「美麗」,則始終與我無緣。沒想到在我四十幾歲的時候,一位朋友突然對我說:「像妳長得這麼漂亮……」當時我真是傻住了。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說我「漂亮」。我忍不住再次求證,她依然一副肯定的樣子,我真是由衷感謝。

/Ubk2a T J5@0
事後,我心想自己為何會對這樣的讚美有反應,一路追查,才發現原來這是自己從來沒有得過的肯定。在我的概念裡,從來不覺得自己長得漂亮,尤其我小時候像個野孩子,「漂亮」二個字自小就與我毫無關聯,壓根不存在我的生活世界裡。可是一位女性從沒被人稱讚過漂亮,是很失落的,直到被這位朋友稱讚,我才猛然驚覺,原來我心裡還是期待別人稱讚我漂亮,而且這個期待已經存在很久了。

+M|/BAU@!L,nN'q8@0
從這個思考點出發,我開始想到自己如何地「逃避」美麗。除了從小當野孩子,小學、初中時,我則是以帥氣的風格,企圖和美麗脫勾。上了大學,從女校進入男女合班,這對我是很大的挑戰。從那時起,我開始講究穿著,希望自己是美麗、漂亮的;然而另一方面還是在逃避,因為班上女生都很漂亮,在眾多女生之中要能夠引起男生的注意,我只能用「帥氣」,突顯自己的特色。

N7D!rG'`l(oP!S.P'mv)~0
在性別角色的蛻變過程中,我逐漸形塑出自己的「中性風格」,以為只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可以避免碰觸到「我不夠美麗」的念頭。然而,當我愈是逃避,這個念頭也就愈抓住了我,所以才會「執著」於尋找屬於自己的風格,試圖走出「美麗」之外的另一條路。

9Z4] Ze5V-NIE0
受傷的依附感,難以掙脫的纏縛
心理学空间;j!^Hal P meMT
以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為例,她們之所以隱忍這些傷害,是因為害怕失去家庭、婚姻、小孩、經濟安全……等等。如果脫離暴力會失去這麼多,這對她們來說會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抉擇。

(s}Q9aE%Y0
台灣女性依附男性的心態始終存在,在這樣的依附關係裡,包含了被愛、對家庭付出的自我價值感、經濟安全等許多的滿足。如果這些女性的不安全感沒有被清楚地了解,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這些恐懼牽著鼻子走,突然間要一個長期依附的女性獨立自主,她只會惶然無所依,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走出來。
心理学空间$`'Q?'q5N)}]X
某些狀況下,公權力系統會幫助這些婦女朋友找工作,並代為安排孩子的照護,好讓她們做些快速的轉變;然而,這些脫離家暴環境的女性,仍舊處於憂鬱狀態,因為她們的依附感受傷了。她們不知道自己如何做一個獨立的個體,如何像一個完整的人活在世界上。儘管透過公權力的協助,受暴婦女遠離了暴力,卻仍然不易逃離自己長期依附下所養成的依賴慣性。

J4Mh$Bk0
身陷困境的人,外界的幫忙也許可以做些補償、替代,但若最根源的「心不安定」依然存在,心就仍處於搖晃的吊橋狀態。儘管人是有韌性的,可以化悲憤為力量,讓遭遇的傷痛遠離,甚至讓自己堅強得離譜,使自己的社會適應和生活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但實際上他們卻陷入一個很不快樂、不舒坦的人生,因為他們心裡還是有著如影隨形的陰暗。這個陰暗是支持他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堅強,有時候是執著的另一個面貌。人在堅強中折磨著自己,也逃避掉面對自己真正的傷痛所在。

_8C{-K3P%e%d^ z0
困境、痛苦,容易讓人看見執著,看見自己的心緊緊抓著一個點不放;那麼,在順境、成功中,還會有執著嗎?

;y_:g&ojS^0
披著美麗外衣的執著

S1JV+bhZ:D'M.^0
執著有各種面貌,它可能藉由一個漂亮的外衣,來獲得大家的稱許。我記得有位女學生,成績好得不得了,從大一到大四都維持第一名,報告寫得一流,人也中規中矩,一看就知道家教很好。這位學生在大四的時候跑來找我,因為她的父母親要她出國唸書,但她卻不想。

Ei q-f` M0b iR0
她對我說起自己的心聲:「我突然覺得日子過得好無聊,也懷疑自己唸了那麼多書做什麼?」當時她在一所國中實習,我直覺地問她在實習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她發現自己不會與人互動。「我在跟學生談話時,覺得自己比較像學生,因為我居然對他們的生活世界沒有一點感覺,只會告訴他們要唸書。」實習結束後,這位學生覺得生活既惶恐又無聊,也對自己過往的生活起了很大的懷疑。「過去我覺得讀書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實習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和別人無法親近,因為我和他們的生活經驗差太遠了。」

G{5c,z8RP0
這個發現讓她興起休學去流浪的念頭,但被她的父母制止了。我問她想去哪兒流浪,她也沒主意,只覺得應該離開現在的生活環境。問她知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那麼用功唸書,她說從小一直都這樣,從來沒有想過原因。這個特別的學生,後來沒有休學,大四的兩個學期,她還是拿第一名。
心理学空间G7bf"E$c(]+}
畢業前夕,她又跑來找我。她的困擾是又拿了第一名,覺得很難改變自己;另一方面,她還有個遺憾,就是大學四年從來沒交過男朋友。當時她正猶豫著是否要留在國內唸研究所,我則建議她出國,也許這會為她帶來一些改變。
心理学空间"q&^(|\!F z#j z#} j
這位學生在國外唸完碩士後,就留在當地工作。有一年我到紐約,她特地跑來找我,問我還記不記得她。我自然記得她就是那個總是拿第一名的學生。她很開心地和我談起她的變化。剛到國外時,她花了很多力氣想改變努力讀書這件事,但因為不知道努力讀書的念頭是從哪裡來的,所以還是一路讀到碩士畢業,然後工作、結婚。最後是她的一對雙胞胎兒女,把她原有的生活秩序全打亂了,才真正改變了她。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身不由己的不自由 杨蓓
《杨蓓》
亲密、孤独与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