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存的心理情结是婚姻的暗流博士
作者: 黃維仁 / 361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人在成年之后,与父母之间仍或多或少有些残存的心理情结。这些与父母间未得到解决的心理问题,常被带入婚姻之中。有许多心理学家认为,在婚姻中,表面上我们是在与自己的配偶相处,其实是不断重新经历自己过去与父母的关系。婚姻关系,可以说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与父母互动模式的重现。心理学空间0P?/Gj$[(?#d6du
心理学空间/r(SD8HkR+L;GFM)j
    这些残余的心理情结,好似婚姻之河中的漩涡暗流。带进婚姻中的残余情结愈多,要渡过婚姻之河的危险性也就愈高。
p1P-Gh;F/E/o3A&Mp:\0
k Hh,L5K4^/nGZb |:c!jq0特殊的“心理按钮”心理学空间/V$D;rhF5r.g i/}Y
心理学空间7Lq)SV#H^_Os
    在婚姻中,我们常会莫名其妙地被配偶“激怒”。有时我们对配偶的某个表情、某个动作或某部分性情觉得特别忍无可忍。配偶无意间说了一句:“你真没用”,就可能使我们暴跳如雷、小题大做。顿时,我们似乎在配偶身上,又看到了父母严酷指责的影子;在情绪上,似乎又重新经历了童年被父母苛责讥讽的痛苦。心理学空间 E\{(\%|1tms
心理学空间x*Vr:}1EL'M$GN
    这些心理情结,又好似在成长过程中,被设定在自己心版上的“心理程式”。别人按了某个特定的“按钮”,说了某句话或做了某件事时,经过了自己心中程式的解释与处理,就产生了某些情绪或行为反应。
A)j:S L"{"LD Q`0
CQ!j4ge0    举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我从小就有“怕被家人冤枉”的心理情结,有趣的是,我家的兄弟姊妹,每人也都跟我一样,最怕被人冤枉。长大后,当妻子或别人冤枉我时,常会在我心中引起过激的情绪反应,以致我会拼命地为自己辩护,想对人解释清楚,不许别人冤枉我。因为我心中有“怕被冤枉”的程式,当别人冤枉我时(按了我怕被冤枉的按钮),我就产生了负面的情绪反应。相反地,若别人笑我矮(按另一个按钮),却无法使我生气,这是因为我的个子高,从来不怕别人笑我矮。心中没这个程式,别人无论怎样按这个按钮,都无法使我有反应。心理学空间'O:VL?,i
心理学空间C#D"Qx,j`b qa
    在先前提到的例子中,配偶的那句“你真没用”,若能使你勃然大怒,是因配偶正好按中我们的“按钮”之故。如果我们不是早有那个心理程式(心理情结),我们就不会小题大做。心理学空间[:A/D] XF
心理学空间%N M n#H1xd+D1d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帮你忙的话,你就绝对无法“使我生气”。或者说:我不是对你生气,我是“对我心中所经验到的(或我眼中所看到的)你”生气。
!Jd3qm+G$E0心理学空间7Yb"P*|L"s"LpZp%r6\
    可惜,没有多少人明白,我们之所以会生气,其实是与自己相关,别人只不过是按了按钮。使我们产生反应的,是自己心中的“情结”与“程式”,以及我们自己所戴的有色眼镜。而这一部分,应是我们自己该负起责任改变的。
k+Q/` NL@y @0
q+QP*sT4G9X0 
\ SiA U0    当我们听到配偶说“你真没用”这类话时(每个人的程式不同,心理弱点有别,最怕听到的话也不太一样),我们常会如触了电一般,立时有反应,恨对方入骨,因对方触及我们的痛处而思图报复,故意去按对方最怕的按钮,而冤冤相报循环不已。
Px!?T PnYP}8j1\!a0
心理情结会恶性循环
_Rm?nh e?0
T.zmo[0    不幸的是,这种不检讨自己的心理情结(程式),只怪别人按了自己的按钮,使自己生气的现象,在婚姻中比比皆是。婚前与父母间的旧情结尚未解决,现在又与配偶彼此伤害,制造新情结,使冲突愈演愈烈。新仇加上旧恨,严重破坏夫妻之间的感情。
%?7wg/{_y.|IR7g0
7j"O4FqK,NV0    一个人不论到了何处,与何人结婚,心中的新旧“情结”(程式)永远会跟着他。这些情结若得不到解决,同样的错误可能一犯再犯。
HB)Gp&x2wW0心理学空间xC(l3r _7Q7K
    择偶真是一个神秘而奇妙的过程。有位妇女,父亲是个酒鬼,她长大后,结了三次婚,三位前夫竟然都是酒鬼。心理学空间gs^*Eu&L0v.V }Lt4R/T

Z0f?5TJ/y)[7Bz0    后来,她的心理治疗者发现,这位女性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需要,必须照顾她父亲那一型的“弱者”。唯有当她去照顾酒鬼丈夫时,她才觉得自己有用,得到成就感。她不知不觉中受酗酒者吸引,嫁给他们,可是,她同时也痛恨酒鬼,因而离了三次婚。她心中的程式是:“照顾酒鬼,是让我觉得自己有价值、被人需要的唯一方式。”如果这个程式不改变,我们可以预测,她的第四任丈夫,将又是一位醉仙。
e8UV$X)\c[ g0
tK9E B Mk3n0    另外有位女士,生平最讨厌被人指使,也最恨好用权威的男人。她有位专横暴躁的父亲,使她和母亲尝尽苦头。长大离家之后,她结婚了。然而,由于对男人的权威过度敏感,婚后,她连自己丈夫正常程度的差遣都受不了。离婚之后,她发誓要找个与自己父亲和前夫完全不一样的伴侣。于是,当她认识一位温文儒雅的男士后,便立刻坠入爱河。婚后,她开始憎恨丈夫的柔弱、没主见。而当她越想去改变他,要他主动而自然地变得强势一点时,他却因失去自我而被压迫得越加柔弱。恶性循环的结果,他们的婚姻产生了极大的困难。心理学空间 `c B4S/{;_^
 心理学空间 d:^:m*}iLR)Jt(W.p
    很显然地,这位女士与父亲之间未解决的心理包袱(她的心理情结是“权威问题”),深深地影响了她的两次婚姻,虽然影响的方式不同,然而,都同样是“权威问题”在作祟。这位女士必须学习以成熟的态度,去面对父亲与其他好用权威的男人,重新学习如何与他们相处,从新的经验中教育自己,解决心中残存的旧帐。否则,权威问题将持续影响她的婚姻,也会妨碍她与男性间建立正常的关系。心理学空间`}6qwaU-AE

先察觉,再改变思想模式心理学空间(@^.FF{"fN J
心理学空间"[2S3Zv;B!UO
    人心中的这些“心理程式”或“心理情结”都是可以改变的。举我自己“怕被冤枉”的例子来说,要改变这个程式的第一步,是警觉到它的存在。心理学空间SdQ N(Vk'l-~ g#I*X
心理学空间5Z-j8t/jl2rTy

\7J v]@ Y$mL0    这些年来,我常从自己待人接物的一些情绪反应,发现自己极容易因为被冤枉而激动,并有过分为自己辩护的行为倾向。由观察中,我发现了自己有“怕被冤枉”的程式。我很不喜欢这些幼稚的行为倾向,因而下定决心去改变它。心理学空间lF&I'L5|,c0fKG8UM

G7l e}+\Lq*{0    自此以后,每当我感觉到别人冤枉我时(可以感觉到身体开始有冲动的反应),我立时在心中亮起红灯,开始“自我对话”,告诉自己:“先不要发作,再等一下,你不是知道,因此而冲动是幼稚又愚笨吗……”或是“心理程式又在作怪了,自己心安理得的话,没必要努力对别人解释……别人要怎么看我,那是他们的事,我无法控制别人的想法与对我的评价,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的评价……我应该为自己的思想与行为负责,如果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需多做辩护……”心理学空间 H-X4P6v"pM

8t_ ^5N.~,cja1@0    改变了思想,就可以改变情绪反应。在改变我“怕被冤枉”的过程中,我失败了许多次。但是,失败后所产生对自己不满与羞愧的情绪,就变成我改善自己的动力,使我愈来愈想改掉这个程式。要改变一个从小养成的“心理程式”,需要花很多工夫,并且需要经过许多次“尝试错误”的过程。心理学空间"\Di"c1E4T?5z
心理学空间 s Z*q,f e%uq$i
    我很幸运,后来有一段时间再与家人同住,那是改变自己心理程式最有效,也是最具挑战性的环境,我相信那一次的机会,帮助我节省了很多改变心理程式所需的时间。
2P~peNY^o0心理学空间7C7H1e_4L6}/\5`5@
    现在,我仍不敢说我已完全改变了“怕被冤枉”的心理程式,但我知道这个程式对我的影响已大为降低。别人偶尔按中我“怕被冤枉”的按钮时,这个程式已不能如以前一般地操纵我的情绪了。心理学空间:H'j*ec;?3Wq
心理学空间;M.T)|0l3H1WY&@
改变自己心中的程式
[~Rs@?M0
jj$w$N)G7l{GO0
    在结束这一点之前,我要强调,人永远无法控制他人的言行,不能强求别人不按心理按钮来激怒自己,也无法不许别人使自己难受。即使自己有办法使天下人都对我好,世上仍有许多不如意的事,能触动我们的心理程式。要使自己快乐的惟一方法是改变自己心中的程式,使自己变得更健全、更快乐。
%Q k![ F.S9W7PQ0

&G \"n8HmA%l1y,]0 
c0Y,U V:lA0    每个人心版上的程式,应由自己负责改变,不该把过错推给父母,或其他在童年时曾伤害我们的人。许多时候,别人伤害我们是无意的,有些时候,别人伤我们的心,是因为他们不够成熟,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何况我们在不成熟时,也伤了许多人的心。
PRiB mU&G'D?B0
I|4i#zo#\0~YH0    心理程式的形成,很难说是谁的错。这本不是个完美的世界,诿过与报复,均于事无补,只会消耗本来可用来成长的精力,反而延迟了我们适应的时间。
)F,`L H#jG ?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傾聽就是愛,了解中有醫治《》推薦序文博士 黃維仁
《黃維仁》
点亮一盏爱的灯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