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约你出去行吗?
作者: 岳晓东 / 624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咨询人员应该与来询者保持多大距离?这是每个入道的心理咨询人员须认真思考的问题。来询者一旦对咨询者生了特殊的好感,该做如何处理?这也是每个心理咨询人员可能会面临的挑战。在下面的个案中,我接受了一场心理咨询关系的特殊考验,希望它能增强大家对心理咨询关系中“距离美”的解。
——题 记  

凡是从事心理咨询时间较长的人,都可能会遇到过这样的困惑:一方面,你与来询者建立了相当好的咨询关系,使对方的不良情绪与表现有了很的好转;但另一方面,来询者也可能对你产生日益深重的感情依恋,使你难以维持这种咨询关系。

这种来询者对咨询者的感情依恋,可以发生在异性之间,也可以发生在同性之间,其程度之烈有时可与恋情相比。

所以,正确处理来询者对咨询者产生的感情依恋,是每个专业心理咨询人员所要经历的考验。当它来临时,你是躲不掉的(除非你立刻中止这一咨询关系),唯有迎难而上,积极化解,才能使你们双方都经受住这场考验,取得理想的成效。

我就经受过这样一场特殊的考验。


佩馨会对你朝思暮想的
佩馨是新加坡华人,在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她初来哈佛大学时,举目无亲,学习紧张,很快就出现了种种身心症状,如失眠、食量减少、注意力不集中等,于是被介绍到我这里来咨询。由于语言相通,又同为外国留学生,所以佩馨与我很快就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

起初,我们谈话的内容,完全围绕着怎样帮助佩馨适应哈佛大学的学习与生活压力。我也与她谈了我初来美国留学时的经历及积累的学习经验。我还为帮助她克服学习困难,联络了不同的学习辅机构。结果,佩馨的学习压力得到了很大的缓解,生活也规律起来。

就在我为佩馨的进步感到欣不已的时候,我面临了我从事心理咨询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佩馨对我产生了强烈的移情反应。

起初,我曾不断暗示佩馨,我们的会面可到此结束了,但她却一再表示想继续与我会面,以进一步巩固她的情绪好转。我同意了她的要求。然而我们论的话题越来越由她的生活转向我的生活。

佩馨对我在国内的生活经历兴趣十足,她不断地询问我成长过程中的各种有趣经历。当我告诉她这些事情与眼下的咨询没有直接关系时,她总是说:“我就是羡慕你们中国大陆成长的人嘛,有那么多的生活阅历,不我们在新加坡长大的人,生活圈子那么小,什么都讲不出来。”

她还强调说,她很想把我讲的故事写下来发表出去,肯定会有人感兴趣的。所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想做个业余作家而已。

但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接下来,我注意到佩馨每次来见我时都刻意地打扮一番。

她初来见我时,没有化妆,头发蓬乱,衣服也穿得很随便,好像刚起床的样子。她常说自己现在忙得连刷牙的时间都快要被挤掉了,哪还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但这两次来见我,她似乎都是精心化妆过的,口红抹得红红的,双眉画得又细又长,再配上合身的时装,佩馨好像是在向我展示她女性的魅力。

佩馨也很在意我怎样看待她的装扮。

一次,我看她进门的样子很“抢眼”,就恭维了一句:“你今天的穿戴真是不同寻常呵。”

她脸上顿时掠过一阵红晕,一定要我说清楚不同寻常在何处。

慢慢地,我感到她与我谈话的口吻越来越有点不对劲儿,她的眼神也越来越热切。

我不知道该怎样持这种咨询关系。

我把这一切感觉讲给督导听。看着我一脸沉重的样子,他开玩笑说:“祝贺你呵,晓东。”

“有什么好祝贺的?”我纳闷地问。

“你终于开始接受来询者对你的移情考验啦。”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已不再是怎样帮助佩馨适应在哈佛的学习生活了,而是怎样在不伤害佩馨自尊心的条件下结束你们的咨询关。”

接着,督导告诉我,来询者对咨询者产生感情依恋,是心理咨询中常有的事儿,也是对咨询者个人操守和咨询技巧的考验。由此,我应该多同佩馨讨论这段时间以来我对她的帮助及怎样可以将这种帮助内化为一种个人成长的动力。

也就是说,我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努力使佩馨将对我的感情依恋转变为对她自我的鞭策,从而升华②我对她帮助的实际意义,以逐渐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使她对我不再存有任何浪漫的幻想。

末了,督导还提醒我,佩馨很有可能会在我面前表露其恋情并提出与我约会的。

“佩馨会对你朝思暮想的,”督导意味深长地说,“你要使她不再想你,就要想办法使她把你的形象升华为一种克服困难的动力。这就要看你怎样在你们之间保持最好的距离了。”

“唉,”我叹口气说,“做心理咨询还会惹火烧身啊!”

“常有的事呵,”督导笑着说,“但既然已经‘着火’了,就要想方设法去灭火。你知道你手中的灭火器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问督导。

“是她对你的尊重。”督导回答说。

“噢,怎么解释?”我眼睛一亮。

“因为主动权在你手里呵。”

我细细地品味着督导的话。


我真的不能去,请你原谅我。
果然不出督导之所料,佩馨在后来的一次会面中,不经意地大谈她将要跟朋友们一道去参加一个周末郊游,以好好放松一下自己近来十分紧张的情绪。说完就不再说话,面露羞色。

“你是不是想邀我一同参加你们的郊游?”我单刀直入地问佩馨。

佩馨的脸马上涨得通红,眼睛里充满了羞涩的神态,小心翼翼地问我:“行吗?”

佩馨的回答和眼神说明了一切。

回想这几次会面中佩馨所表现出来的忸怩神态,我不得不接受这一最坏的设想——来询者迷上了咨询者。这一心理咨询行业的古老故事,今日也发生在我身上了。

我一字一句地对佩馨说:“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去。因为我们现在的这种关系,最适合我对你的帮助。”

“为什么呢?”佩馨一脸失望地望着我。

“因为心理咨询关系不同于一般的朋友关系,它很强调咨询人员对来询者保持中立态度及客观立场。如果一旦双方走得太近,那咨询者将会失去对来询者问题的观察力。所以心理咨询关系需要保持一段距离。”

“那我结束了心理咨询之后,还能与你交朋友吗?”佩馨不甘心地问。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提问,而是反问她:“你为什么想与我交朋友呢?”

“因为我喜欢听你讲话。说实话,这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在想你说过的话。我很想保持我们现在的这种来往,我可以从你身上吸收到许多宝贵的东西。”

正待我要说话时,佩馨马上又说:“请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想约你绝无他意。我了解到你已经结了婚,也有了个可爱的孩子。我无意破坏你的家庭幸福。我只是从你身上看到了我所追求的那种男孩子的气质--聪明、幽默、温文尔雅、吃苦耐劳、善解人意。”

“我很感谢你这样看重我,但我未必像你想的那般完美。”

“不,”佩馨打断我的话说:“我曾经爱上一个与你性格、习性很相像的男人,可惜他被另一个女人给抢走了。你的出现使我再次想起了他,也勾起了我许多的痛苦回忆。直到今天,我只爱过他一个人……”

说到这里,佩馨把脸扭向另一方,眼神里流露出不尽的伤感。

沉默了一阵子后,我开口说:“我很抱歉得知你曾经这样失恋过,我也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做心理咨询的人,是很忌讳与来询者有深入交往的。如果那样发展下去,势必会使彼此都感觉不自然的。”

“有什么不自然的,不就是与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吗?芽又不是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幽会。你要是愿意,也可带上'太座'①呵。”说完佩馨向我眨了眨左眼。

她的话逗笑了我,可我还是客气地说:“佩馨,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能去,请你原谅。”

听罢,佩馨把头扭向一边,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光,不再出声。


伟大和荒谬之间只差一步
沉静了一阵子,佩馨转过头来对我说:“你不想去,我当然不可以勉强你。说实话,我以前也从来没这样求过人。我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每次来见你,都感到很兴奋。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我们的会面不是约会,也从未有过任何浪漫的情调,但不知怎的,我把与你的会面,当作支撑我在哈佛生活的精神支柱。我能上哈佛,是因为我在学校教书教得很出色,但你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和代价。静下来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有人会来关心我,理解我。而这正是你在这段时间内所给予我的。有了我们的会面,我不再感到孤独,也不再感到生活是那么的枯燥。所以,我……”

说着,佩馨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连忙递上纸巾盒。她抽取了两张纸巾说:“不好意思讲了这些话,但我憋了好久了,就让我说个痛快吧。”

说完,她又把头转向一边,鼻子一抽一抽地。

佩馨终于说了心里话。这样也好,省得我们两人相互打太极拳,都挺辛苦的。

我竭力去理解佩馨此刻的心境。我相信她说的都是实话,她迷恋我,是因为我能够很好地理解她,特别是在她生活压力最大、感情最脆弱的时刻,我给予了她最需要的东西--理解与支持。她自然对我产生了特殊的好感。

更重要的是,我的出现使她想起了旧日的恋人,这给我们的咨询关系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所以,佩馨对我的感情迷恋,是完全自然的反应,问题是,我应该怎样将她对我的这种感情迷恋转化为一种自我激励的动力。

想到这里,我对佩馨说:“听了你刚才讲的心里话,我很感激你的诚意。我相信你是一个很能干的人。说实话,你能来哈佛求学,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现在你也能够很快克服当前的困难,适应这里的生活,更证明了你的能力。你真是个super woman(女超人)。”

听到这里,佩馨扑哧笑了出来,转过头来对我说:“人家已经那么难受了,你还来取笑我。说实话,你才是真正的super man(男超人)呐。”

“不,不。我是说,你的的确确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我也笑着说:“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使你恢复了自信。在这当中,我对你的处境表现出了很大的理解,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理解你想与我保持联系,建立友谊的心情。说实话,我希望你生活得更愉快。但是,我们现在的关系状态,是咨询关系的最佳状态。任何进一步的发展都可能会令我们彼此感到不自然,不舒服的。真的,你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们像情人那样地约会,我讲话你还会听吗?你讲什么我还会那么客观吗?”

“谁说要做你的情人啦?你别想得太美啦!”佩馨打断我的话。我们两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待静下来后,我继续说:“对不起呵,佩馨,刚才我真是用词不当,让你见笑了。但是,咨询者与来询者之间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就好比师生的关系。如果师生关系太近乎了,老师在给学生打分时,就不免会受情面与私心的影响,学生与老师的接触也不容易知深浅,你说是不是?”

佩馨轻轻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十分珍惜你对我的信任与尊重,也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状态最有利于咨询的进展,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一样的。你知道吗,拿破仑曾说过一句名言,伟大和荒谬之间只差一步。你细细品一品这句话中的道理。”

说完,我不再说话。

过了一阵子,佩馨开口说:“请原谅我刚才使你为难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她又说:“我感谢你坦诚地向我讲明这一切。我现在明白了,我对你只不过有一种好奇和好感,没有什么其他意思。但和你接触,我真的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

“我也是一样的,我也从你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真的。”我接过话来说。

说完,我们又都笑了。


你处理得很好,祝贺你。
在此之后,我只与佩馨会面了一次。

她这次来见我,不再浓妆艳抹,衣着也十分朴素。我们讨论的话题,又由我的故事转回到了她的故事。在谈话中,我们重点讨论了两个问题:一是此次战胜困难的经历对佩馨的个人成长有什么启发;二是我作为一个咨询者应该在佩馨的心目中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对于第一个问题的讨论,佩馨认识到,任何生活的挫折,都可能是一次自我成长的大好契机。而这次成功地克服了在哈佛的学习、生活困难,使自己变得更加坚强,更具有生存与适应能力。对于第二个问题的讨论,佩馨认识到,我作为一个咨询人员,给她留下的印象不应是个“超人”的形象,而应是个得力助手的形象。通过我对她的理解与支持,她看到了自己的潜力,并加以充分开发和利用,终于克服了当前的困难。

通过这些讨论,佩馨不再说我在关键时刻解救了她,而是说我在关键时刻协助了她。

由此,我们在一派平和的气氛中结束了我们的咨询关系。

通过这件事情,我更加认识到,来询者对咨询人员的感情依恋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看上去十分可怕,实际上并非那么难处理。毕竟咨询人员有很大的主动权,只要对来询者坦诚相待,说明道理,就可以维持心理咨询的进展。

当我向督导汇报完这一切,他与我互击了一下手掌说:“祝贺你呵,晓东,你处理得恰到好处,真的很成功。”

说完,他就去忙他的事了。

就这样,我通过了这场心理咨询的特殊考验。
个案分析

★ 心理咨询的魅力为什么有时会成为负担?

在心理咨询中,来询者对咨询者产生特殊的好感,做出某些情不自禁的表示,是入道的心理咨询人员迟早要面临的考验。其处理妥善与否,不仅会影响心理咨询的顺利进展,也会影响人们对整个心理咨询的评价。

来询者之所以会对咨询者产生特殊的好感,主要是因为后者在前者头脑混乱,情绪低落之际,给予了对方由衷的理解和支持。这种心理上的安慰与精神上的支持,很容易使来询者神化咨询者的形象和作用,把对方看作是智慧和温暖的化身。

此外,心理咨询非常强调同感、尊重与耐心等要素的表现,心理咨询的专业训练和实践过程,也可使咨询者变得待人诚恳,善解人意。应该说,这种表现对于那些受过感情、心灵挫伤的人来讲,是很有吸引力的。

所以,在咨询谈话中,其言者声泪俱下,其闻者深表理解。不需多久,诉苦人就可能会喜欢上听话人,因为此时此刻,听话人懂得怎样去关心对方,尊重对方,理解对方。这就够了!而当来询者与咨询者是异性,且年龄相仿时,则更容易使前者对后者产生种种的浪漫幻想。


这些既是心理咨询的魅力,也可能是其负担。
★ 心理咨询中应该怎样处理好来询者对咨询者的  感情依恋?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询者将咨询者当作自己感情依恋的对象,久久不能平静。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呢?

对此,心理咨询人员要保持头脑清醒,心情平静,适当延长心理咨询的收尾时间,给来询者一个情绪缓冲,让他的移情体验渐渐冷却下来,并把这种对自己的感情依恋内化成为对来询者自我成长的激励。

所以,在处理佩馨对我的移情反应上,我尤其注意不要伤了她的自尊心,并使她明白我不能接受她邀请的理由和目的。这样做,我不但坚持了自己的立场,与佩馨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使她得到了应有尊重,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我的解释。

在最后的会面中,我还着重请佩馨谈了对接受我心理咨询的收获和体会。这促使她更好地内化了我对她的帮助。另外,我不再向她讲述有关我个人的生活经历和现状,也是想使我们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不希望她把我看成是一个无话不谈的亲信人物,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一般场合下的朋友关系,而是正式场合下的咨询关系。

总之,心理咨询关系中需要有一种“距离美”。

只有那样,才能使咨询者与来询者之间保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关系。咨询者与来询者一旦发生亲密关系,就如同律师与受托人发生恋情一样,会使律师的信誉与判断力受到严重的非议与挑战,也会使他打赢官司的机会大打折扣。


保持心理咨询中的这种
“距离美”,是避免和处理
来询者产生感情依恋的关键。
★ 心理咨询人员为什么要有高度的职业自律精神?

最后,我要强调,从事心理咨询之人员一定要有高度的职业自律精神,不可趁人之危,满足私欲。这不仅是心理咨询行业的起码要求,也是做人的起码准则。

布洛伊尔(J.Breuer,1842~1925)是维也纳的著名医师。他曾对怎样用催眠术解除人的精神积瘀这一问题甚感兴趣,并详细记述了他用催眠术治愈一位名叫安娜的女歇斯底里症患者的过程。就在他为自己的巨大成功沾沾自喜时,该患者突然声称在梦中怀了他的孩子,并对他表现得愈加亲密。布洛伊尔对这种爱欲的潜意识表现深感恐慌,立刻停止了对她的治疗,拉着太太出国旅行,度他们结婚后的第二个蜜月去了。

这都是因为布洛伊尔要维护他的职业声誉。

布洛伊尔的职业自律,使他过早地退出了对催眠术的研究。这对他的事业发展来讲是很可惜的。所幸的是,他的好友弗洛伊德继续了他的研究,并把此个案作为精神分析史上第一个移情个案来加以介绍。

布洛伊尔过早退出他对那位女患者的治疗,对于患者和他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无论怎样,布洛伊尔的严格的职业自律精神是值得称颂的。

美国心理学会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对心理咨询人员的职业道德和自律做出了种种明确的规定,并设立专门委员会来进行监督并处理这方面的投诉。心理咨询在我国尚属起步阶段,其监督、管理制度尚不健全,现在时见报道,有人披着心理咨询的外衣,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这当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和警惕。

心理咨询也需加强职业化、专业化的建设。

说到底,心理咨询是助人的
职业,不是坑人的行业。
★心理咨询关系处理不妥的两个教训

心理咨询关系处理不妥,可能会给咨询者和来询者双方都带来巨大的危害。

这里举两个例子:

史密斯博士是麻州心理咨询界的知名人士。他早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心理学系,多年来一直从事家庭咨询的研究与辅导,创造出自己的一套理论。然而,正当他的事业蓬勃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士到法院去控告他趁她失婚情乱,接受他的心理咨询之际,主动约会她,并发生了性关系,使她的情绪更受困扰,所以要求经济赔偿。

此后,又有几个自称接受过史密斯博士咨询的女士也站出来,控告他在咨询中毛手毛脚的。这一系列控告使得史密斯防不胜防,最后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心理诊所,由其律师出面周旋,给每个控告人一笔赔款了事。

更糟糕的是,美国心理学会在得知此事后,做了专门的调查,最后吊销了史密斯的专业执照,使他以后不得再从事心理咨询的职业。

乔安娜女士也是波士顿一位颇有名气的心理医师。她在给一名患有抑郁症的男大学生咨询时,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反移情反应,用暗示手段使该男生退缩到儿童时期,把她当作母亲来看待,以满足她对成人扮演儿童角色的好奇。后来,该学生不堪忍受这种治疗方式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对生活彻底绝望了,最终自杀身亡。

当该学生的父母在死者的日记中发现了乔安娜女士的特殊治疗方法给儿子带来的精神困扰时,就到法院去控告她治疗不当,致使儿子自杀身亡,并索求巨额赔款。此官司曾在美国轰动一时,引起媒介的广泛关注。其结果,乔安娜女士虽然没有给学生父母赔款,却也被永远逐出了心理治疗的行业。

史密斯和乔安娜两人都犯有一个同样的错误,就是不能正确处理来询者和自己之间的强烈的移情或反移情表现,或趁人之危满足私欲,或不计后果追求个人虚荣心的满足。结果使来询者业已混乱的心灵再受创伤,也给他们个人的事业发展带来了灭顶之灾。

所以,心理咨询人员应当自律自制,自珍自爱,不然他可能会为自己在工作中的疏忽和放纵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心理咨询的圣洁性不容玷污!
★ 心理咨询小知识:

精神分析的第一个个案是怎么写的?

心理治疗作为一种治疗手段是自古就有的,但完整地记述心理治疗的疗程却是19世纪的事情。

人们普遍认为,心理咨询的第一个个案是由弗洛伊德于1893年和其好友布洛伊尔(J.Breuer)合写的,但其治疗却是由布洛伊尔于1880年做的。他当年用催眠暗示的方法为一个化名为安娜的女病人治愈了她的歇斯底里症。后来,由于该病人声称在梦中怀了他的孩子,并对他表示亲昵,布洛伊尔中止了对她的治疗,并渐渐退出了对催眠暗示的研究。

所幸的是,弗洛伊德继承了他的研究,并由此创立了精神分析学说。那个化名为安娜的病人,后来成为德国女权主义与社会工作运动的领袖,她的真名叫柏莎帕潘海姆Berth a Pappenhei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咨询与登峰体验 岳晓东
《岳晓东》
我想从哈佛转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