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的核心症状
作者: 柏晓利 / 867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20日
标签: 抑郁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08-9-13 7:59:00

主持人:北京时间8点02分,各位早上好,此刻正在为您直播的是健康奥运健康北京节目,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嘉宾,今天我们的嘉宾是来自北京友谊医院神经科心理门诊的柏晓利柏大夫,您好柏大夫。

柏晓利:您好。

主持人:那我们今天讲的话题还是跟我们这个精神卫生巡有关系的,今天我们说一说这个抑郁症,抑郁症的预防和治疗,说到抑郁症别人要问我的话,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这个就是崔永元,我觉得在这个点上贡献挺大的,让更多的民众知道了抑郁症的严重性,可能就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那这一点我想柏大夫应该是更有发言权的。

柏晓利:说实话我都特想代表所有的抑郁症的病人感谢崔永元,我记得崔永元刚在媒体上,直接公布说我就是抑郁症病人的时候,我马上写了一篇文章,就是感谢催永元,为什么要感谢,就是崔永元把这一个很多人都有很痛苦,但是又不敢在一个公众场合去暴露的一个疾病直接的说出来,而且他有句特经典的话就是抑郁症的人都是天才,当然这句话是让自己长进的一句话,但是他这么一个聪明的人,他这么一个睿智的人,而且眼光非常敏锐的一个人,能够在一个这种场合说,我就是抑郁症病人,那种痛苦我知道,每天夜里头痛不欲生,睡不了觉,睁着眼睛熬到天亮,然后天亮了以后就是大把大把的安眠药吃才能睡觉,就是他把这种痛苦告诉了别人,这样就首先使很多抑郁症病人减少了耻感。

主持人:耻感? 柏晓利:羞耻感,因为为什么这么多的抑郁症病人,他不敢来看医生,不敢来求医,重要的就是一个社会对抑郁症病人的一个偏见,他会觉得因为这种病人都是疯子,多是小心眼,都是什么什么。但是当崔永元说,他就是抑郁症病人的时候,人们眼睛一亮,说崔永元这么棒的人,他都可能是抑郁。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摘掉我们自己的一些盔甲和伪装,来正面应对抑郁症对我们每个人的侵害,现在说(憨豆)也是抑郁症。

而且其实很多很多的名人都是抑郁症,而这些人并不是疯子,所以首先我们如果能去掉对抑郁症的这种耻感,我们就有力量,或者有勇气来面对这个疾病,说起抑郁症,其实抑郁症是一个在全球疾病消耗,它的总量是占第二的一个疾病。除了他看病以外,你知道它的间接的代价是特别特别高的。

主持人:生产力的下降。

柏晓利:你一个病人得了抑郁症,他在得抑郁症之前,他的工作效能以后下降了,但是他在不去面对抑郁的时候,他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去做各种的检查,我们知道有的病人可能会头疼,看头疼,头疼找不出原因就做头颅CT,头颅核磁,然后抑郁还会有一些其它症状,他就挨着系统去做,所以他有很多间接的付出,还有抑郁症对周边的人群的这种劳动力的损害,他破坏办公室的人际关系,他破坏家里人的这种和谐的关系,他容易发火,家里人就要去照应他,所以间接和总量的损失是全球疾病负担第二个一个大病。回过头我们再说抑郁症,它在全球发病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3.1%,中国是6%。大概是2600万到3000万。

主持人:就已经达到这么的一个地步了?非常庞大的一个人群。收音机旁很多听众朋友,听到这个数字,可能这个反应跟安杨和燕子一样,非常的吃惊,然后马上就会联想到自己,你说我最近这段时间,我这情绪不对劲,是不是也是抑郁症,或者抑郁倾向。来再给大家详细解释一下,究竟什么样的表象,什么样的情况,就要警惕自己可能是有抑郁倾向了,什么样的情况就几乎可以确定,我肯定不对劲,我肯定是抑郁症,我要找医生了,能不能说说这个?

柏晓利:我们来说说抑郁的一些典型表现,我们说抑郁有一个核心症状,就是心境低落。

乐趣丧失、精力下降,这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 它如果把那个心境低落,乐趣丧失排除,如果光是精力下降疲劳,是不是有点像亚健康。但是和亚健康不一样的是,它有心境低落。

主持人:提不起劲来。

柏晓利:乐趣丧失,对生活没有一点兴趣了,所以这和亚健康是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那么他有一些生物症状群。

主持人:生物。

柏晓利:生物症状群,这个包括病人有明显的睡眠障碍,特别是以早醒为得到的睡眠障碍,比如3、4点就醒了,醒了以后病人会说,醒了以后我脑子特清楚,开始就想事了,他不是像我们正常人,比如喝水喝多了,半夜醒了。 糊里糊涂的上完厕所,倒那又睡,不一样,他醒了以后特别清楚,一下子就想到我这一天可怎么过,有的病人早醒以后突然的就出现心慌、难受、坐立不安,就甚至就是说我待不住了,我得跑出去,就出现这种明显的早醒,还有食欲下降,性欲下降,体重下降,胃肠功能紊乱等等,有的病人是突然的心慌难受,我们刚才已经说过了。晨重幕轻是抑郁症的一个特点。

柏晓利:早晨起来症状重,越到晚上越好一点,到早晨起来了不行,他又来了,这一天我怎么熬,那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睡觉了,越想离睡觉近,他可能越好一点,这是他的生物群的症状,拉扯还有一些伴发的症状,伴发症状包括他的注意力不能集中了,经常来看病的孩子可能会说,我听这课的时候脑子一会儿跑这一会儿跑这,注意力不能集中。

主持人:你感觉看他好像是在听课,其实神早跑了。

柏晓利:不,神早跑了,思维迟滞,无望无助无用的感觉,我们叫三无的感觉,他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没有谁来帮助我了,我自己也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而且还可以出现一些焦虑,一些疑病的症状,病人可以到处跑着去看病,一会儿怀疑这,一会儿怀疑那,我们一会儿说疑病它为什么有这么多疑病和躯体化症状,所谓躯体化症状,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可以出现消化系统的症状,可以出现心脏功能疾症,可以出现呼吸系统功能的症状等等,总之出现这一大堆症状,最严重的是病人因为生活没有乐趣,没有希望,无助、无望、无用的感觉,甚至还有很多自责,自罪感,所以抑郁的病人,大概有10%的人,最终选择自杀,这是最可怕的。因为我们就是说现在的这种四二一的这种家庭环境,我们也想一个人如果自杀,至少要影响6个人,所以对周围环境,是且不说他对单位同事有多大的影响,光直系亲属就可能要影响那么多,更何况我们现在的如果自杀人群,还不是一个孩子的话,是一个成年人可能面会更大。

主持人:影响的人会更多了。

柏晓利:就需要高度重视,我们刚才说的是抑郁症的一些典型的表现。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到10%会选择这个,最不好的一个结局,这个是他在没有求医问诊的情况下,然后他这种症状已经发展到极致,又没有求医问诊,可能会选择这么一种方式,是吗?

柏晓利:也不尽然,可能有些病人,尽管求医问诊了,但是有的时候我们挡不住。

主持人:挡不住,就是这种病说实话还得靠自己去救自己,完全的去依赖别人的话,也不见得能够全部的去解决。

柏晓利:你说的有道理,就是有一部分人,他没有到抑郁症的时候,是一个抑郁状态的时候,我们不是说所有的人一不高兴了,心情一不好了就是抑郁症了,不是这样,大概一部分人是一个抑郁状态,而且我们说一个人的一生中,我们每个人都体验过抑郁的这种情绪,这段时期。

主持人:人们说抑郁症最常见的心理感冒。

柏晓利:对,都体验过这种抑郁情绪,但是不是说你今天不高兴了,你就是抑郁症了,不是,我们说一个不好的情绪,如果连续超过2个星期以上,不能缓解,而且又伴有我们刚才说的这些核心症状了,比如心境低落,乐趣也下降了,而且出现一些伴发的症状,才可以诊断抑郁症,而多数,您刚才说的自我调整,大概是个抑郁状态的时候,情绪不好了,不高兴了,我跟这人生气了,两个星期我肯定调过来了,对他自己的身体,或者精神造成重大的影响,那么就是个状态,最多可能是生气了,这都是可以自我调整过来的。

主持人:但两个星期已经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柏晓利:如果包括我们上面所说的症状都已经持续超过两个星期还不能改善的时候,就应该及时寻求医院的医生的帮助,而不是在说我自己扛吧。其实有的时候病人会在我们看病的过程中,我们建议病人可能需要吃点药,病人会说你诊断我什么,我们说可能还是一个抑郁了,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有精神卫生法以后,中国医院的心理医生,可能在诊断上要真谨慎一些,我们可能说你可能是抑郁,最起码你是一个抑郁状态了,那病人说,那我都这样,都已经好多年了,我自己去调去吧,那家里人就,陪着来的家里人可能会特别的着急,说你瞧你现在的这样,你弄的全家人都不得安生,你赶快吃药吧,那病人回过去可能特愤怒的说,要吃你们吃,我才不吃呢,就走了,就是很多人内心是抗拒我得这个病的,他宁肯去用我是溃疡病,我是高血压,我是心脏病来就诊。

主持人:他觉得这些病不会给他带来耻感。

柏晓利:不耻。他觉得比如特别像在职的一些人,他觉得我得了溃疡病,我可以跟人家说是什么呢?我工作加班加点,吃饭不规律造成的溃疡病,高血压病,回头一句话,我压力太大了,我老处一个紧张状态,我能不高血压,都觉得这些病是说得出口的,甚至我觉得艾滋病的观众都比这个病更少了一点耻感,因为他可以说我是献血献的,我是输血输的,我是受害者,但是到抑郁症的时候,就一定要通过内因而起了一部分的作用的时候,他就觉得抑郁症划等号,小心眼、精神分裂症、精神不正常、自寻烦恼等等,一堆这个划上以后,就不敢面对了。

主持人:我突然想问问,就是单位承认这个抑郁症的假条吗?

柏晓利:承认。

我觉得现在还好一点了,有的时候病人比如压力特别大,说大夫能不能给我开假?我说你单位会因为这个辞你吗?有的病人说没事,我的头也是这病。

有的就会有点压力,最后说要不大夫你给我写个神经衰弱吧,紧张焦虑吧,或者等等,反正就是说要看单位的头有多大的接纳度,或者对精神卫生知识了解有多少。

主持人:那我还想知道,在具体治疗上,可能很多人会有一些惧怕,一想到治疗,是不是得吃好多药,然后得像监视,属于那种监视状态,医生家人的监视状态,让自己感觉很不自由,会有这种,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吗?

柏晓利:我觉得多余,你知道我们做这个看抑郁症,就是综合医院设立心理门诊,大概是十多年了,多数或者说绝大多数的病人,当他知道他抑郁,来就诊的时候,当他自己知道,他有这个动力,或者有愿意改变的愿望,他不需要坚持吃药,他自己就觉得我不能落药,甚至有人到了外地的时候,一下子发现自己忘了带药的时候,就会马上打回电话来说,柏大夫怎么办?后来,那我说你到当地大医院去开药去,一定能开到,而且医生会理解一个病人他吃的药断药这种,他会帮他的。你刚才说的是关于用药治疗的是事,我觉得有一块还得说清楚,就是很多病人,你知道综合医院的病人大概有1/3的病人,综合医院有1/3的病人是跟心理疾病密切相关。

主持人:就是说他有可能去看肠胃了,看头疼去了,但实际上他是心理的。

柏晓利:是心理问题,我曾经有一个消化道出血的病人,我记得那一年是春节,消化多出血,胃出血,他已经不出血了,然后医生说你可以回家了,他说我不能回家,我回家要再出血呢?最后医生特别,怎么动员都不走,你想春节大家都希望留出床来,你想万一春节期间收不进去,就可以急诊使用和周转,最后说你到心理门诊去找柏大夫看病吧,这个病人就来找我了,最后通过详细的了解病史,其实这个胃出血的原因是什么?是和他女儿剧烈的冲突,他这个患者,他周边人的孩子,都是上的什么大学,研究生,博士出国,只有他这孩子上到高三说,爸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自己开美容美发,她爸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别人出去都是硕士博士,我的孩子出门就是个开理发馆的,就不干,结果父女就冲突,最后打架,他跟女儿就开始不说话,最后就是压抑压抑,跟他的爱人也打,就消化道出血,后来他说,我说你现在已经不出血了,你为什么不回去?他说我回去我就要看着我女儿那张脸,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你说这个消化道出血,到底是什么病呢?实际上是一个人际冲突,做成的一个紧张焦虑状态,胃黏膜痉挛,就是血神经供应不上,最后出现的溃疡出血,而他惧怕的仍然是一个人际关系,还有很多心脏神经官能症的病人,他总有一个起因。我有一个病人就是每天晚上要跑一趟急诊,有的时候来得及是自己打车去,来不及就打120,一个月打了3、4次120,到了医院门口,一看见医院的大氧气瓶就踏实了。

为什么呢?他说我自己出差的时候,在北京郊区干部学校出差的时候,开会,我的同事因为心脏病急性发作死在我的周围了,当时我看见他憋,我看见他难受,但是要不来120,因为远,他就回来就天天担心,我也死于心脏病发作。

然后就开始出现紧张焦虑心悸难受,所以我就说综合医院的病人,真的有1/3的病人,在转来转去,转来转去,其实是一个心理问题,有的时候一个心脏神经官能症,胃肠神经官能症的病人,来我们这看病的时候,我们总要去问,第一次让你发作的原因是什么,去帮助他去分析,他可能会倒倒,就是因为那个。

主持人:他都没意识的,快要淡忘的一件事情。

柏晓利:有的病人会提着一塑料袋的药,一袋,说这是心脏的,这是胃的,你说我吃不上哪个,我们说所有的症状可能都源自一个,你的情绪。

主持人:但是现在我们感觉,在外行的感觉,就是不管是从社会,还是从咱们综合医院,对这个病的认知方面好像还不像那些普通的病认识的那么清晰,这个你到肠胃科,这个到那个科去,就是对这个病,它这个各种界限,还是比较模糊的,所以是不是也存在一些,咱们在诊断的时候,或者说普通人群当中的认识的时候,有一些问题需要提醒大家注意。

柏晓利:其实就是这个误区我觉得是来自几个方面,第一方面我觉得就我们医生来讲,我们是有责任的,因为我们受的传统医学教育是一个生物医学模式,我们特别关注的是人的脏器和器官,比如五脏六腑,我们更习惯作为一个器官来说,比如说这人说肝躯不舒服,我们就会想是不是肝炎、肿瘤,去做个B超,去抽个血化验吧,这真说胸闷,肺里别有什么事,照片子吧,就是太不习惯把一个人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去看,而是太容易去看脏器。

主持人:身体,完整的人。

柏晓利:如果中国医学我们会有一个把人看作整体,肝疼,我们会想是不是肝吁气滞,会不会这人的肝炎上亢,平时容易着急生气,他倒是把这个人作为一个整体来调整,而我们西医,太容易干脏器看器官,而不太容易去把一个人当做一个人,我不是说我们医生去小看我们的来访病人,是太容易分割了病人,而不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人是一个生活在社会里的,他吃着五谷杂粮喜怒哀乐悲恐惊全部都要对他产生作用的,这么一个完整的人。所以我觉得作为医生来讲我们是有责任的,当听一个病人睡眠不好的时候,我们脑子要出一个药,是吃什么睡觉药?这个睡觉药会不会有依赖性,它不会去想为什么病人此时此刻出现失眠了,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寝室难安,就不会去在意去想一下,比如这个人胸闷,长出气,已经照出来片子什么事都没有,他就不会再去琢磨,胸闷,长出气,所谓常叹息,实际上是抑郁情绪的表现方式,对吧?那就可能会想,再做核磁吧,再看看核磁再切的细一点,看看有没有小的问题,就会用一些纯生物角度去。

主持人:技术性的东西。

柏晓利:但是人还毕竟是人,所以这是我们医生应该负的一个责任,就病人来讲,我们刚才已经说了个多病人的想法,他不愿意去跟你去说,我这是一口气怄出来的病,他会觉得说,人家会说我小心眼,而家里头,陪着他的家属,他会更第一步的想法是先除外有没有真的病,要万一有真病呢?那落一个不孝顺呢,对吧?他要除外有没有真的病,如果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还能耐心陪一段,耐心陪一段,但是再过一段的时候,他就不屑一顾了,他会特别无奈,最后听别人建议,来找我们看病的时候说,已经带他查了两三年了,花了多少钱了,还解决不了。我们曾经在门诊做过一个调查,我的来门诊的病人,随即发调查问卷,最后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一个病人从他发病到他意识到我有抑郁了要花费多长时间呢?25个月, 主持人:两年多。

柏晓利:花出去最后一万四千块钱,最多十几万块钱,有的一个东北来,把自己的房子卖掉了。 转科,到各科去转,他所有的时间都给扔出去了,所以就是说经济负担全球第二的一个大病。

主持人:好了,现在这个我们手机平台短信平台也是很多朋友发来短信,给大家简单回答一下吧,2606说,您好,我想知道在哪能看抑郁症,能告诉我相关的网站吗?其实很多医院可以,像专业一点的,比如说北大六院,安定医院,回龙观,一般大的综合医院,比如说柏大夫在的友谊,像中日、协和、朝阳这些医院都已经有了心理门诊,还是比较方便的,其实看病,关键是我觉得想看,知道自己去看是很重要的。

柏晓利:我们有一个心理支持的网站,就是给抑郁患者做的。

柏晓利:有,我们的网站全称是友谊心友,心理的心,因为我们有一个患者自助的组织,叫友谊医院心理健康之友,这是医院批准成立的,所以我们就建了一个网站叫友谊心友,那上专门有一个柏大夫信箱,就是如果他们觉得症状有什么不好,就可以发到信箱里,我们有专门的咨询师,来回答这些问题,就可能好一点。

主持人:另外就是,柏大夫刚才讲的这就是抑郁症的一些表现,如果您听的时候,没有记下来的时候,其实可以登陆博客,我们尽快的把文字资料登上去,然后针对我们的文字资料可以跟自己的情况对照一下,是不是达到一个需要去看病的程度。再来回答一位朋友的问题吧,9131,大夫您好,我想咨询一下,我大夫有一点小事他就睡不好,最近还经常发脾气,他是个比较内向的人,您说这会不会是抑郁症的前兆?

柏晓利:这你应该警惕,就是说这个妻子已经意识到丈夫的脾气有一些改变,而且睡眠不是特别好,容易发火,所以我想不一定上来就需要去看病,或者什么,可以跟他聊聊,告诉他你烦的是什么,有的时候不一定说我来帮你解决什么,只需要听他说说他难受东西,他有一个宣泄渠道。

主持人:这个时候家人的宽容和理解是特别重要。

柏晓利:如果持续时间太长,你自己就是我们帮人者都觉得,要被耗的不可奈何的时候,就别耗干了自己,那宁肯劝病人,劝自己的家人去就医,通过专业医生的帮助。

柏晓利:那么我们说抑郁的典型表现,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个解决有一个核心症状,核心症状是心境低落,乐趣丧失,精力下降,这是它的核心症状,它的生物学的症状就包括以早醒为特点的睡眠障碍,然后食欲下降,性欲下降,体重下降,胃肠功能紊乱,然后还可以有精神运动性的一个抑郁,不爱动的,反应迟滞了,我们就叫做半发的症状,注意力也不集中了,无望无助无用感,自责自罪,就老觉得问题是我造成的,甚至有些病人还可以有一些疑病的症状,我们叫躯体化障碍,到处看病就医,而不说,或者找不到自己根本的问题是什么?这时候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抑郁症。

主持人:而且有持续的时间,这些情况持续两周以上。

柏晓利:有些理论认为,比如说大一点的体育活动,比如慢跑,爬爬山,都会使一个人的情绪发生一些变化,去找一些真正能够交心的朋友,把自己内在的那些感受,或者想跟别人沟通的东西说出来,这就相当于找一个人去宣泄,但是对方是一定能够承受得了你的这些东西的,建立一个比较可靠的人际交往的一个内部性的环境,对抑郁病人也非常好,比如家庭里能够接纳,宽容,能够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去给他一点支持,这个随着时间,如果过两个星期,慢慢觉得我越来越好,就不必就医。

柏晓利:所以我们特主张两跳腿走路,就是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两条腿走。

主持人:好了,大家对今天的内容非常关注,想再下来详细了解的话,可以登陆我们的博客,在新浪博客搜索1025健康北京,就可以看到我们明天,就能看到我们今天所说的具体的内容,那我们今天再重复一下,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很多人非常喜欢柏大夫,是北京友谊医院的神经科心理门诊的柏晓利大夫,柏是柏树的柏。

主持人:然后柏大夫的门诊时间是每周二、五全天。 好了,感谢大家的收听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抑郁症
«没有了 柏晓利
《柏晓利》
让我们感谢崔永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