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大同, 成都的精神分析学家
作者: 霍大同 / 3767次阅读 时间: 2007年6月10日
来源: 艺法画廊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出于偶然,我喜欢上了法国。成都大学历史专业毕业后,我被政府分配到北京故宫博物馆。1977年那个时候,人们不可能选择职业。政府根据需要安排你的工作!这就是我们叫的“分配”。这期间,我遇到很多人,其中有后来成为著名电影导演、作家的戴思杰,《巴尔扎克与中国小裁缝》和《狄的情结》的作者。还有另外一个四川的朋友,他也疯狂地热爱法国,一直梦想着去法国读书。我们三个每周日在我的住处、故宫旁边的小公寓见面。我们发现了西方哲学家,黑格尔,康德,柏拉图,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历史普遍真理提出诸多质疑。我们谈法国和法国大革命。我们重新塑造世界,直到黎明......那时候,我们年轻,叛逆,是理想主义者。 
.[N7Y1^\;GI;r E"M0心理学空间X5d{i-jt(W4Y
在北京待了五年后,我回到故乡成都。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在大学遇到的女生。就像当年中国上百万的年轻人一样,我的道路都规划好了:爱情,婚姻,家庭,规定的研究。但是,读了亚历山大•科耶夫、黑格尔的信徒断言共产主义不是必然适合亚洲国家的文字以后,我的生活完全被颠覆。这个出人意料的言论让我深受刺激,对我曾经所受的教育提出疑问,因此我决定牺牲我的爱和生命去回答一个对我来说极其重要的问题:如果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行不通,那应该是什么呢?1986年,我怀揣几元钱,加上大学奖学金,到达巴黎,开始自我精神分析。显然这是必需的,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哲学。我需要答案......
O v%zX j't L0
[g _4`q*V._,Rc4}0在精神分析领域,中国滞后了一百年。我最初是通过非法渠道发现基本著作的。首先受到弗洛伊德思想和《梦的解析》的冲击。潜意识会是性冲动?欲望压抑导致我们的痛苦 ? 消除压抑,你们将幸福!我一度相信书中所言。直到发现拉冈,当他谈到“潜意识的结构犹如语言”的时候,终于让我能够将精神分析法用于“中国模式”,尤其是通过性格研究。拉冈是无可争议的大师,是他给予精神分析法高贵的文字,作为所有人类科学的基础。对我个人而言,他让我认识到我是谁,我的缺陷,我的不足。他还给我勇气,让我无所畏惧地接受爱和死亡的理念。他用这样敏锐和现实的思想把我造就成一个幸福的男人。心理学空间!|'D7zTO|'c L4s2p)y

A Q9U3Hs~lD+fh0现在的中国,人们似乎迷失了:“我来自哪里?去向何方?什么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形形色色的中国人不会提出这些疑问。人们的问题被分成两类。一类是家庭小事,躲避别人的目光,与父母或夫妻间解决的小事情。其中包含所有涉及隐私的东西:性自由,自杀,堕胎......另一类是国家大事,由国家政党去解决,人们从不提出疑问:政治,言论自由,示威权力,宗教......受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影响,精神分析被认为是颓废思想,长久以来归属第二类。但是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心理学空间(DK|2D(P@M'Z9[-M&d

XUn"ann t7d3^&eD0到1990年中国才开始关注精神治疗。不再恐惧它。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我们经历着各个领域巨大的变化:社会,经济,地理。以前,这些问题依靠道德方式处理。人们被告知他们的思想是错误的,被要求遵循官方意识形态。娱乐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的东西。茶楼被禁止...天安门事件后,政府控制社会的变化愈加困难,它也意识到精神分析法和心理学能够给出某些答案...政府是否会接受还不清楚......不知道在“意识革命”到来的时候我是否还活着.........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中国(成都)培养精神分析家的独特性 霍大同
《霍大同》
霍大同:为无意识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