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不该发生的婚姻
作者: 袁辛 / 350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2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Ih|M2z??

曾经咨询过的一个案例,征得当事人同意,写成文稿,曾发表在天津《今晚报》。写出来是想与大家共同交流婚姻触礁的种种原因。心理学空间+c#ia7E*LfSv

心理学空间W)D Yh&soC P,X

原文载天津《今晚报》情感专刊

|V`\ p%]{0 心理学空间^UCT6Gf2F

作者:袁辛心理学空间-xaxlEf

Dh c@9e0婚姻是个难题,婚姻咨询更是难题。心理学空间w(f'c(v+H/E-P/U?+d

$[4iDW-x9dp%w,Y0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份沉重,它使我想起那些在婚姻中苦苦煎熬的来访者,写下这个题目,我又有一份安慰,因为可以借此机会和大家共同思考婚姻,可以和大家一同审视婚姻的选择与成长。

iq^,k*Mv0

z!R4en1b%J0作为半边天家园的志愿工作者,我和几位朋友轮流着隔几周到家园值班面询。周末原本是家人快乐相处的美好时光,而那些遭遇困境的人们却要在周末寻求帮助,每每面对他们,我的心里便感到沉甸甸的。心理学空间*m/VN(At%U

KW${k%G0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五月的一个周末,我接连咨询了四个来访者,其中三个与婚姻有关。原本五月的鲜花应该开在原野,开在人们的心里。在我的来访者的生活中,却满是阴霾。心理学空间 x;?B:v T-s8?q

心理学空间Ak dQ*}1F_$h!J

葛女士是和她的丈夫一起来的,夫妇俩30上下的年纪,葛女士端庄干练、她的丈夫杨先生则英俊可爱。问题就出在妻子的“干练”和丈夫的“可爱“上。心理学空间j4|;c"`3G[WW

心理学空间8MnLz%j?7I!^

我先和葛女士进行了交谈。心理学空间(l})K^AA3bQ

心理学空间:l9c@Ylt&U F:b

袁辛: 谢谢你信任我们。你是怎么知道家园和我的?心理学空间U} Mvg2AeDH

心理学空间0xd"Z1lp-NNyj

葛女士: 晚报上有你们的专栏,年初的中国婚姻家庭百姓论坛,您的发言 讲家庭软暴力,我印象很深。我觉得我的家庭就有软暴力倾向。心理学空间0Za7l\5O6M9Q\&r

d5q8W ka8O)rMF0袁辛: 是这样,能说说吗?

V[)N$I*P}0

r$BPceye0葛女士: 我和丈夫已经分居快两年了,我觉得自己很压抑,承受能力越来越低,脾气越来越暴躁,已经影响到孩子。丈夫每天睡客厅沙发,沉默寡言。我们很少沟通,也没法沟通。心理学空间I7q2]SmK

心理学空间:S&P*m G4L;i-Ti |

袁辛: 能说说你丈夫吗?

t7e(~3k(e5_eSSk)W0

x,FK @X'bp0葛女士: 他比我大四岁,在一家公司做职员。你也看到了,长得很帅,可帅有什么用?他人很幼稚,可笑,完全不象一个成熟的男人。

\&z dtB3f I't,nh0 心理学空间v| Q O:Pb2y

袁辛: 你觉得成熟的男人是怎样的?心理学空间I8p(i b!Eh

O*m0G J;xiLp0葛女士:稳重、温情、有责任感。心理学空间4d7\ BeB/Z h

心理学空间O2cNC;v~

袁辛: 这些你丈夫都不具备?心理学空间'RR&G!t$c4ls/v

YK)cTz7[0葛女士:稍微有些温情,别的两项都没有。

+x1oO4s q(c z0

$C5i9rEA~hed!c0袁辛: 你对他做的事情满意吗?心理学空间A-TC"s q

心理学空间J Vi'l8Pe(q Td rs

葛女士:没有一件满意的。心理学空间6p\.h D ])m3E

心理学空间'f8ov$^;O!M

袁辛: 那你是不是经常提醒或者责怪他做事情的方式?心理学空间'M ONP}D

心理学空间-L+RJR XP;{eX

葛女士:是的,可他根本听不进去。

9v$s*r3fUi1\YUZ0

@l2~?6Vus P&c!ZL!M0袁辛: 你自己是怎样的情况?

+J/h!g(q+B)X0J0 心理学空间!`F8i(Q#vW`

葛女士:我现在下岗在家,料理家务,带儿子学习,您知道作为女人,我也很希望有个肩膀靠一靠,可是没有,我觉得很累很沮丧。而他还不搭理我,分居快两年了。

x*g yD#x+cX0

K^8`o%T]2T){3i0袁辛: 真是不容易。和你婆婆相处好吗?

0aDcU4}$tr;OA3gQ h1f0 心理学空间K:o8w8v1k

葛女士:很好,我和婆婆相处像亲人,我们俩性格也很像,婆婆也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她对我丈夫也有好多不满的地方。心理学空间6w\'nj6B5`AB

DE:u7esO0袁辛:很难得,婆媳关系这么融洽。你们常交流对你丈夫的看法吗,婆婆有没有帮助你和丈夫谈谈?

(b9R(BM-| w4EOb0 心理学空间iV+S~/[{"f

葛女士:谈了,但不管用。

)cBv#y2v2l B-i0 心理学空间'f |8Q HW#L c9l

袁辛:你看上去很干练,性格比较独立、果断,勇往直前的样子。能说说你成长的环境或是爸爸妈妈对你的教育吗?心理学空间G&ra,D o.k/Lw

JY kH\ r4s7^z&px_0葛女士:我的成长很不易的。15岁死了妈妈,上有父亲和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妈妈去世后,家里的事务就都是我来管理。所以,我知道世界上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打拼,天上不可能掉下馅饼。心理学空间*n M4GN,C b

心理学空间j7d5?'\y,h

袁辛:你丈夫怎么觉得你的性格?心理学空间-W|(Y+d$]qM ?s

}gM u4]0葛女士:他觉得我很厉害,他说我们两人的性格倒个儿了,他是女的,我是男的。心理学空间Z~a-d6T F [l

9^AIl B ZK2r+S)u0袁辛:他喜欢什么样性格的女人?

oF)M5Wry3q3v&d*s0

d9{ Dd/C3U$WcWT0葛女士:小鸟依人的。但我不是。

;Dq$s1kv1x0s`;I0 心理学空间 R[[s`M g$H

袁辛:对不起,问个隐私一点的问题,在你们夫妻关系上,你是不是也是比较主动的一方?

8DK)I%C#S:`8e X0 心理学空间2|SL v:J#}

葛女士:是的,可能是我觉得需要什么就是要主动去争取。

6A2q2E#ZNi,e0 心理学空间 a^ y5ku

袁辛:你丈夫的生理?婚外情感?

y*w5S GJ1d0|7qYW]0

$uZ"P*CW hT0葛女士:他很正常,好象也没有婚外情感。

#}&L\s!v6C^0 心理学空间r5N _7gOc+~!Ic

和葛女士谈完话后,我接待了她的丈夫杨先生,让我吃惊的是,杨先生不仅很帅很像可爱的大男孩。还和葛女士很有夫妻像,甚至很像一对兄妹。后来我把这个印象说给葛女士听,她说她之所以不甘心就此分手的原因之一也是在别人的眼里,他们夫妇就是很般配,他们的缘分不应该这样浅。心理学空间7vBwmD

心理学空间4^$uR i x1@'D J

袁辛:杨先生好,刚才和你太太交谈了,她说是她建议你一起来的,你看上去像新好男人,还这么帅。心理学空间4^6Q3_n}x

P1Fe3@%fB*k0杨先生:谢谢您。

1V0@5|w`U6XOgx B*p0 心理学空间Vd.a,W1`If&N$^

袁辛:太太说你们分居快两年了,又没有一个下文,她觉得已经承受不了。

dh;@,j|8DV)h0 心理学空间tj9fv-dHv:Zu2gFW

杨先生:我知道,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确实没有兴趣和她一起生活下去。也不知怎样是好?心理学空间g'W2e;{"`ro,a

?"Hgu6M'p0袁辛:能说说你太太吗?心理学空间F3ZI3Q#D2XE m

cVA D Eh!V0杨先生: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盛气凌人、整天指手画脚。我觉得见到她很恐怖。心理学空间Z8I&?*Y"@ G9IQ

心理学空间2rtY4~#sSs

袁辛:你说见到她很恐怖,你用“恐怖”这个词,有这么严重吗?

0QN%v2o Z8ib0 心理学空间g~ `0RDa4r'z

杨先生:是我的真实感觉。心理学空间f|,_nbu

6Loj"d(`1k.P)D0袁辛:你太太说你喜欢小鸟依人型的那种女孩,是这样的吗?心理学空间0^1ZLG.m#LX"Y3h6u

im6[3~"p)s0杨先生:是的。可她不是。

#khl$Y)EzW(Qh0

C;E5S F3jA9@0袁辛:你和太太怎样相识的?

1P$g hb2]i b0

P"YA.s0j`"g#jE0杨先生:我们原来是中学同学,好多年不联系了。偶然在同学聚会上见面,当时她已经有男朋友,关系也很深了。后来她和几个女同学帮我介绍朋友,结果我们好上了。

P)JI$LO7i.e&F w^0 心理学空间^t(Q J s4t6|#C @0M

袁辛:听上去很浪漫,她主动一点?

#t+@/e{1}kG0

9]f*\GSF0杨先生:是的。

u_i0w[/c~j#v0

)y+W&X \T:N&h A0袁辛:你不在意她当时的情况?

P,o\V w(vqnZ0 心理学空间+j.J~ ~XKz-U

杨先生:我很能理解的,她那么小死了母亲,希望有人帮她很自然。心理学空间A#c%H!{Gf

心理学空间%\ e#tV C;y)T

袁辛:除了你们的感情之外,娶她为妻还有没有别的原因?我是说促成一桩婚姻可能有多方面原因。心理学空间e3jkXm*_ vB

E5w M8l7S)b0杨先生:有的。当时我23岁,年龄并不太大,但我还没有结婚,和父母住在一起。我妈妈像一个女权主义者,她是当家人,什么事情都管。连我穿什么衣服、袜子的颜色都管。我毕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心想我要结婚走了母亲也就没什么可唠叨的了。

/JDC7L6x qL;Y0

9DR0hi%jH0袁辛:出你意料的是,你好象离开一个妈妈又娶了一个妈妈?

O$VG/ib0 心理学空间aJ:HO8Z-e ]

杨先生:就是这种感觉。

&G DsQ L`^#d0

F"l;jb*B0袁辛:你知道你太太怎么看你的,你又怎样看她?

,` z9]2u ] k0 心理学空间5ilQ P1b"e#wC$z

杨先生:她觉得我很幼稚。我觉得她很强权。心理学空间6x,m9H$mZtVW

{g1vTE ?xYa0袁辛:对不起,刚才对你和太太谈到你们的夫妻关系,她说她经常也是主动的,你适应吗?

B)ppp;~_)F0 心理学空间3Q#m f;{ F&n

杨先生:不适应。

'S Y!K@ZD2Ot!u0 心理学空间yn IBOjv~;G

袁辛:你太太说你对她很冷淡,你有没有想要改善一下?

|,kBXGn_QDQLd0

,zE t"g(e-V~'e0杨先生:我无能为力。我看到她确实一点兴趣都没有。

g)Y"~[/]l z N0

|c4A`F!T7^0袁辛:你和太太分居快两年了,你觉得压抑吗?还是外面有人?心理学空间3v5G)DJI]

-r*u|"X t(j0杨先生:我没有婚外的女人,你也知道的,我当然也很压抑。

tps6ho-JL0

C{:c9t@5V*M'o$y(h+o.~0袁辛: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心理学空间(kyJ1[#hV

心理学空间z8n9V|V?+U

杨先生:我最希望的是不给她造成伤害。但看来已经做不到,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她能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她跟他走,我们结束婚姻。心理学空间 M4y(\\ce of

心理学空间v y|A"Qs8v!~7pv

袁辛:我觉得你实际上很细致、体贴的男人。

.om`? j(S,yCl X0 心理学空间6nX*_0m{

杨先生:我自己也觉得是,不然,我也可以什么都不管,自己走人就算了。心理学空间O p&v^`R7d

g"I aw(nrF0袁辛:如果你的妻子愿意改变一些与你相处的方式,用我们心理学的话来说,她愿意成长呢?你愿意给她机会吗?

? gTx}1V c0

6b+dpa N!WVaCe0杨先生:她肯定改不了。她一直以来对他父亲、兄弟都是这样说话的。心理学空间%R#tFQ5Ds

心理学空间zi:[r M9G%g;~

袁辛:我也正好想给你说的就是这样一点,你知道她不是不想小鸟依人,而是不会。能不能站在理解她的生活处境的角度,“包容”她一些。另外,一个人只要愿意,也确实能够成长的。

_}ENyNr%PmJc0 心理学空间'nt;Mhc#q D5L8@h f

杨先生:我理解她的成长经历,但接受起来很难;另一方面,如果她真的变得小鸟依人,我会更不习惯甚至会觉得无限别扭。

@&scEw(aW:g [0 心理学空间%B~[ sN!E M

和两位来访者谈过话以后,我陷入沉思,也没有像传统婚姻观所做的那样: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面对两位都很善良、渴望家庭幸福的男女,我给出的建议是把随后的一年半载作为调适阶段。看一看有没有机会修复婚姻,如果不可能就友好地分手。

eaz$B~G s9K0 心理学空间 ad;cpC

随后,还有两个与不幸婚姻和婚姻选择有关的咨询,终于想将我婚姻辅导由来已久的想法写出来与大家分享:许多的婚姻原本不该发生。残酷了些,却是事实。心理学空间og$mDm?

心理学空间Q.h'\@Qw6_

显然,文中葛、杨夫妇的婚姻属于这种不该发生的婚姻,原因正如大家看到的。两个人都是“好人”,也都渴望幸福、难能可贵的是当事人妻子和婆婆相处很好,我们知道不少婚姻不和中有大量的婆媳不和的原因,或者是一方有了婚外恋情。撇开外在的因素不说,即使两个相爱的人也不一定适合走进婚姻。这就是说,对于复杂的婚姻来说,没有爱是不行的,仅有爱也是不够的。婚姻最为重要的是“有爱而且适合”。心理学空间"v6|AKG]6@

sg,y$j(CN;B0u0葛杨夫妇的婚姻不适合表现在两人性格的内在冲突。应该说,这是一个命运悲剧。葛女士从小的生活经历造成了她性格中的积极、独立、勇往直前,更多的男人气更少的女人味。事实上,她的先生说的是对的:她改不了。我想即使改也只有相当有限的空间,环境造就性格、性格决定行为、行为决定命运。对于杨先生来说,他对小鸟依人型女人的偏爱也是他从小母亲女权主义教养方式的产物。他幼时的服从是被动、无奈的。但他终归要长大成一个男人。即使他也有自己的宿命:可能永远长不大。相信她妻子所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一个30多岁的男人看上去依然幼稚。甚至在我与他交流的时候也对他说:我能理解你内心的愿望,但我感觉以你的成长经历,你所形成的性格未必适合一个小鸟依人的妻子。我甚至带些幽默地对他说,不然,你怎么会跳出母亲的“虎口”又进妻子的“狼窝”?但我知道,无论杨先生拥有的性格适合怎样的妻子。他内心对小鸟依人型妻子的渴望是一种类似情结的愿望。纵使他即使得到也可能有另一些不适应。

(cr},km*jH3]&o_]k0

eg1NU7a8v y4G0我想说的是,走进婚姻应该做的两件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婚姻选择与婚姻成长。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婚姻辅导,看到那么多的婚姻悲欢之后,我个人更觉得婚姻选择的重要意义。对婚姻伴侣的选择看上去与选择股票相似。绩优蓝筹股还是垃圾股已经决定了胜负的一半。对于婚姻来说,蓝筹股意味着被自己所爱也适合的伴侣。然而,在生活中,许多婚姻不是没有爱情就是不合适。心理学空间^ jHf%jg

!~)B6b| ]-Hs g0我的一个女学生带给我她父母的不幸婚姻故事。她说她妈妈出身高干家庭,正当婚龄的时候东挑西拣,连人走路的姿势也百般挑剔,终于没有能把自己嫁出去。好不容易30多岁无奈中下嫁工人出身的大学生。但处处不满易。那种高干家庭豢养出来的颐指气使的作风使丈夫一辈子窝窝囊囊、大气不敢出一下。妈妈总觉得自己倒霉,把气撒在孩子身上,还不时打骂孩子。我问学生妈妈打她的时候,爸爸做什么。学生说爸爸在另一间屋子关着,我说:爸爸见死不救?学生说爸爸不敢,如果爸爸劝解一下,妈妈就会打爸爸。很显然,这桩婚姻既没有爱情也不适合,结果便不难想像。心理学空间~H3Sk[] N9JR

MdIlx+t6YyU|0有爱情也不适合的婚姻在生活中也不少见,毕竟爱情不能够担待一切。小姚23岁的年纪,哭哭啼啼走进咨询室来的时候,我一下猜测是婚姻出了问题。小姚的儿子只有三个月大,她说她的丈夫天天找她闹。折腾得她神志都不很清楚。她说自己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丈夫的。两个人很投机,但开始并没有往爱情上想,但彼此都有相当好感。一件意外使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小姚遭遇车祸住院担心自己受伤的腿再也站不起来。结果成为了丈夫的男人矗立她的床边说:没有关系,即使站不起来,也愿意伺候一辈子。因感激而产生爱情,因爱情而结合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不料结婚以后,男方告诉小姚说自己有男科病。但小姚想的是已经结婚了,而且也有感情,好歹也要过一辈子。尽管小姚的所有亲友都不知道小姚图男方什么,小姚自有自己的坚守。也许是小姚的行为感动了上苍,老天赐给他们一个女儿,小姚坚持要生下女儿。想从此过上幸福的家庭生活。却没有想到丈夫是这样的态度。我们或许不能说一个不够健康的身体往往孕育不够健康的心理,但确实是很多的情形并非我们仅仅有爱就可以支撑。小姚说她幸不幸福都不重要,她希望有一个好的家庭环境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我觉得我很难帮她。

l,O&bl9QP`"V0 心理学空间VDqRC]op@

除了伴侣的选择而外,婚姻幸福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婚姻的成长。这也如同步入股市,即使是好股也仍然需要好的操作。在婚姻中这就是婚姻成长。婚姻伴侣的选择只是为幸福婚姻打下了良好基础。最终的赢利还在于我们是否是否能够成为好的婚姻操盘手。心理学空间!t2k8f&Z*Y Rc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养个动物小宝宝 袁辛
《袁辛》
不整齐但干净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