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对话技术讲座 朱建军 华东师范大学
作者: 朱建军 / 17449次阅读 时间: 2009年9月12日
来源: 【哲人世纪】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意象对话技术讲座(四)

昨天讲的意象对话的过程是通过某一个我们事先设定好的意象引导,其实做意象对话有很多很灵活的方法,比如可以通过一个梦,不知道什么意思,解也解不开,以这个梦为开端,下边是让他放松去想象,和他交流,你也可以做一个意象对话,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更了解这个梦,也可以顺便对他的意象做一个处理,怎么处理呢?简单地说我们可以修改,屋里太脏可以叫他打扫,地太干可以叫他浇点水。你也可以让意象中的动物和人物之间和解,比如意象中的狗老追你,可以看看为什么,看完了之后假如发现其实被追者做的也不是大不了的坏事,你可以跟狗说,"算了算了,别追人家了",可以做很多这样的调解工作,达到一定的治疗效果。除了这些,从一个梦开始外还以从一个动作开始,我们在治疗中发现,在跟一个来访者说着说着突然发现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动作,我们就可以抓住他,说别动,你现在是什么人在做这个动作。如果他说头疼,让他想象脑子里有什么,他可能说满脑子虫子,比如蛆,如果你想马上就有点效果你可以说咱们可以说先把蛆铲出去,让脑子稍微空一空,他马上就会觉得脑子轻松很多,但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治疗,以后还要看它是怎么进去的,你可以知道问题在哪。这是引导进入的方式有这么多,不是单纯的只有一种。

学员:有一个来访者说他眼前总有一个亮点,啪一下爆炸,然后又有一个亮点,啪一下爆炸,......

朱:你可以从这里引入一个意象对话,比如说你可以让他看这个亮点从哪里出来的,找根源,再让他仔细看这个亮点是什么,从什么地方喷出来的亮点,是个洞、是泡,还是什么东西,再往底下看,又会看到是谁在后边操纵他,就这么让他看。

谁有什么梦,昨天谁给我讲了一个梦,你的,咱们要不要从你的梦开始做一小段试试。左辉做。做意象的过程中,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很多压抑的情结,这些情结在意象中会化成或者很丑陋或者很可怕的形象,任何一种治疗其实都有两种原则,一种就是我们说的把大坝加宽加固,另一种是把大坝撤掉。把大坝加宽加固的作用呢就是有一个暂时性的效果,我把它叫做治标,把大坝慢慢撤掉就是治本,治标和治本效果是非常不一样的,大家知道......,它里面的技术有一些非常类似意象对话,但根本区别是他的基本原则是治标,比如他引导出一个很受创伤的可怕场景,我听说他们有一个技术就是想象这个场景是在一个电视屏幕上,屏幕出现雪花了,这些场景就被打散了,或者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场景他就想象自己在一个火车上,火车开了就离这个场景越来越远了,最后就没了,这样的方法见效会不会快呢?在短时见效肯定比意象对话快,因为这些场景被我抛到身后么,感觉就会好的多,反过来,我可以做很多意象想象很美好的东西,形象自己在一个很美好的地方,阳光灿烂,周围是漂亮的海滩,我就是很舒服地在一条船上,坏的想象一冒出来我就把它扔到别处去,或者把它打散,把坏的图象的光变暗,就慢慢看不见了,这个结果当时肯定会好,但长远来看呢?这些方法都是对症状的回避,回避问题就解决不了问题,时间短了会有利但时间长了会有害,所以类似的方法就是治标的方法,发烧了吃退烧药,能不能退烧?能退,但没事就吃退烧药长远肯定对你有害,因为问题没有解决,积累在那里越积越多。我以前遇到过一个非常严重的强迫症,我就给他做意象对话,他说你做的这个方法我七岁就开始做,我一听挺有意思,七岁做到现在怎么越做毛病越大?挺奇怪。他说"每当我一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我就想象有一个火箭,我就把这些不愉快的东西放到火箭是上,一点火就发射到外太空了,再有点不愉快的事情就又想象放到火箭上,点火发射到外太空",这样做啊做啊的结果就是长大了成了非常严重的强迫症,我说"你那些扔出去的坏东西其实都是你心理能量的化身",我说昨天的那些仇恨是什么化来的?是爱,抑郁是什么化来的?是也是心理能量化来的,昨天说过,爱可以变成恨,恨可以变成抑郁,抑郁可以变成委屈,可以变很多,如果我说都扔到外星球去了,第一它也到不了外星球,第二这些能量本身也就不能成为你使用的能量了,你人就会越来越虚弱,相当于胳膊有病把胳膊割掉,腿有病把腿割掉,割了以后你是不病了,最后也不剩什么了,我们意象对话的特点就是让这里的能量回到这里,那里的能量回到那里,这是我们的目标,怎么实现这个目标呢?我们一定不能把任何坏的东西扔掉,一定要把坏的东西想办法转化成好的东西,任何可怕丑陋的东西都不要觉得不好,这些都包含着积极的成分,以这样的原则看的时候就经常看到不好的可怕的形象,但看到可怕的形象都是一个机会,这就是你心理成长的特好的机会,到这种时候就应该很高兴,你做的越深就会看到埋藏的越深的东西,会有一些更可怕的东西,但这不是坏事,就是一个更大的机会,当你逐渐锻炼得越来越好的时候就敢于面对很多很可怕的东西,但当你把他们都过去时,就会特别好,原则是这样。下面呢就从你昨天说的梦开始演示。我们不让他们做特别长,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是演示一下是怎么做的。


左辉:你先给大家讲一下你的梦。

学员:几年前我连着三个晚上做同一个梦,而且是噩梦,我梦见我杀了一个人,那个人在水里麻袋中,浮出来,他的一群朋友用眼睛紧紧盯着我,我想那就是我杀了,那一群人是和我不相干的、没来往的,是小时侯农村里的很恶的很坏的,素质很差的,我本来想解释,突然上来两个人,说肯定是我干的,我就特别恐怖,这时我问自己是真实的还是梦,梦里的我告诉我自己就是事实,我吓死了。第二天晚上还是这个梦,连着三天。我觉得特别恐怖。

左辉:现在你靠在椅子上,很放松的姿势,闭上眼睛,把手松开,动一动头,让它舒服一点,找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动一动脖子、两个肩膀,让它舒服一点,动一动胸部、腰部,找个舒服的位置,动一动胯关节,让它在一个很放松很舒服的位置,两个胳膊,放松,放松,很舒服,两条大腿,动一动,膝盖,很放松、很舒服,一直到你的小腿、脚踝,一直到你的脚,很舒服,很放松。

好,现在回到你说的梦境里,在一个河边是么?好,看到麻袋里有一具尸体是么?是什么样的麻袋?

C:是乱七八糟很脏的麻袋。

T:是棕色的麻袋么?

C:记不清楚了,是电视上看到的麻袋。

T:没关系,现在看麻袋里的死尸是整个装在里边的么?

C:看不清楚,只看到麻袋。

T:好,现在在你想象中看的时候慢慢靠近点,刚才你可能离得太远了,看不清,靠近点,看看麻袋里的死尸,能不能看清点?

C:好象是碎尸。

T:是碎尸,好的,现在你觉得这碎尸是男的还是女的?

C:已经没有头了,我感觉应该是男的。

T:啊,感觉应该是男的,好的,头已经没有了是吧,你现在看这具碎了的尸体,是肢干都在还是成碎泥了?

C:成了一团了。

T:好,看着麻袋里这团碎肉般的尸体,现在呢,象看录象带一样,慢慢往回放,你能看到这具尸体是怎么碎的,是被谁剁碎的吗?还是怎么碎的,你就象倒录象带一样倒回去,看它还是完整的时候,看看它是怎么碎的。

C:一个人把他杀了,然后胡乱把他扔到麻袋里。

T:好的,现在把带子倒回去看看是谁把他杀了剁碎了。

C:......一群里边的人。

T:没关系,现在不管是谁,也许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也许是我们从来没想到过的一个人,也许根本连人都不是,都没关系,现在就只需要把带子倒回去,看一看,当时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把他剁碎了。放松,没关系,把带子慢慢往回倒,这个男性大概是多大年纪?

C:成年男性,三、四十岁。

T:男性,三、四十岁,他是高个还是矮个?

C:应该是高个。

T:是高个,是胖还是瘦呢?

C:中等块头,满结实的。

T:中等块头,满结实的,好的,这个人大概是什么样的性格你知道么?

C:不知道。

T:好,现在继续倒带在,现在倒到哪了?

C:还是停留在当时那个场景,河里,还有一群人盯着我。

T:好的,现在你看被一群人盯着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C:本来我觉得和自己不相干的,可突然之间我觉得被卷进去了。

T:好的,现在看着这个觉得和自己没关系的你,不要管现实中的你是什么样子,现在你看着这个人,大家都觉得是她杀了这个人,然后看着这个大家都认为的凶手,看看,是什么样子。不要受现实中的你的干扰,这个人不管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没有关系。看一看大家都指责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没关系,放松一点。

C:......

T: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男的女的,多大年纪?

C:是三、四十岁。

T:是三、四十岁,好,你盯着其中一个看看他长什么样子,你只需要看其中一个就可以了。

C: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

T:不用找特别的一个,你只需要看其中一个就可以了。

C:高高的,弱智的,凶狠的,受教育程度很低。

T:好的,这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

C:淡黄色的,旧旧的。

T:是衬衫呢还是那种?

C:是夹克衫。

T:好的,旧旧的,脏么?

C:他们穿得都比较脏。

T:好的,你继续看这个人,他有多大年纪?

C:四十来岁。

T:好的,你稍微靠他近一点点,没关系。然后问问他,他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C:是朋友。

T:是一般朋友还是很近的朋友?

C:是一帮死党,是哥们。

T:好的,这个穿淡黄色夹克衣服的人叫什么名字?

C:好象小时侯我看到过的。

T:先不管你现实中看到过的那个人,就看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人,他有自己的名字,也许是你从来都没听到过的名字,没关系,你问他,这个名字就会慢慢地从脑海里浮现出来,名字就象是水面的一个水泡一样从你脑海里冒出来,不是你想出来的,是自己冒出来的,等一等没关系,会突然从你脑海里冒出来。

C:是千万的千。

T:是千万的千,这个"千"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

C:就是野蛮的,蛮横不讲理的人,无所事事,整天爱管闲事。

T:好的,这样的一个人,他有没有最喜欢的东西?

C:我不知道。

T:没关系,你问他。

C:最喜欢打架。

T:最不喜欢呢?

C:最不喜欢读书。

T:好的,这样一个最喜欢打架、最不喜欢读书的"千"和他的一帮死党,其中一个觉得是被你杀了,来找你算帐,好的,没关系,我看见你嘴角在笑,是谁,是死党中的一个呢,还是被指责的这一个?

C:是我自己。

T:好的,没关系,今天怎么就从这个梦里慢慢地看到了现在,然后也认识了这个"千",也认识到了在看见这个"千"的时候你自己会笑。好的,今天就到这里了,好多东西你自己已经看到了。好,慢慢地放松,放松,让自己回来,告诉自己离开刚才的意象,离开刚才的梦,然后回到现在这个圆形的教室,回到我们今天上课的地点,进入我们今天的圆形大楼,你进门了么?好,上楼,上到二楼,进入现在的教室,你现在是坐在讲台上,用手摸一摸你坐的椅子,木头的感觉,旁边还有讲桌,不要急着睁眼,好,摸一摸左手边的讲桌,好,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都回来了?感觉全部的你都回来了么?回来了,好,身边有很多杂音,能听到空调的声音,我数到三的时候你睁眼睛,一、二、三,慢慢睁开眼睛,有没有头晕的感觉?很沉重是吧?头很大,继续闭上眼,稍微闭闭眼,告诉自己让自己全部都回来,离开刚才的意象,全部都回来,顺着刚才的路再走一遍,进入圆形的楼,老是离不开那个图象啊,劝自己离开,以后还是有机会回来看的,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回来看的,没关系,这个图象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自己,只要你愿意,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来看的。劝说自己先离开,没关系,回到现实中来。你现在还有没有感到很沉重,头和眼皮沉重?没有了。


 朱:今天其实是一个不完整的片段,看时间不够了,没做完,主要的目的是演示一下这个过程,做,实际上就是这样去做,里边只有一个技术是我前边没有讲到的,就是引入一个意象,然后回到这个人没有被剁碎之前的情景,这个技术是我们经常用的,它能用来找出这个意象象征的问题出现的原因,今天没做完,她的阻抗满大的,她总是回不去,老是盯着这个情景,回去很困难,只回去了一下,看到没被剁碎的男人的样子今天看到了,不高不矮,三、四十岁的男人样子看到了,这就算我们回了一下,以后还可以继续做,看被乱刀剁碎的,就是回到这个情景看拿着刀去剁的人是长这么样子,经过多次阻抗之后就可能有一次看到拿着到剁的人是什么样子,那么我们通过对这些越来越丰富的信息的分析就能够对这个意象代表的是什么越来越清晰。今天看起来没有做什么处理,但仍然有少许的治疗效果,第一,试图回到这件事,看到这件事本身造成了什么效果呢?就是固结松动,佛罗伊德有个词叫"固结",固结在意象中的体现今天非常明显,就是她总是要回到那个场景,河里有死人,朋友在指责的场景,这就意味着有一大堆心理能量被固结在这个地方,我们让她回到拿着到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个人没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在做这些的过程就是固结开始松动,松动就为以后解决打下了基础。另外起到的作用就是对这个情景的恐惧减少了,因为一开始很害怕,里面有个死人,现在我们看是什么样的死人,有头没头、剁得挺碎,能看到剁得挺碎就说明对这个情景的恐惧减少,但是还不够,还要继续做,慢慢这个场景代表的什么意义、反映他的什么问题就会越来越清晰,这就是做的过程。

学员:......

朱:非心理咨询师不要自己做,虽然也不至于吓出病吧,但处理不好没有什么好处,就算心理咨询师也是初学者,不见得比你懂得多多少,也比自己做强,但是毕竟有个外人。

今天我有一个片子,大家看一看。......这些心理意象就是很多很普遍的情结的反映,就象我们昨天说的睡美人的故事,实际上就是某一类人的心理情结的反映,其他很多电影,只要是非常好看的电影,它都不会是随便的好看,必然反映了某一个人的某一个情结,都值得去看,我们今天先看一个演示大家一个方法,以后大家组织活动呢,可以看其他的电影,尤其是对咨询师最有帮助的就是鬼片,因为任何鬼都是心理障碍的象征,要不然不会有鬼,任何一种鬼就是一种心理障碍,不同的鬼就是不同的心理障碍,不同的鬼有不同的心理治疗,以后有机会大家还会看很多鬼片。今天先不看鬼片,先看《大话西游》,不知道在做的有多少人看过。

......

朱:这里讲一个女的跑到一个强盗窝,说要住一段时间,一群强盗试图跟她打,但都不是她的对手,这个春三十娘制服了他们以后让他们去找一个脚底有三颗痣的人,他们想在夜里偷袭春三十娘就发生了突然看见一个大蜘蛛的事件,我想有几个小问题问:大家对这几个强盗,里面主要人物,就是帮主,二当家的,瞎子,对他们的性格有什么感觉?再一个是春三十娘这个角色的性格给大家什么感觉?

学员:帮主象猴子。

朱:怎么大家现在已经很善于用动物说明了,为什么帮主象猴子呢?是他哪些表现象猴子呢?对,帮主的性格是猴子的性格,你可以看出猴子的表现是什么样子,你可以看出这类人的性格是什么样子。再有一个问题,精神分析中弗罗伊德说人有几个分期:口欲期、肛欲期潜伏期等,这只猴子是在哪个期的表现?成年猴子还是小猴子?小猴子。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呢?

学员:梦里有一个山洞,象征着女性阴道。

朱:假如象征着女性的阴道,你觉得他有向往,有性意识,所以是青年。但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儿童回到母亲的子宫,这是人一生中最大的向往,不一定是性,也有可能是退行的象征。还有春三十娘,大家都觉得象蛇。你们觉得后面的蜘蛛就可能就是春三十娘,是么?继续往下看。

大家觉得她的性格挺象蛇的,挺对,你看她的冷艳,那种控制性都是很象蛇的东西,而蛇、蝎、蜘蛛他们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所以蜘蛛象蛇也很对。蜘蛛在我们的意象中也经常出现,很多来访者在意象中都看到蜘蛛,和蛇相比,蜘蛛和蛇都很恶毒、冷艳,冷若冰霜,艳若桃李,但是蜘蛛的特点是它弄一个网,实际上代表着非常强的心理控制,除了网以外,蜘蛛还有一个特点,它有非常多的爪子,非常多的爪子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因为我有这么多手心,这两个东西就是意味强控制。很多青少年梦到蜘蛛呢,我首先想到的蜘蛛的嫌疑犯是什么人?对,他妈妈,一个非常有强控制性的母亲觉得,处处管头管脚,管来管去,管得他好象完全不得自由,好象被绑起来一样,他的感觉就是他的妈妈象一个蜘蛛。为什么说是他妈妈而不是爸爸呢?爸爸会不会象一个蜘蛛呢?对,至少在中国家庭里充当蜘蛛角色的以妈妈居多,不仅如此,蜘蛛的形象多数时候就是女人的象征。父亲的控制是以暴力的力量来控制,而母亲的控制是无孔不入的,象一个网一样的,妈妈管细节、管具体事情多一点,所以呢,这里的蜘蛛很多时候是一个妈妈,也不一定是妈妈,从心理角度上说一个男性心理不成熟,在找老婆的时候,找一个类似他母亲的人做老婆,这个老婆就替代了妈妈的角色,对他进行控制,这个老婆也可以是蜘蛛,都一样。前一段故事就是讲一个强控制的也许是妈妈也许是女朋友,对一些男人的控制过程,这些男人是什么样的男人呢?我们可以把这些强盗看成是一个人的话,每个人就是一个个侧面,总体上这些强盗象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呢?从哪看出他的叛逆性呢?对,不是心甘情愿受控制,这里有几个地方可以看出叛逆性,第一,他们在做强盗,这就是叛逆性表现,再就是他们同春三十娘的关系,他们去偷袭,偷袭代表着什么性质的叛逆呢?就是并不是直接地:"我就是不听你的话,我就是不按你说的去做",而是找机会偷偷摸摸地做点不听话的事,胆子不大的,偷偷摸摸地做些不让他做的坏事。

破破烂烂的房子,对,就是男孩心态的象征,他们的心态就是这样破烂,他们这些强盗不是锦衣玉食的强盗,而是穿得破破烂烂象个小乞丐的强盗,这就代表着他们是爱不满足的,嗷嗷待哺的、爱不满足的男孩子在一个控制性非常强的母亲面前的一种方式,这是弗罗伊德哪个期的固结?口欲期,她刚才用的词很准,"嗷嗷待哺",什么是口欲期固结,书上有很多定义,很多讲法,最简单的讲法就是你想象这个人就象张着小嘴总是没吃饱的鸟,老要吃,有这种感觉就是口欲期固结,当然还会有别的感觉,吃不着就咬人,这是口欲攻击型,但口欲期的基本型是嗷嗷待哺的感觉,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知道,其实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口欲期的男孩在母亲的强控制下偷偷摸摸地想做一些反叛的、不听话的事情,但是很不成功,很容易就被压服下来了的过程。口欲期固结的男孩子在感觉受到控制很大、感到爱又没得到满足的情况下,是不是会做一些这样的事呢?是会做的,他们经常会做一些故意的淘气的事情,虽然说起来这是一群强盗,但不是邪恶的强盗,我们看到他也不觉得他们讨厌,我们经常说这孩子象个小强盗,虽然是强盗,但不是心理力量特强的强盗,是小孩去扮演强盗,我们不用管这个故事到底说的是多少岁的人,也许是孩子,也许是个成年人,在心态上是个口欲期固结的人。

......

关于意象对话中的阻抗。任何心理治疗都会有阻抗,特别是精神分析学派特别强调阻抗,外行都觉得很奇怪,他既然跑到你这里来做心理治疗,为什么不好好配合,其实这不赖来访者,阻抗对于他呢就是一种他非常习惯的方式,他已经非常不自觉地就这么做,他不是有意想阻抗。在意象对话中,阻抗是怎么样表现出来的呢?一般说意象对话中的阻抗比在其他治疗中的阻抗要少得多,所以相对来讲意象对话治疗的效果会很快,就在于阻抗小,再怎么小也还有,一般是怎么表现出来呢?最简单的,有些人在你给他做意象的的时候就说他什么也看不出来,这就是阻抗,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你耐心地想办法去解决他的阻抗,阻抗越大说明他背后的症结越大,说明这里有值得我们去发现的东西,不要轻易放弃。看不到时他会有很多合理化的解释,比如你这种方法适用孩子,不适用于成年人,或者适合年轻的人不适合老人,可能适应感性化的人不适应理性化的人,我太理性化,所以不行,会有很多很多理由。我现在告诉大家,全是胡说,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得到,只有一种人真的是可能看不到,那就是刚吃完大剂量的抗精神病药物,看意象的能力极其弱,除此以外我还没发现任何人看不到,而且恰恰是那些一开始号称看不到,特理性的那种人一旦阻抗突破,那感觉灵敏得一塌糊涂,那感觉最灵敏,所以我说动物,壳最厚的里面的肉最鲜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壳最厚呢,因为里面的肉最嫩。阻抗特别大就是因为他特敏感,尽管放心。下一步就是怎么办,对付阻抗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继续做,耐心地去做,他说看不到就继续看,跟他耗,最简单就是耗,这里他会说不清楚,这时候告诉他清不清楚没关系,意象只要看到就可以,你看得很模糊跟看得很清楚的没什么区别,我们要的是它的内容,不是清楚不清楚,还有一些他说我看到了,我不觉得那是意象,我觉得是我脑子里有杂念,硬想出来的,那也别管它,硬想出来的做着做着就成真的了,不用去管它,哪怕是硬想出来的。还有一些他说我就是一直看不出来,我就问他,你说你一直看不出意象,那你眼前是什么,是一片黑?一片白?或者微微发红?总得有东西吧?不能说没有视觉这种东西,他闭上眼睛就有视觉,就从这里开始做,好,你就把这一片黑当作意象来看待,想象这一片黑当作一个黑窗帘,一块黑布,你现在就在想象中把这块黑布撩开看后边是什么,还是一片黑?好,再想象把这块黑布撩开,还是黑布?那就再撩开,跟他耗,继续撩开。有时候咨询师不一定要不停地玩各种各样的新鲜花招,有时候就是看我能不能坚持住,心理治疗很多时候就是来访者和咨询师的心理能量的碰撞,看谁更强一点,但你的态度不能很横,态度要很温和,撩开,再撩开,又有黑布?没关系,再撩开,你就跟他耗,有些耗了一会就开始出意象了。如果不是黑布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房子,那你就在想象中去摸一个蜡烛、一个火柴,然后你把火柴点着,去把蜡烛点亮,周围就亮了,或者你摸到一个开关一摁,灯就亮了,他说"我摁了灯还是不亮",我说"你等着吧,可能这灯是慢慢亮的那种,慢慢就亮了",跟他耗一会,有时候慢慢就亮了。红,白都是同样的原则,红的是红绸子,白的是幕布,一会就会到幕布中投射出一些影子,然后让他等。通过这样一些方法,能够消除一些不太严重的阻抗,同时你还可以给他一些言语上的安慰,"你不用担心,可能你是害怕看到的东西不好,没关系,看到的东西不好是我们治疗的开端,你先看不好的以后就能看到好的",或者说,"你不用担心这个象催眠一样,我想控制你就控制你,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不是这样的,只是看看意象而已,如果你不想做也可以和我说我今天不想做,没关系,你想做了再做",就这样消除他的担心,或者就放松多做一会,其实如果做的很好的话,一些很习惯做意象对话的根本没有放松,说做就做,或者是小孩说做就做,但是,我们给特别紧张,阻抗特别强的就要做放松,如果发现他进不去,就给他多做做放松,多放松两遍再做。简单阻抗一般我们就这么对待的。我们有没有人碰到过什么别的阻抗?


学员:有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很黑,这是个男的,象个木偶一样面容很呆滞的,他说我不喜欢他,我让他带他出来,他走了两步,说他很僵硬的,我不想管他带他了。

朱:这个不是阻抗,因为他看到东西了,这个时候的做法就是继续做,他对这个人的不接纳就是现在这个人问题的来源,还要继续用各种方法劝导他,跟木偶接触,跟他交朋友,带他出来,带他跳舞等等,就是这样做,他不想就是他的问题么,现在慢慢让他由不想变成也想了就是我们的治疗了。

学员:......我让他边想象边画下来,他没有跟着我走下去。

朱:......实际上你当时没有对话,如果对话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他想了什么就告诉你了,所以意象对话一定要对话,有的时候在意象对话中他说"就是这个样子了,不变了",这时要想办法让他变,这个变不了就变别的,有时候他说实在变不了了,比如就是一个杯子,也不知道杯子是什么意思,就让他死盯着这个杯子,不停地看,看它什么时候会变化,然后他就会问"如果一直不变呢?"我就告诉他"一直不变就一直看",就是说他不可能一直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象一直不变,如果他真能作到两个小时就一个意象一直不变,那他就是在练气功,他盯一会肯定会变。......还有另外一个方式的阻抗,他看到了,但还没等你说什么就过去了,又过来一个,又过去了,"先看到一匹马","什么样的?""又看到一头牛","哦,一头牛啊","又看到老虎",不停地往下跑,特别快,这种呢,不是他的想象能力比别人好,这其实也是一种阻抗方式,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来逃避认真地看任何一个意象,和任何一个意象背后所表示的心理情结,他实际是想逃避,我们怎么做呢,"你现在看到房子什么样的?"说"我看到房子里有匹马",我说"什么样的马呢?"说"还有一头牛,还有蛇,还有......"乱七八糟,我们怎么办呢?"你等等,你刚才告诉我有一匹马,是什么样的马?"他说"一匹马还有一头牛",等等,"告诉我你刚才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一匹马?"这时关键是你的态度,用一种很平稳的态度,这时他很急,问他"告诉我刚才你看到的马是什么样的马?"一次一次往回拉,他说"一匹红马,还有一头牛也是红的","好,你刚才看了一匹红马挺有意思的,你看到的是什么样的红马?"就这样一次一次往回拉,使得他必须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意象上,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他集中在这个意象以后呢,这个意象代表的心理情结他才能够体会到。心理咨询有一个原则,就是当一个人说话特别快、想象想得特快的时候就是都是在逃避,包括说话也一样,有的强迫症的人他说他的症状的时候说话特快,然后他问你一个问题你刚回答完,他说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刚回答他又有一个问题,这种时候千万不要一个一个接着他的问题回答,如果你一个一个回答他的问题,显得你心理咨询师很机灵,实际你就上他的套了,这是他逃避的方法,因为他这么快地去思考就不会去体验,思考的速度很快,体验的速度不可能很快,比如我去爱一个人,我去体验爱的感觉他不会飞速的,他一定是爱的情绪慢慢展开的,恨也不会一下子恨完的,要恨半天,恨恨不已,任何一种情绪都要有一个时间的,所以你要拖慢,拖慢他就回到他的感觉了,还有一点就是说拖慢对他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治疗,等于是扭转他过去那种浮起来、不愿意去接受的东西,是另一种阻抗。还有一种阻抗的方法是批评,其实在任何一种疗法中都会,他说"我觉得你的方法是对的,但对我没效",这种时候关键是看你了,你有没有自信,你对这种方法和对你自己是不是有信心,你要没信心你就完蛋了,你心一虚下边做什么就都失败了,这种时候就要告诉自己意象对话这种技术我很有信心,我朱建军很有信心,你只要学这么三天,只要你基本原则不错的话,你去做,也许有些东西我没有分析出来,只要基本原则没错,你有信心,只要你坚持做下去,没关系。有时候很有意思,我的一个咨询时间很长的来访者,跟我说"我跟你咨询以后每况愈下,本来我觉得我的问题还不严重,现在我很难受,比如腿吧,我原来没什么事,跟你咨询以后麻痒难当,疼得要命,我现在看到的意象特别可怕。",这个时候假如有一个心虚一点的就完蛋了,但我不心虚,因为我看到他在进步,但他自己看不到,我说"行啊,我有一个建议你以后别来了",他说"那不行,你是要把我赶走,那不行",我说"是不是你觉得没有效果",他说"其实我觉得还是挺有效果的"。所以你听到这种抱怨一定要搞清楚这不是他全身心的看法,这是他想阻抗的那一块的方法,不用去担心。还有阻抗会采取另一种方式,跟我刚才说你不好相反,说你好,往死里夸你,说"你给我做完了以后太有效了,我真是好得太多了,我感觉没病了",不要轻易相信他这种话,他说没病就没病了?国内的许多咨询师经常在这种时候就上当了,对方一说特别有效他心理就可高兴了,看我多有效,然后还在外面吹呢,看我三次治疗有效,他这三次治疗有效的后来再到我这里做,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所以不要去理他,因为这也是一种防御的手段,都不用去管他,甚至还有人做意象对话上瘾的,一天到晚做意象也是用来做防御,他做意象但不用心去体会,我发现了以后就不上他的当。


学员:你说了两种办法,一种是......,一种是......

朱:你说的是沉溺,其实你第一天说的那个例子就是沉溺,我其实已经说出它的方法了,对于沉溺最关键就是你不要去助长他的沉溺,因为他会带者着你一块去沉溺,他会让你帮他揉肚子,但是你就不揉,你疼就疼着,这种时候他就很难受,会孤立你,说"我去别的咨询师那里人家都是有爱心的,怎么你这个咨询师就没爱心呢?"他就试图把你带入一个旋涡,这时我就会笑嘻嘻地说"别的咨询师都有爱心,我这个咨询师就是没爱心"。他会一次一次试图拉你进入他的圈套,你就是不进,这就是在治疗他,为什么呢?比如一个癔症型的人,这样的人一生就是试图控制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经常说你想知道癔症性人格是什么样子么?你就去看琼瑶片,所以琼瑶片女主角无一例外是癔症性人格障碍,她们所以的癔症型人格障碍的症状都非常明显的,小燕子是,紫薇是,她的其他任何一个主角都是,无一例外。她们有什么特点呢?你会发现她会很美,很痛苦,很美又很痛苦就逼着周围人不得不照着她的去做,虽然她从来不提出任何要求,这就是癔症型的人的行为模式,你越把他当回事他就越是回事,我记得有部片子是不是叫《情深深,雨朦朦》,里面有一个情景是赵薇演的,跑到一个船上号称是疯了,拿一个头巾,这种时候大家都撤,假装没看见,她肯定不会跳,但大家都围在这儿就是强化,她因此得到了大家极大的大家的关注,她的行为就会没完没了,我不去强化她就是在治疗,我不需要去管她。还有紫薇自行车掉下来了,磕着后脑勺了,可能磕得重了,回去以后就失明了,怎么治也治疗不好了,最后靠什么呢?后来她的男朋友跑去说"即使你瞎了我也一生一世爱你,决不变",我也爱听这种话,后来她就会过一阵就瘫了、过一阵就瘸了,不断用这种方式,因为它有效,同样在意象中也会不断地出现症状,我们只要不上当就行了,在心理治疗中,很多时候来访者会给咨询师设很多圈套,如果你识别了是潜意识的什么东西,他的圈套百出,他可能开始很癔症地去影响你,你识破了,不上当,他就会很愤怒地指责你:"你这个咨询师怎么一点没有爱心",你心里一软,完蛋,又上当了,我就不火:"我这个咨询师就是没有其他咨询师那么多的爱心,我现在就是不想那么多地关怀你,我现在就是想弄清楚是什么问题,咱们现在继续谈这个问题。",然后他就继续指责你,你就笑嘻嘻地不上他的套,这时他就会又换一招:"你真的很高明,其实我现在也意识到我对其他人都有一种心理控制,其他的咨询师都看不出来,这就看出来了。",你高兴不?你一高兴就又上套了,然后也不理他:"也许我很高明,但是现在咱们继续看你的问题。",不理他,这时他会有别的套,突然身体疼,"没关系,咱们疼着说吧。",就是这样。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癔症型会出很多很奇怪的东西,突然"我失忆了,原来怎么说的东西我记不住了。","记不住没关系,咱们再谈你记不住的事情,我还记得住",跟他叫劲,突然他"困了睁不开眼","睁不开眼没关系可以强撑着谈",千万不要上他的套,"老师你特有魅力唉","我知道我特有魅力,咱们接着谈你的事情",这是色诱,他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有时候我发现他做意象对话沉溺了,我就不做了,今天不做了。。。。。当场由朱建军老师的太太(当时怀孕大肚子呢)为一个女孩子做了一个意象对话。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没有了 意象对话
《意象对话》
意象对话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