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暴露还是隐藏:一个神经症式的案例报告
李莉 作者: 李莉 / 882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4月2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F!h7gZ0

 

}7ljE&]9L;J0

 

pVbM*@0

第二个疗程:中间阶段

gTB\[W7T0

 心理学空间+Y+dy+H j_{!{ _

这个阶段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天。八月份休假。记得一次我穿着背心,发觉她脸上有种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们的谈话也突然停顿。我问她在想什么,她显得很不好意思,迟疑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我刚才在脑子里不停地想问:“老师,我能不能看你的胸部?”她感觉自己脸红了,但我并没有看出这一点。我给她反馈,利用这个机会再次澄清Sunny的担忧与现实。她总是觉得别人(或者有一双眼睛)时刻都在注意她的不足之处,能看穿她的一切。

-}Av7{$r DY]0

 

+c3l`7o*Cwj0

当时我在给一个法博士做咨询,我的个人督导老师Fran指出我对待女博士和Sunny的不同态度,一个靠近,一个远离。那时我觉得Sunny已经明白自己很多,一个疗程结束,我已经在为离别做准备,不再过多做解释,而教她正念的方法。Fran问我:“你觉得Sunny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吗?”我也觉得没有,但在当时,除了少数几个长程个案,一个咨询进行12次是很普遍的,我对Sunny能否继续咨询没有信心。不过,Sunny还是继续了。心理学空间0ogMO]3V8C

 心理学空间].?1~/^7T5\ f6W

在这个过程里比较折磨人,Sunny经常发生没有带够咨询费的情况,无意识中,她是在用这种方式贬低咨询师——你不值得我付足咨询费,其实一开始她要求降价的行为已经能够说明这一点了。我和她讨论了这个问题,她说从小父母就给她灌输节约的观念,小时候父母是难得给她买零食或玩具的。长大后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每次取钱最多不超过500元,她那样说的时候,我有愧疚的感觉,人家那么节约,那么困难,你还人家收钱,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其实我给她的费用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最低价,毕竟我的工作是咨询,是有偿的倾听和理解,而不是慈善。我去年花在培训上的费用就是四万,我的收费是绝对合理的。心理学空间q-h(s3Y5a,Y!ZRz

 心理学空间]u$[U-G+[5c

想到心理学大师埃里克森,他只有小学的文化程度,佛洛依德也不是教授,但不可否认他们对人类的杰出贡献。

9Yv5M ? }KY0

Sunny也对自己的学历感到自卑,第一个男朋友在考研究生,他所在的学校也是名牌,这些都是特别能够满足她虚荣心的地方,曾经感觉在同学面前特别有面子。但这些满足是暂时的,她挑剔他的着装和长相,背着他和其他男性保持来往,被男友发现了两次。我居然认识了你这样一个女人!这句话对Sunny的冲击是巨大的,以至于她也开始不停地在内心批评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无法控制地想去看男性的生殖器部位,不断严厉地责备自己不应该的同时,又害怕周围的人会看穿她的想法和心思。这是典型的强迫思维。心理学空间C rZn*rO

 心理学空间 j+e!d \g7qhwo%`,A

Sunny为自己的学历感到自卑,希望通过找到出色的伴侣来弥补自己的缺憾。她的父母,尤其是父亲,从小就对他寄予很高的期望,希望她跳出农门,出人头地。这些期望在很早的时候就成了她的负担。我觉得自己在高中以前一直都在为父母而生活。到了大学才开始变得开朗,寻找快乐,为自己生活了。

0i h M"v)[0

 心理学空间Hw!X&V:iy+U3i

频繁讨论的问题是她和男朋友的关系问题,她总是看不惯他的某些动作,包括手颤,有点娘娘腔,他的着装和“刘德华“头(她感觉太老土了)都让她难以忍受,这伤到了她的面子。她所希望的伴侣是高大英俊的,着装时髦得体的,带出去很有面子的。另一方面,她也担心真的离开这个男朋友,以后会找不到像这样对她好的人了。挑剔与忧郁折磨着她,这个问题令她不胜其烦,不想讨论。但这恰恰是她最应该直面的现实问题。我对她不止一次地进行教育,浪漫的爱情是暂时的,不能支撑现实的婚姻,正如Jerry信中提到的那样:Adolescent fantasies about sex usually don't work "in the flesh".  Sunny感觉到我在劝她接受现在的男朋友,但她觉得不甘心,以自己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坦白说,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这是我的反移情。我和老公是初中同学,大学时开始谈恋爱,虽然也经历过很多波折,我也曾对他不满和挑剔,憧憬过更好的人,但当风雨过后,我愈发觉得我们之间感情的深笃和珍贵。美好的幻想可以带动自己不断进步,但如果过分憧憬那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往往会错过身边实实在在的美景。以发展的宽容的眼光看自己和别人,脚踏实地去争取,是可以美梦成真的。这是我个人的体会,但Sunny在这样的年龄大概还无法真正接受和理解吧。

yB9o)}(v c&_;i0

 心理学空间)Q+W&};?%K,r

中间阶段是折磨人的,与更多的阻抗同行。在第二个疗程快结束的时候我又快顶不住了。我在电话中直接告诉Sunny:“我的个人督导说,像你这样的情况至少还需要两个12次。”我觉得自己在拉大旗作虎皮,单靠自己是扛不住的。但其实由于语言的关系,督导给我的建议我很多都没有听清,也无法用在咨询中,每次还是按自己的想法,根据当时的情况在做咨询,个人督导起的最大作用是陪伴,她一直带着欣赏和支持的眼光来陪伴。当我又觉得自己不够好,能力不够强的时候,Fran让我看到Sunny的进步,和刚开始的时候相比,她的症状消失了,她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有自信了。每次督导结束之后都会感到自己的生物电又被充足了。当我觉得Sunny像个被宠坏的孩子,对身边的男朋友不珍惜的时候,督导提醒我,从Sunny的讲述中,我们并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是否真的适合Sunny。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决定不再强加。

&vLo#M C mc3Q.w0

 心理学空间2`ADa J/T xqlpq

中间阶段是折磨人的,相同的模式强迫性地重复出现,很多话题没有进展,令我时常感到无能为力。这期间我个人也经历了重大创伤,Stockton的那本书终于出版了,其中却没有我的名字。被负责人忘掉了,他既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同学,自我感觉关系最近,却被忽略了。这让我很长时间无法接受。心理学空间I;E(}5`m%ch"Q$d

 心理学空间Tej7FqU

 心理学空间kvj+t\MJP

24次咨询:

}l n V.lK R1w6prT0

 

:E3ept hL0

Sunny穿了件灰色格子大衣,内着裙套装,运动鞋。

Yg CWO b0

Sunny对前男友的美好回忆开始,我们继续上次高低好坏模式的讨论。心理学空间_Ibuv%E(I

面对职位高、长得帅的人,她会欣赏、仰慕,或者害怕、逃避,觉得不自信,很胆怯;

8T nb:a5z;sxN!g|n0

而面对不漂亮、不自信或者胆怯的人,她又会感到自己高高在上,对他们不屑,不想理睬。心理学空间Yvg#f4I1X_| W

对待前男友也是这样,在一起时挑剔、不满意,分手后想到的都是美好。我提醒她注意,对待现在的男友也是同样,只关注对方不好的地方。

u%ISr$o he0

Sunny面对我的质疑想把话题岔开,又被我拉了回来,在这段讨论中感觉到纠缠,觉得自己在教育她、还有点批评的味道。Sunny一脸为难地说:“听你的,希望就没了。不听你的,又会一直挣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她的表现有点像扭捏的小孩子,很可爱,但不想听大人的话。心理学空间f!`Q||)d d @

接下来提到工作不如意,进而对自己不满意,不符合父亲的期望。

m![,Gl0rkW,@ a;u0

Sunny对父母的不同态度:

*h|;mNTt"af+RiI0

对父亲是敬畏的,认同的,感觉自己有责任通过学习跳出农门,改变命运。

LX5gn$Et*[@|8H0

对母亲总是对着干,觉得她不如自己好。

+W GKq"G;M{0E'\0

 心理学空间:jOxbi w6yj

在这次咨询中Sunny说:“我不知道几十年后还会不会记得我曾做过一次心理咨询。”心理学空间 {0xFEI+lLr

我感觉到了共时性,前一天课间聊天时我刚好谈到自己的一个幻想:来访者一直不觉得咨询师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想到这个人还是帮到我了。Micheal反馈:你希望来访者会记得你的好。

2d8ei-_L#F9g0

Sunny再次索要咨询录音,希望重听,觉得会对自己有帮助。我体会到的是分离焦虑,她需要保留我的声音,保留这段记忆。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隐形的压力,隐形的翅膀 李莉
《李莉》
CAPA 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Training Progr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