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惊呼美国正在失去创造力
作者: 唐昀 / 754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8月14日
来源: 新民晚报 标签: 创造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教师们抱怨追求标准化教学酿出恶果 专家惊呼美国正在失去创造力

托兰斯测试题之一:用左栏给出的图形随意组合画画,其中第三项允许添加其他图形元素。右栏列出的是测试者完成的画作,其中左列为创造力较强的作品,右为创造力较弱的作品

玩游戏和涂鸦都对开发小朋友的创造力有益

被后辈研究者尊为“创造力之父”的E保罗托兰斯教授和孩子们一起做创造力测试

 

 

文/唐昀

美国被普遍认为是最具创造力的国度之一,它的教育体系鼓励孩子自由想象、畅所欲言,为其他国家竞相效仿。然而,最近首次有研究显示,美国孩子的创造力自1990年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尤其是幼儿园至六年级这一阶段最为严重。这一结果让许多美国学者振臂急呼:挽救美国的创造力。

教师们抱怨,这是当今美国学校追求标准化教学的恶果。但也有专家认为,只要找到适当方法,标准化教学与培养创造力可以并行不悖、相辅相成。

“托兰斯测试”

1958年,8岁的小男孩泰德施瓦茨洛克接受了E保罗托兰斯教授发起的一项关于创造力的测试。当时,明尼苏达州约有400名儿童接受此项测试,轰动一时。

施瓦茨洛克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一名心理学家递给他一辆玩具救火车并问道:“你要怎样改造,让它变得更好玩?”施瓦茨洛克立即说出25种方法,比如添加一个活动梯、给车轮安装弹簧等。心理学家非常兴奋,认为这孩子具有“非凡的想象力”、“有能力综合运用多种元素制造有意义的产品”。

之后50年里,托兰斯教授及其同事对接受测试的孩子进行长期跟踪,发现那些有更多好点子的孩子长大后大多成为企业家、发明家、大学校长、作家、医生、外交官、软件开发商等,事业有成。

印第安纳大学教授乔纳森普吕克在分析了托兰斯数据后得出结论,一个人的创造力指数与其一生成就的关联度,比智商高出3倍。

如今,托兰斯测试已被公认为创造力的评估标准,它被翻译成50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创造力危机

今年5月,威廉玛丽学院学者金京熙在分析了近30万份托兰斯测试成绩后发现,美国孩子的创造力正在下降。她说,创造力成绩直至1990年还呈上升趋势,但之后便不断下降,“下降趋势十分明显,尤其是幼儿园至六年级阶段最为严重”。

这一发现令人震惊,因为创造力被视为未来第一“领袖能力”。它不仅能促进国家经济增长,在其他国内国际事务中也能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清除墨西哥湾漏油、让阿富汗恢复和平、改革医疗体制……

目前为美国创造力下降原因作定论还为时过早。一种说法是,美国孩子看电视、玩电脑游戏时间越来越长,而参与创造性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另一种说法是,学校课程缺乏创意。

在美国创造力下降的同时,其他国家正把大力发展创造力置于国家发展战略的首要位置。2008年,英国修改了中学课程,强调培养学生的独立见解,并试点使用托兰斯测试来评估学生的进步。欧盟指定2009年为“欧洲发明创新年”,召开有关创造力的神经学学术会议、进行师资培训、开展“实践型”学习项目。

普吕克最近在北京和上海几所学校考察。他看到一个男孩用手机零件为自己的助力车制作了一个跟踪器,感到非常惊讶。

中国一所知名大学的同行向普吕克请教美国教育的发展趋势,普吕克说美国学校正致力于标准化课程、机械背诵和全国性考试。“当我的话被翻译过去后,他们大笑起来,”普吕克说,“他们说:‘你们正在走我们的老路,而我们却在努力学习你们的模式。’”

科学新发现

美国教师抱怨,迫于标准化课程的压力,他们没有工夫展开创新教学。但有学者认为,现行的标准化课程并不一定阻碍创造力的培养,关键是采用何种方式。这就需要了解神经学领域的新发现。

过去,人们以为创造力由右脑决定,后来研究发现,如果只用右脑,你的想法可能无法真正实现。

当人们尝试去解决一个问题时,首先会专注于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和常见的解决方法。这通常是左脑的功能。当你发现这样无法解决问题时,左右脑就会协同运作:位于右脑的神经网络会扫描那些可能与问题相关的遥远记忆,大量看似无关的信息汇聚到大脑左侧,查找从未有过的思维类型、独特含义和高度抽象的概念。

一旦形成这样的关联,左脑必须锁定一闪而过的“灵感”,让整个大脑从先前的“发散型”状态变成“聚合型”状态。就在一瞬间,大脑将思维的碎片“捆绑”起来,“好主意”由此诞生。这一刻,你会由衷地发出“啊哈!”的感叹,沉浸在创新的喜悦中。

那么,创造力可以通过学习获得吗?这和打篮球是一个道理:个子高的确有助于一个人成为篮球运动员,但其他人也可以通过练习成为篮球高手。发散型思维对于创造力固然重要,但聚合型思维同样不可缺少,在两种思维间迅速转换需要非常严密的大脑控制力。

新墨西哥大学神经学家莱克斯郑得出结论:那些勤于创造性活动的人更擅长控制自己的大脑。演说家、喜剧演员、运动员等在即兴游戏中表现出色,就是源于他们经常进行两种思维模式转换的训练。

俄克拉荷马大学、佐治亚大学和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也在各自的研究中得出相同结论:创造力训练可以产生明显效果。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教授詹姆斯C考夫曼明确表示:“创造力可以通过教学获得。”但它并非一蹴而就,只有在日常工作和学习中不断练习,大脑功能才能得到改善。

实践出真知

创造力可通过适当方式训练养成,与美国当前推行的标准化教学理念并不相悖。金京熙说,创造力理论家唐纳德特里芬格的“创造性解决问题方法”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提高孩子创造力的方法。

俄亥俄州阿克伦市新成立的全国发明家名人纪念馆学校在实践中证明,创造力培养与标准化教学完全可以实现有机结合。

为了完成俄亥俄州的标准化课程教学,这所学校的老师为五年级学生制定了一个教学实验:学校图书馆的窗户面向公共场所,即使关闭,仍有严重噪音,学生被要求在四周内拿出有效降低噪音的解决方案。

学生们被分成各个小组,他们首先要明白一个原理:声音如何传播?这就是特里芬格所说的“寻找事实”。下一步是“寻找问题”:设想所有潜在隐患。再下来是“寻找方案”:想尽可能多的解决方案,比如通过挂窗帘、种植物、在天花板上悬挂风筝等方法减少噪音,或者播放舒缓音乐以掩盖噪音等。最后是“解决问题”:评估哪种方案最有效、最便宜、最令人心情舒畅。玻璃纤维最吸收声波,但不够安全;建造水族馆是否比在双层玻璃间充水更容易?……

然后,学生们开始具体实施方案。他们建造模型、选择材料、请求看门人在假期帮忙照顾植物和金鱼、努力说服其他小组支持自己的方案……他们沟通得如此成功,最终决定把几个方案合并成一个。

整个过程中,孩子们充分诠释了“创造力”的定义:在发散型思维和聚合型思维间转换,形成原创的、有用的方案。在不知不觉中,他们掌握了俄亥俄州五年级课程的要点:了解声波、单位成本计算、说服技巧等。

不久前,学校参加州统一考试,成绩出来后,校长巴克纳激动得流下眼泪。尽管学校刚成立一年,而且42%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成绩却排名全阿克伦市学校前三。

克莱尔蒙特研究生大学的米哈伊奇克森特米哈伊和北爱奥瓦大学的加里G古特长期研究创造型人才的童年生活。他们发现,创造型人才往往成长于一个鼓励发表不同意见的家庭:父母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观点,同时维护家庭的稳定;他们满足孩子的需求,同时要求孩子掌握技能。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有一种适应性:当他焦躁的时候,知道要避免混乱;当他无聊的时候,会寻求改变。

奇克森特米哈伊和古特还发现,创造型人才的童年往往充满艰辛。“艰辛”本身并不产生创造力,但它能迫使孩子灵活面对生活,而“灵活性”有助于产生创造力。

相关链接 儿童各个阶段的创造力表现

儿童早期,自由玩耍与创造力高度关联。那些喜欢角色扮演的学龄前儿童更具创造力,因为说出别人的观点有助于他们开发从不同角度分析事物的能力。独自玩耍的时候,具有创造力的一年级孩子会表达强烈的负面情绪:愤怒、敌视、痛苦……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游戏是一个安全的港湾,让孩子表达被禁止的想法和情绪。

年纪稍长,有的孩子会幻想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时常沉浸其中,有时达数月之久。他们甚至会发明一种专属于那个世界的语言。这种情况的高发期是9岁到10岁,是具有创造力的强烈信号。密歇根州立大学针对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的研究显示,多数获奖者在童年有过上述幻想。

四年级以后,创造力不再“无中生有”,在寻求有效解决方案的过程中,研究和探索成为重要组成部分。但这种转变并不容易,因为这时,孩子的头脑里塞满了学业,创造力会受到阻碍。如果一个具有创造力的孩子有幸遇到一位宽容的老师,能够容忍他不同寻常的回答、偶尔的调皮捣蛋或奇特的好奇心,他就有可能变得出类拔萃。相反,如果他受到压制,则可能在学业上表现不佳,甚至可能中途辍学。

聪明儿童爱提问

学龄前儿童平均每天会问父母约100个问题。有时,父母不胜其烦,希望他们闭嘴。遗憾的是,他们可能真的不再提问,到上中学前,他们已经习惯于不提问题。在此期间,他们思考的动力和参与活动的能力也直线下降。他们不提问题是因为没有兴趣,同时也因为没有兴趣而提不出问题。

(本刊除“论坛”及本报记者署名文章外,均由新华社供稿)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造力
«八〇后缘何喊出“父母皆祸害” 育儿
《育儿》
“可怕”的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