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师眼中的《盗梦空间》
作者: 李晓驷 / 710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9月17日
来源: 李晓驷的博客 标签: 盗梦空间 精神分析师 李晓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分析师眼中的《盗梦空间
李晓驷

一、《盗梦空间》,一部关于梦的科幻大片

我倾向于将《盗梦空间》这部影片视为“科幻片”。之所以将其归类于科幻片,是因为在我看来,影片对梦的表现以及对梦的理解既有一定的科学依据,但又超出了目前科学技术所能达到的水平。

首先,作为一种常识或人人都曾经历过的体验,梦确实具有古怪离奇的性质,在梦中可以有着匪夷所思的时间倒流或飞逝(如回到童年或成为了老人)、空间的任意转换(地理位置的突变、物体或人物的大小和形态的变异)、重力消失(在梦中飞翔或健步如飞)以及可以随时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如梦中的生死轮回),梦中梦,甚至是多层梦,人们在梦中普遍有逼真的真实感并伴随强烈的情绪体验。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其次,研究表明,梦的具体内容既和梦者近日的活动尤其是当天的活动有关,也与梦者做梦时所处的环境变化和刺激有关,如梦者夜间口渴,或夜间下雨,梦者就会梦的与水有关的情景(影片中现实层面中科布和罗伯特费舍尔在飞机上喝水,第一层梦开始的场景就是大雨滂沱和结果是汽车坠入水中,而第二层梦中出现水漫金沙以及第三层梦中的冰天雪地,第四层被海水冲至海岸,以及在在更深的一层或称第五层或潜意识边缘层中科布在岸边被日本人抓住等,无不与水有关),而且梦的的内容也会随着睡眠周期的延续和加深变得越来越荒谬离奇。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盗梦空间》的故事情节无论怎样荒谬离奇和怪诞不经,都不足为怪,相反,反而更加使人觉得真实可信。

再者,《盗梦空间》中多次提到“潜意识”、“防御”、“罪恶感”等,无疑是导演在剧中引入了精神分析学说关于梦的理论。根据弗洛伊德创立的精神分析理论,人的精神活动分为三个部分,即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意识部分是指我们所能感知到的、能够主动回忆出、能够认识到的或是预见到的一切;潜意识部分则是那些不为我们所知、我们意识不到但又却确实存在,并且影响着甚至是左右着我们的心理活动的部分。介于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是前意识。潜意识的内容,常常是人们在早年成长的过程中因受到各种挫折而被深深地压抑于内心深处的某种愿望、某种冲动或某种幻想。这些愿望、冲动或是幻想虽被压抑于潜意识之中,不为我们所知和所见,但它们并非处于沉寂状态,而是构成了我们内心世界的诸多冲突,并且在我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始终影响着甚至是左右着我们的心理活动。(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b79350100fgui.html)。

梦,最能反映潜意识的存在。清醒时,由于超我(可以理解为人的良知或道德观念)和自我防御的影响,不被超我所允许的愿望被自我深深地压抑在潜意识之中,进入不了意识的层面或领域。睡眠时,自我的检验现实的能力下降,其的监察作用和自我防御强度减弱,此时,平时被压抑在潜意识里的源于本我的心理活动,并获得了通过前意识而进入意识的机会。由于睡眠时监察作用只是减弱,并未完全丧失,自我防御仍起一定的作用,因此欲进入意识领域的潜意识思想和愿望不能以其的本来面目出现,而只能经过“梦的工作”,将其变形和加以伪装,以不易被察觉的形式进入意识(梦中)。被超我禁忌得越严格,所做的变形和伪装就越强烈。正是这种不同程度的变形和伪装,使得梦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怪异、零乱、荒谬和不可理解。尽管在梦中被压抑在潜意识的愿望能够通过伪装的形式(如片中Eames多次伪装成罗伯特的教父)进入意识而得到满足,但由于这种满足毕竟不符合梦者超我(良知和道德)的标准,因此梦者醒后会为此感到焦虑、内疚直至终身难平的罪恶感。

虽然片中所说的“防御”和精神分析学说中的“防御”得含义并非完全等同,但其中亦有同工异曲之妙。如片中科布向筑师阿丽雅德妮传授梦的知识时所做的梦中,很多人都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科布的行动小组在梦中总是遇到“防御者”的竭力阻止。这种目光的注视和武力的阻止,可以理解为即便是在梦中超我也在行使监察的功能,自我会采取所能动用的力量来阻止潜意识愿望的满足,而片中的所谓“穿越”也相当于潜意识的内容通过前意识而进入意识的过程。

其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盗梦空间》中提到的造梦,也有其现实基础!
现代研究表明,梦的生理功能与记忆的加工有关(参见《精神分析理论生物学基础断想》一文中“梦的现代神经心理研究结果”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b79350100i00w.html),一如古人所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如此,我们在梦中都可以找到白日活动的痕迹,换言之,“梦的具体内容和梦者近日的活动尤其是当天的活动有关”。循此原理,人们设计出了“人工梦”,比如,让受试者带上特制的视频眼镜,使其在睡前反复观看某种场面如某部激烈的枪战片,直至连接其身上的多导睡眠仪显示受试者已经入睡。待一定时间后将受试者唤醒,此时受试者往往报告正在做与睡前所观影片有关的梦。需要说明的是,尽管经过训练,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做一些有一定结构的梦,但不同的是,目前科学技术的水平还远未能达到制造出如片中那般复杂的人工梦,更不可能让一个不愿合作和未经特殊训练的人按照造梦者的设计那样做梦。由此,人们也不可能做到如影片中那样盗取别人的梦。

但是,不能盗取别人的梦,并不意味着不能理解别人的梦。这里的“理解别人的梦”指的就是“梦的解析”。要知道,通过梦的解析真的可以了解梦者的现在、过去和未来。从这个角度看,“解梦”还真有些像“盗梦”,只不过,这里所说的“现在”,是指梦者“目前在现实生活中有何现实冲突”;“过去”,是指梦者“既往所经历过何种心理创伤和有过何种冲突”;“未来”,是指梦者“希望在未来实现何种愿望”。专业解梦的目的,绝不是窥探别人的隐私或由此控制别人或是如片中那样,为了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是通过解梦,揭示梦者潜意识的冲突,使梦者明白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为什么自己是这样的性格,帮助梦者重新审视自己,了解自己,并能在意识的层面认识到自己潜意识的冲突,并由此消除或减轻由梦引起的焦虑和困惑。当然,欲成功地解析一个梦,原则上需要接受过正规的精神分析培训的治疗师和梦者在一定的“治疗设置”下,运用精神分析的理论和技术,和梦者本人一起做“循环式”的讨论(自由联想),包括需要充分了解梦者本人的有关个人经历,个性特点等。

另一个问题是,研究梦的技术在不断发展,解析梦的技术是否也可以发展呢?比方说,没有自由联想的梦可否被解析?我的回答是:有可能(参见上海精神医学2009第二届中国精神分析大会论文专辑)!所谓没有自由联想的梦就是仅根据梦,而无需梦者对梦多做解释。坦率地说,在我个人博客是发表的《解梦实战》梦例,都是主要根据甚至仅仅根据梦者所提供的梦和有限的关于对梦的说明所做的解析,我和这些梦者从未谋面,也从未有过任何联系,更不可能和梦者坐在治疗室里就梦的内容进行讨论。我的临床实践告诉我,有些没有自由联想的梦真的可以被解析。之所以能够仅根据梦就能进行解析,是因为我认为“梦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b79350100jev8.html),只要真正掌握了这种语言的规律性就有可能对梦做出翻译!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会由此称呼我为“盗梦者”,但我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不是“盗梦者”,也不愿意接受这种称称呼。因为析梦不是盗梦,更何况盗梦还有不道德和非法的成分,就像《盗梦空间》中的科布,无疑是个极端危险的罪犯。

其五,可以通过控制梦来“植入想法”吗?答案是:不可能!至少,目前不可能!
毋庸置疑,《盗梦空间》一片引用了大量科学知识,并在摄片时应用了大量高科技手段。但该片也不乏超越现实的幻想内容。如片中经常出现的手提式造梦机,它充其量只是现实生活中多导睡眠仪的变形。真实的多导睡眠仪大小和其差不多,但主要功能是检测人在睡眠中以及在不同的睡眠时相中各种生理指标的变化,并可借此确定不同的睡眠时相和在不同的睡眠时相中唤醒受试者,从而间接地研究梦的规律。比如,人们早就发现,快动眼睡眠(REM)期的梦较之非快动眼睡眠(NREM)期的梦更加鲜明复杂,更加支离破碎,也伴有更为强烈的情感体验。

至于影片中多人进入同一个梦,并在梦中协同作战,最后达到将一种想法或观念植入目标人群的身上,在目前更是纯属主观臆想。但也正是这种明显的不合实际,提醒人们《盗梦空间》只是一部根据编剧虚构情节而拍摄的电影,人们大可不必为此感到不安和恐惧。

但是,没有想象,就没有现实。目前科技水平做不到的,不代表今后永远做不到。记得在美国华盛顿航空博物馆里,我亲眼看见其中居然有一张关于中国古代嫦娥奔月传说的图画。我想,谁都能明白美国人把这张图画与太空飞船的模型放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是想说,大家都来研究如何将想法植入别人的梦中——假如科学水平真的发展到了像《盗梦空间》所描绘的那一步,人们也一定有能力开发出一种如同《盗梦空间》中所提到的阻止这种行为的方法。要知道,尽管片中科布最后是如愿以偿地回到了美国,但罗伯特费舍尔是否真的按照日本人斋藤的愿望行事还远远没有答案,况且那只提示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的图腾陀螺究竟是停下来了还是在继续旋转,也还是个谜。我想说的是,《盗梦空间》不愧为一部极为优秀的科幻大片,一部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实现但却促进我们放飞思想,积极探索的的科幻大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盗梦空间 精神分析师 李晓驷
«精神卫生机构功能的转变将成为推动心理治疗发展的重要契机 李晓驷
《李晓驷》
《小姨多鹤》中谁该为小石的死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