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夜间连续的梦中无意识欲望的构成机制
张涛 作者: 张涛 / 379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0月22日
标签: 克里斯蒂娜 母亲 女孩身体 欲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zJ?(Om@$xI}0关于夜间连续的梦中无意识欲望的构成机制【1】心理学空间hp;n XBG+P9y$a1c

心理学空间x'^ LFI)y

xx!i @0iEIC lW0

此前我们讨论过梦中梦以及半夜醒来继续做梦的类似机制,即实在的焦虑与外部现实与精神现实的关系和连续体,这是梦的精神机制,但是梦的意义呢?

q;i9\nf,Y0

      我们翻开在弗洛伊德《梦的科学》第六章,弗洛伊德进一步提到其意义:即梦中梦本身是一个愿望的表达:如果我梦到跟人做爱,进而醒来发现自己在梦中,而这整个是一个梦,那么前一个是梦的欲望的表达,而后一个只是为了掩藏它!弗洛伊德在第六章第六节强调梦中荒谬的位置:荒谬必须在梦中找到一个位置。因为他认为,正是梦的荒谬的细节,才揭示了真理,即拉康所谓,创伤的真相必然是以谎言的方式出现,或者反过来,谎言以某种方式正表达着真相。原因在于,弗洛伊德说,荒谬本身是一种极好的伪装,可逃避审查机制,而无需给予太多的化装。而我们这里提到的梦中梦就是荒谬之极。心理学空间 w%`Ch3a

     那么对于连续的梦呢?我们进一步通过科研个案的梦例来看看这100年前的书是否仍旧有效,梦的内容标上了序号,【】为分析中梦者讲完梦后,分析家提问或者分析者自主联想得出的关联思想与解释:

[E,DS_];aA9|7K0

1在一个湖边,也可能是江边的路上,路下面是石头,因为冬天,水不深,我走在大路上,【这很像小时候家乡的那条河的河岸,水干的样子,但是宽了很多,不过北京正中有个北海公园有点像。但我只是做公车经过过,没有进去过。】2一辆军用卡车开了过来,车上很宽,【这种视角,梦里,很像当初工作的时候去都江堰回去的路,也是经过一条大河。】3上面全是各种建立基地的军事用具,但是放在拆装的箱子里,还没组装,我知道是敌人的,于是把它们都扔到江里,我就用手,很奇怪,反正应该很重,车也在开,我在路上就顺手一个个地能把它们拿出来,然后扔进江里。【“昨晚睡前打军事游戏,我选的是一种控制别人建筑的那一方,其中能造出一个人,他可以隔着很远就把对方的基地的各种军用设施给控制了,然后顺手就卖掉了,这样对方发展起来的实力就立马减弱了。”“啊,梦里你也很顺手啊。”“是啊,我就是昨晚打的时候想提早进攻,很快打赢全局,以前都是自己发展好了,才用那些坦克和这种兵去打,所以我想还是早下手为好,对方发展的时候就去,而非等自己发展好了,对方也发展好了,那就不行了。”“啊,你这里回到我们上次会谈的主题。”】4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些是敌人冯某的。【“冯某是我小学和初中同学,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他比较得意,在小学初中都很多人认识,初中后也很有女人缘。”“哦?”“不过,初中毕业前,他求过我一个事情,我那时候物理很好,他考前问我怎么复习,我们聊了30分钟,是我们最长一次谈话,我时不时想起!”“一个很多女生喜欢的人有求于你?”“呵呵,我昨晚想要是这边工作安定了,就是不是该去找个好姑娘了。但北京房子好贵啊,想着这个就入睡了。”】5正这么想,他就来了,拿着枪,我于是逃到河岸下,由于不会游泳,就走在水里,透过河岸遮挡,到前面的大桥,上去,【“我以前冬天在家旁边的河里玩,回家就得走这样的石头上,然后上桥。“上岸?”“嗯,上桥和岸不同,但前面的河岸很低,所以我从路直接下去,走到这里就很高,必须要桥边的阶梯才能上去。然后出去就发现是个高山在前面。”“房价太高了?”“呵呵,也许吧,”】6就到了一个餐厅,原来这里是一个旅游区啊,【“这就是都江堰,小时候过年都会去,今年也要过年了,最近在想回家的事情。”“哦?”“过年想回家,而在这里又想安家。也许真和房价高有关系。”“要过小时候的那种无忧无虑过年全家登山的生活,而现在安家就如同登山一样?”“呵呵”】7里面很多奇怪的东西,所以即像是博物馆,但是是露天的,在大山的窄路上,很多人,我在这中间餐厅停留,很多人,似乎还有认识的,但是忘记了,【“我们单位最近组织过一次出游,看了很多现代艺术展,那里露天的东西就像是那里的。我想你是对的,我想回家,这里单位组织的活动,让我唤起了整个回家的感受,因为去年这时候我没有这么强烈。”】8也完全忘记冯某在追杀我,吃了汤,剩下的汤很多,味道不错,我就把它们倒入一个壶里,就像以前老式的铝的烧开水的,但是没有出口。接着我还有袜子就把脚放进去了,大小刚好,一只脚各一个,像鞋一样,然后就穿着走了。【“壶什么名字呢?”“水壶但又不是,因为没有出口啊,很奇怪”“没有出口?”“嗯,但我想不到别的任何东西,很奇怪的玩意儿,不是任何厨具啊。”“那你汤里放脚能想到什么呢?”“呵呵,烫脚,你这么说我想到了,昨晚我突然发现我有个热水袋,我买了一年了,忘记了,今年第一次拿出来用,我小时候,父母都用一种铝制的水壶来,梦里的就是那种,冬天冷,一家人过年就在被窝里烫脚看电视!这种东西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反正就小学初中时候过冬就会用,没有现在的那些各种电热设备方便,就是用开水灌进去,所以可能因此梦里成了剩下的汤,因为没有菜的汤,我们就叫白水,比如我妈最爱做白水萝卜汤。”】10之后似乎还遇到两个陌生女人,具体说了什么不记得了,【这里实在想不到什么,只记得聊了很久,似乎还聊得不错,也许一起在山里散步?一起走了一段?因为下面被吵醒的时候我还在想着,但现在却只记得这个梦的这些了。】心理学空间[1U/^nPy

然后就醒了,由于外面隔壁邻居不知道做什么,很吵,自己很不爽,但过一会儿就睡着了11梦到自己在一个地方住,似乎就在刚才旅游区旁边,但是刚才旅游区山路很长,现在觉得就如同屋子外的墙外的花园就是整个旅游区了,【不知道为什么和家联系着,我家位置其实也不是梦里这个地方。】12此时从正门出去是大路,我到对面,是三个老同学,都是女生,我去了后说她们老是在这里玩,我也过来玩,但总不去我那边看看,【“这里有三个女人?”“嗯,前面是两个陌生的。”“为什么是他们?”“他们是我的同学,也在北京,但是没联系。”“所以你想他们过马路来看你?”“呵呵,”】13于是她们就去我家了,过了马路,门和窗户开着,但家里太窄,三个人各自一个位置就没有别的东西了,电脑也没有,似乎很无聊,大家于是想走,【“我想也许是的,而且因此,我觉得我刚工作不久,没有安定,家里啥都没有,租的房子也很窄,老同学来都无法安身,别说找个姑娘了。”】14此时外面有警察经过,看到我,我想不会有什么事情吧,身上没有证件,但那三个女生和警察打了招呼,似乎警察就不怀疑我了。走了。【“嗯,前段时间有几个警察敲门询问过我关于隔壁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知道梦里警察怎么找到了我身上了?”“哦?”“确实不知道。可能想他把刚才吵醒我的邻居抓走?”】

x W+`Nw%D1e!y0

此时又被外面声音吵醒,很想骂人,此时又睡着,梦到15自己在另一个地方住,也是一人一间,但是邻居隔壁也在,都开着门,外面是一个楼道,有人经过问我家有没人,【“这里很像我最小时候的家,那时候父母刚结婚,有了我,4岁之后搬走,之前大家就都像这样挤在楼道里做饭,后来有了房子,就不住这里了”“所以这里是租的?”“嗯,”“你现在也住的是租的,想像父母一样成家立业?”“呵呵,确实,”】16因为外面装修,每家门外都配置了新的铁柜子,一人要掌管好各自的新钥匙,不然被别人拿走了,于是我出去,对钥匙编号。【“很奇怪,房屋外头有柜子,很奇怪,不过那柜子很像我工作时候的,因为我们科室是新成立的,我刚接手的时候,正好去购置这些柜子,回来也是我管钥匙,不过,呵呵,最近出差前,因为办一些培训,有很多剩余物资,比如一些会务用的,也不值钱,就是笔啊笔记本之类的小东西,剩的都被我贪小便宜拿回来了。”“啊,”】17我也顺便跟邻居打招呼,说是他们太吵了,【所以我把门关上,于是才有梦里听到外面有人问我家有没有人的片段!】,18然后,谁来找我,似乎是一个小学的同学,侯某,我也不惊讶,拿出地图,更他说第一个梦的旅游区的路线,很奇怪,它变成市区的了。【“他跟我也不熟,但是小学很调皮,好像还偷过同学的小东西,笔啊之类的,但我不觉得他是坏蛋,我后来毕业前还送给他过书。”“都是拿笔,你不觉得他是坏蛋,前面警察也没有怀疑你?”“呵呵,是啊。”】19而且是北京市区地图的二环内版本,一条河在地图正中间经过【“这应该是成都的地图才对,府南河穿过市区的嘛!”“啊哈,你刚才的梦里住在旅游区旁边,如同花园和房屋隔着一堵墙的关系?”“是啊,但为什么这个梦里不是啊。”“那个梦也标注了成都,而你的老家是成都,就是说是有河穿过的二环地图那里的,就是成都地图,虽然这河是旅游区或者都江堰的。”“嗯”】,20我住在下二环即地图左下角,旅游区从左上角的二环处到中间的河那里,那里就是餐厅和那个桥的位置,然后下来延长还有一段,是我看到很多奇怪的露天博物馆的地方,由于地铁的线路,我们必须从我家从左二环到上面的旅游区进场处,而出处是只出不进,所以反而多走了半个城市,而如果从出处出来,那么要回左下二环我家,就要从地图中间坐地铁到右上二环处,再右上二环到左下二环【“你的意思是,这样就饶了城市一周了?”“对啊,为啥这么费事?”“为什么呢?”“我上班觉得太远了,也许,北京地铁又挤。”】。21但我这么跟侯某解释的时候,又说,我现在突然跟你讲,想到要是从出口处走回来,也很近,不用赶车了,因为以前老是想赶车,于是这么近走路和赶车时间差不多【“我现在住的地方不是这样的,梦里反正就这么认为。”“这和公园的那个梦一样,回老家也就回到老家的都江堰,就如同旅游,而旅游区代表了真正心理的家,于是这样回到你现在工作地方和家的关系,回家/旅游就变近了,下面(2324)你也走出这地图,机场都合并了,仅仅是一个出入的检查身份的通道,不是吗?”“也许吧,梦反正很是奇怪。”】。22之后,我怎么就似乎由左下面走出了地图,23看到自己在成都好又多那里,我突然想,啊,回老家了?再走两步,诶,怎么是家乐福,我犹豫是否该买点吃的,【我今天该去买菜了,昨天给自己的计划,也许还要采购礼物回老家,如果今年单位让我回去的话。】24,我梦里也疑惑,但突然想通,我想北京和成都本来就是连接的,所以北京的地图下面就是成都地图,我现在在成都的上方的机场【实际双流机场在成都南边!所以这也是梦者的创造】,即是北京的也是成都的,出来,梦里没想这么近还要机场干啥,但我还有工作要干,不能回去,于是想走回去,不知道经过机场进去穿回到北京的关口出需要身份证不?25自己走,结果走到山里了,本来认为自己刚走出来,沿着原路返回就可以,但是自己却上山,然后很多陌生的山路和老房屋,里面路径小道关系很复杂,最后觉得迷路了,就醒了。【“山里?”“我昨天晚上打游戏前,还在吃饭时候,在网上看了《一代宗师》,一代宗师就是江湖之争啊,”“呵呵,是有江也有湖的江湖?”“哈哈,对啊,里面女主角跟人争斗,好像出家了,因为有佛像的场景之类的,这也许也是我梦到都江堰这个旅游区的原因,但是这电影自己很多地方还有话没看懂,虽然还是觉得不错,但整个线路稀里糊涂的。”“所以你迷路了?”“不是吧,女主角的决定其实很感人?”“你也想迷路跟她出家了?”“哈哈,这最好不过了,呵呵,想想确实,单位为了很多小事,都可能争执,比如过年放假哪些回家,哪些不会,都会明争暗斗,打小报告,背地里找领导干点啥的,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回,还是小时候过年幸福啊,无忧无虑的。”

!ESL$}"T?0

 心理学空间+P1p3J0Ni&~

我们详尽地分析了这个梦,能够看到,梦是如何凝聚了很多白日和过去的思绪与情感组建的,同时,无意识的核心的欲望是回家(老家),同时也是安置现状的家(包括找一个性的伴侣,即成家),在这个基础上,家有很多层意义:如烫脚的热水壶,如旅游区代表过年的气氛,如有河流的地图等等;而在性对象的欲望上,河岸越来越高,表示买房的困难,也是结婚的问题:要找一个女人成家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不能等待,自希望己如游戏中一样迅速就能发展好了,所以对于颇有女人缘的敌方冯某,要“先下手为强;但是按照现实中自己的工作,则是需要“绕一大圈”,连三个女同学都不好意领“进门”,只能在单位贪点小便宜,还怕警察找上门;我们可见遇到两个陌生的姑娘虽然梦者没有任何联想,但是我们可以推测,这就是在河边江边 湖边 也是一代宗师的江湖中的‘凭’水相逢 的愿望【虽然河里没有什么“薪”水,河岸又那么高高如山,回忆的白水萝卜汤”里虽然只剩下白水,但是还可以入壶暖脚,这汤也是关于母亲的甜甜的记忆,这还是退出“江湖”出家(某种出嫁?-前面梦的女生“过门”来)的女主角。我们再度在靠近欲望核心——无意识沸腾处发现一句话一个词的多重决定(lalangue)及其复杂的字面与字义上的环路。】。

Hr(h2E/}$GgI(E2x(n0

心理学空间:fVP*D6o-Dm

Q7TEG^(f;kki"T+z0

回到梦的连续性,整个梦中断了两次,然后三个梦,有些内容有所交错。后面的梦,帮助我们解释了前面的梦的意涵,如果仅仅只有第一个梦,是无法下手,或者分析家无法提出有效的问题,也许分析者无法建立联系,那么就无法进一步解释的。弗洛伊德告诉我们,连续的梦,越到后面,则梦更为简单,因为无意识能利用的我们白天生活和记忆的材料——即表象越来越少,因此,检查机制和隐藏的能力必然减弱:比如最后直接梦到在回家的城市的“家”乐福买计划的现实中第二天要的菜或者礼物了。而梦的空白处,弗洛伊德告诉我们,这里是检查机制最厉害的地方,也许无法接近,只能推断:通过冯某等多处汇聚到想要成家的主题,我们才能得到这里遇到两个姑娘,由于对方没有进一步的联想,这里又作为梦的脐点,因此,无法进一步深入。这个连续的梦证实了弗洛伊德110年前的梦的运行的理论仍然非常有效;当然,这个当前的个案看出,分析家对于此前会谈的内容的把握也促进他能提问和加以解释。最后,睡眠中途醒来的干扰也适时地被利用到梦里,用以表达对邻居的攻击性。同样是山,却意义颠倒,无意识可以同时表示相反的意义,弗洛伊德告诫我们,由此反衬出该梦者生活中的孤单、抑郁俄狄浦斯式的乡愁的核心——那个不再存在的和父母一起暖脚看电视剧的壶——现在看来则是不能被再认的没有“出口”的壶,被梦无奈地表达了出来。L`inconscient, ça parle!心理学空间^oa3N(]B:Vs

【1】以下的梦来自科研个案,即签订科研合同进行的个案,并经过对方允许且改变一些必要的身份信息后公布。

f1}/{0Bf I/|-T!?,RE0心理学空间9~'pXq S7O:z

心理学空间~?:_tX!_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克里斯蒂娜 母亲 女孩身体 欲望
«《拉康研究期刊》专访保罗.沃黑赫 张涛
《张涛》
疑病症的精神动力机制探讨:身体与精神之间»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