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洛米的假设中精神分析的复兴(Bursztein博士)
Bursztein 博士 作者: Bursztein 博士 / 4497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0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在博洛米的假设中精神分析的复兴(Bursztein博士:巴黎十大教授,拉康派精神分析家,心理学家)  译者:张涛

前言 

在精神分析中存在着一种渐渐滋长并承受的,如果我们相被教授以精神分析的话,就不可能明确表达而同当前科学的声音相符的真实的观点。这个尤其,从拉康开始,通过关于无意识精神结构形式的查封的假设,这个被称为博洛米的东西,以及在经验中其修改的拓扑学的条件。

  在此,拉康改变了与弗洛伊德相比的科学的参考系,为了通过一个空间的拓扑学理论来思考无意识精神结构的修改和变动来整合能量的问题。

  困难基于这两个步骤是混杂和多产的事实,尽管,今日看来,正是拉康的声音打开了最广阔的前景。

  正是为了发展这几点,这个论文才得以做出。

 

1.在关于数学作用的达朗伯与狄德罗之间论战的精神分析的复兴  

为了证明精神分析的经验,运用一套专门的术语学是没有必要的。但是,为了知道这些经验是如何起效的,那么制作一套理论就是必要的了。理论总是在经验的新东西上打开的,并且总是不完全近似的。确实性的考虑于是产生一个关于精神空间本质的拓扑学的思考,关于其可塑性与其形成的可变性。可是存在一个基于它没有其时间范围外在性事实的精神分析科学所特有的困难。这暗示了理论应该考虑在理论本身中与经验的关联。因此应该承认在精神分析中,理论才是自体繁殖的,且可能正是在这儿有一个同物理学的区别。

 面对关于精神分析理论的多样性,精神分析应该试图将其理论与精神分析理论的不变动的基础相连接。正是在这里,对于源自数学的形式主义的依靠被证明是必要的。事实上,这一后者不仅仅着眼于所产生概念的不变动的所指物去传播,它并非纯粹数学的,也不淡淡构成一个思考的元素。它尤其允许精神分析在此靠近其发展的新的阐明了精神结构形成功能的理论概念的知识。

可能,在21世纪初,精神分析复兴了发生在17世纪的达朗伯与狄德罗之间的论战。前者嘲笑后者在数学中想要思考出本质,而对于狄德罗数学的统治会走向灭亡。假如,今日,狄德罗作为字母的人和百科全书编写者而受到仰慕,达朗伯则普遍地不被看重;可正是他无论如何却开创了科学组成的数学的形式主义的当前概念,换过来,一些聪明人-精神分析家嘲笑通过来自数学的形式主义而去希望思考并写出精神实在的意图。事实上,正是他们假定精神分析的科学不应该作为一个主体性的理论来构想,而是确切地说应作为一门无意识精神实在的科学,以及由弗洛伊德在其1938年精神分析纲要中所总结的。

这些聪明人根本不知道自弗洛伊德以来精神分析理论今后的进展在于由拉康的博洛米结的上述假设,能够理论化这些无意识精神结构。他们没有看到可能复兴了所有精神分析理论的假设在那儿突然出现。

因为精神分析的假设有一个创始者的地位。同样,弗洛伊德依赖于同J.G.Frazer相参照的工作,曾将俄狄浦斯情结的假设放置为一个不可变的考虑的神经症的假设。在这里抛开不管人类学增长的敌意不管。以同样的方式,博洛米结的假设,受教诲于紧致空间性和构成精神结构的假设,事实上,放置了无意识拓扑学的本质论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儿童精神分析 拉康 | Jacques Lacan
《拉康 | Jacques Lacan》
1953年讨论班弗洛伊德技术论开场白(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