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琳·梅耶尔:精神分析是一门科学吗?
作者: 法]卡特琳·梅耶尔 郭庆岚 唐志安 / 5958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0月05日
来源: 摘自《弗洛伊德批判——精神分析黑皮书》 标签: 精神分析 梅耶尔 郭庆岚 唐志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卡特琳·梅耶尔精神分析是一门科学吗?

作者:[法]卡特琳·梅耶尔 郭庆岚 唐志安

作为19世纪末的实证主义者,弗洛伊德不断地重复如下观点:精神分析是一门科学,它以对临床资料的公正的“观察结果”为最终依据。当今,精神分析专家们不愿意人们提醒他们注意精神分析创始人讲的这些话,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弗洛伊德的科学意图任何时候都经不起认识论专家和科学哲学家的分析研究。有些人受哈贝马斯(JurgenHabermas)和里克尔思想的启示,建议把弗洛伊德的“科学万能论”弃如敞屣,仅承认精神分析是人文学科(一种“宗教经典解释学”)。他们认为,精神分析是企图了解对症状和行为的感觉,而不是用自然科学方法解释这些症状和行为的原因。另一些追随拉康的人则认为,根据通常的标准,精神分析没有被看作是一门科学,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这些标准是不正确的或不充分的。总之,这非常简单,不是科学质疑精神分析,而是精神分析动摇了科学。只需稍加思索就清楚了!姑且不说像拉康那样把科学方法称为神经症!

然而,精神分析作为研究人的心理现象的理论被提出并被认为是具有普遍性的法则,而且这些理论和法则构成了一种心理治疗基础。从那时候起完全应该提出这个问题:精神分析理论属于科学领域吗?例如,如何证实或证伪俄狄浦斯情结这块弗洛伊德大厦的基石呢?让我们看看这个赌注:如果男孩子喜欢母亲而害怕父亲,就说他极好地证明了这个具有普遍性的过程。如果另一个男孩排斥母亲而深深被他父亲所吸引,就说他压抑了他的“俄狄浦斯”,可能是害怕被阉割或者他产生了一个“负俄狄浦斯”。1920年代,心理学家阿道夫·沃尔格默思(Adolf Wohlgemuth)用如下方式概括:反面我赢,正面你输。

认识论专家卡尔-波普曾指出,这类论点没有科学性。波普认为,精神分析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个由于有表面上的解释能力而诱惑人的学科:它的表现方式是“一种智能转换,一种启示,使你有可能发现一种那些尚未入门的人看不见的新的真理”。科学完全是另一回事,它分两个阶段:首先提出假设(例如,在儿童情感发展中存在俄狄浦斯情结),然后把这些假设加以严格的检验,经过检验可能证实或否定它们。如果观察表明没有产生预定的结果,那么理论就完全被否定。这样就产生了被认为是区分科学方法和伪科学的“证伪标准”。波普认为,为使一个学科成为真正科学的学科,正如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所说的那样,这个学科必须确定一些条件,在这些条件下它可能被证伪或“被证明是错误的”,而且它可以接受这种检验。精神分析则相反,不管人们用什么事实来反对它,诡辩都可以使它常有理,它就是靠诡辩来防止任何可能的反驳。它是“不可证伪的”,“不可被证明是错误的”。波普说,这是一种伪科学。

另一位认识论专家阿道夫·格林鲍姆认为,弗洛伊德陈述的观点完全可以证伪,而且是错误的。因此,精神分析不是科学,但不是由于渡普提出的理由。例如,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偏执型精神病是由于被压抑的同性恋造成的。这样的观点完全可以证伪:我们的社会对同性恋越来越宽容,但受迫害型谵妄症患者百分率并没有下降,这就否定了弗洛伊德的论点,也否定了波普关于弗洛伊德的论点。在格林鲍姆看来,精神分析既不是“不可证伪的”伪科学,也不是有充分根据的科学理论。正如弗洛伊德有时承认的那样,可惜这个理论的预言已经被驳倒。

第三位盎格鲁一撒克逊认识论专家弗朗克·乔菲考虑的是人人皆知的“诚实性”。乔菲认为,一种理论并不是因为它不是“可检验的”或拒不考虑证伪,就必然是伪科学。正如波普所断言的那样:科学史中有大量这一类研究人员的范例,他们完全有理由不因自己的理论被明显地否定而泄气。反过来,一种理论虽然可以被证伪,但事实上仍是伪科学理论,正像格林鲍姆(乔菲经常与他交锋)所断言的那样。例如,天文学曾千百次被证伪,然而天文学爱好者们可以继续千百次“证实”他们的理论。在乔菲看来,判断伪科学的惟一可行的标准就是:没有诚意——对证伪保持沉默,乞灵于虚假的证实,在资料上做手脚,甚至纯属谎言。精神分析是伪科学,因为这是一种没有诚意的理论。乔菲指出,弗洛伊德的论点早已被认为没有价值了,历史学者们已经证明他在资料上做了手脚,但是精神分析的卫道士们还顽固地把自己关在他们的“玻璃监狱”里。在科学领域中,当一种谬误或不正当的实验手段被揭露时,如布隆德洛(Blondlot)的“N射线”或西里尔·伯特(cyril Burt)为推销他关于智力遗传的著作而作弊这两件事,在通常情况下,足以使一种依据这些实验的理论最终失去信誉。精神分析却不是这种情况。精神分析专家们是思想的杂技演员,他们不考虑对他们提出的证伪,尽管这些证伪十分明显。他们总是从他们的帽子里拿出一只新兔子来为弗洛伊德的一贯做法辩解。这种无诚意是为了捍卫“事业”,准备为一切甚至为无法辩解的东西进行辩解的犬儒主义的症状。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无诚意更多地与政治而不是与科学的或知识方面的讨论有关。

(摘自《弗洛伊德批判——精神分析黑皮书》,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版,定价:68.00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梅耶尔 郭庆岚 唐志安
«雅各·拉康的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学 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
《內在生命:精神分析與人格發展》第一章 心智狀態»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