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莎的案例---李小龙 译
作者: 埃里斯 / 5475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0月10日
来源: 李小龙 译 标签: 案例 李小龙 马莎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P(S'p.OB P0pmD-F@'X0
u ])AR:g V d0艾伯特·埃里斯 著心理学空间+]4e'v2Ly/e

*w'U0U4w0_L x~RN0【原选编者按】埃里斯接受过精神分析训练,他创立了具有自身特点和风格的“理性情绪疗法”(Rational-Emotive Therapy),理性情绪疗法是当今很多认知治疗和认知—行为治疗的先声。心理学空间?j,p7UH"yP(o
任何一个听过埃里斯演讲或有幸观察过他的治疗过程的人都知道,埃里斯的治疗风格极为独特。他的治疗直截了当、富有力度、充满自信,他的观点的正确性令人信服。心理学空间Mu Z1f\dxs
在本案例中,我们有机会看到埃里斯对一位年轻女性的治疗过程,这位女性有明显的非理性观念,她所表现出来的问题看来非常适合于接受理性情绪治疗。读者会发现,把埃里斯的风格与前面的罗杰斯对奥克夫人的治疗相比较是很有意思的。埃里斯和罗杰斯都是临床治疗大师,治疗都积极有效,但他们的治疗风格却有着戏剧性的差异。
1WFl({/U1@r0心理学空间5_FJ+u8|AM
马莎是一个颇有吸引力的23岁的女性,她陈述说,她来寻求帮助是因为她时常自我惩罚,有强迫意向,害怕男性,没有生活目标,与父母相处中有负罪感。心理学空间 ygmf \9B `
心理学空间,r8dw;` ~
第一次会谈片段心理学空间E%v"p%|!u2m(K
心理学空间4np[#x eP%N;n7P y
咨 客—1:是这样的,我大学毕业大概有一年半时间了。我一直感觉到自己有些方面出了问题。我看来倾向于自己给自己惩罚。我容易遭遇意外。 我时常重重击打自己,或是从楼梯上跌下来,或者发生诸如此类的 事情。还有,我与父亲的关系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我一直不知道 要怎样做,应该怎样与父母相处。心理学空间+C!M8T a2wm|#|
治疗师—2:你和他们住在一起吗?心理学空间'y]T O Bb{gFK
咨 客—3:不,没有。我3月份就搬出来了。
4m1\ L.LpheM0治疗师—4:你父亲做什么工作?
5|5j(Xdl)L#h `0咨 客—5:他是一家报纸的编辑。心理学空间 }zgj1gUaF
治疗师—6:你母亲是一个家庭主妇吗?心理学空间?$cB%P w1J
咨 客—7:是的。心理学空间mr-J{B Q2f2N
治疗师—8:其他孩子呢?心理学空间@7i&OY@kDy
咨 客—9:对了,我有两个弟弟。一个20岁,另一个16岁,我23岁。16岁的弟弟有小儿麻痹,另一个有心脏肥大。我们从来钱都不多,但我们 总是感到生活中的爱和安全是有价值的。第一件困扰我的事情是, 在我16岁时,我父亲开始酗酒。对我来说,他一贯是个可信赖的人, 他说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因此我就搬出来了,而在我搬出来之前, 我一直怀疑自己对家庭有什么地方没有尽到责任。因为如果他们要 求我做某件事,如果我没有做,我就会对此有负罪感。心理学空间 D+Uq"[*c
治疗师—10:他们要求你做什么样的事?心理学空间D!Hi:Z/j~&Fc#o
咨 客—11:是这样,他们觉得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搬出去是很不合适的。还有,我发现如果真话是不愉快的,那么说谎比说真话要容易些。我主要 是害怕男人,害怕跟某个男人处成一种引向婚姻的良好关系。我父 母对跟我一块出去的人从来没有好脸色。我想过这事,我怀疑我是 否在下意识地故意去找一个他们并不赞同的人。心理学空间4PVb6|6@^)B%@p_
治疗师—12:你现在跟什么人保持关系吗?心理学空间-t\PeM])cq
咨 客—13:是的,有两个人。
*\+z PRcS'O MU0治疗师—14:你跟他们俩都是认真的吗?
bsU3Lk$R0咨 客—15:我真的不知道。其中一个对我倒有几分认真,但他认为我有某种问题,我必须把问题弄清楚。我还有很多时候相当混乱,我不想这样。
|7SaA#i7?9wn9t0治疗师—16:你在性方面愉快吗?
hG [&PfA%y CP T0咨 客—17:不是特别愉快。我想——试着分析我自己,找出我混乱的原因,我想我是害怕失去。
;?*W_$bm;^\#|7q$o0治疗师—18:害怕他们会不爱你?心理学空间 W fSXC
咨 客—19:是的。我一直和他保持关系的这个人——事实上是他们两个——说我对自己没有一个很好的判断。心理学空间Q$Q9[j;?
治疗师—20:你在什么地方工作?心理学空间#cj9Hijnyr
咨 客—21:我为一家广告代理处撰写广告。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什么,但在我读大学时,我从来拿不定主意主修什么课。我有4门或是5门主 修课。在选择学校的问题上我很冲动。心理学空间%}yb@|]h
治疗师—22:你最后选择了什么?心理学空间'\8XVP"P5x9~G!E
咨 客—23:我进了伊利诺斯州立大学。心理学空间q;]lZJ"Q
治疗师—24:你最后主修什么?
8R0ag{ Ox6\ F0咨 客—25:我主修——那是一门双重主修课:广告和英语。
)gu|G kL `0治疗师—26:你在学校成绩好吗?心理学空间 GO*z8_q5vI
咨 客—27:是的,我是优秀学生荣誉会的会员。我是以优等生毕业的。
)u$A+wDk/[iE1?0治疗师—28:你没有困难——即使你有拿不定主意的麻烦——你对学业本身并没有困难。心理学空间9m(C2cuRr'fS Y1Z
咨 客—29:不是的,我学习很努力。我的家庭总是强调我在学校不会很出色,所以我必须努力学习。我那时总是努力学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 我想定了做什么事情,我就会真的去做。在与人相处上,我总是对 自己缺乏信心。结果,我几乎总是同时和几个人一块外出,也许是 因为害怕被一个人拒绝。还有,比其它任何事情都更让我心烦的是, 我认为我有写小说的能力。但我看来没有能力磨练自己。就热心写 作来说,我本来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利用,而我却让它流逝了,让 它流逝了,然后一周有几个夜晚外出——我知道这对我毫无帮助。 当我问自己为何这样做时,我不知道。
W"`|u2O|0治疗师—30:你是害怕写不出很好的作品吗?
%H5^#Txki%`6o+JF0咨 客—31:我有这种基本的恐惧。心理学空间s;\"S-i U?u5b5EX/E
治疗师—32:好的:这是一种基本的恐惧。
)h$m+X }3t8eG_4{0咨 客—33:尽管我颇自信自己有天赋,但却很害怕去应用自己的这种才华。我母亲总是鼓励我写作,她总是鼓励我去留心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去 更好地观察这些事情中的某些东西。大概在我13岁或是14岁的时 候,我开始和男孩子一块出去,从那时起,她从不愿意我只对一个 男孩感兴趣。总是有其它更好的东西,更好的地方。“到外面去找。” 如果某个人总的来看令我不愉快,那么“到外面去找其他人。”我 想这一直影响着我,当我或许对某一个人发生兴趣时,就总有这种 感觉。我总是去找其他的某个人。心理学空间9M BAED6nP
治疗师—34:是,我相信大概是这样的。
r D:x LN;KA){.hP:D0咨 客—35:但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vJm:t5E h(ok0治疗师—36:你似乎在寻找完美。你在寻找安全,确实可靠。心理学空间q.ylQl[7a
心理学空间W7B Y,@(yO~A
一般来讲,在心理治疗过程中,我首先是要获得一种适当程度的背景信息,以辨别出一种症状,我可以具体使用这种症状来揭示她的基本的哲学或价值系统是什么,她怎样能改变这些东西。因此,我在“治疗师—30”中问她,“你是害怕写不出很好的作品吗?”因为基于理性情绪理论(rational-emotive theory),我假设,她不写作只有很少的几个理由,这大概是其中的一个。一旦她承认了她有一种害怕写作失败的恐惧,我就强调这大概是一种总体的或者说基本的恐惧——这样,她会开始看到她对失败的恐惧遍及所有一切方面,并可以解释她提到的其他一些紊乱的行为。在“治疗师—36”中,我直白地告诉她,我认为她在寻求完美和确实可靠。我希望这句话多少会对她有些震动。我打算最终向她说明,她对写作的恐惧(还有其他症状)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的完美主义。正如治疗中所发生的情形那样,她尚未表现出准备采纳我的假说,所以我延缓了我的时间,并知道用不了多久或是稍后我会再转回来,促使她正视她紊乱的行为背后的某些观念。
"V-g7z L+r!?0
z-ZcV;gH4}~'KA0咨 客—37:基本的问题是我担心我的家庭。我担心钱。我似乎从来没有放松过。心理学空间8I}6Dn2f \J|
治疗师—38:为什么你担心你的家庭?让我们首先来讨论这个问题。你所关心的
.lJ7K kfa7o+j:Ne0事情是什么?他们有一些确定的你不愿意遵从的要求。
$q z;_5QL/Q U0咨 客—39:我被培养出这样的想法:我一定不能做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3d;Kl9NFCr*q D0治疗师—40:哦,我们有必要来敲打一下你的胡思乱想。
,vG]:F!Rp0咨 客—41:我想这是我的基本问题之一。
0X+bi ^5k aam:s/j0治疗师—42:好的,你被培养成了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心理学空间?c'WTal k
咨 客—43:是的,我在家里被培养成了弗洛伦斯·南丁格尔那种人,我来分析一下我的家庭史的整个模式……我进大学后,我父亲有时真的成了 一个酒鬼。我母亲去年得了乳腺癌,她已经切除了一侧乳房。没有 一个人是健康的。
q1j&e#^B b6Hfq,{"Z0治疗师—44:你父亲现在怎么样?心理学空间"n'w m^'E'[
咨 客—45:好的,他做得好多了。他一直在参加“匿名戒酒会”的活动,一直治疗他的医生给他开了药以便让他操守。要是他一天拿不到药,他 根本过不下去。我母亲觉得我不应当离开家——他们的家就是我的 家。有一些挑剔的怀疑,是关于我应当——
$bJ6p7w|V uL[n0治疗师—46:为什么怀疑?为什么你“应当”?
'|@iPA-k0咨 客—47:我想这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可以表达为:你必须总是把你自己给予出去。如果你考虑自己,你就是错的。心理学空间 v:w j8T_i0bK4B1U
治疗师—48:那是一种信念。为什么你要保持这种信念——在你这样的年龄?在你更年轻的时候你就相信很多迷信。为什么你要保留这些东西?你 的父母给你灌输这些废话,因为这是他们的信念。但你为什么仍然 要相信一个人不应当考虑自己;一个人应当自我牺牲?谁需要这种 哲学?至今为止,所有抓住你的这些东西就是负罪感。这些东西还 将不断地抓住你!
x~`5cte }.] {O0咨 客—49:现在我想要挣脱开。比如,他们会打电话来,说“你为什么星期天不回来?”如果我说“不,我很忙。”而不是说“不,方便的时候 我会回来的。”他们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我的胃也会整个的翻个个 儿。心理学空间@ GQ g'?9Q5vt
治疗师—50:因为你告诉自己,“我又到那里去了,我是一个没有把我自己奉献给他们的寄生虫!”你只要告诉自己这些废话,那么你的胃或是你 的其他一些部份就要开始翻腾。但这是你的“哲学”,你的信念, 你对自己说——“我不是一个十足的好人!我如何能做一个寄生虫, 把事情弄得一团糟?”这就是你的胃翻腾的原因。现在,这是一个 错误的说法。为什么因为你更多地考虑你自己而不是考虑他们你就 不是一个十足的好人?这就是总的东西。谁说你不好——耶稣基 督?摩西?谁这么说?答案是:你父母这么说。你相信这种说法是 因为他们这么说。但是他们让谁痛苦?
(^*Dp1z6[!U!^0咨 客—51:嗯,我被教育成相信你父母说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我一直都不能不去相信这一点。
(]@ gcAtc2c F0治疗师—52:你一直没有这么做。你有这能力,但你没有做。你现在正在说,你每次责备他们,都对自己说着同样的废话。你已经看到自己在说这 种废话!每当一个人翻腾起来——除开他患有躯体上的病痛——他 总是在翻腾起来之前自己对自己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通常情 况下,废话采取这样一种方式:“这是很可怕的!”——在你的例子 中是:“我不愿意去看他们是很可怕的!”或者人们告诉他们自己: “我不应当这么做!”——在你的例子中是:“我不应当自私!”现 在,这些说法——“这是很可怕的!”和“我不当这么做!”——成 了种种假设和前提。你不能以科学的方法来维系这些东西。你毫无 依据地相信这些东西都是正确的,主要是因为你的父母灌输给你让 你相信这些东西是正确的……不仅相信,而且你自己也不断地向自 己灌输这些东西。这是这些东西真正的害处。这是这些东西持续存 在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把这些东西教给你。过一段时间这些东 西会很自然地消失。但你一直在自己对自己陈说这些东西。这表达 为一些简单的陈述:你告诉你自己每次你都要给你的父母打一个电 话。除非我们能够让你看到你在陈说这些东西,与这些东西发生矛 盾,对这些东西发出挑战,否则你会一直不断地陈说这些东西。然 后你会继续得到那些有害的结果:头疼、自我惩罚、说谎,以及其 它无论哪一种你所得到的结果。这是由一个非理性的原因,一个错 误的前提所引出来的必然结果。必须对这个前提发出质疑。
_/| A-aT/f:o e v#g0心理学空间}5p*i7OE{|#U
马莎在“咨客—45”中说她挑剔地怀疑如果她首先考虑自己她就是错的,她一说到这里,我就试图向她表明,这仅仅是一种看法,不能从经验的角度加以证实,这种看法会导致不良的结果。我的依据是经典的理性情绪理论:不仅要说明,而且还要扭转马莎的自我挫败的种种前提和价值观,并试着以积极的方式教她如何扭转她的基本的错误观点。
*Z8^aHv j0心理学空间3p7Sn(];o%l
咨 客—59:我因为自己这种不合逻辑的东西而陷入如此的狂乱。
8TWrD4^'w4o)g!w,w0治疗师—60:你又来了!你不仅在说你是不合逻辑的,而且你是在说你不应当是这样的。为什么你不应当是这样的?对驴子来说,不合逻辑是一种 痛苦,令人讨厌。但谁说这些东西会作为一种错误被渗透到你身上? 那是你父母的哲学。
h_:Z/di@0咨 客—61:是的,这里还有一个宗教问题。我被培养成一个严格、顽固的浸礼派教徒。我完全按着去做。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停顿)对了, 第一次播下怀疑的种子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 问题。我去问牧师,他不回答我的问题。上大学时,我开始读书。 如果有问题,我就去问牧师。但不久我就得不到任何答案。现在, 我在浸礼派教堂里真的不相信什么了。心理学空间!Y_^5v:L}
治疗师—62:好的。但你在没有信仰这方面有负罪感吗?
6y0Sm4[U_t\0咨 客—63:我不仅有负罪感,而且更糟的是我不能告诉我的父母我不相信什么了。心理学空间G,TX| bR`!a5Kq*Q
治疗师—64:但是你为什么应当告诉他们?你需要什么?因为他们大概不会接受这一点。心理学空间j$C"u YB;k5z p
咨 客—65:对,他们不接受。我大学一毕业就要跟一个犹太人结婚。当然,宗教问题就会随之而来。我并不坚持我相信的东西。我不知道,比起 置身于某些场合来说,我采取了胆小的人摆脱困境的方法。现在当 我和他们一块消磨星期六和星期天时——这种情形极少——我就和 他们一起去教堂。我说的宁可说谎而不愿说真话就是这个意思。
%r6R;z"d/P~Ev5U0治疗师—66:我知道了。你大概走到了某些极端方面——去教堂。为什么你必须去教堂?
|Q,\ lc0咨 客—67:我总是恨创造某种新的场合。
#T3U"w*V_(PE0治疗师—68:你的意思是你总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以随俗?
^A6p[ n9F!K6g0咨 客—69:是。我是这样做的。
[4[M] l vK0治疗师—70: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这让你不坦诚。现在,无论你想做什么来让自己获得平静都是对的,不必告诉你的父母你失掉了信仰—— 因为他们不会赞同这个,他们自己会为此很生气。拿你的没有宗教 信仰去让他们表情难看毫无用处。但你让自己被强迫上教堂去,并 因此放弃你的坦诚——这是昏话。如果需要的话,你甚至可以告诉 他们,“我不再相信那些东西。”如果有某种场合,那就有某种场合。 如果他们扬言要自杀,那就让他们扬言要自杀!除了在身体上,你 不会真的伤害到他们。除了用棒球棍,你不会伤害到其他任何人。 你可以做各种他们不喜欢的事,他们过于认真,他们自己伤害自己。 但你用言辞和观点不会真的伤害到他们。那是废话。他们教你相信 那些废话:“你在伤害我们,亲爱的,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认为你应 该做的那样去做的话。”那是种更为糟糕的废话!他们在伤害他们 自己,采取的方式是独断专横地要求你做某件确定的事,如果你不 做这件事,他们就折腾自己。你确实没有伤害——是他们这样的。 如果他们因为你告诉他们你不再是一个浸礼派教徒而受到伤害,那 是他们的做法。他们自己伤害自己,你没有伤害他们。他们会说, “你怎么能对我们做这种事?”但那是真的吗?是你对他们做了什 么事还是他们对自己做了什么事?
/I@;y$rH:nCf'q0咨 客—71:不,我没有。
)q/BB$W lI)E!U4b0治疗师—72:但你相信你在伤害他们。这是废话!
c;kQ Gf,m2i9UL1j0治疗师—104:……你做得比较好的方面相对要简单一些——但却是不容易做的。 就是——你已经做了一部份必需做的事。你已经改变了你的一些 基本的哲学——尤其是对宗教的认可——这是作为一个人所做出的 很大的改变。但你还没有完全改变你的哲学;你仍然相信某些教条。 大多数人——无论是犹太人、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都相信一些 固定的教条。主要的教条是我们在考虑自己之前就应当把我们自己 献给其他人,我们必须被别人爱、被别人接受、被别人喜欢,尤其 是被自己的家庭成员所爱、所接受、所喜欢;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做 得很好,我们必须圆满地、成功地把这些做好。你坚信这些主要的 观念。你要更好地摆脱这些观念。心理学空间sS0uY%y
咨 客—105:我怎样做呢?
eY @5p&TW p,W,|a0治疗师—106:看来,首要的是,你每次翻腾……你告诉自己一些迷信的信条— —一些废话。比如,你不好是因为你做某件事不成功;或者你是 一个寄生虫,因为你不受欢迎;或者你并非如你所应当是的那样 出色。那么,当你明白你告诉了自己这类废话时,你必须问自己 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必须要成功?为什么我总是必须要得到接 受和赞同?为什么我会要完全地被爱、被喜欢?谁这么说?耶稣 基督?他让谁痛苦?不存在任何依据说明这些事应当这样做;你 没有信仰,只是在鹦鹉学舌地模仿你周围的人相信的这种废话。 教给你这些东西的不仅是你的父母,还有你读过的所有故事,听 过的童话传说,你看过的电视节目,这些东西里面都包含了这种 乱七八糟的东西。心理学空间qul? `3K
咨 客—107:我知道。但每次试着克服这些东西时,总是会在其它地方又一次面对它。我认识到——我已经认识到——你知道,让我试图弄清 楚自己的东西是我已经学会了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
'qw]1H+nBDW0治疗师—108:一段时间里你确实相信那些废话!
0`2L#c qv T b_0咨 客—109:是的,我非常没有信心。心理学空间 I9YUo)yPp3o
治疗师—110:你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你相信那些东西。心理学空间H1x%scth)E
心理学空间la xF5N ^
我继续对马莎做正面的说教,并消除她所接受的一些东西。我不仅要处理她所受的教育中那些非理性的观念,而且也预防性地提及并批评了其他一些东西。我一直试图向她揭示少数几个基本的没有依据的观念——比如认为她必须被爱,必须把事情做得完美——并让她看到她的症状,诸如她的自我牺牲、她的缺乏自信等都是这些无益的观念的自然结果……
M_bzs LxZ6N5kL0
rZK6lGEq|7u0咨 客—127:……我也想找出——我猜想在所有问题里基本上是同样的东西— —为什么我一直是混乱的,为什么我说谎——心理学空间1u)Xs,P |qoD
治疗师—128:为了爱。我的印象是你认为你是一条蚯蚓,要想得到重视,想变得有价值,唯一的方式就是被爱,因为这是一种很容易的方式: 你能够以这种方式很容易地赢得认可。你说谎是因为你感到羞愧。 你可能觉得如果你说真话他们不会接纳你。这是一些很常见的结 果;任何一个不顾一切地需要被爱的人——就象你认为你按照你 的廉价的哲学去做那样,都会宁可变得混乱,宁可说谎,宁可做 其他一些蠢事,而不愿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不愿赢得自己本身 的自我认可。心理学空间oqU;M^ R9Y
咨 客—129:这就是我所没有的东西;我一点儿也没有。
$F-q!](Yi K0治疗师—130:你一直在装扮自己以得到别人的赞同。首先是你的父母,其次是别的人。这就是混乱的原因;这就是说谎的原因。你没有做任何 努力来获得你自己的自我接纳,因为你获得自尊的唯一的方式是 不给别人以谴责你的口实。没有其它的方式达到这一点;自尊真 正的含义是:你自己拥有的自我才是真实的!心理学空间l'z d^!PR

po&g1G]en5L0在我的“治疗师—130”的回答中,我概括了理性情绪治疗与大多数其他心理治疗的“动力学”体系之间的一个主要差别。尽管一个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疗师可能会向马莎揭示,她的混乱和说谎起源于她早期的童年经历,但我相信并非如此。例如,我假设她童年时代说谎主要是因为她天生就有倾向于欺骗的念头——这势必导致她对她父母可能强加给她的宣传作出无益的反应。因此,重要的是她自己做出的反应,而不是她父母的行动。我还相信,从理论上讲,马莎表现出混乱和说谎的原因可能是她目前非常需要被爱;她看来直率地承认(就象她在前面的“咨客—19”中所说的那样)了我关于这一真实情况的有依据的推测。心理学空间9Mk:v0|]K&AEK)J
如果我的推测是错误的,我不会乱了方寸,而是会寻找另一个假设——例如,她的混乱或许是一种自我惩罚形式,因为她认为她在其他一些人的估量中是没有价值的。作为一个理性情绪治疗师,我愿意抓住某个表明我的第一个假设错误的机会,因为如果我是对的,我通常就省去我的咨客大量的时间。而如果采取的方略是错的,那么我可以很好地帮助我自己和咨客制定正确的方略。但是,如果我试图应用精神分析的收集病史的方法来找出我的咨客的行为的“真实的”原因,那么,(a)我可能永远找不到这些“真实的”原因(因为它们可能不存在,或者探查数年也根本找不出来);(b)我可能仍然以错误的原因来运作;(c)我可能严重地转移了咨客的视线,以致于使她永远发现不了她的造成障碍的基本观念是什么,并因此根本不为改变这种观念做任何事情。随后,出于多种原因,我对马莎的治疗采取了一种非常直接的方式。心理学空间O@e]v*NO

EL,z'TZ S9S0咨 客—131:必须对其他人形成一种坚实的外壳吗?心理学空间lUL!hm2}6K/x N
治疗师—132:是这样,那实际上不是一种冷漠坚硬的外壳。真正的情形是你必须坚定地树立你自己的目标并拥有自己强烈的信心,这样你就不 会允许其他人的看法和愿望过多地侵犯到你。实际上,如果你这 样做,你会学得对别人更加亲切、更加友善。我们不是要试图让 你去反对其他人,去满怀敌意或者怨恨。在别人认为你不易受到 攻击的情况下,你实际上常常会变得更加敏感、友善,更加充满 爱意。
-qa@5u BG+H0咨 客—133:我还是能爱。心理学空间V~v,y"X cZ#kI7JmQ
治疗师—134:对。但你最好是首先对你自己要真诚:通过对你自己真诚,你就会有能力更多地关心其他的人。不是所有的人,并且也许不是你 的父母。没有法律说你必须爱你的父母。他们完全可以不是你所 喜爱的人。事实上,在某些方面看来他们并非如此。挺住!如果 他们是这样那就很好;如果你能爱他们并与他们和睦相处,那是 很愉快的。但可能真正的情形永远不会如此。你完全可以在某个 范围内从他们身上撤回情感——不是从每一个人身上,而是从他 们中的某些人身上——以便维系你自己的真诚。因为在我看来, 他们就象是吸血鬼、法西斯分子、情感敲诈者。心理学空间t3A1g2ux!KW
咨 客—135:是的,就是这个词儿:情感敲诈者。这我知道:这一点一直被我的整个生活历程所证实。情感敲诈!心理学空间s{v2A!V
心理学空间}9J/yR |,`a|D
在每一点上,我都试图向马莎说明她不必为她从父母身上撤回感情而感到负疚,也不必去做她要做的事,或者去想她要想的东西。我并不试图让她谴责她的父母或者对他们抱着敌意。完全相反!我确实一直在向她说明,从逻辑上讲,她的父母有他们自己的问题,她最好是抵制他们的情感敲诈。如同上面提到的,她看来已经知道了这一点,但我积极地引起她对这一情形的注意,这大概有助于她在目前根据她所知道的和感受到的东西来采取行动。因此,我通过坦率的和在治疗师指导下进行讨论的方式,帮助她去接触她的真实感受,并在实际生活中遵从这些感受。
P3K\0o|0
3VG)h5Q?\Kd {`0治疗师—136:对。你一直在接受这种敲诈。当你还是个孩子时,你必须接受它——你对此无能为力,你还没有独立。但你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必 须接受它。你现在能够看到他们在敲诈;你现在能够冷静地抵制 这种敲诈而不去怨恨他们。这样,他们的敲诈就毫无效果。他们 或许会口吐白沫,痉挛发作,会发生任何事情。挺住!——他们 会那样地口吐白沫。好了,你毫无疑问能够改变。我们现在没有 更多的时间。但整个问题——正如我前面说过的——是你的哲学, 实际上是你把他们的哲学内在化的一套观点。如果说曾有证据表 明一种可怜的哲学如何影响到你的话,那就是:他们十分悲惨。 而如果你继续这种方式,那么你会同样地悲惨。如果你想要学习 改变你的哲学,那么我在治疗中所做的是:打掉人们的那些超越
#dOG#@7T"p0理性的疯狂的观念,直到他们停止自我挫败。这就是你在做的一
cP'[3H5q!n4KT0切:挫败你自己!心理学空间Lwl.T,F2q6p!|sx1J%kg

"lq n7U7_0我一直在利用马莎生活中的材料来不断地向她说明在她的头脑中有些什么样的东西以哲学的方式持续存在着,在改变她的观念方面她最好做些什么。与马莎进行的这样一个首次访谈,从一开始就完全表明,理性情绪疗法鼓励治疗师更多地去谈论咨客的价值系统,而较少谈论她的症状,同时还表明了怎样去使用她所提供的、用以强调她自己具有的导致紊乱的观念的那些信息,并表明了怎样对这些东西进行抨击。我认为,这次晤谈还显示出,尽管在某几点上我否认了马莎的假设,但我本质上是支持性的,这种支持表现在我一直向她说明(a)我站在她这一边;(b)我认为我能帮助她;(c)我完全可以断定她的紊乱真正来源于一些什么东西;(d)如果她着手来处理所看到的这些东西,并努力做一些事情来削弱它们,那么她就极有可能变得很少被扰动。因此,我的“抨击”是一种通常被称为“自我支撑”(ego-bolstering)的运作。或者,用理性情绪治疗的术语来说,是用来帮助马莎完全地接纳自己,而不是对自己进行严厉的谴责。心理学空间q+u ?g y2AOp$Y;^B
最后,我对马莎采取了卡尔·罗杰斯(1961)所谓的“无条件的积极关注”,我接纳她,尽管她有诸多困难,有种种不明智的观念,我相信她有能力主要依靠她自己的生活经历和运作方式来克服她的不诚实的想法。我也表明了我站在马莎一边,并不是因为我从个人的角度发现她有魅力、聪明伶俐或者能干,而是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力首先为自己活着。心理学空间/GU#U(^y _

;{6i1|.l-~.Ad!g0第二次会谈片段
-U(CP)S EA0
X&[ S"Hh:a {0这次会谈是在首次会谈的五天以后进行的。马莎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明显地平静下来,现在可以在比较好的情形下来处理她的一些基本的问题。
v6{;G:Y&V}eIks0
-H:SC `k;D.y"N L/G%~0治疗师—1:事情怎么样?心理学空间H#B*EaC1c `"l
咨 客—2:各方面都很好。星期一晚上我去看了我的父母。每当我被诱惑去做他们的情感敲诈的牺牲品时,我就想起你说的话,我能够与之战斗。心理学空间@L cnX)f A f4qo+[D
治疗师—3:很好!心理学空间$W-Va*L]B
咨 客—4:但我母亲还在度着难熬的时光,因为她的乳房被切除了。她说什么话都十分艰难。她真是生活在一个雾濛濛的世界里。她变得很混乱, 她用这种混乱在家庭中给自己一种控制感。另一个晚上,她装出一 付受难者的举动,通常我会屈从于她,但我说:“别做一个受难者了! 睡觉去。”她直楞楞地望着我,仿佛我是一个怪物!
3c1o0KX(dBWEt0治疗师—5:那么你没有因此翻腾起来?
9K};c~ mR+F W2uz b0咨 客—6:没有,我没有因此翻腾起来。我感到我做的这件事是对的。我想,心理学空间#T&t_Tg
这是我过去几天里主要的成就。
)~L(c-Ca3l%s0治疗师—7:是的,这的确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就。心理学空间p,`.G;kH*NH~D
咨 客—8:现在如果碰上一些比较大的危机,我不知道我会怎样来面对它们;
?l7q"i)o-a7Q"y0但看来我能够面对。
5CVp;YNbZ%{V7i0治疗师—9:是的;如果你在这些较小的危机出现的时候一直面对它们——这些危机一般来讲会持续存在——你就没有理由不能同样面对较大的危心理学空间y Lg A.Ds8d
机。为什么不呢?心理学空间h)bz)T*_Jz
咨 客—10:我猜想这是一个养成好习惯的例子。心理学空间_+_B!jpM
治疗师—11:是的,那是对的:你要真正去相信你父母做什么并没有关系,他们如何受到伤害并没有关系,那不是你的基本问题。你不是有意去做 这些事,你只是在维护你自己。
1Ktr@^0心理学空间m1D7sK7|9w,Y,PI#V
尽管这只是第二次会谈,但就象在理性情绪治疗中常常出现的情况那样,马莎已经开始把第一次访谈中讨论的一些主要观念应用到实际生活中,并开始改变她自己。我有意地支持她的一些她能够自己用到与父母相处中去的新观点,我反复强调她并没有对他们的观点产生反应,也没有什么因为被扰动而做出的行为。因此,我赞同她的新的模式,并对她给予褒扬或者强化。但我也反复告诫她——抓住每一个机会反复申明她可以为自己考虑,而不必因为她的父母或者其他人对她的不适宜的看法而产生消极的反应……
0n`'W#E0z0G@&M0
Hb[O2a@ _9r'[0咨 客—40:在学校里,如果我没有把某件特殊的事情做好,或者甚至是一个特殊的测验——一些不大的危机就会冒出来——如果我没有做得象我心理学空间2p*Io;Ona2gyNa
想要做的那样好。心理学空间-X ^Lh3y(e
治疗师—41:你就不假思索地击打自己。
"YO1~a+V9^-C5m9{0咨 客—42:是的。心理学空间#_U m&C E{ Ubb&J
治疗师—43:但是为什么呢?这有何用?你被设想成是完美的吗?为什么人就不
0Z^3Ul p3I;PM7fv0会犯错误,不会有缺点?心理学空间,q0G]Wxaj
咨 客—44:也许人总是期望自己是完美的。
'c!Td+m)Hi0治疗师—45:是的。但那明智吗?心理学空间1KuJo:y5B
咨 客—46:不。
%~h'R"zS$Yq.{"a`0治疗师—47:为何那样做?为何不放弃那不现实的期望?
*z+R.t*f"r'Lg:Cw0咨 客—48:但那样的话我就不能接受我自己。心理学空间5N2c^&h$P&Kys$|
治疗师—49:但你在说,“犯错误是可耻的。”为什么是可耻的?为什么当你犯了一个错误时,你不能向其他某个人求助,并说,“是的,我犯了一心理学空间)?'Xi u`9Z0dd6S
个错误”?为什么那是如此可怕?
Hc.{]SU}${0咨 客—50:我不知道。
}:Q0|l`:R\0治疗师—51:没有很好的理由。你只是在说事情就是如此。最近我为一家专业出版社写了一篇文章,他们接受了这篇文章,他们让另一位心理学家 针对我的文章写了一篇批评。他写他的批评——一篇相当蛮横粗野 的文章——他指出了一些和我的观点不一致的东西,因而我在我的 答复中说明了这一点。但他指出了某些方面,他是对的,我在这些 方面夸大了我的案例,犯了一个错误。因此,在我的反驳中我对此 只是说,“他是对的,我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现在,这有什么可 怕的?为什么我就不会犯错误?我是谁——耶稣基督?你是谁—— 圣母玛丽娅?那么,你为什么就不会是一个容易犯错误的人,就象 我们其他人那样会犯错误?
1a#CG'[r0咨 客—52:一切或许又绕回去了,就如你所说的,是需要得到赞许。如果我不犯错误,那么人们会尊敬我。如果我在一切方面都完美地做到这一 点……
|-Y H#}E&~]k'W0治疗师—53:那是一个错误的信念;你认为如果你永远不犯错误,那么每个人都会爱你,他们必然会这样做。这在你的信念中占有很大的比重。但 真的如此吗?设想你永远不犯错误——人们会爱你吗?也许他们会 憎恨你的光辉,因为你是如此完美,他们不会吗?心理学空间1}}~@u8RxX0F
咨 客—54: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这样。有这种时候——这种情况极为少见,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但有时候我会在某些事情上采取一种其他人 不喜欢的立场。但这种情况极为少见。心理学空间5l,tK&~1J"v*d0pg
治疗师—55:是的,但当你知道你出错时,那种时候又怎么样呢?让我们来抓住那些时候——那是你正在谈到的。你知道你出错,你犯了一个错误, 这一点毫无疑问。为什么在那些时候你是一个寄生虫?为什么承认 你的错误就不体面?为什么你不能把你自己作为一个容易犯错误的 人来接纳——我们大家都是这样的人?
+k B?Iw$ZxL0咨 客—56:(停顿)也许我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是怎样的完美,那么我就不会认识到我是怎样的不完美。心理学空间6Qu]{2o;r%Z
治疗师—57:是的,但是为什么一个人就不能接受他是不完美的这一事实?这是真正的问题。对于不完美这种状态,不体面的是什么?为什么一个 人必须做一个天使——你正在试图这样做?
Z-` a` ]1Lu:@n0咨 客—58:大概没有很好的理由。心理学空间%Z z%XR9yVf
治疗师—59:不是。为什么你不正视那些东西呢?没有很好的理由。这一点是很明确的,说“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完美的人,做一个值得的人。我 必须完美。如果我有缺点,我就不出色。”你不可能把这些看法具 体化,因为这些看法是不知不觉地存在于你头脑中的,但你相信这 些东西。你相信的理由是因为你周围的人相信这些东西。这是你周 围那些人的基本信条。当然,你的父母相信这些。如果他们知道你 的过失和错误的六十分之一——尤其是你的性方面的过失!——他 们会大为惊骇,他们会吗?心理学空间 ?mw"xXG
咨 客—60:会的。
;Y'DK\{$X0治疗师—61:你有着同样毫无意义的恐惧!因为他们认为你应当做一个没有一点性色彩的天使,你认为你应当这样做。心理学空间+a#t%GV [&u~0`J\
咨 客—62:(沉默)
`|o*tx*r V0治疗师—63:你已经接受了他们愚蠢的判决——同样的判决使得你父亲酗酒,让你母亲陷入十分悲惨的境地。他们在你整个的生活中一直是悲惨 的。这就是完美主义带来的结果。多么生动客观的一课!任何一个 抱着完美主义的人往往会被弄得混乱不堪,不幸的是——最后常常 是疯狂。完美带来的福音!
0J3?ol [0咨 客—64:这就是我必须沉缅于工作的原因。因为我不想变得象他们一样。心理学空间t'FYo"QI
治疗师—65:不,你其实有一部份很象他们现在的样子——这一点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改变。那不是象不象的问题——你已经象了。让我们正视它。 你没有做出和他们同样的行为,但当你不做出那些行为时,你就恨 你自己。你犯了这样的错误:那些东西并不是他们造成的。然后你 说,“都是我不好!我怎么能做这种事?这太可怕了!我不是弗洛 伦斯·南丁格尔。我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上床。我做坏事。我犯 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多么可怕!这是和你父母所持有的同样的哲学, 不是吗?这种哲学根本行不通,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就必须真正不 折不扣地做一个天使来实施这种哲学。没有天使!甚至没有你的父 母!
;y LrXtI1Zf;T0
4aH.E I9v6W0我告诉马莎,她之所以非常相信她毫无价值,是因为她的父母和她周围的人教她相信这一点,这时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没有注意到,实际上所有的人看来天生就有一种相信这类废话的倾向;他们必须相当完美,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就不好;因此他们的父母和他们周围的人很容易就能让他们相信这是“真理”。
7}6Y[| s0但是,从临床角度来看,我觉得当我对马莎谈到她对她父母的观点已经产生了不同的看法时,如果我强调她自己的观点与她父母的观点是如何地相似,那么她会明白她自己的这些观点的害处。作为一个理性情绪治疗师,我是一个坦率的宣讲者,因为我有意地去利用一些我认为可以用来和某个特定的咨客共同工作的意愿。但我的宣传仅仅保持在与呈现出来的经验事实相一致的层面上;有些人确实把自己认作是毫无价值的笨虫。我做宣讲并不仅仅是去赢得马莎的赞同,而是戏剧性地(从情感的角度)让她去注意生活中真实的东西。
L2z:K^#pTas9j0理性情绪治疗师有时被指责为把他们自己的带有偏见的观点和整套东西强加给他们的咨客。实际上,他们的观点是以人类存在的种种事实和通常的人性作为基础的。他们教给被困扰的个体去考虑这些事实,真正地接受并着手处理这些东西。他们可以采用戏剧性的或者情绪化的方法来教授咨客,这是因为考虑到,咨客一般来说会以一种情绪化很强的、不容易根除的方式来坚持他们顽固的观点。心理学空间#M8];ELG
心理学空间_ O5M*it:j H!TI
咨 客—66:(停顿)我猜那是十分害怕失败。这可能从我把心思放在写作上的时候起就一直纠缠着我,写作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我害怕我会犯某 个错误,你知道的。
;s5F8vtt;S#nI`0治疗师—67:是的,那是另一个可怕的悲剧。如果你怀着某种担心和对失败的强烈的恐惧,那么就会发生两件事。一件是,正如你所说的,你变得 焦虑、不幸、羞愧。二是你不去生活,你不去做你想做的事。因为 如果你做这些事,你可能犯某个错误,某个过失,作为一个可怜 的作家——根据你的界定,那不是很可怕的吗?所以你根本不去 做什么。那又是你的父母的方式。在他们不做任何事情的时候, 他们怎么能够变得幸福呢?你一直在追随着这同样的总的方式。 虽然你至今还没有走到极端,但无论你怎样把它分割开来,那都 是胡扯。你害怕写作,因为如果你写作,你就要对自己做出承诺。 如果你对自己做出承诺,那会多么可怕呀!
$p$x4W1l0X oQ^0咨 客—68:自从上次见到你以来,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已经带着一种新近爆发的热情在打字机上写起来。我对于我做写作真的很焦虑——我想丢 开工作回家,这样我就能写作了。一直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情,但 我感到似乎如果我一直把心思放在写作上并保持这种感受,那么我 必须做的一切就是不断地写下去。心理学空间Dd#nG-w8q-A
治疗师—69:会有两种情况。要么你会通过足够的写作和实践成为一个好作家;要么你会证明你不是这块料——这也会是一件好事。与你根本不去 写作比较起来,你通过实际的写作来证明你不并是一个好作家,这 要好得多。因为如果你不写作,你会继续保持你那种恨自己的生活 方式;而如果你真的日复一日踏踏实实地写了,那么你仅仅只是在 这个方面无所建树,那是很艰难的。这样你就不会成为一个作家— —你会在其它某个方面有所成就。从经验中学习是一种更好的方 式。
+];Llk`X0咨 客—70:对。因为——我不知道——对于坐在打字机前,用打字机来写作,我感觉是如此的不同,以致于从写作中得到很大的快乐。心理学空间u2s.I3C[4G:H/d
治疗师—71:事情会是这样的。
Pu4H|sM._Mnl0咨 客—72:但在以前这却是很痛苦的事。心理学空间9e#KU'@,Dca n
治疗师—73:之所以是痛苦的事,是因为你在让它成为痛苦的事,你说,“上帝呀!如果我失败那会发生什么!多么可怕!”好了,如果你一直这 么说,那么任何事情都会变成是痛苦的。
)j~9FD\0咨 客—74:困扰我的还有另一件事。我猜想——那是我生活中一直存在的整个的行为模式,是我做每一件事所采用的方式。那就是——“走在头 里,现在就去做这件事,这样就会得到护佑。”就象我的父母总是 说,“我们要走在头里,要做这件事,即使我们没有钱来做这件事, 钱会从某个地方弄到的。”心理学空间1M*H ?9A*P+N ~6r
治疗师—75:正确的是:“我们相信上帝!”……
`m"f!ay)n`#e"G0咨 客—84:还有,当我告诉我自己,“别蠢了,这件事你做不了,所以别做了。”在这种时候,我却被逗引着走在头里,并且无论如何要去做这件事。
)qIbo(e&DA1@@0治疗师—85:是的,因为你在以更强、更高的声音告诉你自己:“事情自然会好起来的。命运会眷顾我的利益的。上帝会提供一切。”心理学空间7R:Fl@!q;i9eW
咨 客—86:我因为做这件事而自己变得疯狂——心理学空间b4`Q1VQ1G
治疗师—87:那是不合逻辑的!为什么不说,“让我们终止这类废话!”以此来代替让你变得疯狂?帮助怎么会让你变得疯狂?心理学空间Z;sDE^$v"{p
咨 客—88:帮助并没有让我变得疯狂。它只是导致了更多的紧张。心理学空间R:u1z ~I]
治疗师—89:这很对。那并没有任何好处。让我们扔掉所有的自责。这并不意味着扔掉所有的批评。说:“是的,我在以错误的方式做这件事,那 么我怎样不以错误的方式来做这件事?”——以此来代替这样的说 法:“我在以错误的方式做这件事;我真是一个寄生虫!我不好; 我应当受到惩罚!”心理学空间q)nI!G%G
心理学空间)J }.Tn'gY"b8s b
我坚持向马莎说明,她能够在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时,也仍然不去责备自己。每当有可能的时候,我都让马莎回过头去正视她的那些潜在的哲学,这些哲学涉及到(a)失败和把自己界定为一个毫无价值的人;(b)不切实际地依赖命运来缓和困难的处境。她一直在描述她的各种感觉,但我把她带回到这些感觉后面的种种观念上去。这样,她看来接受了我的解释,并认真地考虑去处理这些引起她困扰的观念。我的坚决和果断可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促使她尝试性地接受了我的解释,并自己加以应用。心理学空间%Da'|t8?j(LWO
心理学空间dJlz.U!k
咨 客—90:在我特别担心某件事的时候,我会做很奇怪的梦。我说不清楚是什么问题让我做这些梦,但我一星期要做好几次这样的梦。
AF Cxi-\K-r J[0治疗师—91:一般来讲这没有什么。这大概是一些焦虑的梦。所有这些梦都在说——如果你告诉我这些梦的内容,我可以马上明白地告诉你——白 天你在对自己说的同样的事情。梦在以一种模糊的、更为抽象的方 式陈说这些事情。但这些梦的所有内容,不过是重复你白天正在告 诉自己的那些废话。在梦中,我们的大脑并不是象我们醒着的时候 那样有效力,因此梦使用了象征、模糊表象、迂回等等诸如此类的 方式。但梦把我们日间所想的废话告诉我们。心理学空间+` YLJ$_B3D
咨 客—92:上星期我做了一个让我困扰的梦,我梦见我和我的老板一块儿逃到某个地方,他的妻子发现我们躺在床上;我如此厉害地翻腾起来— —竟然比真正的情形还要严重。因为我从来不曾有意识地从性的方 面想到过我的老板。
,Q n D9` m J0治疗师—93:这并不意味着梦所表现的就是你从性的方面想到你的老板。这个梦还有一个更为显而易见的解释。整个这个梦实际上在说的是:你做 了错事,并且被发现了。心理学空间x5]b]*\h
咨 客—94: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心理学空间.K.xbLs:_;YF"@k
治疗师—95:这大概就是梦所说的全部东西。你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中所能做的最坏的事情中的一件是什么?与你的老板有性关系并且让他的妻子发 现!好了,你大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想在性方面这样做;你大概不 会无意识地抱着性的渴望在你的老板身边转来转去。心理学空间 z R!s*B6QOUbw%H\
咨 客—96:是的,我不认为我会这样。心理学空间dYD f.s@
治疗师—97:的确不会。但如果你对他抱着性的渴望,那将会是一种错误的行为,当然,那会危及到你的工作。因此,你在你的梦里所要说的全部东 西就是:如果我做了错事,我就不是一个十足的好人;我可能会丢 掉我的工作;我可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这 就是你成天所说的东西,不是吗?为什么在夜里你不把它转换成梦 呢?那是同样的废话!
d ^S1ou sX0
d7N]s)i~F0在理性情绪治疗中,对于梦并不作过多的强调,梦只在很小的范围内使用;就象我对马莎所说的,虽然梦是通往潜意识的一条很好的道路(如弗洛伊德所相信的那样),但个体在他醒觉时候的思虑和感受所形成的表象,形之于梦中时却被更多地歪曲和模糊了。由于这些东西是以象征性的、模糊的方式被体验到的,由于它们很容易被错误地解释(根据治疗师个人碰巧抓到的任何一种偏见),所以,理性情绪治疗师更注重的是咨客意识层面的种种观念、感受和行为,以及可以由这些东西推演出来的潜意识的(或者非意知状态的)观念和感受。毋宁说,梦是多余的材料,如果太过认真地去处理这些材料,就会耗费掉大量的治疗时间。而且,在咨客已经看到了他的生活哲学,已经努力去改变这些哲学的情况下,对梦的冗长的分析会轻易地(并且是戏剧性地!)把他的注意力从大多数这些他已经做到比较好的方面转移开。
-F?0S1g)D!wO:tD9c0理性情绪疗法有一个好处,无论咨客看上去被什么东西扰动起来都没有关系,治疗师能很快地表明他的扰动并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因此,如果马莎的梦代表着(a)她对她的老板有性的渴望;(b)她失去了控制;(c)其它任何一种错误,那么,按照理性情绪治疗的观点,她并不是一个坏人,因此,她不必感到极度的焦虑、有负罪感、愤怒或者抑郁。她使得自己的感受发生紊乱,但这并不是由于所梦见的事情,不是她的可能在这些事情中显现出来的愚蠢的动机,不是在她实际生活中所发生的意外事件,什么都不是,而是她自己对待这些事情、动机、或者意外事件的态度令她造成了自己紊乱的感受。作为她的治疗师,我更多关心的是她的态度,而不是在她醒觉或是睡眠中所发生的事情。因此,假使一直遵从理性情绪治疗方法的话,那么任何一个情绪问题都可以追索到它的哲学的源头(或者是个体责备自己、他人或世界的方式);然后,这些哲学受到挑战、抨击、被加以改变、根除。
{#~k?cJk6u0
O2l&W/}I5u%r0咨 客—192:我猜想,在我内心一直抱有许多观念,其中有一个是主要的——我随时都会产生类似的想法,我最好是改变它。心理学空间3OM#Nw(P8YYj U
治疗师—193:看到它是病态的,这很好。首先你有这样的感觉——扰动。然后你知道,从理论上讲,有你一个病态的观念,因为如果你不是从 一开始就有某些愚蠢的想法,你就不会产生消极的感受。然后你 寻找这个观念——它在大多数时候相当明显。你总是责备你自己, 或者认为某件事当它不是那样的时候是很可怕的。然后你说,“为 什么这是可怕的?为什么某件事如此这般地发生就是可怕的?” 对此发出挑战、质疑、反驳。就是这个过程。假使你经历了这个 过程,你的种种观念就不会持续下去。因为现在它们成了你的非 理性的观念。它们不再是你父母的观念。你已经把它们内化了。
#T!^I1?M0Dr(j0咨 客—194:(长时间的停顿)我猜想必须这样做。
.\4m|;Z&zL0治疗师—195:是的。这样做你会得到极大的收益——就象你在这个星期已经得到的一样。当你以那样的方式去行动时,你会感觉很好,不是吗?心理学空间-V0w1?h~(ZV}$HVH
咨 客—196:自从我又一次坐到打字机旁,我的想法就完全不同了,就象我通常能够做到的那样,我能够看见自己回到了一种清晰的思考模式 当中。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仅仅只以象征和隐喻的方式来思考, 而且还能一针见血地把事情描述出来,或者至少描绘出事物的印 象。心理学空间I fnM#j5n
治疗师—197:是的。那是因为你在让你自己去逐步体验——你没有给自己太多的突然袭击。
MGa6nWP0咨 客—198:是的,你是对的。上个星期我并不是做得很多,但我的确感到更多的轻松。心理学空间Q7c:c$KU
治疗师—199: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这是很好的进步!你必须做的一切都要保持下去——并且再往前迈一小步。心理学空间f9O\9iO,b!|
咨 客—200:我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我没有打电话给我的父亲,因为我觉得我应当这样。他也没有打电话给我——所以这意味着某种东西。心理学空间'vX3_;y6{-s;lw
治疗师—201:好的。你愿意把下一次预约定在什么时候?
*] EzcNj7z0
kea&Mp2eK0马莎的明显的进步代表了理性情绪治疗中的一种普遍的情形。在一次或两次积极指导式的会谈之后,咨客经常报告说,在此之前他们认为他们决没有能力去做的某些事情,现在他们做起来得心应手。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情绪紊乱被真正地“治愈”了。但这通常意味着他们至少在解决这些紊乱的一个或者两个主要的方面做得很好。心理学空间/B'i0WPN {SW
象马莎这种类型的咨客,即使他们很快就从治疗师身上得到帮助,也很难说就意味着所有的或者大多数寻求理性情绪治疗的个体都有同样的缓解;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并非如此。但是,我假定,确实有少部份人,他们很多都几乎可以即刻从理性情绪治疗方法中获益;我还假定,一个确定的、我正在与之谈话的个体或许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如果我的假设被证明是正确的,那很好!如果我的假设是错的,那么假使需要的话,我就准备顽强地使用为许多会谈证明是有价值的方法——直到咨客最终开始明白,是她引起了自己的扰动,她能够从她所引起的这些东西中观察到种种特殊的意义和信念,她可以坚定有力地对这些信念发出质疑和挑战,她可以因此相应地减少紊乱
R&s8L `fNK+As0心理学空间7K'e-B_*?0_]`
第三次会谈
;i&W_0|q{0心理学空间 [1x9bWy&_.v,G
第三次与马莎的会谈比较平静。因为她患了一些躯体方面的疾病,要支付昂贵的治疗费,在经济上发生了困难,她决定终止治疗一段时间。心理学空间9V$HJ`LB} ~
心理学空间+R s%QA4HSN`e
第四次会谈片段心理学空间S_ BH\-_6i F
心理学空间RSXzZ1`9OWs
与马莎的第四次会谈是在第三次会谈的九个月之后进行的。实际上,她在更早些时候就希望恢复治疗,但她能够很好地生活,并且感觉不必硬要回到治疗中来,直到她产生了一个需要加以讨论的特殊的问题。她现在就是带着这个问题来的——她与男性的关系。
J4]7]o9@X5Qf I0心理学空间 H g,[K"F GR
治疗师—1:你的情况怎么样?
G?(LSPW2O V0咨 客—2:我想要说,非常的好。我让一些人来找你做治疗,从他们那里我听到很多说你的好话。尤其是马特。他认为你给了他极大的帮助。心理学空间0s vnLH F)h0L
治疗师—3:我很高兴他这么想。
#M u(K,w(R9u k?0咨 客—4:我看见你在照例让自己过得舒适。我上次就发现了这种方式:扔开鞋子,轻松双脚。心理学空间6w's |"t{U a!j"a
治疗师—5:是的,那是我常用的方式。
[JbC}0咨 客—6:我一月份来看你,是因为我在写作上需要某些帮助;我也不知道怎样和我的父母相处。
w KSB&Y0治疗师—7:是的。
TDCy6Q0咨 客—8:好了,我想我很好地解决了那两个问题。我现在与我的父母相处得很好。并不是我在所有方面都向他们做出退让,而是我已经真正成 长起来,完全和他们分开了。我也找到一些别的工作,就象我告诉 过你的,我为一家广告代理处做事。但我在工作的时候没有任何兴 趣,我对此很感到枯燥乏味,我觉得我能够自己写作。但我害怕。 随后,我有了一个长篇小说的构想,已经得到一个出版商的采纳, 从那时到现在我已经在着手写作了。这本书将于春季由这个出版商 出版,他最近已经出版了几个年轻小说家的作品,获得了极大的成 功。
e/Iwom-vb0治疗师—9:我知道了。这很好!
#hYQov E(] l0咨 客—10:这一切都解决得很好。但有一件事困扰着我,我想你能帮助我。我一直在考虑结婚,我大体上首先考虑的是婚姻。但在此之前——也 许我不是十分确信我真的知道怎样去爱任何一个人。我并没有按照 某个现存的公式去考虑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我总是有点害怕男 人。另一件事情是,特别有个男人,他很想跟我结婚。还有——也 许我最好是告诉你所有事情是怎样发生的。
}"^a]6m%QU0L7]0治疗师—11:当然。
;Oj2Ui I)r+i0咨 客—12:从试着分析这一点的角度——从试着领会这一点的角度——我猜想一切都是从我回去看我父亲开始的。我父亲是个好人,但从我12 岁起他就酗酒;自从上次我见到你以来,他变得更糟了。但当我还 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是完全崇拜我父亲的。后来我认识到他是一 个普通的人,他失去了支撑。现在我不知道有多少可以归结到这上 面去,但我不认为我竟会去相信一个男人。我猜想我所害怕的是, 如果我把我自己完全献给那个人,那么不久或者以后他会甩了我。 这总是令我恐惧,无论我有什么样的联想,总是必须走在他们前面 一步。心理学空间3t \l-@c$q;~ V
治疗师—13:好的,如果你一直对你自己说,“他们会发现我是个毫无价值的人并离开我!”那么这就会令你恐惧。心理学空间_ D-kb b.O _
咨 客—14:我想你是对的。
pY Az\6B(O5c0治疗师—15:如果你摆脱了这种恐惧——就象你自己所说的,在几分钟以前,它是一种恐惧——那么你就能够完全相信你会爱上某个人。我不知道 你会爱上谁——你正在谈论的想跟你结婚的这个人,或者其他任何 一个人——但我确信,如果你不执着于“哦,上帝呀!我完全是一 个寄生虫!他会在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呢?”那么你就有能力去爱。 明白吗?……心理学空间A AT\,KZ
咨 客—40:另外一个问题是:每次当我对某个人产生兴趣时,我就发现自己去注视别的男人。心理学空间 {_@;Ri5T8i#Q
治疗师—41:是的,这是可能的。但也可能的情形是,即便你从与某个男人结婚的角度去想着他,你仍然还是对其他的男人感兴趣,因为依照你的 经验,你可能至今也不能确信那是首要的事情。因此你喜欢做其他 的尝试。因此,你所感觉到的有些可能是正常的,而有些可能是你 害怕被卷进去的东西。根本的问题仍然是让你不恐惧——你自己认 识到你不必害怕任何事情……心理学空间#I7],SO,fP[
咨 客—42:好的,我愿意克服这一点。我不想去害怕他们——他们可以离开我。
V:e} bF|L3MW0治疗师—43:就象你前面说过的,他们主要能做的事情就是拒绝你。现在,让我们设想他们这样做。让我们设想你和这个人相处,你真的让你自己 和他相处,他最后确实拒绝了你,他可以提出这样做的任何一种理 由。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你会得出什么结论?
|(_IPWb8j0咨 客—44:我总是会认为他的缺点比我还要多。
S/cI yX;fHZE0治疗师—45:但是,让我们假设他并没有严重的缺点,而他拒绝了你。让我们假设他是一个完美的人,而他把你甩掉了。现在,这证明了什么呢?
C"]n:Kf9t(t/q0咨 客—46:我不知道。
\0I]:E@DI t8L}0治疗师—47:这证明了他因为你有某些缺点而不喜欢你。这还证明,假如他对你的缺点的看法是客观的,那么你确实有一些缺点。但是有这些缺点 就证明你没有价值吗?或者证明你完全不是个好人吗?心理学空间 m%I&r(Bsl%WM'g
咨 客—48:并非如此。
Rg$xI+iZ$G_-t0治疗师—49:完全正确。但每次你都会自己就认为:这意味着你某些方面不好。这是你父母的信念:如果你有缺点,而有人发现了这些缺点,那么 你整个人就是没有价值的。这不是他们的哲学吗?
Ke] r {,]L0咨 客—50:我猜是这样的。
!V o z;w!GjW0治疗师—51:他们已经有很多次、说过很多话来告诉你这些东西——就象你告诉过我他们过去所做的那样。当他们发现你身上的某些他们所不喜欢 的东西时——诸如你不围着他们的指挥棒转——你就不是一个好女 儿,你一点儿不象他们(这一切很明显);不,你是个寄生虫—— 不是个好人!他们尽一切可能咒骂你。你告诉我说,他们试图让你 产生负罪感。他们好几次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召你去——还有诸如此 类的事。不是这样吗?他们认为,如果某个人在他们眼里有欠缺, 那么这人就是个懒虫。那是他们的哲学:除非你是一个天使,否 则你就不是个好人。心理学空间tKp$_C}
咨 客—52:我猜想我恰恰是把这些东西带到了我身上。我让自己把这些东西带到我身上。
0Q4w'Ql,J5B`0治疗师—53:对。你让自己把这些东西带到你身上——这就足够了。大多数人都这样做。但看看结果吧!假使这样做会带来好的结果,假使这样做 真的使你幸福,那么我们可以说,“把这些东西带到你身上去吧!” 但在你的例子中,这样做所带来的结果是那种一般常见到的结果— —或者说异常的结果。你无法把自己的爱给予一个男人,因为你总 是担心,“我是个毫无价值的人!他对此会怎么看?在他知道这一 点之前,也许我最好是采取某些做法来摆脱他。”这是你从一个非 理性的前提所推导出来的结论,这个前提就是:如果他们确实发现 了你的缺点,他们就会因此拒绝你,你整个的都不好。实际上,这 里有两个前提。一是,他们会发现你的缺点并因此拒绝你——这完 全是一种臆想!——二是,如果他们拒绝你,你就不是一个很好的 人。这是两个完全非理性的前提,找不到任何支持的依据。心理学空间4ju SyD|PxY&b

-R$CZ{-J0我试图向马莎说明,扰动她的并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她自己所抱有的对她自身的态度,她有怎样的缺点并没有什么关系,她的男朋友(或者其他任何人)怎样断然拒绝了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她仍然可以完全地接纳自己,并试着去建立她的更好的关系。尽管我坚持让她承认自己的缺点,这样做是冷酷的,但我(以一种典型的理性情绪疗法的方式)在她的无条件地接受她自己的能力方面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在理性情绪治疗中,治疗师一般不表达温暖的、个人的感情(因为这样做总是存在一种危险,那就是,在得到这种感情的情况下,咨客会错误地认为他是一个“好人”,因为治疗师或者小组给予他关怀)。替代的做法是,理性情绪治疗师(以及小组)努力给予无条件的接纳,这意味着无论咨客有什么样的缺点都完全容忍,不对咨客进行任何指责。我想,仔细研读与马莎的这些会谈将会表明,我对她极少有爱或者温情的成份,但我一次又一次地表明我完全接纳她。心理学空间0?KN7_MNCH

X U"R8A@+u:d\*d2F0咨 客—56:我怎样来让自己相信这是错的?
d6F[u2u|`Z1S0治疗师—57:在你让你自己相信这是错的之前,你最好首先做的一件事情是——完全接纳你自己——“这是错的”,你对此很相信。如果你还没有 完全认可你相信这一点,那么你可以抓住某个信念,并改变它。明 白了这一点之后,第二件事情是明白你所拥有的这个信念的程度— —它巨大而强烈。你这样做时首先是根据推论——根据对你的行为 的观察,并问你自己这种信念所依据的是些什么观点。你的行为本 身并不一定是可怕的。这种行为可能采取你处在惊恐状态中的感觉 方式,或者也可能是防御性的。
dx(pueh.rW0咨 客—58:对,我的行为大部份是防御性的。心理学空间1`TvMM
治疗师—59:好的。那么我们就从你的防御行为开始。观察这些防御行为,对这些行为发出质疑和挑战,这样就会看到——首先,根据推理——只 有在你很恐惧时,才采取这种行为方式。那么,为什么在你并不害 怕某些事情的情况下,你也是防御性的呢?要是你看到了你的恐惧 的发生次数和强烈程度,我们就能让你看到,每一天你有多少次是 不适当地限定在一个圈子里,采取防御性的方式,并因此而恐惧, 不过我们至少能让你看到这个毒瘤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不看到这 个毒瘤的最深处,你就不能真正理解这个毒瘤。好,我们走了第一 步,这一步让你看到了你的毒瘤样的思考方式的最深处是什么。那 么,就象你开始看到的这样,第二步是让你来平心静气地对它做出 估量。第一个毒瘤是你的防御和防御后面的恐惧。第二个毒瘤是— —这是很多人采用防御的原因——如果你容许自己,“上帝呀!我 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那么你就会因此而责备你自己。换句话讲, 你在第一个层面上说,“天啊,我是一个坏透顶的人,所以我毫无 价值,我最好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一点。”这样你就转而采用防御的 方式,因为你真正的哲学是:“我真是个废物,因为我不完美;我 有缺点;我有错误。”因此,第一个层面让你恐惧,原因是你感到 没有价值——也就是相信有缺点的人都不是很优秀。然后,作为第 一个层面所带来的结果,你到达第二个层面:“因为我有缺点,因 为我恐惧,因为我神经质,所以我是一个寄生虫,我毫无价值。所 以,我最好是否认我确实害怕(1)因为人们会发现这一点并且厌 恶我;(2)因为我会用我的恐惧来对我自己证明我真是个寄生虫, 因此,我们首先要让你接纳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你恐惧、采取防御的姿态等等——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这使你感到自己毫无价值。然后我们要让你明白,由于接纳了你的恐惧和防御,你就不是一个具有这些特质的寄生虫;还要让你明白只是因为你感到自己毫无价值,这种感觉并不意味着事实真的如此。所以我们要让你(1)承认你觉得自己象一个讨厌的人;(2)客观地认知识到——而不是抱着应当受到责备的态度来认识到——你相信你是一个这样的人; (3)实际上这只是第(2)点的扩展,这形成了你内心的一个概念, 即你是一个讨厌的人……心理学空间uIi7~!E0urg
咨 客—72:但实际上,你的父母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教育你的。因为你淘气,你站在一个角落里;你不吃晚饭;你挨打屁股;或者有人对你说:“这 一点也不好;这很不好!”心理学空间rhS R_/l2b%Mh
治疗师—73:好的。他们不仅打你屁股——那并不太糟,因为那样的话他们就仅仅只是处罚你——但他们还说:“你不好!”他们在打你屁股时所抱 的是一种愤怒的态度,这种态度的全部意味就是:你毫无价值。人 们这样做,是为了在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训练你;这是一种很有 效的训练方法。但是,看看这种方法所造成的巨大的伤害吧!顺便 提一下,我们想要让你丢开自责倾向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是:如果 你结了婚,有了孩子,那么你往往会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情,这些事 情别人对你做过——除非你很清楚地看到别人对你做过的事情,看 到你现在正在继续做这些事情。心理学空间y'G6?@@*Og8gEE
咨 客—74:还有,我非常害怕做某个人的母亲。心理学空间f-K9_ys4XB/e4Z
治疗师—75:是的,是这样。你只看到你可能非常难以胜任,你可能会弄得一团糟!其实那并不是很可怕的事!心理学空间N2`*\8_ F*},sg6@Z
咨 客—76:你知道,我已经成百上千次的问过我自己了。
iQ3OTRv T*HjB0治疗师—77:好的,但我们必须把你问自己的次数缩减一下。让我们只用这样一句话:“设想我做了某个人的母亲,我在养育自己的孩子方面做得 很糟。”这就是你正在说的东西。你怎样才能不再这么说?心理学空间9qG6p#S?z Q
咨 客—78:那不会太糟!我不会害怕!心理学空间.| @Q&A&vW1^;VVME't t
治疗师—79:这就对了。现在,那是一个从所观察到的事实得出的逻辑性的结论吗?让我们设想这些事实都是真的——你确实在养育孩子方面做得 很糟。让我们设想实际情形的确如此。那么接下来,这是不是表明 你仍然是一个邋遢鬼呢?心理学空间c7U}q/Un9yv-O2l7R"Mw
咨 客—80:不,不是这样。因为我把自己框住了——这就是那种情形所表明的——我把自己划定为是毫无价值的,依据是,凡是那种情形所要求 的我都做不到,凡是在那种情形中我都做得很糟。
d9M#zt'JM0治疗师—81:对了。你的公式就是:我的不足之处等于我的毫无价值。这的确是一个公式——是一个定义。现在,这是一个真实的定义吗?
bd?sS.N)j(n0咨 客—82:不。心理学空间Gd4X(y'z
治疗师—83:如果你让它成为真实的——如果你坚持它是真实的,那么它就是一个真实的或者是一个精确的定义。心理学空间*\9i |R,b.B
咨 客—84:但它不一定是正确的。
Z` f5xxQk l0治疗师—85:好的。那么当你做出那样的定义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c#A.R7_r:?K/a.s0咨 客—86:那样的话你就感到毫无价值,因为你把自己定义成一个毫无价值的人。
gK&Z:G$A0治疗师—87:是的,武断点说,你挫败你自己。如果这是一个导向好的结果的定义,那或许不错。但它导向好的方面了吗?心理学空间[2u%`f)fuLW7_9]
咨 客—88:没有。因为你倾向于消极地去看待每一件事,不如说——我不喜欢用积极的方式说话,因为那听起来象是“积极的思考”,其实并非 如此。心理学空间%H%r(d#_{^%vf
治疗师—89:是的,让我们这样说:它让你以消极的眼光去看待事物,而不是采取客观的态度。心理学空间3V v0H[ sN$iM6]
咨 客—90:是的,客观的态度。心理学空间\ r/B1_N,\Z
心理学空间-t0l/cC eQ3kIyY0^
从治疗师—77到治疗师—89的应答,我采用了提问式交谈,以代替我先前的直接说教和解释的方式。我一直在问马莎各种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她正在告诉自己的东西,她由此而得到的结果,以及她正在对自己说的事情和她对她的行为所做的定义是否真的确切。她的回答表明,她正在循着我先前解释过的东西走下去,同时也表明她大概能够在她将来的生活中应用这些材料……心理学空间jA~"z I7t

?h7d1Fb N Nw0治疗师—95:……一个孩子会在很多时候自己把自己看成一个无赖。因为假使他经常失败而又在很多时候这么做——那么他必然会——即使妈咪不 说他是个邋遢鬼,他大概也会认为自己毫无价值。对于一个年幼的 孩子来说,这或多或少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的结论,因为他还小, 不能直接去思考,通常的说法是:“因为我在A、B、C和D上都失 败了,所以我在X、Y和Z上也会失败;因此我在任何事情上都全 无用处。”我们把这种情形称为过度泛化(overgeneralization);人类, 尤其是年幼的孩子都倾向于过度泛化。现在,不幸的是,我们也在 帮助他们这么做,这种情形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事实上是存在于 大多数社会中。不过,就算没有社会的帮助,他们还是会这么做的, 只是泛化的程度可能要少些。总之,我们必须帮助他们以一种很少 泛化的方式去思考。我们最好是接纳这样一个有过度泛化倾向的孩 子,冷静地引导他,如果需要的话,要上千次的这样做。“瞧,亲爱的,因为你在A、B、C和D上都做错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心理学空间;?u4efc Z9?9U `
咨 客—96:“——你会在X、Y和Z上做错。”心理学空间a%J he"C:L
治疗师—97:对了!“而且即使你在A、B、C和D上做得一团糟,在X、Y和Z上也做错了,仍然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寄生虫。客观地讲,这意味 着你有缺陷。所以你不是列奥纳多·达·芬奇。不成器的东西!”但在这种说法中,我们并没有教给他们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心理学空间Cy.eW0m!L
咨 客—98:不。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你必须在每一件事情上都是优秀的。如果不这样,那就不好!”
%mL3w uS8iRPM0治疗师—99:“那就很可怕!”我们甚至不说那不好。因为客观来说,那当然是不好的;当你失败的时候,那就很麻烦,很讨厌;如果你一直失败, 你得到的结果就肯定会很糟。但是,从你作为一个人的存在这个角 度来讲,这并不说明什么,除非你是一种经常失败的动物。换言之, 这并不说明你是一条蚯蚓——除非你把自己看成一条蚯蚓。
-P)C {)p~p0咨 客—100:好的,我想我会知道所寻找的是什么。心理学空间j\/W7d'l:F~
治疗师—101:是的。还需要做一点点实践。根据你的情形,我相信这不会花很长时间,因为你看清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所以我想你完全能够这 样去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许多人不这样做,他们瞻前顾后, 畏首畏尾,因而他们从未看到这一点。他们是没有希望的,因为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并不想看到这一点;他们想让世界改变, 或者让其他人改变,而他们自己却不愿意改变。但你愿意看到这 一点,在最近处理与你父母的关系中,你已经看清了很多东西。 我见到你的时间和你不断地在实践这些东西的时间并不长,从这 个角度来看,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现在,你有理由看清更多的 东西——比起你用在你与你父母的关系中的那些东西来说,这些 东西会在你身上派上更大的用场。所以,你可以不拘泥于治疗的内容而自己去尝试,去寻找那些我们已经谈到过的东西。就象我说过的,假使你会忘记在一周之内发生的那些你让自己心烦意乱的事情,那么你就列一个清单。 当你感到烦乱时,或者当你确信你以防御性的行动来代替极度的 烦乱之感时,你就把这些重要的时刻列成一个清单。找出这些东 西;然后回到这里来,我们会就这些东西进行讨论。我会检查你 发现了什么,就象假使我教你弹钢琴,那我就会检查你的作业一 样。这样你就能更清楚地看到你自己的整个情形。理当如此。
Puv Yy,a'] F3a0
l\)c:\7Q0V"tYR0我一直以鼓励的态度对马莎表明,迄今为止她已经有能力取得很好的进步,她还会有能力不断地获得进步。但我强调,目前她很可能还没有能力单靠自己完全做到这一点,因此,如果她保持与我的接触,不断地回到这里来检视那些扰得她心烦意乱的东西在她内心留下的印象,并确信她一直在抵制那些她内化了的、引她走入岐途的哲学,那是最好不过的。心理学空间$S4Cn_-G_d'h
心理学空间4Rdk-['q(J
咨 客—102:因为我知道我立刻就需要这样。我的意思是说我能感觉到对这种做法的需要。从逻辑上讲,我知道我在与男性相处中的困难是一个极大的障碍;这是我要克服的东西。
0G?Ie[0治疗师—103:是的。我要建议你做的就是:大约每周或每隔一周来我这里做治疗;还有,如果可能的话,你来参加我的一个治疗小组活动一段 时间,在那儿你会看到其他一些人并与他们相处,他们有和你相 似的问题。看看他们的情况,向他们展示一下如何解决他们的一 些困难,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对自己正在做的一些事情获得某 些领悟。这是另外一种很有用的方式,因为我们常常对于我们自 己太过封闭了,往往看不到自己的某些东西。但如果我们在另外 的某个人身上看到同样的一种行为,我们就会说:“啊,我也是那 样做的!”心理学空间C5E#e8ZjQ
咨 客—104:小组会议什么时候举行……
(|$B3[-W q"z#W\0心理学空间D~qA9L`~5ZO
咨客接受了多次个别治疗和几次小组治疗,随后她觉得正在好起来,并能够自己处理一些事情了。几年后,她间或又回到我这里来,主要是讨论她的父母、她丈夫、她的孩子、或者与她交往密切的人的问题。她一直在明显地好起来。她仍然不时地与我保持接触,介绍了很多她的朋友和亲戚来做治疗。她和她的父母之间有一些真正的(而不是情感方面的)问题;她愉快地结了婚,有两个活泼淘气的孩子;尽管她丈夫在情感方面有些问题,但他们相处很融洽;她写出了几本很成功的书,并从她的工作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她还没有从所有扰动她的问题中解脱出来,因为在人们不公平地对待她这一点上,她仍然还有变得过份紧张的倾向。但她看来几乎完全接纳了自己,她最初的那些问题绝大多数都已经解决或者理出了头绪。她仍然感到惊奇,并不断地告诉她新认识的人,相对来说并不多的几次“理性情绪治疗”帮助她看到、理解并改变了她的基本观念,也就是那种引发焦虑、激起敌意的生活哲学。

] s"P.{5A;B8N'b`D*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案例 李小龙 马莎
«《精神分析简介》引起的联想 李小龙
《李小龙》
一名六个月婴儿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