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汤海鹏 >

《游戏与现实》”第四章——创造力和自体的寻找

Winnicott 2009-10-18
汤海鹏 译

c8g }Gh3fic @x0创造力和自体的寻找---“游戏与现实”第四章(Winnicott著,汤海鹏译)

@'l:u5a0P Oi-\!LG2f0心理学空间$RL^T(aA Y%qL

现在我将要讨论一个游戏的重要特点。就是在游戏中,也仅仅是在游戏中,孩子或者成人都可以自由的创造。这个想法是伴随着我的过渡性现象的概念的出现而形成的,这个想法还考虑到了过渡性客体理论中的困难部分,因为这个理论中有一些似是而非的部分是需要被接受,容忍和解决的。

XY T(d%g0心理学空间g2l,NXUODI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进一步的理论细节被形容成和游戏的位置有关,这个问题我在第3,7和8章里有论述。这个概念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是:尽管内部现实在精神上、在腹部或者大脑中、或者其它的个人人格范围内的某个部份,尽管外部现实超出了这个部分,如果有人运用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潜在空间的概念的话、游戏和文化经历能够被给予一个位置。在不同的个人发展中,在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第三个区域不得不被承认是相当有价值的,这是从孩子和成人的可以肯定的经历中得来的结论。我在第5章再次指出了这个观点,在第5章里我把注意力放在描述个人情感经历成长的事实上,这个事实是:个人的情感发展不完全是与个体相关的,而是在一个特定的区域,这个区域是属于它们的,或许是主要的一个,环境中的行为是个人发展的一部分并且是被包括的部分。作为一个精神分析师我发现这些观点影响着我的分析,正如我相信的,改变了一些我的精神分析的重要观点,我用这些教导我的学生和培养精神分析师,我相信这些都是来源于弗洛依德。

!q~ ]"gG_cH"M0

O"Z`2BQ"}N6Z{O0我没有有意的被卷入到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的意图,或者真的试图去给这两个过程(用给这两个过程划分一条清晰的主线的方式)下定义。通常的原则看起来对我是有益的:对于患者和对于治疗师而言,心理治疗的两个游戏区域是有交叠的。如果患者不能游戏,那么在心理治疗开始之后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使患者能够游戏。游戏是必须的原因是因为,在游戏中患者才有创造力。

'u-^h[`5D/@wP(zHX)g0

M/R/W%~Q0自体的寻找心理学空间!m*Q$}%N`_'_

心理学空间m:A/j e$G^(N:p:a0@

在这一章中我关注的是自体的寻找,并且我要再次说明的是,如果研究成功的话,确定的情况是必须的。这种情况与我们通常说的创造力有关。在游戏中,也仅仅只有在游戏中,作为个体的孩子和成人才能够创造和表达整体的个性,只有在创造中个体才能够发现自体。心理学空间-Qlza0~3c V UW"t

心理学空间,Z'wR9jK'W;n0JE

与事实有关的是,在游戏中交流才有可能;除了直接的属于精神病理学和极端的不成熟的交流而外。

6_N fLR0心理学空间gP M9h0G

在临床工作中时常遇到一类人,这一类人需要帮助;正在寻找自体;试图从制造自己的创造性经历中找寻自己。帮助这些患者的时候我们必须知道与创造自己有关的情况。这就好像我们在看着一个早期的婴儿,我们跳到一个玩着粪便或者类似于粪便的东西的小孩面前,并且制造着这种东西。这种创造是有价值的,并且很容易明白,但是独立的学习是需要一种作为整个生活特点的创造力的。我发现他们在这种关于自体的寻找过程就等于是浪费产品,最后注定是不会结束和必须不成功的。

? _kl \PY_R A0

BuT_'_WBU-E0寻找自体的人会创造出有价值的艺术品,但是成功的艺术家通常会为找不到他们或者她们的自体而欢呼。自体不会在身体和大脑中被找到,然而这些结构的价值与美丽、技巧和冲突相关。如果一个艺术家(在任何方面的)正在寻找自体,那么可以说这个艺术家很可能在通常创造生活的方面是失败的。已经完成的艺术创造不能弥补根本的自体缺失的感受。心理学空间iX+i9N {8Y

心理学空间6w2m\"q C})fcm

在发展这个观点之前我必须称述第二个论点,这是需要与第一个区别对待的。这第二个论点是我们竭力去帮助的患者,在我们给他解释的时候很可能希望得到治愈的感受。患者可能会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当我感到有创造力和做出创造性姿态的时候我是我自己,现在探索结束了。”在练习中这些并没有描述出发生了什么。在这种工作中我们知道即使是正确的解释也是无效的。我们试图去帮助的患者需要一个在一个特殊的设置中培养新的经历。这种经历是一种无目的的状态,就好像某人说的没有整和好的人格的缓慢运转。我把它作为一种无定型的状态在第二章提出。

;T@3o8[ [F0

D8Te Kx7qTl0当个体在接受分析的设置中,说明会带来可信赖和不可信赖的感受。我们被培养得需要区分有目的的行为和无目的存在。这涉及到巴林特(Balint 1968)的理论:治疗中的良性和恶性的退行。(也可以看卡罕Khan1969)心理学空间:t9YD&lA$G(O5R8Yp

心理学空间jB%l@h0rT

我努力指出尽可能放松的必要。自由联想就是:患者在沙发上或者孩子在地板上的玩具中间进行想法、思维、躯体和感知方面的连续沟通,这种沟通是神经和精神层面的,不被意识察觉。也就是说,这里有某种需要去防御的企图、焦虑或者无价值感,治疗师能够发现并且指出各个自由联想成分间的联系(或是几种联系)。

x%_J[-vIT0

fhj7Y,DEiE0这种放松来自于治疗性设置中的信任和职业性的可依赖(在分析中、心理治疗中、社会工作中、建筑学中、等等),患者在治疗房间里被允许一些毫无关联的想法,而分析师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接纳,而不是去确定自己非凡思路的存在。(cf.米勒Milner,1957,尤其是在附录中,pp.148-163)

2wgRQ1z HOb0

m'{'^GyI q,\4w0患者在下班后可以去休息,虽然他创造了一个看起来能够替代休息的样子,但是他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放松,这两种状态被患者证明是不同的。根据这个说法,患者的焦虑会和他的防御机制结合起来,从而影响到自由联想的连续性。有一点是将被接受的,那就是患者有时候需要分析师记录下他随意说出的话,这些话是患者在休息时随口说出来的,我们不必要让患者去组织这些话。组织随意语言也是一种防御,对混乱的组织也就是对混乱的否认。治疗师不能将这些随意语言中传递的琐细信息进行组织,如果这样做了,患者会因为对传达随意语言的无望,因而离开了随意语言的区域。一个休息的时机被漏掉了,因为患者需要那种随意说话的感受。因为不能够提供患者需要的环境,一种确定感,他一直没有得到休息。如果治疗师不知道这些,那么他就背离了一个职业性的角色,他只是屈从于做一个聪明的分析师,去把混乱整理清楚。

EKv;KoS?(C*RW,@0

)Yd QY$H@5_/Z0这种情况在两种睡眠状态中得到反映,它们表示为REM和NREM(快速动眼相和非快速动眼相)。
s ^,c9Q1Y |)U4~r0
r1wvVlRSvy L0在发展中我不得不说下面的顺序:
Y_RS(Vzv0a、 在既往经历的确定感中放松;心理学空间~xzmx b8`&o
b、 创造,在游戏中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证明;心理学空间^Sn2ju,qe Xw
c、 这些经历的总和形成了自体的感受。

g1iX"TJi9C9l0

+A3c ~8EP hQL0这种总和和回应需要一种高质量的确定感,这种确定感来自于患者和治疗师(或者朋友)直接交流时得到的回应。在这些高度特殊的情景下个体能够得到结合,作为一个单元存在,而不是为了对抗焦虑而表现出我是这样,我活着,我就是我自己(Winnicott,1962)。在这种状态下可以创造一切。心理学空间b9z7FN%E'@I-Gpj

心理学空间f'z v'|#v.d6hVI6z

案例说明

!vY _i"R sS0

g0N jx:Zk0我希望能够用一位我治疗的女性患者的治疗记录,她每周来一次。她在接受我的治疗之前,曾经经过了长达六年时间的每周5次的治疗,她认为她需要一个无限期的治疗,而我仅仅给她提供了每周一次的治疗。我们很快将一次治疗的时间设置为三个小时,以后改为两个小时。

.^R,T;^3Q4n u,U ^uT0

,U6V;jP H&]$k8s0如果我能够给出治疗过程的详尽的描述,读者会发现在很长一段时期里面我都保持节制,很多时候甚至一声不吭。这种严格的设置需要额外付出。我做记录,因为这可以帮助我一周以后的治疗,而且我发现做记录并没有扰乱这个治疗。我也经常把我因为节制而没有说出的解释记录下来,用以减缓自己的焦虑。当患者自己开始做解释的时候我的节制终于有了回报,尽管会是在一个或者两个小时之后。

Lw!w#`6fL0心理学空间kE ]0K*l&W

在我的描述中总结出一条经验,那就是每个治疗师都可以允许患者有能力去表现,也就是在分析过程中有创造力。患者的创造力很容易被治疗师偷走,因为治疗师总是知道的太多。解释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治疗师怎么把他知道的藏在他的博学之后,或者是怎样克制自己不去炫耀自己的知识。

bH*H$i#W0JV0心理学空间D3r#y ]wX

让我尽力去表达一下我和这个患者工作时候的感受。但是我必须请读者保持足够的耐心,就像我在这个治疗中所需要的耐心一样。

dPnh M0心理学空间n1Rqq S A~,|:u

一个治疗案例

(t.U,@d6r8{0

0rK6f6|3s;wk0首先,治疗中提到的是:一些生活细节和一些自然练习的安排——关于睡眠,当她恼怒时得到的宠爱,为睡觉准备的书,喜爱和厌恶的东西;厌倦但是不恼怒的感受,如此的不安;就像现在的心脏的快速跳动。然后会有一些关于吃的问题:“当我饿了的时候我就能够吃。”(食物和书在这散漫的谈话中是同等的。)心理学空间+{)On1x$T-^N

/m-lgV6|F@0“你知道,我希望当你完成治疗的时候我的治疗费用不太高。”(兴高采烈的)心理学空间-N E$V fT

心理学空间6v*m3Z#i"}!N4nH

我说:“是的,我也希望如此。”

/LSXn5Xg I;hg._0

G;@8e`S#lbY$@0对一段治疗中阻力的描述。心理学空间.N+bNJ8Exsi

`-J ?;bj0f~9`$B0“但是我知道这是错的。”

@8[|Y!f2V(?N0心理学空间.nzZN2OO+{

“这一切变的如此的有希望,直到我了解了之后……”心理学空间(P5]2?)v T(Rh

心理学空间N2` Q$x"WN cx

抑郁和死亡的感受,那就是我的感受,甚至于在我高兴的时候。”心理学空间7|L:c@*a*H?

心理学空间+Cg%^*h(MZ0x h:u

(半小时过去了。患者坐在一个低椅上,或者在地板上,或者在走动。)

z D7d`4E0

"zBPN`x8I0从她的谈话中可以得到长的或短的关于她的性格的正面和负面的描述。心理学空间8T ]1t5}9R
   “我看上去就是这样-不象我真实的样子-像有一个屏幕-透过玻璃在看-想象中的样子不在那里。那就像一个婴儿在想象着它要的乳房吗?在我以前的治疗中,有一次在结束治疗回家的路上,有一架飞机从我的头上飞过。我第二天告诉我的分析师,我突然想象我在飞机上,飞得很高。然后飞机坠落到了地面。我的治疗师说道:‘那就是当你把自己投射出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是你内部的冲突造成的。’”注1、我无法验证她所说的前一个治疗师的说法的准确性。

Wz a2m NLM0心理学空间 H(]\$gz

“很难记起-我不知道那是否是对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就好像内部是一团糟,就只有冲突。”心理学空间1p-_/M te1c F S5z-~

心理学空间 X,R%q2LD1XOH.W

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

,r,D)r^ExK0心理学空间5UWh L!dS i(~

他开始望着窗外,看着一只麻雀在地上啄食,突然她说:“它把一些面包屑带到了它的巢穴,或者其它的什么地方。”然后说:“哦,我突然想起了一个梦。”心理学空间B5\["Y"s#V'@&Kd+{

:{A1pe7?7{{+O0心理学空间n![1[mT-C+Hhs

心理学空间J UF.yW!m_\

“一些女学生持续的带来她的画。我如何告诉她她的这些画是没有进步的?我想是通过让我处于孤独状态和体会抑郁……我最好停止看麻雀——我不能够思考。”心理学空间.HpAyX5A cNU

Co}o%z5b Yz6CM0她现在在地板上,把头放在椅子上。

Lz*Tn6B.@6oO{-b0

'y W w;H~z:H+P0“我不知道……但是你看这里一定有某种进步。”(对她生活细节的说明)“就好像这里没有一个真实的我。孩童时代的一本可恶的书叫做‘回到空虚’。那就是我的感受。”

?%w{^W,Q OP!s0

3K%KIrW0ND.wa0(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心理学空间?ECSKi

d1B4P8k*]5XF0她接着用了诗句-引用了克里斯蒂娜•罗塞提(Chritina rosetti)的‘逝去’。

n'bcc!W/]I0心理学空间 _Jpf1?}*Rq

“我的生活带着腐烂的开始结束。”她接着对我说:“你带走了我的上帝!”心理学空间 \ |"|/~(j V

3SzD*fD?#j.pH x0(长时间的停顿。)心理学空间j H g g@X

e8c0uuh/vT,A0“我只是向你倒出所有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心理学空间[z&G e)n@%vCO'z

1v HJ/}K m/s0(长时间的停顿。)

i9s?&NBV(i5d.Y0

|Q dn[U\Vv}|0(再次望着窗外。接下来是5分钟的绝对安静。)

'yk F*y3];t0

^s Z2L@9j6[!a'U6O0“我就像一块漂浮的云彩。”

^$SEu @n3b*D|0

)h0gX/N9q ~/_)w R5g0(现在大约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m-P[iK`Y0   “你知道我告诉过你我用手指在地板上做画,我是怎样变得恐惧。我不能享有手指画。我的生活一团糟。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让自己读和画会好一些吗?(叹气)我不知道……你看,在某种意义上我并不喜欢因为用手指做画而把手指弄乱。”心理学空间!c{9E1z){*]5{Y1^V AxX

心理学空间PF\dj oq

“头再次放到了椅子上。”

/O%sb!wh7xY4Q m1g0

-lt]"O3W$LbL0(沉默)心理学空间zd6r4p@;z/]

6TP5sW5ke$]B3LA0“我不知道,我觉得没有将来。”

"p1IX/C]i-l s/R"w0

/r3\ D~$C'U3I0Vl0我对待她的一些奇怪的行为方式,暗示她是没有将来的。心理学空间r)\HO+s%EN;~

心理学空间wRR_O[.v L4_!M ll%i

“我一直在想我的一生只需要十分钟。”(她提到的是不明确的、一直在发展的原始创伤。)心理学空间 s&p!l;R[[

心理学空间E wM1K0g|8z

“我猜这个创伤会经常重现,因为它的影响是如此之深。”心理学空间+u+zLENQ0T

-y;\&]t,uNc NxE;`*F0描述她对她童年各个时期的观点-她一直是多么努力的按照她期望的样子去感受将来的位置。这似乎是在引用基亚德•曼尼•霍普金斯(Gerard Manley Hopkins)的诗句。

\ u4??5F!P4IJ ~xQ0心理学空间&L&z nk5G,A:g(t

(长时间的停顿)

(O*N)?-x[*~i0

M`\#A,w;IVV0“这是一种对无关紧要的失望感。我不在乎……这里没有上帝,我不在乎。想象一下,一个女孩子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寄来一张贺卡。”

m,D"[ l j7A-Bk0

o"xl)j A4\o;]K#u0我说:“就好像你和她有关。”

^*dGF#oL9`0心理学空间T-W5s/Q!o$r.c

她回答:“或许是的。”

8s)i1G#tmJ{ `0

%upDTL&j0我说:“但是你与她或其它人没有关系。”

6XjB/gb#R-ho0

xo"I.qy;y0她说:“我想,你看,我不得不找是否有这样的一个人(我与他相关的),一个与我有关的人;一个可以接受,可以与我所听、所见相联系的人。或许最好是放弃,我看不见……
[N5b,\)M#Kd0我……”心理学空间$y'i7o1O3f8a#}2`

+H'~ FC's'Uv6Ex0(弯向椅子,在地板上抽泣。)心理学空间X |v I X|H^\

心理学空间g4_ O qW)p2gH5c

这里,她把她不同的人格方面拉倒了一起,并且很活跃。心理学空间%N8s Yz:{ ?[9c

心理学空间E9~ d-n9}A6q'd1s

“你看,我今天仍然没有和你真正的沟通。”心理学空间;P L%K0{.F

Xj0wQ'~ G(@(e0我表达了一个明确的不满。

LC bWw&{ E0

&wU}8P%w&v0我在对一种现象做观察:除了如此的原始的感受和没有整和及无定型的表现感而外,她无助和悲伤的感受加重了。

]BHlTV0

a&K^8c"X[M_$C0她接着说:“这就像另外两个人进了另一个房间,第一次见面。礼貌的会谈,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心理学空间S8HfTO,Y(X

心理学空间TH,~xH@V;H4X

(我在她的治疗过程中通常坐在一个高高的椅子上。)

7lk0[n2U7d(D$p0心理学空间3e?X$cJvs2r-M

“我恨它,我感到痛苦,但是因为只是我在痛苦,所以没有关系。”心理学空间P3Me*`[rW5M

FV;j'@GIA0我的进一步的行为的例子表明:因为痛苦的人是她,所以是没关系的,等等。心理学空间{OXO S:t

x'c2_;_NY(f4};V!l0(停顿,带着显示无助感和无价值感的呻吟。)心理学空间0Lx%c$O C;`Q/l)SN

RL n?^_~0

]8b_3e-u*Q0到达(例如:在几乎两小时后。)

V(r ga~U0心理学空间1o fj t%hWa9JK

现在,临床改变开始出现了,患者第一次在治疗室中和我在一起。这是我为了弥补她错过了治疗时间而增加的额外治疗。

Q'd0h)I*V M.~ Ir.p0心理学空间ze:K)@H

她说,就像她第一次治疗时对我说的一样:“我非常高兴,因为你知道我需要这次治疗。”

F+q"])} y.\0心理学空间5X!]1zf6u#Zn

现在的信息是关于特别的恨,,她开始找寻一些属于我的毡水笔。然后她拿出一张纸,为黑色的毡水笔为自己做了一张生日纪念卡。她管这张卡叫做她的‘死亡日’。心理学空间2tK+Z"cp:Z

(~,D;x^&H` D.l0现在,在治疗室里她已经非常多的和我在一起了。我忽略掉了一系列来源于现实观察的细节,所有的这些细节让人想到了憎恨。心理学空间(Ya\ |6YE'\$_

0nokf4r u@0(停顿)

J:k6^ S`3h1z)c0

2Z(lO8nUo:N b0现在她开始回顾治疗过程。

%Jn wv6wQ0心理学空间 bM]n~0oU+R

“问题是我不记得我对你说了什么——或者我在对自己说什么?”

'T-m n7L:A3C0心理学空间~!ua$Sn4?

这里,我做了一个解释:“所有的一切发生,然后凋亡。你的死是无数的死亡中的一个。但是如果有人在那里,这个人可以使你回到发生过的事情,然后用这样的方式处理细节成为你的一部分,那么就不要去死。”注:1、那就是,自体的感觉来至于未整和的基础状态,这种状态已被定义,然而它不被个体观察到和记忆,并且这种状态除非在被观察和被某人(这个人是可信任的,并且被证明了是可信赖和可依赖的。)镜像返回才会修复。心理学空间f?*k3|4P

心理学空间@N J/x.m TC

她现在拿了些牛奶,她问我她是否可以喝。注:2、在这个分析中,提供了牛奶、汽水、咖啡、茶和一些饼干。

)G3fm*K)e5Ku:lEbT6m0心理学空间p9_(m0bH

我说:“你喝吧。”

/^7oB a-kA%F(@i0

u_6m@i%Wor-g-?0她说到:“我告诉过你吗……?”(这里她报告了她活得真实和她生活在现实世界里的一些积极的感受和行为。)“我感觉我和这些人进行了某种接触……尽管有某种东西在这里……”(再次抽泣,斜靠在椅背上。)“你在那里?为什么我是如此孤独?……为什么我不再在乎什么?”

Ya!{BXJhL0心理学空间4w8| L \|'We t

大量的孩童时代的记忆出现了,和生日礼物的关系以及生日礼物的重要性,生日礼物的积极和负面的经历。

N9S&U E[ X]0心理学空间4m ?"X(xl,F#ZC

我在这里省略了很多,为了写的更通俗,我给出了更实际的现在需要的信息。所有这些指向了一个她这里的核心区域,但在行为上是不确定的结果。心理学空间 I+YUG8WRZ

心理学空间*| hZ1t8aF:@ i

“我没有认为……认为我浪费了这次治疗。”

P$byEa$N.T0心理学空间U7U:u%G-_ j

(停顿)

@^qM0`2g%ji7c0

R-I-vn:cL9y \;l M0“我感觉我是来见什么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到。”心理学空间K'JB+?.Z c

心理学空间q!m,_@5kJ3r

此刻,我发现我在与她从一刻到另一刻的遗忘建立联系,她需要关于细节的、在治疗中及时的反馈。我对她所说的进行了反馈,首先选择了谈她的出生(因为生日——死亡日),其次谈我的行为,我的行为给了她很多的暗示:她没有什么。

JzV&l(G0

!i&c X1T.X5k x9QB r0她接着说:“你知道,我有时有一种我出生时的感觉……(打断)。如果它没有发生!它没有降临到我身上,我就不会这么抑郁。”心理学空间4u+x$_o7Z?&Qq

d Z1c;[`)qWn0我说:“如果你不存在,那可能会很好。”

iT3_I"qj'{0心理学空间WH+@`!N\'j&}

她说:“但是消极的生活是多么的难受!当我思考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时间:好的事情诞生了!如果我没有出生的话会好些——但是谁知道呢?我不知道,或许是一个观点:如果不出生,那么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或许有一个灵魂正着急地等着进入一个身体。”

M2b0{X3L ?_U2z0心理学空间D.fr2o?xz!e0F

现在态度改变了,暗示着她开始接受我。心理学空间9h/D|*p]*E

B&[-? Q){0“我一直在打断你的话!”

@!?`6~H/T\ok%^3O0

.P ELGF?0我说:“你现在想要我说,但是你又担心我会说的。”心理学空间,s[vK!i} Z

心理学空间+F s)I@ cDQ'w

她说:“它在我的大脑里:”不要让我成为希望的那样!”(注:1、)这是基亚德•曼尼•霍普金斯诗里的一句。

@Y i8k_:cM{lg)C2m0心理学空间 v"^:n m%P

注:1、实际上是从‘Carrion Comfort’的诗句里引用的,那是:

&a*M+\:B2W0

*QOf{(Vk#M0‘不是,我将不是……心理学空间e/f!xi:@Y}

E T5_.Q5v#}0……最大是财富,我不再哭泣。我能够;

\C VU`n~7N#}0心理学空间Vww~,I,dn

我能够,希望,有一天会来到,不用选择会怎样。’心理学空间SB%Wu"T(J*L#tJ

8Rj*X0F*P4K+`0我们现在在讨论诗歌,她是怎样用心去运用诗句,她是怎样生活在一句又一句的诗的中间(就像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一样),但是她那时没有现在对诗句的体会和理解。(她经常会引用诗句,但是却不知道它的意思)这里我指出我就像上帝一样,这是一个个体无法接受的有用的概念。心理学空间h(Yd`;k$OBld"_,V

/iv2\4r |0我说:“从你提到的人”——而她说:“我不能说是那样,因为我不确信。”心理学空间9eAz{9_Du.Q`

心理学空间a RSk!c!N,u

我说:“我像这样说弄乱了什么吗?”(我担心我把一个好的治疗给搞糟了。)

2y;tDf[#d`0

@$Z-km!chQ0但是她说:“不,你像这样说是不同的,因为如果我麻烦你了……我想做一些事情来取悦你……这里是不被信仰带来的地狱。吹动着好女孩们。”心理学空间bM8Eqwc!d;x

~0g| H*W7R)ry0作为自我观察,她说:“这表明我有一种不愿变好的愿望。”心理学空间VV0k[4QOHP9Hn

gxs&?n9k%s0这里是一个患者解释的例子,如果我过早的在治疗中做解释,那么这种解释会从患者那里被偷走。

S&St N|K5c_0心理学空间X7\1V@$R

我指出对她来说对目前日子的好的表达就是很好(be well)——例如完成分析,等等。

2P8}6J}prS w%D0心理学空间P:f vn`9l:Jm

现在,最后我可以带来的在梦中的负面的现在是正面的了,在梦中女孩的画是不好的。患者不很好是真实的;不是很好就意味着不好;她看上去比较好是错误的,就好像她在生活中试图去适应家庭的精神准则是错误的一样。

wf'zF(g*@j#h0心理学空间GVC i!y"Y)BL

她说:“是的,我正在用我的眼、耳、手作为工具;我从来不是百分百的我自己。如果我能够释放我的双手,我就能找到自己,触摸自己……但是我不能。我需要休息几小时。我继续不下去了。”

i!Tp,C'Rc3ne0

$[tVT2^r0我们讨论了这种对自己说话而没有反应的方式,那除非是谈话已经被某人反应过了,是一种遗留而不是自己的反应。心理学空间"s1AF$J*qK

C]/y"dBIu$dF0她说:“我一直试图让你明白我很孤独(在治疗的前两个小时);那就是在孤独时刻我的表达方式,尽管没有语言,那时我也不会让自己对自己说话。”(那样是在发疯)心理学空间 Z f F6M5e,cOmE

心理学空间E%l.~1U3e"I[[-iv

她继续说她怎么用房间里的许多镜子,包括通过别人的反馈作为镜子来寻找自体。(她一直在向我表达,尽管我在那里,却没有人作反馈。)因此我说:“你正在寻找的是你自己。”  注1:有时她会引用霍普金斯的诗‘春和秋’中的一句‘那是你悼念的马葛丽特’。

)p/\6H+r#W(smP0

|8A#c0dBT4r0我置疑这个解释,因为它有点像再确定,尽管不是那样。我的意思是她存在于寻找的过程中,而不是存在于找到和已经找到的部分中。心理学空间2G.hdkC(naw

心理学空间1}\I(d A;y2U

她说:“是的,我更愿意停止寻找,生活于现在。寻找就是我找寻的东西是自体的证据。”心理学空间F/Zt^ a(c#s5s

Mzhjq0现在我可以回到关于飞机的问题上来了,飞机发生事故坠毁了。她就是这架飞机,然后她自杀了。她很轻易的接受了这个解释并且说:“我宁愿接受坠毁的结果也不愿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心理学空间Jw?5L^Nog

}Ww;N.W5y1q t%NcD0在这以后的不久她就可以离开了。治疗结束了。可以看到在50分钟的治疗中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工作。我们只是花了3个小时来浪费。心理学空间 _3IW1f1jt#H-o;bv/T

1QHFF'RWAh2C0如果我们能够进行下一次的治疗,那么将会看到我们花2个小时讨论的问题会和今天讨论的一样(这个问题她在治疗和会忘记)。然后患者表达了一个我试图传递给她的有价值的总结。她曾经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回答说这个问题将把我们带入一个漫长而有趣的讨论中,但我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我说:“你是带着想法问这个问题的。”心理学空间ytdn!lt

心理学空间!]b p#{ p5e$ST

在这以后她说了一个准确的我需要的表达我的意思的词。她慢慢地,深情地说:“是的,我明白,我可以在这个问题中假定我的存在,就好像在寻找中假定我的存在一样。”

9N xk OdK1wA~0心理学空间Y6qC f&v

她现在可以对这个问题提出必要的不仅仅是被称之为创造力的解释,在释放后创造力回到了一起,得到了相对的整合。心理学空间)rXb+}%v;W(t*z
心理学空间 L*o*qC/_P"{-G^
评论心理学空间$Fc\w;rMt5G

心理学空间3@^ x,]jToe

研究只能来自于不连续的无定形的机能状态,或者来自于未发展的游戏,就好像是一个中间区域。只有在这里,这种个人未整合的状态中,我所说的创造力才会出现。这个如果被反射回来,并且只有被反射回来,变成个体整合的一部分,最终所有的这些总和起来使得个体被塑造、被找到;并且最终促使他或她去假定自体的存在。

h!p sf&Hc*J0

.i(Ag!mn5L&ax0这个给了我们关于治疗程序的启示-提供无定形经历的机会,创造性能力,自主感受,所有这些都是游戏的材料。在游戏的基础上个人的存在经历被修建。不论我们是内向还是外向性格。我们在主体与客体现象相互交替的观察中经历了过渡性现象区域,这个区域是个体的内部现实和外部世界之间的一个中间区域。

5[uy {"}:I,{K ~%e0

新一篇:边缘型人格障碍的防御方式对照研究 - 汤海鹏
旧一篇:自体心理学:解读“分裂的自我”


标签: Winnicott WINNICOTT winnicott 汤海鹏 温尼科特 游戏与现实

延伸阅读
  • 溫尼考特這個人 书摘
  • 温尼科特年表
  • 閱讀Winnicott DW的<原始的情緒發展>1讀後回應與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