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向心理医生敞开心扉
作者: 武志红 / 345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1月06日
标签: 心理医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lj?8^ tJ"l

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关键,是来访者与心理医生关系质量。要形成一个好的关系,心理医生与来访者都需要学习真诚。
+v8L8?3s&j4E0  经常有读者写信给我说,他们的心理医生让他们如何如何不满意,他们该怎么做?
e QkShn0  我的回答一律是,与你的心理医生谈谈这些不满意,并且,越真诚越好,越直接越好。心理学空间H;B(EY^-_N
  这样回答,既是一个心理咨询的原则,也是我自己做心理咨询的体会。
WI&FABX0  文/武志红 图/CFP
Hs*Nq;f1t\y0  她在迎合心理医生的身体聆听心理学空间few-_ W#L
  完美的心理医生会有非凡的洞察力,能敏锐地捕捉到来访者种种微妙的心理,发现并与之直接探讨他们的不满,从而促进咨询的进展。心理学空间Qc2U*W{Pt
  但也可以说,所有的心理医生都在成长的路上,完美的心理医生不存在。期待有个心理医生能够时时刻刻地觉察到自己的状态,并且能时时刻刻令自己感觉满意,那是不可能的。
ty9s5Ix9Tu0  实际上,来访者感觉到不满的时候很关键。假若他能敞开心扉,与心理医生主动说出来,不仅会促进来访者的成长,也可能帮助心理医生成长。在这方面我有深刻的体会。心理学空间)a_ hH'K-V
  在做咨询半年多后,我遇到一位女性来访者F。她有非常敏锐的感觉,常常能捕捉到我的感受。在这方面,她比我更强。
\p*f$AYpY2L0  那时,我才开始使用身体聆听,对这一点着迷,也有些自恋,因很多时候,我发现,对方有什么感受,我的身体就会有相应的感受,身体如此直接,身体似乎从来不欺骗自己。心理学空间'v?J+{K9AS
  一次咨询中,F犹豫了很久后对我说,武老师,我有一个不好的体验想与你分享,希望你不要介意。心理学空间 j}+i1pM
  哦,欢迎,我说,在这个房间里欢迎你说出一切。心理学空间du+eRu
  她仍然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武老师,我觉得你太自恋了,你那么喜欢用身体来聆听,你总是说你的身体有什么反应,并反问我如何,那时候,你看上去沾沾自喜,好像很期待我给予肯定的回答,这给了我很大压力,所以我每次都会回应说,是的,我一样也有类似的反应,有时我还会说,你真的很敏感很厉害。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不是这样子的。心理学空间-d{{3{3b,O8xT
  她这样说,令我震惊。我完全没有想到,过去她给我的回应都是用来讨好我的。我停下来不说话,好好地回忆并体会过去使用身体聆听的一些时刻,我发现,自己的确有沾沾自喜的成分,而且这个分量还比较重。心理学空间+Leb8ymI
  于是,我向她承认,我发现自己的确很自恋,当得到你或其他来访者肯定的回答时,我心中会有一点沾沾自喜的满足感,觉得自己很棒。
Y2Y3@RJ0  然而,听到她说,过去她一直都是在迎合我,这令我感到难过,也感觉到有些遗憾。
J5z;EOGv%m0  我继续对她说,我觉得,我是有沾沾自喜的部分,这部分还蛮明显,但我觉得,如果你能直接对我说,武老师,我的感受不是这样子的,那么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受伤。最后我反问,为什么我的沾沾自喜给你那么大的压力呢?这会让你想到什么?心理学空间9m&xq S@v6F0P
  她想了想说,这和她与父亲在一起的经历有关,这也和她与其他亲人在一起的经历有关,很小的时候,她就学会通过捕捉对方的感受,去发现对方的需要,然后去满足他们,他们就会很高兴,并因而更加喜欢她……心理学空间 h Yw"\'v^M,`Jj v
  经过这次谈话后,我感觉,她在咨询室中变得轻松了很多。
YNtt#pn4g0  同样,这次经历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后来我总结发现,在很多时候,我使用身体聆听时并不准确,所以,我在使用身体聆听时会加一句:“这是我自己的感受,未必是你的,你的感受是什么?”
1P:}#@;[D ~%[7_0  第三方技术也无法解开的心结心理学空间)O\'ww&Cmpb
  弗洛伊德是迄今为止最有名的心理学家,但多次调查显示,对心理咨询与治疗行业的影响,弗洛伊德排名第二,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排名第一。
]];pYj];y0  心理医生之所以会将罗杰斯放到第一位,主要是因为罗杰斯提出,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治疗关系,才是心理治疗的核心因素,而心理医生的真诚、温暖与无条件积极关注,是至关重要的关系因素。
&v)D q(T1X yd$l$Bk0  现在,几乎所有的心理医生都会知道,他们与来访者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yTV0r&R0  不过,很不同的一点是,相当多的心理医生会认为,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关系是基础,理论知识与技术更为重要。而在罗杰斯那里,关系就是一切。
"@6T6@/r8d0MA yG0  我倾向于罗杰斯这一边,在我看来,心理咨询与治疗中,技术很重要,但技术更像是一个第三者,心理医生要借助这个第三者与来访者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而比说什么和做什么更重要的,是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关系素质。
I:ag8I'Uw8y0  这一点我早在大学本科时就坚信无疑了,但能打心眼里体验到这一点,是得益于一位来访者K。心理学空间jK A(o P3Fma
  K的收入有限,他差不多是一个月来找我一次。他对我抱着很大的期望,我一方面受这个期望的影响,同时自己也希望能加快疗程,早早帮助他提高心理健康水平与社会适应能力。
Eq:sD9r YoS%R0  为此,我在他身上使用了种种治疗技术,如精细的自我解梦、催眠与NLP(神经语言程序)等。尤其是两次解梦,我觉得精彩异常,甚至因而开始期待,他的心门该因此而开了吧。心理学空间 tz6If[ v {
  但是,他的心门迟迟没有打开,咨询约一年后,他仍然觉得没有什么进展,中间还暂停过两三个月时间。
/D4iy&n:C.K%uH0  精彩的技术没有带来突破,反而是,他做的一件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事情带来了突破。
xSX9RA5R"EV!B0  一次,他对我说,武老师,我一直瞒着你一些事情,我总是希望不讲这些事情就可以取得进展,但我想,也许讲讲这些事情会对我有帮助。心理学空间G-N1ZK2|NRsB
  说了这些话后,他仍然是犹豫了很久,才终于给我讲了他隐瞒的事情。他讲出来的事情令我震惊,但是不是因为事情特殊,而是因为太平常了。如此平常的事情,却成为他心理上不能承受的重担,我实在难以理解。
X!c+}9m#R;E%Z+x0  我将我的这些感受告诉他。并且,他本来非常担心我会因为这些事情对他有很不好的看法,我则承认,这些事情的确我会有些看法,但假若完全觉得这是好事是0分而完全觉得这是坏事是10分的话,那么我的看法也最多不过是6分。
#[7fO:wQh0  更重要的是,即便我对他做过的这些事情有看法,但这些事情本身在我与他的关系中就没有太多分量,这些看法影响不了我与他的关系。而且,我分明感觉到,当他讲了这些事情后,我与他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a+q3b2@ ?}q0  这次谈完话后,我感觉他明显放松了一些,而接下来的一次咨询中,他有了一个很深的认识。他说:“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必须改变。因为这样的看法,我不敢与别人交往,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这是确定无疑的事情——我真的不够好。但现在,我走出来了,我才发现,我并不比别人差,实际上,我的确有不少蛮不错的品质。发现这一点后,我坦然了很多。”
6V*fv2RX b`o;K0  医生,我到现在还不能信任你
2h!f2O'Z6T+B@9?9m{0  K的故事显示,哪怕仅仅向心理医生袒露自己,有时就会带来很好的疗愈效果。
d.gG%AVco(I0c0  这是为什么呢?
"~;A)` r6Xi u0  我的答案是,一个人之所以不敢袒露自己的某一方面,是因为他将这些方面视为“坏我”,而“坏我”其实是在原生家庭那个小世界中形成的。当父母向孩子传递一些信息——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如果你这样做,我们会不喜欢你疏远你甚至想与你断绝关系,孩子的“坏我”就形成了。“坏我”形成时的逻辑越是严厉,一个人的内心就会绷得越紧,因而发展出种种心理问题。心理学空间:i` LE O2i
  当孩子长大成人进入社会后,他还会不自觉地认为,这些方面是别人绝对不会接受的“坏我”,绝对不可以呈现出来。但实际上,现在的人际关系与原生家庭的人际关系已大不相同,原来那一套心理逻辑已不适用了,依照美国心理学家斯考特·派克的说法,他应该修正其心灵地图了。心理学空间9Z-c5NmB7r$m
  K与我的关系是新建的,他将那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事情隐瞒了一年之久,是因为他并没有活在这个新的关系中,他的心仍然停留在原生家庭。但是,只要他说出这些事情,便会发现完全不必执著于原来那一套苛刻的心理逻辑,于是改变自然发生。
4K!Lo V v/}0  什么是心理健康?在我看来,灵活与宽容是很重要的一个标准。你可以这样,你也可以那样,这就是灵活与宽容。相反的是僵硬与苛刻,即“你可以这样,但绝不可以那样”,甚至“你既不可以这样,也不可那样”。心理学空间G.V;^t o7C3Tq)|lx
  不过,疗效产生的前提是在心理医生与来访者的关系中有这样的氛围——“你可以这样,你也可以那样”。假若心理医生自己心中都有很多苛刻的教条,疗效很难自然发生。
i-u`b;B(zi z0  作为来访者,面临着一个选择:我要不要向心理医生袒露内心?
'Uc/PJ~W}:AS0  我会说,相信你的感觉。如果你能感觉到你与心理医生彼此信任,那么就去袒露你的内心。虽然有的心理医生会容易给人信任感,但真正的信任感是逐渐建立的。心理学空间 hzC&H-Z3c8Xf'A,M
  那么,具体该怎么做呢?办法就是,去和你的心理医生谈你的感受,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譬如,你感觉,尽管咨询了很久,但你仍然不够信任他,那么你可以和心理医生探讨这一点,对他直接说,我直到现在还不能信任你。
"zwQ N8Y I H:n0  这时,合格的心理医生会和你比较中立地去探讨这种不信任感,假若一个心理医生因而感觉到很大的受伤感,于是顾左右而言他,或者干脆说“这肯定是你的问题”。那么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
U3d"T~C;y0  咨询室内的走神打瞌睡意味深远心理学空间 |#ATlC| j
  很多时候,不信任感是因具体细节而产生的,譬如有的心理医生会走神、打哈欠甚至打瞌睡,这让来访者感觉很不好。
3`ORTCwJ!{0  我的建议是,去和你的心理医生说,某次咨询时,你走神、打哈欠甚至打瞌睡了,我感觉很不好。心理学空间!J8[A N\7U2y4GM.u;@
  咨询室中发生的一切皆有意义,走神、打哈欠、打瞌睡乃至睡着都是。
4S%U:esNZ[fv#wkP0  一次,我的一个女学生在课堂上分享心得,我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发现后赶紧把自己抓回来,但听着听着又走神了。于是,我和她分享说,我发现,听你讲话时我总是走神,这在今天真是罕见,我之前听别的同学讲话时注意力是非常集中的。心理学空间$oI#SZ7KW_G
  她说,她也注意到我走神了,有点不快但没有多想,你这样一问,我才想起,刚才我和你说话时,我的眼睛一直在瞟着左侧的墙。心理学空间3I ~m(L3A4CP1}.g{
  我请她感受一下她的身体。她感受了一会儿说,心口好难受,呼吸变得很困难,刚才就有这种感受出来,但那一刻她感觉到害怕,所以把注意力转移了,看左侧的墙,说一些大道理,就是在逃避那种感受。心理学空间k|fT(v&T
  这个例子显示,作为老师,我的走神是对她的走神的呼应。在咨询中,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除非是,我自己没休息好,很累,那时的走神、哈欠、瞌睡是自己的原因,否则基本上都是我与来访者之间的一种呼应。
%U3t1w8@ c0N+ib0  因而,当我有上述表现时,都会主动告诉来访者,与他探讨。有时,我会等待,看看这些情形何时消失。心理学空间-MuJE B
  前几天,一次咨询中,听一名男性来访者讲一些事情时,我困得厉害,稍一闭眼就睡着了。我向他坦承了我很困,之后我们继续进行谈话。过了一会儿,突然间,我感觉困意消散了,接着他谈起了关于性的问题。
O\ @ ]W$M0Y0  我们就此进行了探讨,我明白,那种困意,是感应到他对性的压抑。心理学空间[%lBz:v_
  这很微妙。当他想谈性而不好意思时,作为心理医生,我的感觉是困极了。这是我的反应方式,如果换一个别的心理医生,可能有不同的呼应方式。譬如,他可能会变得极其兴奋,会有一种想追根究底的冲动。
_h4G U"g0  由此可以说,心理医生有什么样的呼应方式,既反映着来访者的特点,也反映着他自己的特点,所以,如果可以就这些进行及时的探讨,不仅对来访者会有帮助,对心理医生也是一种治疗。
k!C3NJo E k0  相当多的时候,我会发现,来访者之所以不敢袒露一些事情,其根本问题在于性,可能一开始的表面问题是别的,但最后会发现,多是围绕着性所产生的负罪感乃至罪恶感,令自己不敢袒露心声。心理学空间 OZUT,zZ dZ F
  还有相当多的时候,不敢袒露是因为太痛苦了,就像那位女学生,她那种不能呼吸的感受是强烈的被抛弃感,多年以来一直不敢碰触它,因为一旦碰触就会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冲垮自己,所以那时她要走神,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T:r$J1S2i8YaC'dD0  也有很多时候,咨询室中的走神、哈欠与瞌睡,是因为谈的话题不是围绕着来访者的,而是围绕着心理医生的。
q0D9W@:Pnn-_'R0  一天,一位来访者来和我谈了约10分钟,我困得不得了,问她怎么样,她说,目前谈的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她本来是想谈另外一个话题的,但好像我对目前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所以不好意思转移话题。心理学空间?V%[2uU9?9DgS-Ne
  当她转移话题,开始谈她想谈的话题后,困意刹那间就烟消云散了。心理学空间b1N4O$r_
  《阿凡达》中传递了一个理念——链接,战士要和六腿马链接,要和战鹰链接,而在祈祷和为人做治疗时,需要整个部落的人一起链接。心理学空间L}+b|s3Q
  链接,也是心理咨询与治疗中最重要的。当你不敢袒露自己时,你就切断了与自己的链接,那时心理医生也将失去与你的链接,而像走神、哈欠与瞌睡,常常也是因为失去了链接。这时,心理医生也罢,来访者也罢,都需要努力,将注意力重新拉回到感觉上,即双方的内在链接。心理学空间ut%ps?IU L(h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00

TAG: 心理医生
«胸怀大志,不必广而告之 生活中的心理学
《生活中的心理学》
每天给心灵片刻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