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雲吞麵去
作者: 李维榕 / 2874次阅读 时间: 2010年4月28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吃雲吞麵去
有人說:教導兒女是一項艱巨的工作,怎麼沒有「父母學堂」?讓人學習怎樣做爸媽?

其實這些人說錯了,不是沒有「父母學堂」,只是這一間「學堂」,並非設在教室中,也並非三兩天的課程。

這「學堂」設在家庭內,課程由孩子出生開始,便要窮半生的學習。

嚴格說來,父母親的教子心得,其實在孩子還沒有來臨前就已經有了藍圖,他們自己的父母親怎樣教育他們,他們也會怎樣教育兒女。因為怎樣做父母,並不是從書本或講座學得,而是從家庭中開始。

Freud (佛洛依德) 說過:人的所有重要學習,都是從挫折中學來的。學習做父母更不例外,也是由錯誤中的領悟。也許這個說法很讓人憂慮,難道真的沒有預防之法?這樣說來,豈不是孩子都成了父母親的「試驗白老鼠 (guinea pig)」。

其實,不單孩子是試驗白老鼠,父母也是一樣,他們必須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去學習。

嬰兒呱呱墮地,躺在父母懷中,雙方都在學習如何彼此依附。孩子入幼兒班,雙方又要學習如何放手。隨著孩兒的發展,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挑戰。

其實孩子才是父母的最佳老師,他們的成長,也教育了父母如何成長。幼弱的嬰兒,教導怎樣負上初為人父母的責任;孩童時期,教會了與孩子如何玩耍;少年時期,又會把父母帶進一個簇新的世界;等到孩子成家立室,父母更要學習怎樣獨守空巢。這是一輩子的學習,而且沒有一個用諸四海皆準的方程式。人人都有一個不同的課題,需要當事人自己去發掘,這條道路是峰迴路轉,曲折離奇,成敗難料,一切都沒有絕對。

每個家庭的路程,都好像唐僧取經,路途上要遇上百般阻撓,而且不是靠一個人的力量取勝。

最近碰到一位在孩子心中十分完美的母親,因著她的完美,突顯了父親的問題。結果父親更是有理說不清,直到孩子發現母親也並非全是有理的,而父親也有委屈的時候,孩子才在父母不調和的關係中找到自己的平衡。

母親百思不得其解,怎麼過於完美也是罪過?自己做錯了什麼?

誰也沒有錯,只是家庭的關係是一組人的配合與互補。有人完美,就有人不完美;有好人,就有壞人;有人節節向上,就有人落在後方。此起彼落。尤其是夫妻之間,只有一個人做得對是不夠的,必需兩人都做得對。

很多父母親故意一個做好人、另一個做壞人,結果就是形成一個忠一個奸的家庭結構,誰的教法也起不了作用。

問題是:所有父母都必定會採用一些沒有用的方法來教育子女。明智的父母,很快就會察覺到此路不通,立即轉軚。這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學習,與其找專家問計,不如找其他家長交換心得。

當然,大時代的發展與社會文化,都會影響父母如何處理孩子的問題。例如:六十年代的家庭,家中起碼有五、六個孩子,父母很難每個子女都照顧周到,孩子反而多了自我發展的空間。而且,那時房子大多只有幾層樓高,社區的群體意識較強,孩子有機會向多人學習。

我小時家住北角,對於街頭巷尾住了些什麼人物,瞭若指掌。我家居地下,守在窗前就看到了人間百態。街角有人開了一間小書店,我大半時候都蹲在書店老板為我們小孩子而設的一張小板凳,就是在那裡第一次接觸到世界名著的譯本。我們稱那老板為「雞叔」,他是我閱讀外國文學的啟蒙。

那時的賽西湖是一片山野,我們鄰近的幾個孩子漫山探索,像野孩子一般自由。有一次我向鄰居一個男孩子扔石頭,擲穿了他的頭,我嚇得不敢回家。結果雖然沒有挨罰,但是也讓我受了一個大教訓。

怪不得有兒童專家說:一個孩子要經過多次探險,多次跌跤、頭破血流還有病痛,才能成長起來的。父母親無論有多焦慮,也只能站在一旁愛莫能助。

也許因為那時的父母站得比較遠,他們應付孩子的辦法也就比較實際。有一次我看到一件心愛的玩具,鬧著要買,而母親不理我,無論我鬧得多兇,她都繼續走她的路,我一個人落在後面,多麼不甘心,最後還是乖乖的跟著她走,還生怕她真的不理我走了。

很多父母親都懂得不與無理取鬧的孩子周旋,讓孩子有機會自己安頓下來,他們就會乖乖就範。

我曾經問過這些父母,從哪裏學來這一招的?他們都說,不用學的,知道孩子是孩子,自然就有應對辦法!

關鍵就是:知道孩子是孩子!

現代社會都是高樓大廈,社區意識越來越薄弱,窗戶並非通向外面的世界,而是把屋內的人關閉起來。而孩子的數目又越來越少、也就越更寶貴,加上大社會一種濃厚的親子文化,孩子要跌跤、要頭破血流、要探索世界的機會,就不知不覺的被取消了。

這種大環境下往往產生一個大問題:那就是父母忘了孩子是孩子。

忘了孩子是孩子,就會讓最聰明的父母都派不上用場。當孩子不講理時,我發覺很多現代的父母,都不懂得要給他們空間去自我反省,反而會在這時候不停地與孩子講理,結果讓父母與孩子一起失控。

也許因為母親對著孩子的時候較多,這種問題在母親與子女關係中最常出現,手頭上很多案例都是母親被孩子的行為弄得焦頭爛額,她們是親子教育的最大主顧。

我卻是十分訝異?為什麼一般父母很快就從經驗中學到的東西,有些人卻非要靠專家不可?而且很多母親都說:專家都教我要放鬆,但是怎麼放鬆得了?

如此看來,問題並不出自缺乏技巧,而在於不能放鬆!最有趣的是,這問題其他家人也必然早就察覺,並不一定要專家指出。只可惜是家中那個專家往往是丈夫,而丈夫的意見,卻是與子女糾纏中的妻子最不願接受的。

這種情況,有時讓專家也要投降!因為提供教子方式容易,要解決夫妻的意見分歧卻難之又難!夫妻之間的隔膜,卻又往往促使母親更加不能放下孩子。

而親子,往往是滿足父母的需要為主,因為最想親子的是父母,不一定是孩子。即使是出生嬰兒,都需要有獨自躺著不受打擾的時候,何況是成長中的孩子,怎麼可以沒有自我發展的空間?父母親才是彼此的伴,當孩子成了大人的伴時,也會過早地承受了大人的情緒和瓜葛。

沒有什麼比糾纏不清更能阻礙一個孩子的正常發展。而糾纏不清,又是現代子女與家庭的一個普遍現象,幾乎所有孩子的問題,都是與此有關。

如果父母親知道從自己家庭學習,他們就會打開這間「學堂」的窗戶,放大孩子的視野,讓孩子學習走路,孩子跌倒時,夫妻二人也要提醒對方:假裝看不到,彼此忍住手,遠遠地支持,讓孩子自己爬起來。

然後丈夫拉著妻子說:老婆!別管孩子,我們吃雲吞麵去!

「本文轉載自4月28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教子之道 李维榕
《李维榕》
離家»

 李维榕

現任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總監、美國紐約「米紐慶家庭中心」(Minuchin Center for the Family)督導、具美國婚姻家族治療學會(AAMFT,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會員及督導資格,多年來在歐、美、中、港、台、新加坡等地示範教授家族治療並提供督導。在一本重要的家族治療教科書中《Family Therapy: Concepts & Methods》,麥克.尼可譽為目前「結構派家族治療」的主要人物之一。李博士著有《家庭舞蹈I》、《家庭舞蹈II》(張老師文化),另與米紐慶合著多本家族治療叢書,如《學習家族治療:家族治療師的成長與轉化之旅》
http://www.familycouncil.gov.hk
Array
(
    [catid] => 383
    [upid] => 336
    [name] => 李维榕
    [note] => 
現任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總監、美國紐約「米紐慶家庭中心」(Minuchin Center for the Family)督導、具美國婚姻家族治療學會(AAMFT,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會員及督導資格,多年來在歐、美、中、港、台、新加坡等地示範教授家族治療並提供督導。在一本重要的家族治療教科書中《Family Therapy: Concepts & Methods》,麥克.尼可譽為目前「結構派家族治療」的主要人物之一。李博士著有《家庭舞蹈I》、《家庭舞蹈II》(張老師文化),另與米紐慶合著多本家族治療叢書,如《學習家族治療:家族治療師的成長與轉化之旅》
http://www.familycouncil.gov.hk [type] => expert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73 [tpl] => exp_list [viewtpl] => [thumb] => 2010/06/1_201006211045231Zbdw.thumb.jpg [image] => 2010/06/1_201006211045231Zbdw.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383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心理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