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後餘生的婚姻
作者: 李维榕 / 557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0月23日
标签: 婚外情 婚姻 精神科 妻子 夏威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10月23日
劫後餘生的婚姻
婚外情過後,夫婦如何收拾殘局?

這是我在台灣見到的一對夫妻;丈夫坐立難安,妻子卻是理直氣壯。

她說:「這多年來所受到的苦,讓我痛不欲生。這一股恨,我是不吐不快。現在,我要做個小公主,這個夢非圓不可。」

丈夫卻說:「我不是已經乖乖的什麼都依妳了嗎?已經做到百分之八十,要做到百分之百,是不可能的。」

丈夫的話,其實是對我和郭醫生說的。

郭醫生是這家孩子的精神科醫生。本來是兒子發病,要打爸爸。好在郭醫生同時是一位家庭治療師,他很快就發現,孩子打爸爸,是因為爸爸傷害了媽媽。

兒子的失控,倒是成功地把爸爸媽媽帶到郭醫生面前。只是要治療的並非兒子,而是父母那奄奄一息的婚姻。

郭醫生請我一同會見父母。

原來丈夫已經放下維持多年的婚外情,回到家中兩年,只是妻子的恨意仍然很重。她說:「每當見夏威夷或檀島的字眼,就會情緒高漲。因為丈夫曾經把情人帶到那裡遊玩。」

不單如此,丈夫的任何蛛絲馬跡,每一個來電,每一項留言,都讓她無法安寧。

婚外情是婚姻的大地震,捱得過這一場災難,也會後患無窮。一旦婚姻失去信任,便誰也沒有好日子過。

妻子繼續投訴她的怨恨,丈夫如坐針氈,一臉委屈。他說犯過錯,這一輩子也難以翻身,連兒子也對他不加理睬。

被丈夫背叛的妻子,一方面渴望丈夫回頭,一方面又會對回頭的浪子嚴詞逼供。結果是丈夫雖然回來了,一晃眼兩年,兩人仍是處於僵局。一個是咄咄逼人,一個是逃無可逃。如此你追我趕,也難為他們可以捱過兩年。

妻子重複表達,她要做個小公主!丈夫要完全地寵她、依她,讓她苦盡甘來。

我們也不明白怎樣才是當小公主,只有問丈夫說:「可以寵她一回,圓圓她的夢想嗎?」

畢竟他傷害了她,做些補償也不太為過吧?沒想男人好像談虎色變,立即擰頭甩手。

他說:「我已經萬分將就,但是她仍然不覺得滿意,我也沒有辦法。」

女人說:「整件事對我實在太不公道!我也知道不應該這樣看不開,但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我們也不知道如何替妻子扯平,是否讓她也出去偷情?這提議當然立刻被她否決。

這又不成,那又不成。兩人不像有意收拾殘局。反而是把我們當作判官,各吐苦水。

既然談不來,就把自己的要求,用紙筆寫下來吧!一人一宗,然後交換。

兩人真的靜了下來,妻子全神貫注,寫了好一回。丈夫卻是呆了半天,寫不出隻字片語來;最後迫於無奈,才寫了兩句。

妻子的要求,是丈夫不要老苦著臉,讓她沮喪。

丈夫說可以,但是妻子也要答應不再在他面前查問他的每個來電。他說:「你可以在我背後追查,只要不在我面前,我無法忍受!」

妻子反駁說:「我為什麼要偷偷摸摸,我有什麼不可告人之處,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

男人面色繃緊,怪不得他不肯面對妻子,因為面對的話就免不得要吵架。

我們問他說:「她的恨意那麼深,你越避開,恨意就更增加。如果你真想挽救婚姻,總得為她消恨,你有想過向她求饒嗎?」

他說:「絕對不能這樣做,她只會得寸進尺。」

男的越不肯動,女的就越更不滿。越更斷定對方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兩人都是如此執著,說是要補救婚姻,實在是拿婚姻出氣。

我嘆口氣說:「我不知道怎樣對一個受了傷害的妻子說,你這種處理問題的方式,只會把傷口抓得更傷。我也不知道怎樣對一個被妻子忿恨嚇跑的男人說,如果你不怕她給你氣受,不要跑開,你也許會發現她的忿恨並不是那麼可怕。」

因為要解決他們的困局,必須有一方願意打破這個惡性循環,現在是他退一步,她迫一步。如果他肯進一步,也許她也會退一步。

果然她說:「當我情緒發作時,其實只要他肯前來抱抱我、說句好話,我就會平靜下來。」

男的猶疑了好一會兒。提出一萬個不能這樣做的理由,包括自己來自傳統家庭、不習慣在人前摟摟抱抱、有損中國男人的威嚴一連串的藉口。但是我相信最大的原因,還是基於種種原因,難以接近妻子。

有趣的是,女的雖然看來好像蠻不講理,像討債似的要求對方補償,但是在整個談話過程,她已經作了多次退讓,由要求做小公主,退而只求對方一句好話、一個擁抱,男人再不領情,就是繼續為自己找麻煩,除非他不想回家。

最後,他終於坐到妻子身旁,靦靦腆腆地用手摟著她的肩膀,妻子拒絕了一回,還是很滿足地把頭放在男人懷中。

我開她的玩笑說:「你可以捉他上刀山、下油鍋,讓他生不如死。但是總得要有個限期,要罰他一天、一週、還是一個月?」

她佔了上風,忍不住又說:「我不知道要多久才成!」

我說:「我六個月後就會再來台灣,到時我希望再見你們一次,但是我要看見你們好好的像成年人一樣處理你們的婚姻。如果你們仍是維持現狀,我就會找郭醫生算帳!」

他們都說:不能讓郭醫生為他們代罪,總得自己爭氣!

兩人終於對彼此承諾拉著手離去。

並不是說這樣就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但是起碼雙方都要有一個積極努力的意願,才有改善關係的可能。連第一步都卡住了,就寸步難行。

婚姻是一項艱巨的工程,沒有事時都需要雙方不停努力維持,何況出了婚外情的巨變?重新整理一段破碎了的婚姻,雙方努力只是一個開始,路途中還有太多需要一宗又一宗商議的事項,以及解決矛盾的智慧。只是經歷過這般龐大的打擊,雙方都會被打得天崩地裂、昏了腦,只有還擊的本能。一時間要求當事人明智應付,真是談何容易。治療師的工作,就是讓二人回到談判桌上,不要一味只向對方開火,除非他們真的決定分手,那就更加不必浪費彈藥了。

這雖然是個台灣例子,也代表了婚姻在劫後餘生時,一些自然反應的現象。

「本文轉載自10月22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婚外情 婚姻 精神科 妻子 夏威夷
«還父母的債 李维榕
《李维榕》
找尋自己的故事»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