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的二十四孝
作者: 李维榕 / 476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1月21日
标签: 精神病 青年人 青少年 少女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11月21日
新時代的二十四孝
很多人都說,現代家庭的基本價值觀薄弱,青年人尤其缺乏家庭觀念。

奇怪的是,我這十數年間在華人地區所見到的青少年問題,卻大都是無法放得下父母。這次到上海工作,也不例外。我一口氣會見了四個家庭,年紀最小的是一個十歲女童,最大的是一個二十歲少女,當中還有兩個十四、五歲的青少年,全部都被貼上精神病患的標籤。

表面看來,四個孩子都讓父母頭痛不已。他們不聽話、不負責、不肯上學,行為怪異,甚至要自殺。但是如果你細心探討每個孩子的家庭故事,就會發現一個共通之處:就是他們的意識形態,全部都維繫在父母身上。

那個十歲的小女孩,眼睛滾來滾去,話並不多。她說媽媽很兇,不是罵她,就是罵爸爸,讓她十分害怕,母親也承認自己脾氣甚差,由於丈夫工作關係,聚少離多,讓她不停發病,身體沒有一處不曾動過手術,有時就忍不住要對孩子發作。

起初我們以為這只是一個怕挨罵的孩子,但是當她一聽到我們可能無法如期與她的家人會面時,淚水就要從她眼睛掉下來。原來這會見對她是那般重要,她為父母親畫了一幅漫畫:兩個在吵架的大人,口沫橫飛,向著對方噴口水。他們中間,夾著一個在哭泣的孩子。

當她獲悉父母願意改善如此惡劣的婚姻關係時,又特地為他們畫了一幅夫妻恩愛的漫畫,中間還放上一個大大的心,寫上相親相愛,為父母打氣!

那兩個青少年,也同樣用『兇惡』二字來形容母親。如果這些母親真是『兇惡』的話,對象也只是針對丈夫,因為她們明顯地對孩子都是唯命是從,連兩個兒子都得意地承認,母親只聽他們的話。其中一人甚至揚言怎樣成功地讓母親花錢,為家裡添置新電視,主要是替父親出口氣。

另一個男孩,表面看來對家庭關係沒有興趣,十問九不答。他的父母親倒是十分努力地承認夫妻之間實在出了一點問題,正在努力改善。明顯地,是主診醫生告訴過他們,孩子的問題必然與父母有關,因此他們也就不論青紅造白,一味說自己有問題。

我忍不住問他們說:「究竟你們的問題,與孩子有何關係?」

他們莫名其妙地看著我,久久不能回答。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很多以個人為本的治療師,甚麼事都往個人內在心態着手,但是當它他們領會家庭的重要性時,又會把所有孩子問題,都推到父母身上。

其實孩子的韌性是很強的,父母有不是之處,他們一般都能應付,唯獨是父母之間出現矛盾,尤其是長期的婚姻衝突,才是孩子的死結。尤其是忠心父母的孩子,這才是最讓他們離不了家的絆腳石。

因此,家庭治療並非怪罪父母,反而是協助他們更有效地處理孩子問題。如果只靠父母努力,孩子坐享其成,反而會弄巧反拙,無端把孩子坐大了。

那父母聽了我的話,十分高興,父親尤其指出,實在不知道孩子發生了什麼事,他說:「這孩子認為自己無處不在發病,由眼睛、鼻子、嘴巴、頸部、心臟、肺、腸,以至雙腿及腳部,沒有一處不鬧問題。」

父親用雙手,很仔細地從頭到腳比劃了一次,青年人十分得意地提醒他說:「還有喉嚨,和尿尿的地方!」

我說:「我在北京也見過這樣的一個青少年,也是十四歲,父親為他減壓,帶他到海南島旅行,他不但不領情,反而不停埋怨,說是那裡的空氣充滿鉛份,對他身體不利,還說是在網上看到的。」

父親很興奮地回應:「對,我兒子也是一樣,我無論為他做什麼,他都是怪我,也說是上網看的!」

我繼續說:「那孩子說頸後有一硬塊,是母親在生他時因為與奶奶動氣,那股氣就永遠凝結在他後頸!那青年人把大人所有的矛盾,都收集在身體不同部位。」

本來十分頹喪的母親聽了十分驚訝,問:「原來在北京也有這麼一個孩子?」

我答:「在香港也有一個,你的兒子絕對不是原著!」

青年人那滿身毛病的謎一旦打開了,連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問他說:「究竟你身體上積聚了什麼怨氣,讓你終日往醫院裡打轉?」

這次倒是母親自動提出:「他一直都怕我們會離婚,已經向我提問過很多次,就是放心不下。」

青年人還有一個妹妹,她卻長大得比較順利,也許是哥哥首當其衝,把家中怨氣承擔到身上,她才能倖免。

另外那個二十歲的少女,可沒有那麼幸運。她已經患了六年厭食症,吃了又吐、吐了又吃。

父親憂心如焚,女兒是他的心肝寶貝,讓他牽腸掛肚。一家三口,父親看住女兒,母親也是看住女兒,但是夫婦完全不看對方。

父親說,女兒總是交上不適合她的男朋友,由於說不過女兒,便只好找她的男友交涉。結果不但不討好,還遭女兒惡言以對。

父親又說,每天上班工作,心中只惦念著女兒,晚上回家,想的又是女兒,忍不住時只有偷偷流淚。

那麼,他的妻子呢?妻子與朋友打麻將去了。

這個為女兒心碎的男人,感情流露。女兒卻拒絕回應,把面別向遠方,但是可以想像她心中有多難受。

後來她說:「自少就知道父母難以溝通,父親是個權威男人,誰的話也聽不進去!」

我卻說:「那不是全對,我看他就肯聽妳的話!」

她點頭:「但是他不聽媽的話,我總是在中間為他們調停。漸漸地,爸就什麼都依我,我變成他唯一的伴!」

這才明白,原來少女不斷想逃跑,四處濫交男朋友,但都是遭父親破壞。其實她並不真的喜歡那些男人,無論與誰在一起,她都會想到父親一個人在家中孤獨地悲哀,她的腳步就無法跑遠。

她說,父親的愛,就像食物一般,讓她不停地吞下,又不停地要吐出來。

母親明知道女兒代替了自己的位置,卻說:「我覺得丈夫愛女兒,就等同愛我!」

母女心中都雪亮,家是少女一人維持起來的,即使她想跑掉,她的病也會把她留著。

上海是個十里洋場的大城市,怎麼這些新時代的子女,會如此無可救藥地守護著他們的老爸和老媽?這是二十一世紀的二十四孝新版本嗎?徘徊在新修成的黃浦江外灘,煙霧迷漫,讓我也撲朔迷離、情難自禁。

「本文轉載自11月19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病 青年人 青少年 少女
«與家長對話 李维榕
《李维榕》
與青年人談話»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