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 1932a《火的获取与控制》
弗洛伊德 作者: 弗洛伊德 / 8959次阅读 时间: 2011年2月08日
来源: 张涛 译评 标签: 弗洛伊德 张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HE ACQUISITION AND CONTROL OF FIRE

Freud    (1932)                                              译评者:张涛


在我的《文明及其不满》一文及注脚我曾顺便提到这一论题(文中提到火的获取与人类文明开始的关系,以及幻想和能力感在精神层面诞生,当能控制火并以此实现小时候的梦想,而且能用尿就熄灭他的时候的满足感等等。——译者注),最初的人是如何获取火和加以控制的假设的,之后被一些人所反对(Albrecht Schaeffer的反驳 (1930) 和Erlenmeyer在之前引出的例子,蒙古人的法律禁止“在炭花灰上撒尿”1),所以我现在再次重提这个主题。 

  我想了想我的假设,就是说为了获得并控制火,人们必须放弃同性恋色彩的欲望,以便用一泡尿将之熄灭,这个假设能够得到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的解释而得到确认,会从这个神话的扭曲部分中得到真相,就如同在精神分析中,通过患者的梦来重构压抑的但是十分重要的童年经历一般。所用于扭曲部分的在我脑袋里的机制,正是象征代表以及其反向。我不该冒险以此去解释我们的神话中的所有特征;从事实的原始形式出发,其他的版本和之后的变动可以对其内容有所助益。(如自我的防御展示的主体分裂下无意识的欲望一般,所以要求病人再讲一次所作的梦,其中的改动处就是要点。——译者注)必须承认分析的解释,毕竟,是非常重要和令人震惊的。——就是说,普罗米修斯传递的火种,代表的他的行径的特征(神的欺骗、暴力、盗窃)还有他受的惩罚的意义。 

 1这无疑是指还热乎着的灰,可能还能以此获取火,而非是完全熄灭的灰烬。关于这点,Dr. J. Hárnik 和Dr. Richard Lasch 对此相互争论。(翻译从略)

 。。。他是通过一个挖空的东西来传递的,如果我们用解释梦的办法,我们应该看到这样的客体就是阴茎的象征,虽然不寻常的压力依赖于它的挖空,这让我们有些犹豫不决。但是我们如何能把这个阴茎-管子带入到同火种的保存相联系呢?看来有一些机会来过渡这个观点,我们要想到相反的一面,颠转的关系,在梦中是如此常见,它从我们这里揭示其意义。在这个阴茎-管子中藏的不是火。相反,是灭火;里面是灭火的尿。这就与(精神)分析的材料相近了。

  第二,获取火是有罪的;它通过偷窃抢夺才得到。这个特征在所有的获得对火控制的传说中都是一致的。

这在最为多变的和广泛区分领域的人类中都可以发现,而不仅仅限于普罗米修斯的希腊神话中。这里,那就必然是人类扭曲的记忆的原本内容所在。但是为何火的获得与犯罪联系呢?谁因此受害了谁被骗了呢?Hesiod给了我们直接的答案,因为在另一个故事中,并非直接与火联系,但是普罗米修斯安排了神的祭品,以便赋予人类超越宙斯的能力。所以,是神被诈骗了。这里我们也知道是神被赋予了所有欲望的满足。而人必须放弃,如我们学到的乱伦例子。通过精神分析,我们要说冲动的生活——它我——是当浇灭火(这能力)被舍弃之时被欺骗的神:在传说中,人的欲望被转换成神的恩惠。但是传说中,神性并没有超我的特征,他仍然是冲动的权威生活的代表。

   第三,转换为相反的面在这第三个特征上是最为根本的,火盗出者的惩罚。鸟每日来啄他的肝。...对于鸟,在传说中是很常见的,但我今天不尝试加以解释,而对于肝,为什么是这个部位呢?因为对于古代人,被视作是所有欲望激情的所在之处。但是恰恰相反性适用于盗火者:他被剥夺本能,而且被展示地多么友善,而且有时多么地不可或缺,这样一种剥夺是为了文明发展。那为何传说认为对犯罪加以惩罚是对文明有益呢?在这里正好就把我们引入到对火的控制获取事实上是以本能的剥夺为前提的,...这和我们所知的相符。我们知道对一种本能剥夺的请求,以及请求的强化,就会导致攻击性,这在心理发展的下一阶段,就被转化为罪恶感。

  。。。通过多处用爱的火热等比喻,火、火焰和性及性器官得以联系,佛洛依德进而得出,一个假设,原始男人尝试用自己的水(尿)来浇灭火,以获得与另一个男人的石祖相竞争得到的快乐。佛洛依德接着把男性激情和肝及性的欲望联系。  

    。。。。

    还有一个九头蛇妖的例子,看似和火的传说没有多大关系,它头上有数不清的蛇头(有一颗是不死的)。它的名字就是水-龙. Heracles, 英雄,找到并砍下它的头 ;但是它们总是会再生,直到把其中的一个不死的头用火烧掉才能除去这个怪物。水-龙被火所灭。但是在许多的梦里,意义总是在显在内容相反面中凸显。

这个故事中九头蛇是火,头上的蛇头是火焰; 这个故事中,和普罗米修斯的肝一样,头可以无限长,无法摧毁。直到 Heracles, 用水熄灭了这团火。 (不死的头无疑是石祖本身,而且它的毁灭代表阉割。)但是Heracles 同样也是普罗米修斯的释放者,而且杀掉了吃他肝的鸟。我们难道不应该怀疑这两个神话背后深深的联系吗? 似乎看起来是一个英雄的死,导致了另一个英雄的生(能指为另一个能指代表主体!——译者注)。普罗米修斯 (如同蒙古的法律)禁止熄灭火种;Heracles允许这样,是在用火焰威慑不幸。第二个神话看起来与对获得火并加以控制的后一个时期的文明事件加以反抗相联系着。

                                。。。

男人的性器官有两种功能,一是为了释放膀胱的张力,另一方面是爱的行为,这使得生殖力比多得以释放。孩子仍然相信自己能够统合这二者。按照他的理论,男人把尿液射进女人体内,就是生出孩子的原因。但是成人知道事实上二者互不相容——就如水和火的对立。当阴茎在兴奋的状态,就导致被拿来和鸟相比较,而且当这种感受被表达成如火般热,尿是不可能的;而排尿的时候,生殖功能就像是被浇灭了。这两种功能的对照可能导致我们想要说,人用自己的水浇灭他的火。如同原始人类,不得不依赖自己身体的感受和状态来理解外部世界,我们肯定不能不注意到和运用分类学来通过火的行为来跟他表明一些事情。

 

评:拉康读佛洛依德

     弗洛伊德关于精神分析解释的基础,辩证逻辑的论述(P与-P问题,拉康的中期讨论班根源之一!)本文中佛洛依德多次用到phallus(译为石祖),而非penis(阴茎),本文中佛洛依德在神话和比喻象征的状态时(非性行为)都如此用,可以看到拉康将Phallus概念化的源头!)文中提到蒙古法律,拉康提到的欲望和享乐的辩证关系在此也得到清楚的定位,法律在于维持张力,享乐的背面欲望得以成形,以至于拉康进一步说,正是法律导致了欲望!正是乱伦法律限定的禁止对象(母亲),使得孩子欲望她。然而由于法律限制的对象本身的逻辑翻转:火-水的对子,性-排泄的对子,使得这一辩证逻辑双倍化,正是这里,症状的翻转和快乐-现实原则的对子联系,火-性的快乐原则,和水-排泄的现实原则,本身是可以相互翻转,佛洛依德正是因此给出了普罗米修斯盗火背后的九头蛇神话,作为一个对称的翻转。如莫比乌斯带的表面,对于拉康,强调《超越快乐原则》,用拓扑模型论证现实原则和快乐原则本是同样的东西的两面,在本文火和水的翻转中进一步得到证实。在这个基础上,拉康在《超越现实原则》中对自我心理学等加以批判,认为精神分析并非一门提供幸福的所谓的自我适应之路,而是欲望之路,在那里摆放的不是现实原则,而是精神分析之伦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洛伊德 张涛
«从《释梦》看弗洛伊德的家庭关系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精神分析治疗中的误认(似曾讲述)»
延伸阅读· · · · · ·
2011-02-08 16:32:32 mintsmints

神恩赐的欲望之火,何以能?


人的欲望就是神的恩赐。对人欲的剥夺,强化了欲望本身,导致了向外的熄灭他人之火的攻击,在他人就是自己映射中,阉割恐惧产生的罪恶感形成了超我。

唯实原则下的超我获得了对欲望的控制,而其前提是对他者石祖的控制,否则神话不需要吃普罗米修斯肝脏的鸟了,唯实原则也无法实现。
也就是说,唯实原则是唯乐原则在熄灭他者之火之后才得以转化。这,是个伦理问题。


Heracles熄灭了欲望之火——用水熄灭了火,并释放了普罗米修斯,杀掉了吃他肝的鸟。这个幻想控制感是精神层面的文明的开端?
2011-02-10 10:07:05 nosenose

文明来源于我们自身


文明的诞生是每个人的社会化进程导致的,当每个人个体的欲望无法被满足而通过升华的机制加以防御之后,我们便逐步在文明中前行。
2016-07-26 15:13:56 心理空间心理空间

早期人类用火与结核病


数学模型提示,早期人类用火可能让结核病作为一种可传播的人类疾病出现,这可能是由于吸入烟造成的肺感染易感性增加以及在社区的火周围聚集导致的疾病传播机会增加;这些发现提示,文化创新和改变的生活环境可能影响传染病的出现。

论文 #16-03224: "Controlled fire use in early humans might have triggered the evolutionary emergence of tuberculosis," 作者Rebecca H. Chisholm, James M. Trauer, Darren Curnoe和Mark M. Tan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