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治疗中的误认(似曾讲述)
佛洛依德 作者: 佛洛依德 / 7766次阅读 时间: 2011年2月09日
标签: 动力学 弗洛伊德 论文集 心理学 英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f^x0s Ct4m0   FAUSSERECONNAISSANCE(‘DéJà RACONTé’)  IN PSYCHO-ANALYTIC TREATMENT - (1914)5心理学空间)hvsd6BJ:^&|

%L/xJ1]S{@0译评者:张涛

:Mwh/}JB0

!x+S @9u.k7IM0  (弗洛伊德的临床技术论文之一,收入英文全集第12卷,法文Laplanche收入13篇《精神分析技术论文集》中的第八篇,拉康第一本讨论班以此为主题:此文得到幻想等无意识、前意识、意识的过程,如早期弗洛伊德在科学心理学大纲及释梦中所做的模型:知觉表象,在欲望的运作中,幻想和记忆的结合下,转换场景,被压抑入无意识,在前意识唤起,分析最终进入意识,幻想和当时的情感得以结合,从而无意识能量得以移置的病理到精神分析起效过程!无意识-意识-压抑等概念不是刚硬的,而是动力学下辩证逻辑的转变!此文需配合《回忆、重复与修通》一文同时服用。对精神分析治疗过程的更多了解,见佛洛依德《关于外行人的精神分析》中有整体描述!)

!] g u6S1N T0

hg(z AT6q0

    在分析治疗过程中,病人在报告他想起的一些事实后,将接着说:“但是我已告诉过你了”,虽然分析家他自己觉得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这经常发生。如果病人对这点有抵触,他会经常饱有力量地予以抗议,说他绝对肯定他是对的,他甚至愿意对此发誓,等等;

7|&R i%a1_2k:[P0心理学空间J5F*eDof,qw,`)@

而分析家的自己却更觉得是他第一次全新的听到这些,这更为确信。是去以高喊争吵压住病人,还是在抗议中与他竞争,将会是最非心理学的过程。个人记忆准确性的确信感是没有客观价值,这是很常见的立场;而且自从两个人中的一个必然有一个错了,它可以仅仅是使得医生和病人一样,变成记忆扭曲现象的受害者。分析家会尽可能容忍病人,这将中断的互相争执,而且会推迟到以后的某个场合才能解决该争执点。心理学空间]#v Hi0b'J8T:j

 。。。

6cj!Ak)hP om;YmN5r0

)[3AA:U%S~7n01904年格拉塞提出了对“似曾相识”déjà vuFerenziAbraham对此精神现象也有专文论述——译注)的解释,必当视为'相信'这种现象的组群中的一种。他认为该现象表明,在一些较早的时候,出现了无意识知觉,现在才进入意识的路径,在新的和类似的印象的影响之下。心理学空间-v{.ED;e.y

心理学空间Z*` Vi;x

。。。心理学空间f+M%IUB3B

心理学空间A7~F aY

1907年,在我的《日常生活精神病理学》第二版,我在没有提及格拉塞的文章或者说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的情况下,对于这种类型的明显记忆扭曲现象给出了一个完全接近的解释。心理学空间?"N'@$P Sq]{3c

在道歉的时机,我顺便指出我得出这个结论是在精神分析的研究结果之上的,我是在一个女病人的“似曾相识”例子中得到这个结果的;这十分清晰,虽然这个事情发生在大约28年前。我不会错过对此的分析的。心理学空间 `[ ~$M!u8D7cM3w8_`

。。。心理学空间5^6[$Wyjw

这个病人,那时候是十二岁的孩子,她去探访一家人,这家人有一个弟弟重病了,奄奄一息;而她自己的弟弟曾在几个月前有过类似的危象。但随着这两个类似事件的还有早些时候曾有过的幻想,这是无法进入意识的——即一个愿望,希望她的弟弟死去。因此,两种情况之间的类比不能成为意识的。而它的感知由“似乎已经经历过”的现象所取代,这同样的事情因真正常见的元素而被移置到现场。

cBGSr~9x"mr4d0

S'j(f*E[!Y,V0   “似曾相识”这个命名,我们知道,是用来泛指一大群心理现象,如“似曾听闻”,“似曾许诺”以及“似曾感觉”。而我讲的这个个案是一种许多类似情况中的一个单一例子,是“似曾讲述”;而且这可以追溯到从未被提出过的无意识的解决方案。心理学空间!cR|X9A'Z(k/u

!RNb y'ZG]0    

of6^ewb2A0

 一个病人在联想过程中讲到:“当我正在花园拿着把刀玩耍(我5岁的时候,)把我的小手指割到了——哦,我只是觉得手指被切掉了——但我好像已经给你讲过这个了。”(如果大家记忆不差的话,这是佛洛依德著名的狼人个案。——译者注)

-C4la/_Fau9@0

 心理学空间G6|z"GZz

   我向他保证,我一点也不记得他有讲过。他坚持并且信念坚定,说这不可能是他搞错。我终于结束了争执,以上文中我所描述的方式来要求他在任何情况下放心继续重复讲他的故事。然后,我们来看我们进展到了那里。心理学空间e t)["pVt-E

A"A G6z b2c"o$t0  当我五岁的时候,我在花园里,我的保姆就在旁边,我用折叠刀刻核桃树,我梦中也曾梦到过。1突然,我无法形容的恐怖感,我发现刀已经切断了我的小手指(右边还是左边的?),而实际上只是划到了皮肤。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有巨大的恐惧。我不敢跟我的保姆说,她只离我几步远,我瘫倒在最近的座位上,坐在那里不敢再看我的手指哪怕一眼。最后,我平静了下来,在手指看了一看,看来是完全没有受伤。心理学空间r g:QX.C!Z3ct

luQ;\)K1Q4}4L0   

0Y;GE5Ix V,pK;u0

U tF#i!Q0  注释1:参见《在梦的材料与童话重叠》。在下一次重新讲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做了以下更正:“我不觉得我当时是在刻树皮。这是与另一个回忆相混淆了,这肯定也有幻觉性地伪造,那就是我用刀刻过的树子,刀痕处冒出了血。

e4r8E!ym$H{j0

,q+V%p"JST+yg0  

B$~R H.[5Kjc0心理学空间0@5i!A/jK9G3a

  心理学空间&lp$bhV ^

  我们很快就同意,不管他曾经怎么想的,他不太可能在此前告诉过我这个幻觉性的故事。他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不可能不利用这个证据来作为“为什么我觉得之前就这么告诉你这个回忆呢?”(弗洛伊德在这里清晰展现了治疗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这里如同是在《癔症研究》及更早时候提出的虚假记忆症的一种复辟。无论如何,接受过分析1年以上的人都会有这种经验,而且这种情况出现地越频繁的地方,越说明接近最深的记忆,那里“回忆”(recollection)将记忆(memory)和幻想结合!拉康因而在欲望图中将欲望和幻想放置在同一轴线。)

9?_ R `j!a0

t.Q8W!eM \0   然后,这在我们双方都反复发生,而且在多种联系中,他得出了以下的琐碎回忆,而每次都没有从中得到我的帮助(就是说非佛洛依德的暗示):心理学空间'Hj,|@0o
“有一次,当我的叔叔要离开去旅行,他问我和我妹妹,我们想让他带什么礼物。我妹妹要了一本书,而我要了一个折叠刀。”我们现在明白了,这个联想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在现实中作为一种对压抑回忆的屏蔽记忆呈现,而且作为一种对讲述他想象镇南关失去小指故事的尝试,(由于阻抗而流产)——小指无疑等效于他的阴茎。他的叔叔带给他的刀是,如他清楚记得地,外观上看起来十分地像是之前事件被压抑如此久的那把刀。

8J[&G%d.YD0

1cx0hW Z&Wl*z O0  

N+Z qf I&kIYS _(Q0心理学空间Nm#s0qqzv

   看来没有必要加入这个重叠事件哪怕一丁点的解释,它给出了对“误认“现象的光芒。至于病人视觉的主观内容,我可以说,尤其与阉割情结相关,类似幻觉的虚假行为,发生并不少见,而且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服务于对不受欢迎的知觉加以纠正之上。

(PY"b0Q(H3O-\|t0心理学空间4]'n"d[ Jm;X E1}

    1911年,一个大学学历的人,在德国一个大学城居住,和谁住一起我并不了解,对我来说,其年龄也不详,在对我文章的阅读下写下了如下的童年注脚。心理学空间;q4I%P-s-ke!s

9jCMx-G0  ‘在阅读你关于达芬奇研究过程中,我得移动到内部有异议的意见,在第三章开头附近。你说男孩子被自己的生殖器兴趣所主导,这我提出以下反对:“如果这是一般规则,我在所有的事件中就成为了例外”。然后我又继续通读,带着最大的吃惊,这种吃惊如同一个人觉得当一个人经历了整个小说特征的人物。心理学空间'ye"R&GG1Tq0F3C ?

心理学空间Rqh$nq|)p@

在我惊愕之中,一个回忆出现,让我自己惊讶的是,这一事实无法通过任何手段被接受,因为它似乎是小说。因为,在那个时期,我正在通过“幼儿性研究”的阶段,一个偶然的机遇让我看到一个比我年龄小的女孩的生殖器,并此时,我很清楚地观察一个与我同样的阴茎在那里。不久之后,我陷入了新的混淆,一些裸体女性雕像和裸体像;而且为了克服这个“科学的”的差别我设计了以下实验。通过将我的大腿按在一起,我成功地使我的生殖器在腿中间消失,而我很高兴地发现,在这种方式与我自己的外表上有任何分歧的女性裸体问题就得到摆脱了。显然,我心想,生殖器已在女性裸体中以类似方式消失了。’心理学空间8iZ,Y!U*n/O

心理学空间4Mdb,s ^`

     心理学空间1u2~ w[3W

M;FO7b$Z"U0      ‘在这一点上另一则回忆产生,这一直对我而言最至关重要,它是三则回忆中唯一全部由我回忆我的母亲所构成,她去世时,我还很年轻。我记得看到我母亲站在清洗台,洗玻璃和脸盆,而那天我在同一个房间玩,还犯了一些错。作为惩罚,我的手被掌掴。然后,我非常非常恐怖,看到我的小手指脱落;而且它掉入桶里。因为知道我妈妈很生气,我不敢说什么,但我的恐惧更强烈的增长,当我看到桶带走的女仆不久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我失去了一根手指直到有一天,我觉得应该是,我学会了计数的那天。我常常试图去解释这个回忆,其中,如我已经提到的,一直是最为重要的,因为联系着我的母亲;但我的解释都没有让我满意。只有现在,在读你的书,我开始对这个难题有一个简单和满意的答案有所怀疑。’
*f%u8s8C5t"O|*|.A9J0 

7Tj'mN!y0心理学空间$_*Fb6S%HvV

    还有一种误认,这在治疗中出现地并不罕见,很大程度上这使医生有满足感。在他成功地迫使被压抑的事件(无论它是一个真实的还是心理上的)让病人在所有抵抗牙关口被接受,并已成功地被修通——病人可能会说:“'现在我感觉好像我一直都知道。有这句话,分析的工作就结束了。心理学空间0X4H0~Y1|*b2X

+~?9{C7Y| M0                  (这里即是拉康所谓的分析结束表征:穿越幻想!)心理学空间6l|)tb[Ys;G+[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动力学 弗洛伊德 论文集 心理学 英文
«Freud 1932a《火的获取与控制》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freud 1917e 悲痛与抑郁 mourning and melancholia/Trauer und Melancholie»
2011-02-10 21:34:45{if !empty(8145) && !0}内观文化

内观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