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从性禁忌到性恐吓的怪圈
作者: 马晓年 / 320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0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我不会没有根据随便讲话,为什么特别方案带有恐吓性质的性教育,因为在临床和咨询工作中遇到太多太多的受这种恐吓而背负巨大精神压力的患者或求助者,我保留着满满一大箱子读者或听众来信,基本都是这类问题。比如男孩手淫后看到批判手淫的文章而感到自责和紧张,老师不是疏导而是指责说:“你这不是把自己的一辈子毁了吗?”从此他悲观得连死的心都有了。老师怎么可以这样讲呢?!前些年外国一个邪教组织也在中国搞性教育,你给我组织300人听课,我就给你10万元,很多单位趋之若鹜(实际是洗黑钱,后来被禁止在中国活动),通过所谓换水试验证明性病多么可怕,结果有的研究生很痛苦找我咨询,担心别人坐了他的床而让他得上艾滋病。这次辩论的对方又讲如果有过婚前性行为将来的离婚率要增加两倍,如果性伴侣达到10个,性病感染率将增加1000倍,凡此种种不但起不到教育作用,只能增加负面影响。而且这种观点是我的一贯认识,现在节选重发几年前的文章以供参考,当时只讲了广告中的问题,其实性教育当中也有这类问题。

“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处于性禁忌的年代,性是绝对不能提及的话题,再加上长期封建文化沉淀下来的对性的种种偏见和谬论,使人们处于一种性愚昧和性无知的状态。当我们刚刚打破坚冰开始探索性教育和性保健服务,社会还缺乏充分的、科学的、普遍的性教育时,社会很快又陷入另一个误区,即性恐吓。有些人出于经济目的,不惜重金在各种媒体上大做虚假广告,肆意散布种种错误的性信息,故意把一些生理现象说成是不正常的或夸大人们最关心的一些疾病的危害,制造不必要的紧张气氛。然后,又捧出一位位胡万林式的神医,几乎把世界医学上的一切疑难杂症全都攻克了,而且必是手到病除、永不复发。最后当然忘不掉推出他们所谓的神药,把这些药吹捧到极致。说穿了就是设了一个圈套,专等那些缺乏基本的医学知识、不明真相、盲目跟着广告跑的人往里钻,于是几百、几千、甚至几万元就哗哗地流入骗子们的腰包,而病自然是治不好的。近来报纸上已陆续揭露出一些包装名医骗人钱财的案例,其生财之道令人触目惊心。目前一些省市已开始整治医药广告或变相医药广告,加强审批和事后的监管,禁止不够档次的小门诊部诊治性病,以保护群众的切身利益.

在我繁忙的临床实践中,除面对众多的性功能障碍患者之外,还要接待不少自以为性功能“不正常的”或“衰退的”中青年人,甚至一些20岁上下的年轻小伙子,他们中的不少人连真正的性接触都没有过。以男性为例,遗精是男子的正常生理现象在所难免,哪里需要什么治疗?!男子的性功能障碍包括性欲低下(中老年雄激素部分缺乏综合征占大多数)、早泄、勃起功能障碍(旧称阳痿,英文简称ED)和不射精。早泄指男性性兴奋过程进展得太快,男子无法控制其射精反应,以致根本无法满足妻子的性需求;勃起功能障碍是男子兴奋不起来,以致无法获得或维持勃起,当然也就无法完成性生活。要想治疗这些问题:对前者是要抑制性反应过程,降低神经反应性;对后者是要刺激性反应过程,增强血管和平滑肌的松弛以利于血液在海绵体内的充盈。但是许多患者或所谓患者却不明白这一点,张嘴就是“我有阳痿和早泄”

;许多药品、保健品或保健食品的说明书上也赫然写着“专治遗精、阳痿和早泄”。可见在性健康方面人们仍存在许多误解。

在年轻人当中也会有极少数人存在严重的勃起功能障碍,如有的人患有先天性血管发育不良,甚至于从来没有勃起过;有的人则因染色体或内分泌问题以致出现性腺功能低下、性发育不良并伴有勃起功能障碍,但这些情况毕竟是罕见的。不过临床经验表明,前来就诊的绝大多数自认为性功能不行的年轻人是不存在任何性功能障碍的。当你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讲明性解剖和性反应的基本知识并分析了他们的无谓担忧之后,他们却总不满意,“就算没病,我大老远地跑来怎么也得拿点补药吧?!”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自认有病,“自己身体虚,特别是肾虚”

。我们要说他们有病很容易,一句话的事,而说他们没病则不得不花费十倍的时间和口舌去向他们解说。”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守贞”还是恐吓 儿童与青春期性教育
《儿童与青春期性教育》
转载彭晓辉教授文章--“婚前守贞教育”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