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梦(二)
作者: 马晓年 / 2906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走出对性梦评价的误区

尽管现在的人已经脱离了对性三缄其口的愚昧年代,但迄今为止,仍有不少人把梦与现实相混淆,以性梦为耻,总处在不断地自责与悔恨之中,严重影响到自己正常的情绪与行为,于是吃不能香、夜不能寝,惟恐梦中再度出现令自己感到难堪的事,个别人甚至会因此而自暴自弃或丧失生活下去的勇气。由于自认为很坏,所以,不敢恋爱、不敢结婚,自己折磨自己,这都是“性盲”的典型表现。尤其是青少年容易出现心理压力,同为青春期后他们正面临一生中性能力最强的时期,但他们往往没有受过正规的科学的性教育,所以对自己身体发育和一些生理现象缺乏正确认识,产生种种困惑。他们对自己在睡眠中梦到的色情场面感到内疚和不安,以为这就是“下流”,是“本性”的大暴露,于是丧失自信,容易自暴自弃。

其实性梦本身只是一种非意志性性行为,是一种不由人的意志控制的潜意识行为,是在性欲不能通过其他途径宣泄而造成的变相释放。我们不难看到,有很多青少年为自己的性梦而困惑,以为性梦就是道德品质不好的反映,因此惧怕一切与性有关的念头和活动。岂知因此不但解救不了性梦的困惑,而且还给自己的梦里增添了更可怕的东西:恶梦。

19世纪,天主教修女圣女泰丽莎(St.Theresa)曾在梦中看到一个天使朝她走来,她回忆说:“我看见那个天使手中握着一支金色的长矛,其铁硬的尖端,似乎还燃着一点火光。他就用这支长矛朝我心中刺了好几次,终于穿透了我的脏腑。当他拔出的时候,我几乎以为他连我的肠子都拉出来,他让我完全燃烧在上帝的爱里。那是很痛苦的,我呻吟了几声,但这种痛苦带来了无限的甜美,使我几乎不愿失去它。”

泰丽莎认为这是一种宗教上的狂喜体验,对纯洁的她来说,这是无庸置疑的。但我们若戴上精神分析的“有色透镜”来看,它却是一个充满象征意味的色情梦,那支“尖端铁硬、有着火光的金色长矛”乃是阴茎的象征。事实上,这个梦也彰显了泰丽莎在白天的意识生活中,是一个洁身自爱、道德意识浓厚的人。因为她道德意识浓厚,所以才会压抑属于生物本能的性欲,才“需要象征”。

性学专家和心理学家一致认为,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性梦和一般的梦区分开来,并在梦醒后发生联想,就很容易跌入自贱的误区。为了消除人们对性梦的种种错误观念并消除它们对人们的不良心理影响,有必要积极开展性科学知识的广泛宣传,通过性教育解除人们的种种困惑。

我们靠什么来调节和控制自己的性欲?理性。也就是说,当我们清醒的时候,我们可以学会控制性冲动和实现自我约束,但在熟睡之后,大脑皮层的这种强有力的抑制将消失,或者说大脑下班了,于是性本能反应(如男子的勃起和女子的阴道润滑)和欲望(即反映在性梦中的内容)将自发产生。女性同样存在性梦,女性更易被性梦中的情形所惊醒,醒后也能回忆起梦的内容,这是自然的、正常的性行为表现形式之一。性梦的自然宣泄,类似一种安全阀的作用,可以缓和累积的性张力,有利于性器官功能的完善与成熟。

一个人有无性梦在某种程度上还反映出他(她)的性欲水平,因此临床医生在判断一个人的性欲水平时,往往要询问一下这个人性梦的情况。当你接受此项询问时大可不必难为情,如果你因为难为情而羞于齿,那么到头来被耽误的还是你自己。

■不要拒绝梦遗的快感

梦遗是由性梦导致的一种生理现象,但不是病,也与道德无关。古时候中国人认为梦遗是“狐狸精缠身”。西方人也曾认为遗精是“夜天使”造访的结果。虽然现在人们已经不再把梦遗看作是鬼怪作祟,但仍有人对此充满疑虑,认为“反正不是好事”,于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根治”梦遗。其实,梦遗是不可能“根治”的。当男性附性腺的分泌特积满之后,自然就有排解的欲望,以消除胀满的感觉,就像身体的其他代谢过程一样,需要排出时必须排出,如果不让排出,那反而是对身体有害的了。

据调查,睡眠中所达到的性高潮只占女性全部性生活的2%~3%,而男性占全部性生活的2%~8%,当然有性梦并不一定就有性高潮。有的人可以梦到极度色情的场面但并没有出现性兴奋,而有的人达到睡梦中的高潮(男性的射精和女性的射液或阴道产生大量分泌物)却没有梦到与性相关的内容,使男子完全可以无梦而遗。至于出现某些不适症,完全是心理困惑造成的,是对遗精本身、精液丢失等的种种顾虑所致,这就是精神顾虑,遗精的第二天不应有任何反应。有顾虑就有反应,顾虑越大反应越重。即使出现所谓症状,在梦遗后一二天也就缓解了,这种现象进一步说明,遗精不可能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身体越好,精力越充沛,代谢越旺盛,遗精可能越多。

由于男性属于性主动者,所以,但凡梦遗绝大部分是发生在男性身上,而且大都带有情景象征意味。在美国梦病理学家霍尔在一份有关性梦调查里问卷里,记录了两个梦遗者对自己梦遗经历的阐述。

遗梦者一说:“我梦见我正爬上一个陡峭、狭窄的长梯,我的步履维艰,爬了好几个小时,当我接近梯顶时,长梯似乎开始在随风摇曵,最后我总算到了梯顶,走进一个房间中,它像一间卧室,我看到一对男女正在床上性交,于是我离开房间,怀着异样的感觉走下长梯,然后醒来,发现自己裤裆全湿了。”

遗梦者二说:“我梦见我正在一个螺旋梯上来回地追逐一个女孩子,最后我追上了她,和她性交,然后就发生了梦遗。”

在如上两个梦遗者的口述里,既有旁观或直接投入的性交场面,也有普通的“上与下”象征,但共同的特性是场景的无掩饰性:不管是自己直接和一个女性发生性交,还是看见别人和一个女性发生性交,都清楚地表明同一个迹象:梦遗者都在没有任何顾忌的前提下达到了性满足目的。这就证明,梦遗者在清醒时内心满载着一股即将爆发的欲望,而在梦中以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来发泄他生理的压力,至于他在梦中发泄性欲的对象是谁,或者对她有没有爱,并不是他所关切的。因为梦的快感是无理性的。

佛洛伊德则说:“遗精梦的特殊性质不但使我们直接观察到一些被认为是典型,但无论如何却受到激烈议论的性象征;并且使我们相信一些看来是纯洁无邪的梦中情况不过是性景象的前奏曲罢了。通常,后者只有在较少见的遗精梦中才不经过伪装而直接呈现,其他时候,则变成焦虑的梦而使梦者惊醒。”

我们关注一下霍尔和佛洛伊德的解说,便不难发现他们观点当中的共同点有二:一是梦遗者是男性;二是用象征意义来解释梦遗的成因。因为有了象征意义的场景,就为梦遗者提供了梦中做爱的冲动,这种所谓的做爱,导致的结果上虽然只是遗精,但有过性经历的人并不因此而不安,因为他从这样的遗精中同样也享受到了性快感。

■性梦中的色欲与忧患意识

正常的人有时会做色情的性梦。做色情的性梦和那些支离破碎、越缕越乱的性梦有所不同:他(她)有可能不是性“主角”,而是梦境中的“欣赏者”;他(她)可能在梦中交欢的对象并非陌生人,而是朋友的配偶,甚至是自己的亲人;他(她)可能会进入群欢乱伦的境地——这类色情梦,要表达的可能不是色欲的“满足”,而是对潜在于内心的色欲的“忧患意识”的“托梦”表现。

有一位妇人,一连几次做如下的梦:她从外面回到家里关上大门时,听到楼上传出奇怪的声响。她以为是狗在楼上乱翻衣服,于是快速跑上楼梯,但当她抵达卧室的入口时,却发现那怪声原来是自己丈夫和女房客疯狂做家所发出来的。粘在一起的两人看到站在门口,遂停止了动作,然后,那名女房客格格笑道:“你何不也加入?”

单从梦境来看,可能有两种解释:一是她对丈夫外遇的怀疑;一是她有“二女共享一男”的潜意识欲望。但若考虑这名妇人的处境,不难发现前者的解释才是对的,因为在做这种梦之前,她确曾撞丈夫和女房客私通的不堪场面。色情梦恰恰是她心灵创伤的再现。

擅长写意识流小说的美国当代作家凯洛克(J.Kerouac)说,他有一次梦见自己和一个叫皮丝的女孩做爱,但对方却拒绝以正常的方式和她做爱,而是拿着一块牛排肉放在她的两腿之间,当做人工阴道,他只能和这块牛排肉性交。然后,他遇到一个美丽的中年妇人,她带他回家,在她的卧室里和他颠鸾倒凤。她把他“喂得很饱”,以致他在学校里吃不下午餐,教室里的所有人--除了皮丝外,都知道这是因为他刚刚性交的关系。他想他必须劝皮丝放弃那块牛排,就在这么想时,他醒了过来。

这是一个让色欲与食欲获得双重满足的梦,梦中的皮丝和中年妇人是“不确定的对象”,也许我们可以将她们视为是凯洛克欲念的单纯显影。

在看了上述各类型的色情梦后,读者不难了解,色情梦并非都是给人带来快感的。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观点来看,一个梦的“色情浓度”与做梦者的“压抑强度”成反比,换句话说,色情梦反映的不仅是梦者的性欲望,还包括他的性态度。性态度越保守的人,越需要性象征,而且所选择的象征,多少也反映了他对性的概念。

色情梦有的相当大胆遂愿,但有的却无端受阻,有的甚至还带来羞辱,我们很难说得清这和梦者本身与做梦时的性态度有何关系。每个人的性欲望、性态度、性隐忧都各有其基调,当神经细胞被活化后,当事者根据这些基调“织梦”,但人在梦中,身不由已,某个神经细胞的异常活动会出来搅局,比如使梦中的凯洛克发现他的阴茎“变得很小”,或皮丝小姐的两腿间“多了一块牛排”,结果牵一发动全身,色情梦就朝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它并不一定是在反映性梦者的性欲,而是他(她)的性态度或性隐忧的意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性欲:燃烧人类激情的熔点 性心理
《性心理》
体验性欣喜与性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