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le of Emotional Literacy in Public Health 情绪素养在公共卫生中的作用
作者: Craig Mariconti / 4624次阅读 时间: 2011年3月28日
来源: Observer Vol.21, No.10 November, 2008 标签: Barrett Emotional emotional 情绪粒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情绪素养在公共卫生中的作用
巴瑞特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
By Craig Mariconti | APS Nov-2008
mints 编译


丽莎·巴瑞特在国会发表证词

莉莎·费德曼·巴瑞特于2008年10月在国会山上对其情绪粒度(emotional granularity)理论作证。她在证词中陈述了情绪素养培训计划对健康、甚至经济的重要性。

巴瑞特时任波士顿学院心理学教授,兼任跨学科情感科学实验室主任,他在美国众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的研究和科学教育小组委员会发表了讲话。

这次会议是关于社会、行为和经济科学在公共卫生中的作用的听证会,会议旨在改善健康和福祉,同时降低医疗保健成本。小组委员会主席、临床心理学博士Brian Baird主持了听证会。


1、巴瑞特的情绪粒度理论


情绪粒度”(emotional granularity)是Feldman Barrett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概念,它指的是一个人分辨、识别自己具体感受的能力。

当我们在面临突发事件、阅读一本著作,或者身处其他唤起我们情绪的情境时,高/低情绪粒度的人对于自己所经历的情绪,可能会有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巴瑞特的研究的重点是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视角下的情感研究。她的研究成果表明,每个人的情绪表达方式大不相同的:一些人经历了愤怒、悲伤和恐惧的独特感受,而另一些人则交替使用这些词语来表示他们正体验的不愉快情绪感受。


此外,巴瑞特的研究表明,那些善于描述自己情绪感受的人处于更高的层次:他们善于调节自己的各种情绪,生活中的情感生活更稳定。另一方面,那些难以准确描述情绪状态细微差异的人,更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他们的生活常常更加混乱。

2、情绪粒度理论的运用


巴瑞特指出,他们的这些发现,已经在儿童情绪识别计划中使用了。

在借鉴了耶鲁大学的Marc Brackett的研究成果后,该研究描述了能够准确地标记和描述自己情绪的儿童在临床症状、暴力、吸毒和酗酒方面的风险是如何降低的。这些儿童还具有更好的社会技能和领导技能,在数学、科学和阅读方面的成绩更高。


情绪素养也可以服务于国家的老龄化人口。

例如,根据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的说法,巴瑞特解释说,趣闻轶事的证据表明,退休决定往往是冲动的产物,有可能是前一天工作不顺利的结果。她指出,尽管大多数人说他们计划在65岁退休,但平均实际退休年龄是63岁。情绪素养培训可能有助于防止老年人做出这种由情绪驱动的提前退休的决定,从而节省社会保障和医疗福利。


巴瑞特认为她的研究在未来具有巨大的实际应用潜力。

她认为情绪素养是改善人际关系的一种手段,包括婚姻和亲子关系。她甚至看到了一种可能的应用,即用培养美国移民的情感词汇,以限制与移民有关的心理健康问题。


 

3、基础科学研究的价值

尽管巴瑞特从她的研究中看到了应用价值,但她强调应用解决方案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她对情感粒度的研究并未不是为了研究健康问题。相反,她的研究是出于对情绪本质之理解的渴望所推动的。

她指出:“科学,是探索、是风险,也是发现。这意味着你不能像经营企业那样经营科学发现。也就是说,在科学研究中,你不可能设定了一个切实的目标,并试图在一个严格的时间表上实现它。”

巴瑞特认为科学是一个食物链,基础研究人员在基地,为应用研究和服务提供商提供食物。她强调了健康研究基础的重要性,即使基础研究的应用价值在一开始并没有立即显现出来,这些基础研究也可能在今后转化为具体的解决方案。

她补充说:“我们研究员还需要为公众提供基础科学教育,使他们了解投资科学的必要性。像这样的听证会可以教育人们(包括国会议员),让他们知道心理科学是如何服务于他们的。同样,听证会也可以用来证明,不对未来进行投资于有多么大的风险。”


3、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巴瑞特还就基础研究在科学事业中的重要性提出了另外两个观点。巴瑞特认为,要使科学充分发挥其为国家需求服务的潜力,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以获得成功:训练一支训练有素、专业性和多样性都很强的科学工作者(他们的报酬足够高,让他们觉得自己从事的科学事业是值得的)以适合科学领域的先进技术。

科学研究者更关心这些研究是否具有立即显而易见的应用价值、是否有足够的研究基金,以便能够看到最好的、也可能也是最具风险的想法得以向前推进,并且用开放的思想房子研究陷入过去的习惯或议程之中。

她还建议,在科学的前沿最重要的是相互竞争的观点,因为观点的冲突可以最有效的加速基本的科学进步。关键的科学发现往往是在百家争鸣的时候出现的,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联邦资助机构倾向于将他们的研究资金投资于避免此类冲突的项目。

John B. Jemmott三世也在听证会上作证,他介绍了他在预防艾滋病毒/艾滋病传播方面的工作。Jemmott的研究旨在确定城市青年中艾滋病毒/性病(性传播疾病)风险行为的潜在社会心理因素,并根据这些知识制定有效的干预措施,以帮助减少这种风险行为并防止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传播。

Jemmott的研究项目已经制定了广泛的干预措施。有的强调禁欲,有的强调安全套的使用,有的把这两种方法结合起来。干预主要依靠社会认知理论和理性行为理论来实现行为改变。


结语

巴瑞特和Jemmott都成功地为心理学研究贡献了实际的应用,改善了我们社会的福祉,说明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对国家健康的价值。通过在国会作证,他们把这一信息带给了有权将其转化为政策的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arrett Emotional emotional 情绪粒度
«没有了 Lisa Feldman Barrett 巴瑞特
《Lisa Feldman Barrett 巴瑞特》
脑袋大小决定社交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