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认识论——当代西方新思潮评介
作者: 舒远招 / 6396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05日
来源: 《自然辩证法通讯》,第5期,第69-73页 标签: 进化认识论 跨学科 实证科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4C)~e-v8U,D0心理学空间;YT%| g_U?G[

]so%aK3@0心理学空间q*YTW D0Y#yJg#E"S

【内容提要】本文是关于西方新兴学科——进化认识论——的粗略介绍与评论,着重阐述传统认识论的局限与进化认识论克服这些局限的新尝试,表明进化认识论与其他诸多学科的相关性,同时回顾了进化认识论的历史起源。文章认为,进化认识论具有跨学科与元科学的性质,它有助于克服哲学与自然科学的不幸分裂。任何真正关心当今中国哲学认识论变革的人,皆不可忽视进化认识论的有趣尝试。心理学空间&V x1y9k;n([^

ip kV.z__D0【关键词】进化认识论/跨学科/实证科学

Ut{I-o`/eXE8RC0

Or?U5W [d@}P0

`3V{ ^)L#JehN0

XM ycY9J L0【正文】

3B#Wd b3K ps&n0心理学空间 H{|#\,St:e

一、进化认识论的崛起

7B/d~`]5UF8x4z5w0心理学空间sJb_ @2jph)LL

“进化认识论”是西方新近出现的一股哲学认识论思潮,通常,我们将福尔迈(G.Vollmer)的《进化认识论》视作进化认识论诞生的标志。[1]福尔迈的书一经问世,便立即在德国许多专业报刊上激起热烈反响并获得高度评价:

6l1h+~Hf_VPe0

-Rc])k6d6E)\A&A0“福尔迈的书给进化论、天文学、生物学、心理学等自然科学认识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描述。它尤其阐述了遗传与环境影响的问题,语言问题也在其视野之内。仅仅凭借其对现代认识的清楚细致的描述,该书就很值得一读。”(《物理学报》)心理学空间-Yg1r3Y"A

IV_OJA0“福尔迈的书为自然科学与哲学之间的重新对话作了准备。”(《哲学文献指南》)

d0mo@2U;x t_0

V.B} B$m0“事实上,福尔迈的‘进化认识论’不只是对各门实证科学的研究成果作描述性的总结,而毋宁是系统地重建生物学的认识论。它不仅运用广泛的经验材料作佐证,而且试图发掘这种理论的科学理论基础。由此,正像太阳中心说之对于物理学、进化论之对于物生学、比较行为研究之对于心理学一样,进化认识论也为哲学提供了极有价值的东西,它因此也标志着一场真正的哥白尼式的变革……在认识论领域,福尔迈的书对于真正理解人及其在世界中的地位,乃是一次决定性的突破。”(criticon)心理学空间 Q}4u6Y%lC M

}1G7X6[5Y:Ds1A0在未曾了解进化认识论之前,我们无法知道上述评价是否准确。然而,福尔迈的书在哲学认识论领域所发生的巨大影响,从一开始就不允许低估其价值。

}8y)b [T0

[Z.AC3w{ l0V W0仅仅以德国为例。七十年代初,当福尔迈的书刚刚出现时,进化认识论思想还普遍不为人所知。但是很快,情况便发生了明显变化。下面列举的论著证实了这一点:心理学空间-g!zZ~0v7y

;ke5z0gnTS2S!J01975年,舒里希:《心灵的自然史》(二卷)[2];心理学空间 ^0~,al\ KM4gl0Z

心理学空间b*Wy Y(BEBy/{

1976年,迪特符特:《精神并非从天降我们意识的进化》[3];

k.Pk1E8iA*B0心理学空间:f j+z2EF7qgfB

1977年,班内施:《精神的起源》;

5\ W)g3{"t0

*Cjky$X![6T0    布律施:《生命途中进化无目标?》;心理学空间/G w%n]1s

心理学空间T'Grx J,Pe8gJ

    伦 施:《普遍的世界图景进化与自然哲学》[4];

#\J$x#Gj%B+D0心理学空间[ ba0E}~+YM7r

1979年,里德尔:《认识的生物学理性之种系进化史基础》;[5]

"R^m"b.J5Q:Z~Ir8_*O0心理学空间 lm _$S+I ^Pk

尽管上述著作的倾向性与侧重点各有不同,然而在下面一点上却是共同的:它们都论述到了人、人的大脑与认知机能的进化的起源。它们皆把人的认识能力置于种系进化的框架加以理解。人们可以根据上述事实断言:自七十年代以来,进化认识论已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思潮。

6h5Og)hF0U Z-Fn0心理学空间y^S&x*k7[(]b

二、传统认识论的局限与进化认识论的新尝试

n J"Tb)r(B G s0

.u(sM:m*p+EI-V$y0进化认识论的崛起,当不是将生物进化论简单地运用于认识论研究的结果,但是从一开始,它就自觉地将进化的观念同传统认识论的根深蒂固的成见——忽视人的认识能力的进化——相对峙。心理学空间3ct$eK+P

R O5@a+jZh9F bk0由于传统认识论通常将成年的文化人的认识当作自己的研究对象,因而势必忽视以下若干方面:同一民族共同体中个体之间的智力差异(天才、智力衰弱者、精神病患者等);人种之间的差异;成长着的儿童的认识能力的发育,亦即认识能力的个体发育方面(今天,它是发展心理学,首先是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的研究对象);认识能力在人与动物身上的进化,亦即认识能力的种系发育方面(它恰好是进化认识论的研究课题)。

K:~WC#o4h)CH YBx0

&t.V#yQ[3k-{]4w0一般说来,古典认识论研究者虽然偶尔注意到了上述各种差异的个别方面(洛克就曾指出白痴与正常人的理智区别),然而,他们更多地是企图避开经验素材的各种细节,研究所谓“作为认识的认识”、“实质性认识”、“自在认识”(胡塞尔甚至提出了“自在真理理论”)、研究所谓“哲学意义上的认识”,研究个别知识的一般条件等等。这样一种“纯粹”的认识论曾经并始终认为:认识论的分析与反思从原则上应当预先综合专门科学的知识,反之,专门科学的知识就其意义与价值而言,必定在认识方面未能得到事先确证。因此,专门科学知识就不可能修正认识论或对认识论作出建设性的贡献。认识论与专门科学知识相互决定的观点,在传统认识论研究者看来,乃是一个必须抛弃的“循环论证”。心理学空间px4@^8c;l ?`

(W:|;GtG9}+O7h[0但是,进化认识论却宣称:这样一种循环论证是根本不存在的,因而就完全没有必要固执下述成见,即认为认识论本身能够独立于各专门科学知识而一劳永逸地证实它的陈述。进化认识论认为:认识论的各种陈述与命题只能作为假设而进行演绎,因而一种要求它也至少能够将认识论的陈述作为“虚假”的而加以显现。因此,进化认识论的一个主要关切点,就是展示具体的历史性认识与认识论是怎样互为条件的。正如福尔迈所指出的:“无论如何,对于符合时代潮流的认识论所提出的要求,便是它与经验事实的相关性。进化认识论是满足这种要求的一种尝试。”[6]心理学空间:hqm:c2`.MtZQQ*F

$J y^U'?-s1Fs0这样一来,进化认识论就不能不具有如下主要特征:A.历史性:强调人的认识能力的进化的起源,认定历史与认识是互为条件的;B.实证性:强调哲学认识论与所有实证科学的相关性,并企图把不同的实证科学与元科学的观念组合成一个有牢固基础的认识论“玛赛克”(mosaik),在这个玛赛克中,认识能力的进化构成了中心;C.跨学科性:这是它同实证科学的相关性所直接决定的。福尔迈的《进化认识论》的副标题就是:“在生物学、心理学、语言学、哲学与科学理论框架中探究人的天赋认识结构。”

&b(X ~0x7M6](v9J$nv:H0心理学空间|Qx7ig+Q

可以认为,进化认识论是对现代科学认识的一次新综合,它不仅力图克服哲学与自然科学的分裂,而且还想把各门自然科学中有价值的成分系统地综合起来。简言之,进化认识论是现代科学的高度分化与重新综合所导致的一种新的收获。正是在综合各门具体科学知识,对人类认识能力的进化作系统研究的过程中,进化认识论尝试对经典认识论所要解决的一系列“经典问题”——关于人类认识的起源、效力,范围和界限等问题——重新作出解答。“例如,进化的观点,导致了一种认识立场,我们称之为‘投影认识论’。它特别说明了关于世界的客观认识在何种意义上是可能的,它虽然不能为许多有争议的哲学问题提供一劳永逸的解答,……但是却采纳了一种立场,或者作出了一种明智的判断。这一点,对于先天综合性问题,对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之间的争论,对是否存在认识的界限问题,都是有效的。当然,它也对语言哲学、人类学和科学理论问题也有效。”[7]

$x%hMLMK0心理学空间T+uA I0~D uG%G ve

三、进化认识论思想的起源及发展心理学空间b,H/S2G:SL8Q1yr

心理学空间^[t] f1E

哲学家尼采曾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历史意义的欠缺是所有哲学家的遗传病……然而,万物皆变,不存在任何永恒的事实,也不存在什么绝对真理。——依此,从现在开始,历史性的哲学思考就迫切需要了,而且与此相关,需要培植谦逊的美德。”

0z,m"r8Gb0B0

tr,Q*Mw'|0虽然在赫拉克利特那里,我们就可以发现“一切皆变”的思想,在恩培多克勒那里甚至可以发现有关人的认识能力的进化的思考,然而,有关“人类认识能力不断进化”的假设,只有在十九世纪发展的观念孕育了生物进化论之后,才可能真正确立起来。譬如,我们知道,天赋观念的问题在认识论的历史发展中始终起着关键作用,[8]但是,“我们的认识结构是否具有一种生物学的意义?”这一问题,只有在建立了一种不仅是描述性的(如在亚里士多德与林奈那里),而且是说明性的生物科学之后,才能得到富有意义的讨论(因而这一问题只是在1990年以后才得到讨论)。

r!ZYLv+t0心理学空间:f0KH"q)j-Hw7nC/y_

主体的认识结构的生物学条件是由下述人物所肯定的:心理学空间F| S K:Q:rBg

V(wr&w0{U1T0哲学家:尼采、齐美尔、斯宾塞、皮尔士、巴德文(Baldwin)、F.C.S.席勒、罗素、波普;心理学空间)[rjd$V NvW

KV#AY\0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彭加勒、马赫;

r6gwfi-W0心理学空间hg5XCFs

心理学家:齐亨(Ziehen)、皮亚杰、坎贝尔、符尔特(Furth)、赖尼贝格(Lenuberg);

$? ir0PM B0心理学空间DTb1cL+[#ZL

生物学家:海克尔、V.贝塔朗菲、伦施、洛伦茨、摩尔、莫诺;心理学空间V2j4oVe1xl

心理学空间W"J5\tir-Cl5q

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康茨(Katz)。心理学空间)a L)x(mf:L q:W

"Z/R#o)IEQag+~0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斯威德茨基(Schwidetzky)心理学空间1|(gObVS!I.x E

心理学空间[i1^jE1M

然而,上述人物并非从一开始就致力于研究人的认识能力的进化并实际上采纳进化认识论的基础思想。六十年代之前,只有少数(主要是生物学家)研究了认识能力的进化问题。再者,尽管有些生物学家、遗传学家与行为研究者抓住了这一重要课题,但他们却不想把自己的研究领域敞开并力图进入一种元科学的,即认识论的领域之中。相反,哲学家与认识论研究者只是很少或至多只是暗示性地考虑到认识能力的进化问题。西蒙正确地看到了这一点:“从进化的立场出发对知觉所作的研究在绝大多数认识论研究者身上没有产生影响,此乃哲学与自然科学持续分裂的许多症状之一。”[9]心理学空间Z"nP%D0_J#Iw

心理学空间d3u8v5kk1MKt

诚然,人们可以从上述人物的论著中找到进化认识论思想的闪光,但是,在六十年代之前,人们毕竟未能结合各门具体科学的成就,在跨学科的框架中研究认识能力的进化问题。一般说来,在追溯进化认识论思想的历史起源时,人们都会提到下述人物及其著作:心理学空间%W,P"[p(P-Y%MM

e2hI1V!b&X b01955年,V.贝塔朗菲:“论范畴的实在性”[10];

;RC K"R*O;N4o\0H0

` II['TZ4k@%K_01959年,坎贝尔:“认识过程的比较心理学之方法论启示”[11];

/t5c i;Z Z/R0心理学空间Tt*V2G:H

1967年,皮亚杰:“生物学与认识”;心理学空间)F6^5EJjt

&kD~&} J!zq!M#}:wR p0    摩尔:“科学与人的实存”[12];

?x$N#i sC,Kg4p&x0

F$J%Z.cX8t n-{ A01968年,伦施:“生物哲学”;

jb)N;v:?u0

*{Q0c A F:Q _L0    乔姆斯基:“语言与心灵”[13];心理学空间F+Cr_8|$q"~+[ i

心理学空间5geX8eh

1969年,符尔特:“皮亚杰与认识”[14];

)}/U!DG)BH+@8`Ul0心理学空间 ~+J%BF1cn0?b'E1w

1970年,莫诺:“偶然与必然”;心理学空间w*K[7qM;ADW k.p

v'V] T@b0    西蒙:“从进化的观点来看知觉”[15];心理学空间$G"VXw$Q:]5Djz5T

!l*t"W2} Q&Q01972年,波普:“客观的知识”[16];

:rl@'S:l!X.G0

~P,u@%QH5Ql1L01973年,洛伦茨:“镜子背后”[17];

K_@g0e0心理学空间w4G1l*C G%VT

1974年,坎贝尔“进化认识论”[18]。心理学空间0Ze`xnR

a|I3pm0可见,进化认识论在哲学中直到最近才得到认真讨论,特别是在福尔迈的《进化认识论》问世之后(参阅第一部分),才明确规定了进化认识论的研究重心,才能把诸多问题放在跨学科的框架中加以解答。对进化认识论的粗略回顾表明:进化认识论虽然与各门实证科学相关,但它却决不限于任何一门专门科学的单一研究。因而我们可以宣称:进化认识论是综合生物学、生理学、心理学、行为研究、语言学、人类学、逻辑学、哲学认识论与科学理论等学科的一门新兴综合性学科。

d g l?7sXD0

8c5VHMO7`0四、进化认识论与其他学科之关联心理学空间 VRJH(G;k$eB

心理学空间jT"w#j2S

为了更好地说明上述断定,我们有必要指明进化认识论所研究的问题与其他学科所蕴含的根本难题之间的相关性。

.BlX+pW@w_0

2^g0Y0p4_`0逻辑学:逻辑学当中最为困难、最为关键的问题不外是:逻辑公理是必然的,抑或仅仅只具备一种心理学上的必然性?亦即:以约定论为基础的逻辑公理站得住脚吗?在回答这类问题时,人们诚然可以认定逻辑规律具有一种假设的性质,但是由此又会导致下面的问题:我们为什么恰恰按这些公设而不是按照别的公理进行推论呢?进化认识论对这些问题的解答立足于下述观点之上:我们的认识能力是在不断进化中发展起来的,因此,逻辑公理之所以可以充当一切推论的前提,正是由于它们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经受住了自然选择的检验。心理学空间2a}a/S5a/C bA

Y+d{3y/UI4K0先验哲学:如果人们接受康德及康德主义者的根本观点,即认为认识主体的天赋认识结构在构造经验与现象世界时起着主导作用,主体的直观形式(时、空间)与思维形式(范畴、原理)使经验成为可能并限制知识的地盘,那么悬而未决的问题是:这些天赋结构究竟从何而来?它们为什么在所有主体身上皆同样有效?进化认识论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在康德的先验哲学的立场上不可能弄清主体的认识结构的起源。这主要是因为,遗传进化的观念,就像当时的生物学一样为康德所不熟悉,康德仅仅满足于宣布主体的认识结构是“天赋”的,而这些结构的起源和进化问题却在他的视野之外了。心理学空间L-e:K@?|Zv

Yx UpbM0认识论:人类认识的最大的谜之一乃是:在我们的知识的可靠性与经验印象的偶然破碎性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怎样才能填补其间的鸿沟呢?换言之,人与世界所发生的关系是短暂的、有限的与个别的,但是人们为什么却对世界有如此广博可靠的知识呢?要解答这一问题,就必须设定:我们的大脑早就具备着某种“前知识”了,它们不断地组织我们的经验印象并加以说明。按照进化认识论的观点,这些“前知识”是在千百万年的人的持续进化中得到的,并经受住了不断的检验。心理学空间 q7^ };v(wu X*gen

$N&F @5Jz V&DnQ%Q0行为研究:今天,行为研究给予“本能”、“天赋”这些概念一种在理论上站得住脚的、在经验上有意义的解释。人们了解到:不仅感官亦即解剖生理学的结构具有遗传上的条件,而且各种行为模式,包括动物的较高级的能力也可以遗传,它们被当作脑功能而得到理解。但是,行为模式的生理学与生物学的条件也引起了对这类能力作自然的解释的问题。行为科学家K.洛伦茨卓有成效地从进化认识论立场出发给这些问题以自己的回答。心理学空间3s]k;Sj}-K

3MIuKH3Yu0进化论:发展的思想早已普遍化了。从涡旋星系到太阳系,从宏观到微观,从无机界到有机生命界,从动植物界到社会文化领域,皆处在进化之中。因而很自然地会引申出下述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将进化的原理用来解释人类认识能力呢?对该问题的回答势必推动进化认识论的形成。

,f.o.k*_t8G'Q#`X0

3K4C$GK}n6_0神经生理学:感官与神经生理学指出了中枢神经系统的构造及其功能与认识的基本结构的关联。人们或许会问:神经刺激的传导过程中的"Alles-oder-nichts"(全收或全斥)的规律是否就是我们思维过程中的二元性(排中律)的根源呢?知觉的恒定功能对于客体概念似乎是构造性的;我们的空间直观至少可以部分地通过视知觉的深层结构并通过“内耳”才有可能;我们的时间直观离不开所谓“内在的钟表”……这许多现象都使生理学家感到奇怪,并促使他们去理解这类认识构造机制的合理性,最终从进化认识论的角度给予解释。心理学空间Kf!GqO Q)P

心理学空间7z,t;Bf~ni3a {

语言科学与语言哲学:现代语言学所讨论的问题是:是否存在着一种“普遍语法”,亦即存在着基本的、所有语言共通的结构?这些结构是否可以遗传?乔姆斯基对这两个问题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并强调指出:普遍的语法结构与普遍的认识结构是密切相关的,甚至是同一的。但是由此也就要求研究这些结构的历史的起源。心理学空间)MQ|S/AN^D

_CnQ/y0心理学:皮亚杰及其学派详尽地研究了儿童在其发育过程中所经历的那些阶段。虽然个体的发育秩序并不一定与人类进化的秩序完全相应,因为海克尔的生物遗传学定律——个体发育是种系进化的浓缩的反映——只具有一种启发性意义,然而,对个体的发育秩序的研究却极容易导向遗传学进化论乃至进化认识论。

y&FBET7f!fi7wd0

O:S8s#zP.j3kf0人类学:与早期人类学、民俗学不同,现代人类学研究的重心已不再是各个民族或民族的特殊性,而是各种文化类型的一般特征,正如在语言学领域一样,人们也可以谈论文化的普遍结构。列维-斯特劳斯就深信:这种共性依赖着隐蔽的一般规律。这些规律渗透在语言、亲属体系、神话与宗教、巫术与艺术等等的结构之中。所有这类结构皆是“天赋”的,并在人类精神的进化中得以塑造。“人类学的结构主义是否为认识的普遍结构寻找到了运用的领域?”这一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着进化认识论的产生。

I}#q~3e} [0心理学空间7Zk?VF/S.i-`Q2z!Z

科学理论:古典哲学所肯定的见解——存在着确定的知识——已遭到现代科学理论的彻底否决。一切科学皆具有假设性!倘若事实上没有什么关于世界的确定无疑的认识,那么,科学理论如此富有成效的原因就必定在于:自然界当中存在着一些恒定(不变)的条件——科学描述接近这些条件,另外,不仅在规范科学中只有经受住不断检验的理论才得以保存,而且人们的经验认识也同样需要经受不断的检验。这种自然选择与淘汰机制与进化认识论的关联是饶有趣味的(进化认识论与波普的“试错论”的关系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cUYi&`"DlHR~.h0

:uO8x:rA.U0进化认识论的问题当然不限于以上所述。但是,仅仅通过对以上各种问题的解答就使得进化认识论具有高度的说明价值与启迪意义。上述各个方面既可以视作由各门具体科学进入进化认识论的通道,也可以当作进化认识论在各个具体领域中的运用。心理学空间!O wz8?3~yY

心理学空间4? o_rfG gW

五、简单评论

1W'wQR#jY1I#G-T @%r0

o ?Um6_0最后,我们还想就进化认识论谈几点粗浅的看法。

1zP`CY _;U h0心理学空间_e ?)F.GF[ Y4u#f

我们认为,进化认识论的确抓住了传统认识论的一些重大缺陷,诸如缺乏对人类认识能力作发生学的研究,忽视了人与动物在不同进化阶序上的认识能力的差异,忽视了各种文化与人种的区别以及同一文化共同体中个体智力上的差异,因此,当进化认识论尝试克服这些局限性时,它就是对一切自诩为“纯粹认识论”的倾向的反叛,就此而言,它的意义是不容低估的。心理学空间/^ nq ja&^{

心理学空间^H\${yw b

进化认识论的另一重大贡献在于:它与古典哲学(以黑格尔为代表)之抽象地强调认识的历史性不同,因而它坚决反对对认识的历史进化作抽象的思辨演绎,这就使得它站在坚实的自然科学的基础之上。心理学空间'fw0k;F(f1Tdp-}

(@'r1mnL5Zj0进化认识论的产生对当今中国哲学认识论的变革具有极大的启发与借鉴意义:第一,进化认识论有助于克服当今中国认识论研究中认识论同自然科学相互分裂的不幸局面;第二,进化认识论的尝试促使我们重估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的理论价值。由于对西方各种思潮缺乏全面了解,我们在一定程度上过分偏重于个体发生认识论的研究,虽然这种研究具有极大的启发意义并且与进化认识论密切相关,但是进化认识论却提醒人们:海克尔的遗传学基本定理只具有启发性的意义,对个体认识能力的发生研究不可能取代对认识的种系进化史的研究,进化认识论甚至试图把发生认识论综合进自己的理论框架之中。心理学空间f6^p~ j#s sy

]i/i]c.\0诚然,由于进化认识论研究还刚刚开始,因此人们还不可期望它具备了完备的科学的形态,也不能认为它已经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它所要解决的问题。人们可以指责进化认识论过分偏重了认识的生物学方面而忽视了认识的社会属性,还可以指责它过分强调了认识能力的遗传性而忽视了遗性的可变性,诸如此类,但是总的来说,进化认识论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值得我们给予充分重视。

A!Qy'^0v yc$a0心理学空间 `}"yV Z4Zs!OY

【参考文献】

1^?+@B|i-R#ud5j0心理学空间r8D0n |+HY6f d*H

[1] Gehard Vollmer:Evolutionaere Erkenntnistheorie,4Baende,Stuttgart Hirzel Verlag 1987.心理学空间{/Ld%P jd K*^#y

.Ri ~Vp*L y0[2] Schurig,V.:Naturgeschichte des Psychischen,2 Baende,Compus,Frankfurt 1975.心理学空间Qb QQ0Z%IW5x"b(r

心理学空间H)[a5p4zX`

[3] Dithfurth,H.v.:Der Geist fiel nicht vom Himmel,Die Evolution unseres Bewuβtseins,Hoffmann und Campe Hamburg 1976.

q!CiH.vne0心理学空间#kx]%iz*p8a C

[4] Benesch,H.:Der Ursprung des Geistes,dva.Stuttgart 1977(dtv 1980).Bresch,C:Zwischenstufe Leben,Evolution ohne Ziel?Piper,Muenchen/Zuerich(Fischer-TB6802)1977.Rensch,B.:Das universale Weltbild,Evolution und Naturphiosophie(Fischer-TB6340)1977.心理学空间 F7Y I |:C/lb+b^

$q8hc~8I%O@*`0[5] Riedl,R.:Biologie der Erkenntnis,Die stammes-geschichtlichen Grundlagen der Vernunft.Parey.Berlin/Hamburg 1979.

+L6gf%Fn;^0心理学空间1ch q~4a ^ _X_

[6] Gehard Vollmer:Evolutionaere Erkenntnistheorie,4 Baende,Stuttgart Hirzel Verlag 1987,212.

r:bhq:| _*s%d0心理学空间'KS t:` |q#X1f)N

[7] 参见福尔迈《进化认识论》,舒远招译,武汉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164-165页。

K||@:RwsL/P0

1d Db Q s/lP*A0[8] 进化认识论所理解的“天赋观念”,指人的认识的先天结构。这样,“天赋观念”就有不同的意义:柏拉图(所有抽象理念);亚里士多德(逻辑公理);F.培根(各种假象);休谟(本能、推论规则);笛卡尔(第一原理);康德(直观形式与认识范畴);赫尔姆霍茨(空间直观);洛伦茨(行为模式、直观形式与范畴);皮亚杰(反应规则、认识结构);荣格原型);列维-斯特劳斯(文化结构);乔姆斯基(普遍语法)等等。

\P(`3jx2i9F0心理学空间 ~bw#^9z5~l/u

[9] Shimony,A:Perception from an evolutionary point of view,J.Philosophy 68(1971),571.心理学空间fPu$K%y~e j

心理学空间0b ^*Z&f Gn cQ

[10] Bertalanffy,L.v.:An essay on the relativity of categories,Philosophy of Science 22(1955)243-265.

T8mX}*E1o5w6yW0心理学空间.ik4Qky"\)G2A

[11] Campbell,D.T.:Methodological suggestions from a comparative psychology of knowlodge processes,Inquiry 2(1959)152-182.

`x-g(eY`0oQ7Bl0心理学空间 h+t P9pP{.Y

[12] Piaget,J:Biologie und Erkenntn S.Fischer,Franfurt 1974(Biologie et connaissance,1967).心理学空间gh ?-P x[9\1U

{T I1f/k}9E!P6V0[13] Rensch,B.:Biophilosophie,G.Fischer,Stuttgart 1968.Chomsky,N.:Sprache und Geist,Suhrkamp,Frankfurt 1970(language and mind,1968).心理学空间)h3kyT D$p'?#wu

&@)Y4WoT"N ktn.V}G+U0[14] Furth,H.G.:Intelligenz und Erkennen,Suhrkamp,Frankfurt 1972(Piaget and Knowledge,1969).心理学空间 K;G)\FE4Zd{/o

e _Jl7`0[15] Monod,J.:Zufall und Notwendigkeit,Piper,Muenchen 1971(Le hasard et La,necēssitē,1970).心理学空间Hi!y*yN }N;eR

{)ZP6[O0u,C0[16] Popper,K.R.:Objektive Erkenntnis,Hoffmann und Hamburg 1973(Objective knowledge 1972).

m$TO'v4H0

R bQ i;~X6s SK5U-m0[17] Lorenz,K.:Die Rueckseite des Spiegels,Piper,Muenchen 1973.

8j'F!p+V6]1j0

;iMUN%B1Y0[18] Campbell,D.T.:Evolutionary epistemology,In Schlipp,P.A.(Hrsg):The philosophy of K.R.Popper,Open Court.La Salle 1974,413-463.心理学空间 kos^CWLiSH!c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进化认识论 跨学科 实证科学
«唐纳德·坎贝尔 简介 33 坎贝尔 | Campbell
《33 坎贝尔 | Campbell》
我所理解的Donald T. Campb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