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DR: 眼动脱敏与再处理
作者: 赵丞智 / 23829次阅读 时间: 2011年4月11日
来源: 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 标签: EMDR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眼动脱敏 赵丞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qEiY,Eq6G;b0EMDR: 眼动脱敏与再处理心理学空间 Q8h_ } j%N mW
 (100096) 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 赵丞智 
&z&B,Q^B;rDl0  心理学空间h-L-z@ N%g\QP
  "眼动脱敏与再处理"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法。这个心理治疗方法的英文全称是: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往往被人们简称为:EMDR。EMDR被认为是一个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非常有效果的心理治疗方法,并且EMDR是在国外治疗PTSD的方法中使用最广泛的心理治疗方法。本文从几个方面对EMDR做一简要介绍。
C0d*_2zo0  心理学空间,i%zM]Sd_O;A-OX&D
  一、EMDR及其发展简史心理学空间!eLYl9P%Oz&v
  
0Np*^*Sf/S0  1987 年,心理学家Francine Shapiro[1]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她自己随意的眼球运动能使自己负性的、使人心烦意乱思想的强烈程度减轻。这一发现启发Shapiro创建 EMDR心理疗法。之后,Francine Shapiro开始探索把EMDR的方法用在治疗越战老兵和遭受躯体、性攻击受害者中PTSD患者的研究当中。研究发现,EMDR这个新的治疗办法在减轻 PTSD患者的恶梦、创伤性闪回、闯入性负性思维、和回避行为的表现程度方面显示出比较好的疗效。
^l8N*~u0  
M2_5U Bk0  Shapiro[2]认为EMDR 是"由一个模式,一套原则,治疗程序和协议组成的一种新的心理治疗方法" 。这种治疗方法被认为能够帮助接近和处理来访者的创伤性记忆,而且通过对来访者情绪痛苦的脱敏、相关认知的重新建构、和伴随的生理警觉性的降低,使创伤性记忆得到适应性的处理。Shapiro[3]主张EMDR开创了心理治疗领域中一个新的范式(a new paradigm)。由于EMDR要求来访者短暂地暴露于相关的创伤性记忆内容和能诱发痛苦体验与事件有关的外界和内心的迹象,以及它的结构性的治疗协议等特点,所以EMDR是一种显然完全不同于其他心理治疗的方法。
| ~{;{s:q*}bz0  
f`)m#a;O0  自从1989年Francine Shapiro发表了她的最初研究成果以后,全世界的临床工作者和研究者都对EMDR进行了研究和发展。研究发现,不仅仅是让眼球运动,而且在PTSD患者专注于一个记忆内容的同时,让他听一种音调或感觉手的节拍运动都可以使患者与该记忆内容相关联的情绪、思维、感觉和行为发生快速的适应性变化。1991 年制订出了EMDR的培训标准,1995年由Francine Shapiro编写的专业教科书出版,2001年该教科书再版发行。
.h^ j `*d0d0  心理学空间 f~xra"uz7x
  二、 PTSD症状精神病理基础和EMDR治疗机理心理学空间$R&I8G9Kd
  心理学空间3K] e&z/D7y XG7a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确切知道EMDR的治疗机理是什么,因为我们仍然不知道大脑的具体工作机理是什么。
4oH8KI"Z:U qu7v0  心理学空间H;Iun+{;N/p
  然而,已经有证据说明[1],人类具备一种内在的适应性信息处理系统(an innate adaptiv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这个信息处理系统是作为人类思维和情绪自我调节功能的一个部分而存在的。研究认为当一个人感觉非常心烦和痛苦的时候,他的大脑是不能象正常时那样处理信息的。一部分人在经历创伤性事件时,那些能激发强烈情绪反应的创伤性事件和经历创伤时反复出现的情景(recurring situation)使当事人内在的适应性信息处理系统的功能发生"凝结"和"阻滞"。随后,那些创伤性体验的内心和外界的象征或迹象不断地触发与当事人首次曾经历创伤时一样强烈的视觉、听觉、味觉、思维、身体感觉(生理)或情绪上的重复再体验(reexperiencing),导致了PTSD症状的出现。诸如此类的没有被当事人适应性处理的创伤性记忆可能对当事人在如何看待世界和对他人关系的问题上产生一种非常深刻的负性影响。在这些未能被适应性处理的的创伤性经验影响下,当事人的行为往往会变的非常的不灵活和局限,以便避免痛苦再体验现象的反复发生。这就是PTSD症状的精神病理学基础。心理学空间?ovJ?,pX
  心理学空间c6e\)g7qS8U2\ S
  EMDR 可以对创伤性事件当事人大脑处理痛苦材料信息的过程产生直接的作用。研究[2]显示,在治疗者的导引下,当事人专注于眼球运动、耳听音调、或手打拍子可以触发一种被称为"探究反应"(the investigatory response)的内在神经生理机制。而正是这种内在的神经生理机制-探究反应,使当事人的适应性信息处理过程的功能恢复正常,从而导致减轻当事人的 PTSD症状反应。这种"适应性信息处理过程"原本就是当事人自己的内在能力,并不是通过治疗者的解释或思想而导致了当事人思维和情绪自我调节的适应性变化。EMDR的真正作用是帮助当事人恢复了内在的调节和发生适应性变化的能力。
iO0N)[_Qs0  
0V0az$Zm.`6N I0  成功的EMDR治疗能使令当事人心烦意乱的痛苦体验被" 修通"并达到"适应性的处理"状态,从而使PTSD症状减轻或消失。接受EMDR治疗的当事人最终会理解和接受创伤性事件的意义和事件已经过去了的事实,正确地认识到谁应该为所发生的事件负责、负什么责任,并且感觉到现时是更加安全的,有能力对自己的行为作出选择。此刻当事人可能还仍然会记忆起曾经发生过的事件,但是伴随当事人可怕的痛苦已经明显的减轻,当事人的行为也会随着变的更加灵活、更加具有适应性。
:\Y0s/m/y)^&{8h0  
I^ MN B0  EMDR不同于其他心理治疗之处在于其被认为引入并激活了当事人一个以神经生理为基础的信息处理程序,PTSD症状的减轻完全是依靠当事人一个自然的心理愈合过程。临床报告和多数研究都显示,EMDR治疗可以产生更快的疗效,而且具有比其他常规心理治疗较低的脱落率。心理学空间j-M'?f SWp1m
  心理学空间0u'y \'m.Kf9u i(v
  三、EMDR的治疗程序:
!m*C [4d"~"ml7Q2yt0  
n V,a.K#z7QK0  为了方便学习和操作,Shapiro把EMDR总结了8个步骤,其中"眼动脱敏"是这8个步骤中的一个部分。Shapiro认为每一个治疗步骤都是产生有效治疗效果所必不可少的过程。EMDR把人看作是一个整体。在整个治疗过程中,EMDR都始终关注正在发生的情感和生理上的变化。心理学空间~2n*_S"nog
  
R `)o!{~;w|N Z0  1、心理诊断访谈:与来访者建立真诚和互相信任的治疗关系,了解来访者个人信息和心理痛苦资料,以及创伤性事件带给来访者的痛苦和意义。评估来访者对EMDR的合适性有多大,向来访者介绍EMDR治疗的性质和过程,并在访谈过程中使来访者理解创伤事件及创伤的意义是什么,即:"当事人在创伤发生时所亲自体验和感受到的情景、声音、味道、思想、感觉、情感等并没有被"适应性处理",而是被"凝结"和"阻滞"在当事人"内在的神经信息处理系统" 中,致使在事件发生后,这些情景和感觉会不断地干扰和破坏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并产生痛苦。而EMDR可以帮助和激活当事人的'内在神经信息处理系统'的功能,对创伤经验和意义重复进行适应性处理,使症状减轻或消失"。教会来访者自我控制和情绪处理技术。治疗者可以和来访者做2-3次准备性谈话,谈话内容包括治疗资源的调动和治疗信心、勇气的发展,并建立安全、信任和稳定的治疗关系。
$A6d-x"h2{&KX9qc,g:T0  
#K vp1h!bD&v4Z R0  2、治疗师和来访者的准备:主要包括确定治疗师与来访者的位置和示范眼动过程。一般治疗师坐在来访者右方,椅子成45度角,距离以来访者合适为宜。要求患者双目平视,治疗者用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在患者视线内做有规律地左右、上下、斜上斜下或划圈运动(间距约60公分,频率约每秒运动动一次),要求患者始终注视着治疗者的手指,眼球跟随手指左右转动。可对治疗者与患者间的距离、手指晃动间距及频率做相应调整,以患者不感到不适为好。心理学空间V DDV z`)mxt
  
|!?#Jd4YC3X W0  3、评估:这一步来访者要选择他想处理的一个特定记忆,并且选定与事件有关的、最使来访者感觉痛苦的视觉图像。治疗者与来访者一起讨论和评估主观不适感觉单位(subjective units of discomfort SUD)的水平和他们认知准确性的程度(validity of cognition VOC,)。前者是指那些与事件有关的闯入性的表象、印象、思绪、情绪、观念想法、声音、感觉,闪回,对周围事物的麻木、反应迟钝等所引起来访者心理痛苦的程度,分为0-11级。后者是指事件的发生使来访者产生了哪些负性的信念和价值,或使来访者过去的哪些信念、价值发生了负性改变和怎样的改变的程度,分为1-7级。
9f6U9G&z?X0  心理学空间D!i B3C*[Q:Z
  4、眼动脱敏:主要是针对诱发来访者创伤性痛苦的"扳机信息"状态(包括:映象、幻觉、情景、思维信念、情绪、躯体的一些生理活动等,一般是诱发闯入性或再体验的负性信息),让来访者集中注意于视觉映象和甄别出的负性信念、情绪、以及伴随的躯体感觉,同时在治疗者的手指带动下做眼球运动 (10~20次)。此后完全放松,让患者闭目休息,排除头脑中的各种杂念。休息大约2~3分钟后提示患者体验和评价躯体有何不适感(如头胀、胸闷、肩痛等)。并按上述对SUD重新进行评评估。如果分值较高或痛苦感觉较严重(包括躯体和情绪方面),则带着"目前状态"重复做上述眼球运动。这种负性状态会在眼动过程中逐渐淡化或消失。眼球运动做几次需要根据痛苦缓解的程度来定。如果SUD降到1~2级,则可进行"积极认知及情绪导入"。在治疗者的引导下使患者进入积极认知及情绪"状态",然后进行眼球运动、体验与重新评价过程同上,评估指标为VOC。心理学空间N0\{3AEx.\
  心理学空间2L$i&A9q#bU'K
  5、经验意义和认知的重建:与来访者就主要痛苦体验和诱发痛苦体验的"扳机信息"等问题一起进行讨论和协商,以便促使来访者对事件、创伤、创伤性反应的表现和意义,以及创伤所带来的负性的信念和价值、适应性应对方式进行领悟,促使来访者对消极信念的重新建构,以期发展出适应的应对方式。积极或正性认知重建的效果可以用VOC评估,直至患者对认知准确性(VOC)的评分升到7分。心理学空间O+e2X@#p(P!\
  心理学空间k Q8D&uB*q,r$e!N0I
  6、躯体感觉检查:治疗者要求来访者在想象视觉印象和正性认知的同时,让患者闭目"检查"全身各部位的感受,注意是否还有其他身体紧张或不适的感觉。因为情绪的痛苦往往会以躯体不适的形式表现,所以只有当创伤性记忆出现在来访者意识中,且来访者并不出现情绪和躯体上的紧张的时候,治疗才被认为完成。如果来访者报告有身体不适,可以针对这些不适继续进行眼动处理,直到不适感减轻或消失为止。心理学空间;~ ]9QJ t2vi]iw4s
  心理学空间[P0R}YA&~y1L7|!\
  7、疗效的再体验和评估:治疗者和来访者一起就双方在整个治疗过程的内容、体验、收获、和遗留的问题进行协商和讨论。可以使用SUD、 VOC和躯体感觉自我报告的评估,重点在于强化干预对象在本次治疗所获得的效果和影响。心理学空间5a `c,|NvX8~([[
  心理学空间/g+p?\!fa7O l
  8、治疗结束:告诉患者治疗将结束,解答患者的疑问,并要求患者做治疗后记录。然后共同制订下一步的目标和治疗计划并结束本次治疗。
IF[7} ~1e3x3n0  心理学空间c+gseTiw
  四、EMDR的适应症心理学空间rnk ~6O
  心理学空间 f)|)n n2s3GbQ{"s
  EMDR 治疗主要是减轻那些起因于痛苦创伤性童年经验的痛苦情绪和帮助危机事件受害者的心理康复。这一心理治疗的对象主要是那些创伤性事件的受害者,诸如:受交通事故、亲人死亡、暴力攻击、性攻击、自然灾难、人为灾难、生产事故、冲突或战争创伤等影响的受害者。因为这些创伤性事件通常都会使成人和儿童受害者(当事者和目击者)产生诸如恐怖症、惊恐发作、梦魇、失眠、注意力不集中、警觉性增高、创伤性闪回、回避、物质乱用和尿床、对抗行为、睡眠紊乱。另外,EMDR 还被用来治疗由童年痛苦创伤性经验所致的人格障碍和心理障碍、儿童和青少年的痛苦(如被虐待等)。
!K%^:J~2aO{ v0  
[ms$wF-P0  五、EMDR治疗的方向和特点:
g"s]E K)_-JFYj0  
1U @4znD3n.w B0  在 EMDR治疗过程中,治疗师帮助来访者把注意力集中于分成等级的痛苦情绪和引起痛苦情绪的信息上,同时也让来访者的注意力集中于外界的刺激,诸如眼动、手的节拍运动或听觉的刺激上。当这种针对内心和外界的双重注意同时发生时,来访者就会把这种双重注意联系起来,并产生频繁的、短期的新的注意联系,从而减轻或消除来访者的内心痛苦[4]。
U;UKRni0J%I0  
"z5eK"lS0  Hyer 和Brandsma 认为[5]EMDR是一种综合多元素的、多个间断的治疗程序,它把其他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中的许多元素综合成为一个更广泛的治疗协议。Shapiro也认为,EMDR是一个综合的方法。尽管在许多案例中,眼动脱敏可以使症状快速消退,但是眼动脱敏仅仅是全部8个阶段的标准EMDR心理治疗中的一个部分。 Lohr等人[6]认为EMDR的疗效主要来自于认知行为方面,诸如暴露、认知重构、焦虑脱敏、和呼吸调节等。但是,有许多研究也认为EMDR整合了动力学、身体取向、以人为中心、和交互作用等心理治疗方法的很多元素。另外,EMDR还运用了大量非特异性治疗技术成分,包括信任、尊重的治疗关系、尊重来访者的权利和对积极结果的期待等。
r?9|YZ%i0u0  
6mw)K/L k0  不管治疗者最初习惯于何种心理学理论取向,EMDR的治疗者将必须普遍地接受"当事人绝大多数的心理主诉都起源于早期生活经验的影响"这一理论假设。
2O T'jN[+gA*]0  
$I _S$V$hbxI$C3yS0  EMDR治疗常规要求治疗者用运专门的既往生活经验收集程序(specific history-taking procedures)来澄清来访者以下问题:
,^:Emq1OM Op0  
R3[pj3Q|7E0  A、哪些早期生活经验与当事人的症状表现有关系。心理学空间$ci Q4|s9g"y
  心理学空间\8X{5Q6Y8qwG
  B、当前是什么样的"扳机"信息(trigger)引发出了当事人的精神障碍。心理学空间@%NJ&{1C"n%?D
  心理学空间)wb_gw.@?A-Z
  C、为了以后能有适当的行为表现,当事人需要提前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和技巧。心理学空间&]U:jxzT
  
B1qMVu0  例如,治疗者识别出当事人曾经经历过某一特定的事件,而且正是这个特定事件的经历让当事人获得了如下负性的自我评价:" 我不够好;我不够可爱;我不会成功;我没有用;我没有希望,等等"。理论假设认为,这些早期的生活经验被以一种功能障碍的方式储存了下来,并且导致了当事人目前的不适当反应(inappropriate reactions)。这个假设符合近来关于记忆的理论推测,人们认为那些作为精神病理学基础的早期生活经验没有经过充分的处理而被储存了下来。这些未经过充分处理的早期经验一旦被引入到当事人头脑意识中的时候,它们就会维持一种相当程度的心理障碍,并且在情绪和躯体感觉方面表现出来。用EMDR的方法对这些未经过充分处理过的早期经验进行再处理(reprocessing)可以让当事人获得领悟,转变歪曲的认知评价,把平衡稳定的情绪和躯体反应整合在一起,同时当事人也就可以采取更加适应的行为了。心理学空间1N"Z#d4eY7b
  
Pp S;pN)X}g-X0  EMDR也具有以来访者为中心理论取向的治疗特点。在EMDR治疗过程中,当事人始终处于被积极关注的地位,他们与治疗者一起通过共同协商来识别出他们的特殊问题或需要大家一起集中解决的一些问题。治疗者需要收集足够的有关当事人的既往经历和现在各种功能的信息,以便对当事人的当前困难有一个清晰的理解,并制订出一个共同协作的治疗计划。有关EMDR治疗过程的内容应该在心理治疗的知情协议书中提供。为了处理和解决导致痛苦的材料信息(disturbing material ),在EMDR治疗的准备阶段,要教会当事人情绪自我调节的技巧。一个被称为"资源开发和安置"(Resource Development and Installation,RDI)的EMDR程序[67]被用来增强当事人当前的功能和减轻当事人恐惧的感觉、或减轻与目标痛苦记忆或情景相关的脆弱性。一旦当事人的功能稳定下来,并且感觉到准备好了的时候,然后治疗便转向处理痛苦的记忆或情景这一目标。随着每个当事人呈现的主诉、既往经历和治疗目标的不一样,EMDR不同阶段的治疗时间也相应不一样。心理学空间d]i A6\7~9hB+Q
  心理学空间Lk#|~Up0jb.y
  在针对当事人的一个痛苦记忆或情景的时候,EM DR的治疗者必须遵循已经定义好的和以当事人为中心的协议。首先,治疗者要帮助当事人识别出一个描绘目标情景的映象(,image)、一个关于自我的负性信念、和与目标情景或记忆相关联的情绪和身体感觉。然后,治疗者要求当事人识别并挑选一个喜欢的、好的关于自我的信念,并且在回忆思考那个痛苦事件的同时,评价一下这个新的信念的可信赖性(believability)如何。心理学空间8M,Z]MHT|ap
  心理学空间2K+\!X qVF u
  在EMDR的治疗中,治疗者要求当事人在大脑中引出那些与痛苦障碍有关的负性信息(包括:情绪、表象、错觉、幻觉、思维信念、躯体的一些生理活动等)。然后,治疗者要求当事人的双眼专注于治疗者的移动手指尖或者一个光亮移动的东西,并且双眼跟随移动的手指或移动的光亮装置进行随意的运动。在一些治疗案例中,耳听声音或手打拍子被用来代替眼睛的运动。在每一套眼睛运动、耳听声音、或手打拍子做完之后,紧接着治疗者要求当事人对治疗的感受(治疗的影响和效果)作出简要的评述。心理学空间8@/jvm s9AC%LG
  心理学空间$G(E!c ~Q~*Kg/Sx
  对每一个当事人来说,一次EMDR治疗会有各不相同的主观体验。绝大多数当事人认为EMDR治疗可以产生快速地、显著地疗效。研究显示,这样的疗效并不是由于治疗者进行催眠或暗示产生的,而是由于在大脑的多个不同区域的各个警觉水平上发生了内在的神经生理学的再平衡,从而导致了当事人在情绪、躯体感觉、和有关思维等方面自发的适应转换而产生的。然而,有的时候,在治疗过程的初期,随着痛苦记忆或情景越来越多的浮现出来,与治疗目标记忆或情景相关的痛苦和障碍会一过性地加重。在处理痛苦材料的过程中,治疗者应该始终对当事人进行支持。一旦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困难并引起处理过程的阻滞的时候,治疗者应该及时做出决定并同时对当事人进行必要的干预,以期尽可能获得本次治疗最积极的结果。一个特定的创伤性记忆,或痛苦情景(disturbing situation),可能经过一到三次的治疗就解决了。在一些治疗案例中,那些要处理的目标记忆或情景与当事人持续地、反复地缺乏关心和爱、或在童年早期被虐待、或生活被忽视等因素有关系,此时对目标记忆或情景的治疗处理可能需要更多的关注和时间。
)jBoP|#j${W&rc0  
fD{)BF9|0  EMDR治疗方法经常被纳入到所有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当中。在处理痛苦记忆或情景之前,EMDR经常被用来增强当事人情绪的稳定性。在处理痛苦记忆的时候,EMDR被用来处理所有与负性体验有关的信息材料(思维、感情、感觉和应对策略等),以支持精神调节朝向适应性解决的方向发展。这就意味着:当事人的痛苦在减轻,当事人感觉到他选择的新信念带来的信心在不断地增强,当事人在与他人的关系中、以及在生活和工作的关系中会具有更加适应性行为的可能性。在EMDR的最后一次治疗中,EMDR常被用来预演未经检验的技巧,增强自我的新感觉,和为当事人新的生活行动做好准备。
0D:rDm#Ew9S-ww0  心理学空间 U i#eg,sx#F0yo
  经过成功的EMDR治疗后,当事人痛苦的经验被修通,最终达到"适应性解决"(adaptive resolution)。当事人终于理解到创伤事件已经过去了,正确地认识到了是谁或是什么应该对事件的发生负有责任,而且更加确定地感觉到了现在是安全的,和更加确定地感觉到自己有能力作出更好的选择。当事人可能仍然会记得曾经发生的事件,但是伴随着的痛苦已经明显地减轻了。此时,当事人会发现发展出新的、更灵活的行为是非常有可能的和非常有吸引力的。
CzjH!Mh0  心理学空间7vt~7Q-|PU.]f
  六、于EMDR疗效的研究
XV@Ifv#F ^Z6?0  心理学空间$\(pB)M9{^6G e1q0K$L,M
  已有许多研究案例报告了有关EMDR积极的发现[6]。在第一个EMDR的研究中,Shapiro[7]随机指定患有PTSD的12个退伍老兵到EMDR一次治疗组、或一次暴露控制组(没有眼动的EMDR)。评估方法使用SUD、VOC及PTSD症状频率和严重程度的自评问卷。结果显示,那些接受一次EMDR治疗的受害者,在一次EMDR治疗后的评估中,要比暴露控制组的受害者表现出较低的SUD、较高的VOC和症状有所改善。该研究缺乏标准的测量方法与其它样本比较。而且Shapiro本人作为EMDR的创立者、治疗师和研究者,研究偏差无法避免,所以我们很难对这一发现结果作出解释。
%[Z4a%f`eG0  后来的一些研究在方法学上有所改进。许多经验性研究都证实EMDR对PTSD有很好的疗效。心理学空间QP4E3Fg%kpz
  
*_'e2e r_}!m)p0  Rothbaum[8]设计了非常好的一个考察EMDR治疗效果的控制性研究,他把21 名因被强暴而患有PTSD的成年女性受害者随机分配到EMDR治疗组和等待治疗的控制组。用标准的自评工具和访谈工具对她们进行评估测量,评估者由不参与该项治疗研究的专业人员进行实施。由受过训的临床医生对治疗组进行4次EMDR治疗(每周一次)。结果显示:EMDR治疗使PTSD症状有所改善,其中访谈评估中症状严重程度减轻57%,IES(事件影响量表)评估中症状严重程度减轻74%,而且这种改善一直保持在3个月之后。与症状严重程度没有变化的控制组相比较,治疗组的症状改善是有显著性意义的。治疗结束之后,治疗组中90%的受害者不再符合PTSD的诊断标准,对照组中只有12%的受害者不符合 PTSD诊断标准。用等待治疗组作为对照组的缺点在于,没有与其他治疗方法做对照,而且有很多非特异性的干扰因素无法控制,如治疗联盟、期待和安慰剂效应等。Scheck, Schaeffer,和 Gillette [9] 对照研究了EMDR和积极倾听(active listening AL)的疗效,研究对象为一组60个从事高风险行为(如,性乱交、物质乱用)的受创伤的年轻女性。结构访谈发现她们当中77%患有PTSD。她们接受了两次90分种的治疗,并要求她们写家庭治疗日记。治疗结束后,由一个不参与研究的评估者对她们进行独立评估。研究结果显示,在全部的评估资料中(包括 PTSD、抑郁、焦虑和自我概念),AL对照组和EMDR组都有明显的改善。除了自我概念,从其余评估资料来看,EMDR组的治疗效果明显高于AL对照组。这种疗效上的差异在大部分创伤评估资料中都很明显。这两组的疗效都可以持续到治疗后三个月。这个研究并没有对治疗后的被试进行PTSD诊断,所以该研究并没有显示治疗后两组被试PTSD诊断的变化。因为并没有确定的证据说明积极倾听是PTSD的一个有效地治疗方法,所以这个研究并不是把EMDR与一个确定有效的PTSD治疗相比较。因此,这个研究结果只能说明,EMDR的疗效要优于一些非特异性的治疗效果,如关注、治疗友好和积极倾听等。心理学空间S8N+O+u bRZ.|
  
k,HU m`7@-w0  Vaughan 等人[10]随机指定了36个被试进入EMDR组、想象暴露组、适应性肌肉放松训练组和等待治疗对照组,其中78%的被试符合PTSD的诊断标准。在治疗前、治疗后和治疗后三个月对被试进行盲式独立评估。与等待治疗对照组相比较,所有治疗组被试的抑郁和PTSD症状严重程度的评估都有明显降低。三个治疗组做多重比较发现,EMDR组被试的闯入症状有非常明显的减少(IES评估),在治疗后三个月时,放松组抑郁症状改善最明显(BDI评估)。在治疗后三个月时,有70%的PTSD患者不再符合PTSD诊断标准。Devilly 和Spence [11]比较研究了EMDR治疗和认知行为治疗(CBT:由延长的印象暴露、应激免疫训练、和认知治疗构成)疗效。23个PTSD患者被随机分配到8次 EMDR治疗组和8次CBT治疗组。在所有评估变量上,EMDR组和CBT组都有明显的治疗效果,而且在组合PTSD评估和一个总体功能评估上,CBT组的疗效要比EMDR好。治疗后三个月,用邮寄自评问卷的方法评估,CBT组有58%的被试不再符合PTSD诊断标准,而EMDR组有18%的被试不再符合 PTSD的诊断标准。
'k;h?o[XK(O0  
H$HIOt%t@0@0  一些战争退伍老兵随机被指定两次90分钟EMDR治疗和一个对照的暴露疗法(没有眼动的EMDR),都作为患有 PTSD退伍老兵的标准环境疗养治疗(standard milieu treatment)的辅助治疗,同时对一组退伍老兵只进行标准环境疗养治疗[12]。在合并EMDR的治疗组,对创伤性刺激的SUDS评估较低,而且治疗者发现EMDR组和对照组相比,前者对SUDS评估的反应者要更多。然而,这三组病人在标准自评测量报告中的缺乏反应方面、PTSD访谈方面和对心理反应方面并没有差异。另外,Silver[13]等人在100个PTSD退伍老兵的样本中比较了标准情境疗法与标准情境治疗加EMDR、生物反馈、或小组放松训练。结果显示,相对于控制组和生物反馈组来说,EMDR能很大程度地减少被试的症状。但是,由于研究不能被很好地控制,所以发现结果的说服力是有限的。心理学空间]}^_9D"Nx wA)q-V
  心理学空间6i @1l;d T5~-\N^A
  23个创伤性受害者接受了标准EMDR治疗:用闪光来代替两个手指的用动引导眼睛运动的类似EMDR治疗、和在视眼中央只有一个光点闪动的类似EMDR治疗[14]。两组病人在心理测量、SUDS或VOC上没有什么差异。没有关于PTSD严重程度的报告,但是在治疗后,23个被试中只有5个人还符合PTSD的诊断标准。在一个对照研究中,被试被随机指定进入常规治疗组(12次生物反馈加放松治疗),或12次EMDR治疗组[15]。分别在治疗后和治疗后3个月评估,EMDR治疗组的被试在自我报告、心理测量、和标准测查方面都有很明显的改善。然而,这两组被试在神经心理学的测量方面没有差异。
K1SFQy!t/V0  
Q \4wZ+FB7?p0  总的来说,有一些研究报告EMDR是有效果的,尽管一些其他控制和对照研究报告EMDE的疗效是可疑的,特别是用标准的 PTSD评估工具进行盲式评估时。从循证的角度来看,目前这些对EMDR疗效研究的循证质量级别度还不是最好,比如缺乏严格控制的双盲对照研究。但是就心理治疗研究本身的特点来看,做出更高循证质量级别的研究来证明EMDE的疗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
.p l p'r8C`m-i]dD0  
v}w0KW ^\o7p4W0  参考文献:
0n9X `$V@ CKy0  
l4M6l|G0  1 Shapiro, 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Basic Principles, Protocols and Procedures.New York: Guilford. 1995.心理学空间T1] } l&e8[9Y3E
  2 Shapiro, F.. EMDR: In the eye of a paradigm shift. Behavior Therapist,1994b.17 (7), 153-156.
'ec#YR8b QMX0  3 Shapiro, F..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Basic Principles, Protocols and Procedures. (2nd ed.).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2001心理学空间h/^(c(I.w
  4 Shapiro, 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Basic principles, protocols and procedures. New York: Guilford Press.1995..心理学空间k$me6~;A
  5 Hyer, L., & Brandsma, J. M. EMDR minus eye movements equals good psychotherapy.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1997. 10 (3), 515-522.心理学空间b0D9t.FX a_%CX
  6 Lohr, J. M., Tolin, D. F., & Lilienfeld, S. O. Efficacy o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Implications for behavior therapy. Behavior Therapy, 1998.29, 123-156.
[xo?)Hp0  7 Shapiro F,Efficacy of the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procedure in the treatment of traumatic memories,J Trauma Stress,1989 2:199-223.
!e R J:w!bj6a0  8 Rothbaum BO, A controlled study o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in the treatment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ed sexual assault vicyims , Bull Menninger Clin .1997. 61:317-334.
@"V`*Dunh,J0  9 Scheck, M. M., Schaeffer, J. A. & Gillette, C. S. Brief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with traumatized young women: The efficacy o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1998. 11, 25-44.
z*R'@/F({h0N7x:?T+ov?0  10 Vaughan, K., Armstrong, M.S., Gold, R., O'Connor, N., Jenneke, W., & Tarrier, N. A trial of 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compared to image habituation training and applied muscle relaxation in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Journal of Behavior Therapy and Experimental Psychiatry, 1994.25 (4), 283-291.心理学空间R1mFI@0P5y;i;o/^
  11 Devilly, G. J., & Spence, S. H.. The relative efficacy and treatment distress of EMDR and a cognitive behavioral trauma treatment protocol in the amelioration of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Journal of Anxiety Disorders,1999.13 (1-2), 131-157.
r YWZ"L0  12 Hyer, L., & Brandsma, J. M. EMDR minus eye movements equals good psychotherapy.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1997.10 (3), 515-522.心理学空间rIM g`8g(~y
  13 Silver SM, Brooks A, Obenchain J, treatment of Vietnam war veterans with PTSD: a comparison of eye movement desensition and reprocessing, biofeedback,and relaxation training, J Trauma Stress .1995. 8:337-342
x{Z t G2E}0  14 Renfrey G, Spates CR, Eye movement desensition and reprocessing:a partial dismantling procedure, J Behav Ther Exp Psychiatry.1994.25:231-239心理学空间1u]eA1W!c4Vb$Y
  15 Carlson JG,Chemtob CM,Rusnak K et al, Eye movement desensition and reprocessing,(EMDR) treatment for combat-ralate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J Traumatic Stress,1998.11:307-315

H/FZrn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EMDR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眼动脱敏 赵丞智
«EMDR中的正念训练简介 Francine Shapiro 弗朗辛•夏皮罗 EMDR
《Francine Shapiro 弗朗辛•夏皮罗 EMDR》
Integral EMDR»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