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故事:午夜蝴蝶泪
顾怡 作者: 顾怡 / 2435次阅读 时间: 2011年4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灵故事:午夜蝴蝶泪


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叫蕊,告诉我一个故事。

蕊遇到一个已婚的男人叫君,她单身。实际上蕊很早就知道,跟这个男人是没有未来的。。。那是一段绝望的爱。刚开始她和他在一起,是觉得自己不会爱上他的,因为她太孤独了,内心充满着绝望,感觉撑不下去了。有几次蕊都想了结自己生命冲动。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蕊渴望有个陪伴,不会伤害她一个人。

她知道君一直都很喜欢她,于是她找到他,在一起。刚开始只是一起吃饭,玩,一切像个游戏,一场地下情的游戏。慢慢地,日子久了,不知不觉中,蕊觉得有点离不开他了。有次在玩笑中跟君说:如果我有对象结婚了,你会难过吗?君立刻拉住她,半真半假地说:当然会啦,你别结婚了,我娶你。蕊娇嗔说:我不敢想象,因为我怕那是个无法实现的梦。君继续说:不是玩笑,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儿子。蕊说:你在开玩笑吧?

看似不经意间,这样笑话多说了几次。其实君不知道,那些玩笑慢慢在蕊心中生根发芽。时光流逝,这样的种子慢慢开始出现在蕊的幻想中,蕊感到很恐慌,一边她理智告诉自己:君也许是开玩笑的,别当真。一边难以克制地幻想着,渴望着。希望这是个可能发生的事实。

有次冲突实在受不了了,蕊用最委婉的话告诉君,实际上蕊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坚强,实际上是非常脆弱。之前那段感情让蕊伤痕累累,一直花了2年的时间才慢慢走出来,这2年多少个午夜在泪水和颤抖中渡过。蕊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开朗,在心底最深的伤痛,她总是很成功的将它掩藏,无人知晓。但蕊告诉了君,告诉他,想让他知道,她不像君想得那么坚强,那么无所谓。如果这只是个幻想,那么别再让蕊再幻想下去。因为幻想破灭那天,蕊不知道自己何以为存。

君一直诉说婚姻如何不幸,但蕊有个感觉,君是不会为她而离婚的。但君又极其渴望蕊做他的精神支柱。蕊无比揪心,她知道自己需要去面对这个事实。很多次二人一起开心的时候,蕊都逃避自己需要面对的事实。但回到家里,深刻的悲伤如黑夜无法掩藏。就这样过了近一年,蕊内心很早就做了一个决定,只陪伴他一年,一年后悄无声息地离开。那是为了一个天堂的诺言,蕊曾经答应过君的妈妈要照顾他的,可是真的蕊尽力了,这个一年蕊用了所有的心力去爱他,同时又尽量别给他负担,要去理解他。

可是这也是真的,蕊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在9月份时候,去君妈妈的墓地,实际上蕊含泪在跟君妈妈告别:真的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儿了。因为蕊不忍心去为难君,也不希望给君家庭带来伤害,而且君的幻想和犹豫不决无法决断,已经让蕊筋疲力尽无法再期盼了。在蕊还能保持自己尊严和一点矜持,该走的时候到了。蕊内心不断地出现这样的声音,不断地。。。

时间不多了,一年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事情并不想象那么容易,蕊一直在粉饰着快乐和坚强。每次君送蕊到家前,总会温柔说:宝贝,我爱你。这句话让蕊心裂成无数的碎片,随着车子远去,微笑目送着他的离去。转身。。。泪如雨下,君永远也不会看到此刻的蕊。君说过,他不喜欢蕊悲伤。所以蕊努力着把自己的悲伤埋葬,就如很久来,蕊一直埋葬自己的渴望。

我告诉蕊,有个疗伤的方法叫蝴蝶拍。当午夜一个人极其悲伤的时候,双手抱着自己,左右轻轻拍打自己的胳膊。用最温柔的声音告诉自己:哭吧,慢慢都会过去的。。。于是蕊每次送别君的时候,回到家里实在忍不住痛哭的时候,就轻轻拍打着自己,照着镜子,如一个温柔的妈妈在哄自己的孩子。深刻的依恋分别在即,我希望用蕊心中那个温柔的妈妈,帮助她内心痛苦的小孩去渡过最艰难的一关。

午夜蝴蝶拍,心的深深哀悼。。。

顾怡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灵的眼睛 顾怡
《顾怡》
虐恋—对我越不好越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