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对我越不好越爱他
顾怡 作者: 顾怡 / 4198次阅读 时间: 2011年4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虐恋—对我越不好越爱他


【咨询语录】

1、完全丧失自我换来的从来都不是真爱。

2、痛苦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只有面对痛苦,才有机会真正了解自己。

3、当我们还在幼儿或童年早期时,面对难以忍受和被压抑的无助的愤怒时,由于我们无法理智地理解或表达我们的情感,所以选择关闭我们情感感受通道,把这些感受统统挤到潜意识里去了。

案例前景】

达琳,是一位着装得体,自然、漂亮,30岁出头的苗条女士。我在咨询中心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避开了我的眼睛。进到咨询室介绍我自己的,她没出声只是点点头,坐好.达琳过来找我,是一位我的朋友律师推荐的,原因是她无法在丈夫离婚官司上给自己争取合适的利益,也就是说她丈夫鹏提出极其不合理的要求,而她却不做任何事情来阻止他。她的律师觉得很不可思议,建议她来找心理咨询

【案例对话】

顾怡:你能告诉我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吗?

达琳沉默了很久,深吸一口气说:我律师觉得我有问题,无法为自己说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问题,虽然他很强硬,但我就是无法和丈夫作对,我怕伤害他。

顾怡:能不能多说说你和你丈夫的事情?

达琳:我和鹏结婚5年,结婚前同居2年,恋爱2年,当中因为他爱上其他人还分开2年,分开的这2年中,我和一个大学同学谈了恋爱,但他爱上其他人离开了我,后来鹏又出现,我们和好就同居,后来他母亲竭力催促下,我们结婚了。

顾怡:说说你对鹏的感觉?

达琳(手捂着嘴,哽咽着):我仍然爱他,想到要离开他就很伤心,他其实一直威胁说要离开我,事实上我们相处并不好,我无法让他开心,我想要孩子,求他同意,但他说,若你让自己怀孕,我就会离开你。我知道我如果这样做了,他真的会离开我,我非常害怕失去他。

顾怡:能多说说关于离开你的那种恐惧吗?

达琳(全身紧绷,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一直生活中恐惧中很害怕他离开,他工作能力很强,事业有成,很能养家。鹏其实挺自私的,从来不考虑别人感受,也不会分享,连他妈妈都说他是个被宠坏了的自私的孩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越不好,我好像越是离不开他。但是我又知道其实我已经失去他了。。。(泪水直流,无法说话。。。)

顾怡:告诉我,说说关于离婚的事情?

达琳:我们共同的财产有2套房子,其中一套是别墅,一套是小房子,有2辆车子,还有些存款,公司股份什么的。

顾怡:你丈夫的计划是什么?

达琳:他要别墅,还有那辆宝马,我得小房子和一辆旧车

顾怡:房子有贷款吗?

达琳:别墅和宝马都没有,但小房子有之前贷款没还清,旧车维修和保养费用很高,我自己月收入3000-4000元,但又要供房又要供车,我会负债累累的,本来就没有积蓄。

顾怡:你们存款公司股份他打算要分你吗?

达琳:没有。

顾怡:其他有什么他打算分给你的?

达琳:什么都没有?

顾怡:谁要提离婚的?

达琳:他提的。

顾怡:为什么我需要像挤牙膏一样引出这些内容?

达琳:我知道你和律师都想让我知道我丈夫很坏,但他偶尔也有好的时候,我就是无法和他对立。

顾怡:刚谈到你很爱他,又害怕失去鹏,以前有类似经历吗?

达琳(沉默很久):我结婚前也有几个男友,都对我不好,都是弃我而去,只是在失意的时候才来找我,或者只是单一的性的需求。起初鹏对我很好的,我以为他是我梦想中男人,谁知道没有持续多久。但鹏所作所为很像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的所作所为。但我没当会事情,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吧。

【案例分析】

达琳之所以总是陷入施虐受虐的关系模式中,和达琳从小的经历无不密切相关。在达琳6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了。只剩下父亲相依为命,但父亲从来不提母亲为何离去,没人告诉她。达琳那时候就不停得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怎么就妈妈就没了。那时候达琳幼小的心灵就埋下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这个种子。后来慢慢长大了,为了害怕不要再失去唯一的支柱父亲,她就完全失去了自我,比如父亲不喜欢高等教育事业有成的女性,达琳就故意分数很差,为了读家附近的职校,这样照顾父亲方便。工作也不上劲,后来升职了也不告诉父亲。

咨询中期达琳内心慢慢了解到自己,为了留住一个男人,琳达不惜做一切就是为了不要失去他而绝望,就如小时候6岁的琳达一样。她把对母亲的愧疚、自责和痛苦,一遍遍重复在成人的模式上。但长期的抑郁一直伴随着达琳。

导致临床抑郁的重要因素:丧失感、无助感,通常还有被压抑的愤怒,而达琳同时面临这三个因素。越是早年的创伤,而且过后也没有一个有力的客体去修补创伤(达琳的父亲也是比较脆弱和自我为中心的),对人的深远影响越大。通过长期的心理治疗后,达琳有个非常重大的领悟:治疗中最重要的,同时改变我生活的部分,从内心深处懂得,我没必要再害怕妈妈离开我的感觉,我没必要害怕失去父亲和鹏,我能理解当时我有这样感觉,因为我还小,但我现在长大了,有力量面对了,就没有理由害怕那些感受了。

在咨询期间,达琳汇集了力量打了一场很漂亮的离婚官司,争取了自己所有该争取到权利。鹏不可思议看着达琳说:你怎么变得那么狠啦!

2年后回访达琳,她已经和一个同事结婚了她告诉我现在非常幸福,现在丈夫懂得尊重她爱她,但她也说她偶尔还是会自我牺牲,但这都没关系了,因为她深深明白,这是出于她自主的爱。

版权所有,转载注明作者出处,谢谢!

苏州尚想心理咨询中心

资深心理咨询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灵故事:午夜蝴蝶泪 顾怡
《顾怡》
【咨询流云】沉默的双人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