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称的切口——梦与无意识主体的结构
R Abibon 作者: R Abibon / 21417次阅读 时间: 2011年5月08日
来源: 张涛 标签: 拉康 拓扑学 莫比乌斯带 Abibo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不对称的切口心理学空间.?3]*Z{V3z_

 

:SR I+j2j9R'\I0

2011419-21四川大学《父性与男性》中法精神分析大会稿,这里Abibon先生用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拓扑学单面:莫比乌斯带,在拉康运用的基础上,详细处置了自己做的梦,那里如拉康所作的将弗洛伊德释梦》中的的愿望层面和主体的欲望区分开来(实际也是弗洛伊德在艾玛的梦中所作的,那里弗洛伊德结晶出三甲胺这个符号标定了他的欲望。)。

)AiT5{_0

作者:Richard Abibon 心理学空间#o(zp R4|

 心理学空间 Apn9W.]2J:[

巴黎开业资深精神分析家、主体拓扑学家、心理学博士,心理学空间%D0u-P%ep&}F

擅长孤独症、精神病的拉康派精神分析                  

tvg$}~J~0

         心理学空间1P3Sj1ZyM+H,p"^

 译者:张涛

"z*k0x%?+d9V0

 

w"aGJWj+Bj z0

 

(l"g:Jm^v0w0

1W4xu^6[]n$Ra0

 

5g%I.N/j_G0

    黑手党,勒索我和我的未婚妻(或妹妹)。就在一家赌场的出口,我常光顾那儿,身上没带够钱。我清楚自己家里还有足够的票子。他们不愿让我走掉,虽然还显得很客气,但仍以了却这个事。最后,他们把我的未婚妻-妹妹押(还是十分斯文如果我没按时付款的话,就会对她动粗。我知道我还有足够的钱,这不是什么问题,而且索要的金额也并不过多。他们就了。心理学空间 zzy]1T0U5q

  

3H1J k'c3s0

     前段时间,我看了Gabriel Le Bomin的一部电影,叫《无庸质疑》,里面一对年轻赌徒,化妆成兄妹,给位富有正值壮年的先生设局。做这个梦前的那周六,我没有足够的钱买前往中国的机票了,因为我信用卡已达到当日的支付上限,尽管我账里有足够的钱。但我极度的罪恶感,就像我犯了什么法一样。我当然很清楚这种事情。另外,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个问题打了就处理好了。奇怪地是,在周一到周二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以上的梦,当时一切都已上轨了,所有问题仍然在那里。

@*{{;rz4Ae_1T0

归根结底,这与下面这句话一样出奇:债务是无可估量的。所有在现实中的债务唤起穷尽一生都无法还清的符号债务。我该通过刚提过的电影花上多得多的工夫,而不是单单这么想。我目前记得这对主要情侣是两个孤儿,他们是在同个寄养家庭中相识的。恰好,对于他俩,表面上没有债务堪忧,而且还没有双亲。相反,他们认为社会该给他们点东西:譬如他们失去的双亲。啊,对了,他们不是什么江洋大盗的徒弟,但是他们等待着命运来送还这笔从他们那儿掠走的财富。在赌场,事实上,我们能赢得的钱即不是勤劳工作的成果,也不是非比寻常的馈赠;这只能是偶然结出的果实。那么,当这个成年的有钱人被那个年轻女人吸引,可以掠夺他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出于道义的理性作为支撑。正是天公以此作美,来偿还被掠走的童年。心理学空间(\7A~:yo4xa

我想到黑手党的手下还真有点这种风范,被推向极端:他们打家截舍,见钱就夺,眼睛都不眨一下,因为他们将这些当成是笔欠款。债务摆在了社会那边。同样正是我在梦中制了黑手党人物。我并没在我对黑手党行为的分析中制出其合理化理由,我只是说这同样是我的想象在运作。心理学空间s;Hz;v*nS

与此相反,对我而言,债务是在我这边。我该偿还。确实,我感到一种威胁,但是并非就此我才服从它:我被说服来相信(偿还)。可是,有一个悖论存在:我自己认同为赌场的这些年轻赌徒,全是为了成为黑手党的受害者。我事实上刚刚付了很多,为了我那个并非必要但却有趣的旅程,还没有等到哪怕丁点儿好运转回来,可能它并不是风水宝罐吧。心理学空间*N2ZMEd)nQBzu

尽管如此,债务看来以父姓形态中的一种呈现了出来,因而它能被弗洛伊德在鼠人个案中被分析出来。涉及到的,在个案那里,是儿子无法偿还的父债。同样,日常生活中哪怕再小的债都会唤起这个无可衡量的负的遗产,也不可能偿还最早的款项。就像我总是说,做梦总比制造一个症状来现同一个问题要好。因为在鼠人的个案中,不可能偿还的债务,导致了主体很大程度上根本摸不着头脑,在他的生命中,如同在太空中一样。心理学空间2w$f(T!j'Nv

相反,对于我,如同很多其他人一样,债务给出了一个方向:很简单,赚钱,这为学业、求职,升级的期望等带了个头。对我来说最为特别的,就是我的名:Richard[1],这肯定不是偶然起给我的,这是给我一个再次重振曾拥有过的但是之后被爷爷Auguste所搞丢的家业,我同样在这两种位置上携带着名字。第一种情况,勿宁说它更多地遮蔽了我的前途:18岁的时候,我坚定地转了个身,当时,为了确信我的方向,我就去找能找得到的已失去价值的所有道德箴言,例如福音书、马克思主义、甘地的教义。很幸运地,我很快明白在仅仅以道德箴言来导向的人生中我并不会走得了多远。精神分析对此有功,帮我理解了在哪种方式上我还带着的一些父姓含义,确切地说,就是在我的父亲通过参考他自己的父亲而给我取的名字上心理学空间||sXvJ

在它指出它总有一天将得以偿还的意义上,最少的债务指明了方向。在一些意义上,它赋予了生活的意义,即使它并不是总代表着以金钱方面的字眼这样挑明的方式上。有时候,人们自称与自己的祖先相称,除非他去挣回随便种耻辱的脸面,而且我要做的那事情总是或多或少地取决于这些他们已经做过的,不管是在同样还是相反的意义上。

4mZcw:S6Y0

拓扑学就这种作用给出了一种十分普遍抽象的书写。试想一条被放平的纸带。其边均连续,接着,在基准面上的[2]长方形的剪纸已规定出这个东西剪刀连续的路线:

S f2T.W+Q]0

心理学空间!bhvfY `EQ8e jH



[1]意为富翁——译注

&p6LYTzF+e`0

[2]一个任选的参考水平面参考面。——译注

+N/UI3_;VGG0

 

pS,jA ~A0

 

8A1h(S~M1G0

 心理学空间#\-GCm8xf!U

 

}.F%F b-@"_#GR0

,iLUg"YZ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拉康 拓扑学 莫比乌斯带 Abibon
«精神分析行动的指导原则 拉康学派
《拉康学派》
关于身体的讨论班»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