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 Schultz心理傳記手冊Handbooks of Psychobiography
作者: William M. Runyan / 5296次阅读 时间: 2011年7月07日
来源: 社文一呂宗益 标签: 精神分析 人格心理学 心理学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W.T. Schultz心理傳記手冊Handbooks of Psychobiography


Ch2. 心理傳記學和生命史研究概念的開展:
精神分析人格心理學和歷史科學的相遇
William M. Runyan
社文一呂宗益

個人生命史研究和心理學科之間關係的演變該如何概念化理解?其答案暗示了心理學往後可能形成的樣貌,許多人賭上他們的事業及職場生活,究其心力地以不同的方式解答這些問題。

回觀整個心理學史,有著許多相互沖突的心理學概念,其中存在著一支不同於精準的量化及實驗法,而是以歷史研究法、詮釋學及敘說方法來研究人與其生命史的關係-心理傳記學。

面對以實驗及量化為導向的主流心理學在學術界中廣汎的推展,個人生命史研究雖然沒有消失,但在心理學史上也不曾佔據主導地位。但它不斷地發展並以不同的形式重新出現。

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以中,人們對於生命史研究與科學之間的關係一直存在著某種擔心和焦慮,就連受過嚴格專業訓練的神經病理學家Frued也曾談及即使是他也存在著這種沖突的狀態。長久以來,對個案研究的否認和批評一直都存在著。

我們似乎需要針對科學領域,用另一種更好的思考角度來看個案研究。從對個案最初的印象和解釋開始,經過量化和實驗研究的理論建立,然後再回到重新詮釋及介入個案的社會、文化及歷史脈絡裡。

Runyan認為科學心理學的取向除了相關法和實驗法,應該還需要加入第三種研究途徑即歷史-傳釋心理學。

藉由更多的資料搜集、應用新的理論與研究事實、對早期陳述的批判性澄清,以朝向更適當的陳述、解釋與詮釋。
對個案生命的心理學研究的核心就是不斷地再概念化、再脈絡化及重新詮釋的歷程。

精神分析與心理傳記學
心理傳記學的開山之作-Frued的<李奧納多.達.芬奇和他對童年的一個記憶>,在這段時間湧現了大量的精神分析事心理傳記,但還是Frued對達芬奇的研究對該領域的影響最為深遠,同時也受到最廣泛的重新詮釋。

<精神分析年鑑>曾出特刊專門討論精神分析與歷史學的關係。
James Anderson曾寫道,以心理傳記學家而著稱的精神分析學家只限Frued和Erikson,而當前的精神分析專家在臨床工作時得依賴於多種其他理論的綜合運用。

人格心理學與生命史研究
個人與生命史的研究能夠成為學界的關注焦點之一與激發相關研究的產生,相當程度上跟其領域奠基人-Godon Allport、Henry Murray有著密切的關係。但這種研究在接下來50.60年代倍受冷落而心理測量與具特定過程的實驗研究卻越來越受到極大的關注。
這期間很少個體生活研究的文獻,而人格心理學界也遠離生命史研究。

Woodworth:”我之所以會密切關注個案史研究法並不是因為它是受歡迎的心理學研究方法,而是它在一開始就能給予我們對心理學領域有個鳥瞰的整體視野,指出那些方向我們能夠更進一步探究擴展的議題。”

Allport認為他的人格心理學取向相較於精神分析在人格內容的探究上是更為廣泛和折衷取向的。他認為精神分析過於依賴心理病理學,它關於人格的大量文獻都是基於心理動力取向的,觀點都過於偏頗。
Allport稱其52種不同的人格研究方法表格中綜合法的個案研究為”所有方法中最能給人以啟迪的方法”。他之所以列出這張表格,目的在尋求一種比精神分析更折衷的研究取向。

Murra認為學院心理學過分注重對感覺和知覺等周緣事物的關注,缺乏與人性最根本驅力的協調。

對White而言,人格研究包含”時間維度”,而這正是整個生命史研究乃至個體性研究的精華所在。
White曾受哈佛心理學系、臨床心理學系和社會關係系三個部門的專業訓練,這就有利於他從生理、心理動力和社會文化三個方面來展開生命史研究。他認為人格受生理、心理和社會文化三方面因素影響。

Runyan跟他們有著不同的觀點,他認為生命史不止是人格,而是一個更為廣泛的分析單元,他包括個人的歷史與社會、文化和歷史脈絡交互作用的全部歷程。

美國從30年代開始,無論是Murray的人格學研究、White的生命史研究、Erikson的心理傳記學研究亦或是Allport所感興趣的如何撰寫具心理學意涵的生命史,生命史研究都一直與人格心理學息息相關。人格心理學至少包含下列三種不同的方法論傳統:特質與個體差異的心理測量學研究、特殊過程或多種行為的實驗研究以及個人生命史的詮釋學研究。
當我們在做研究、建構理論,或是寫論文、連結與同事關係時,參與者對事情的經過可能只知道一部份的情節,甚至還可能是錯的。
心理學的各個領域思想發展都可以理解為個人、社會與文化脈絡間的三角複雜關係。

人格學簡史
Wiggins曾寫過一本不錯的人格學簡史,他花了十年時間整理Frued到現在人格領域的全部成果,如表2.1所示(p.31)。他以他那本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著作<人格與預測:人格評估的基本原理>而聞名於世。
Wiggins談及他的人格學研究范式,曾以Dan McAdams 1990年出版的教材<人>作為藍本將其改編為人格學取向的本科課程,深受學生喜愛。McAdams也曾邀請Wiggins為<人格期刊>撰寫一篇有關人際關係取向的心理傳記個案方面的論文。Wiggins並且說道:”我對他學習生命史研究與心理傳記有所幫助,也激勵他在書中以多種范式解釋其個人的經歷。”

生命史研究與人格心理學中其他取向之關係
如何理解生命史研究在人格心理學中與實驗研究和定量分析的關係?

人格心理學應該主要關注四個方面的問題
1.發展基礎人格理論
2.研究個別差異與群體差異
3.分析特定心理過程及特定行為或經驗的類別
4.理解個人及其生命史

見表2.2(p.33)
表中不同的研究層級涉及到不同的方法。
層級2 個別差異研究 à 心理測量、相關法
層級3 特定過程和特定行為類別研究 à 實驗法研究
層級4 個別差異研究 à 歷史詮釋法

人格心理學中這四層級的關係à對Hitler的理解

Dan McAdams在<人>提供了另一種思考方式將人格心理學與生命史故事研究連繫起來。他將特質、個性的適應歷程的概念融入具整合性的生命故事或敘事。

歷史科學與生命史研究
Stephen Jay Gould”歷史科學對演化生物學和歷史地質學有著重要意義”的觀點深深影響Runyan,他認為此觀點對社會科學及我們對心理學理解有重要影響。

Gould認為我們對”科學方法”常常是持著一種過份簡單的看法。實驗室的科學程序確實相當強而有力,但並不能充分揭示所有的大自然本質,對於那一系列複雜歷史事件的解釋更是無能為力。自然科學領域的很大一部份,宇宙學、地理學及它們的演化歷程,都必須以歷史為工具才能展開研究。

歷史科學涉及解釋一系列複雜且具有歷史偶然性的事件和過程,通常不能用以預測也不可能被精確的重複,所以就不能被歸屬到一些普通適用的規律之中。他並且強調”歷史的偶然性”對整個人類發展史的影響作用。

Gould對歷史科學的評價可以看作是對諸如精神分析、現象心理學和生命史研究之類的”軟科學”或”人文科學”的支持,他給科學的精確性提供了一個更為合適的標準。

歷史科學的目的在探究特定序列事件和過程的發展。而其研究方法在組織、批判性評估、以級建構更適當的陳述及解釋。而這些都可觸通和影響生命史研究往更進階的知識及進一步理解的方向發展。

隨著歷史科學與對個人生命在特定社會、文化、歷史脈絡下彼此交互作用而提出的多種可能的詮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也將會是沒有疆界的!

結論:科學心理學的目的和方法與生命史研究的關係
展望未來,社會和人文科學的進步不僅是依賴於精密設計的實驗與統記程序的發展,以產生較周延的一般理論而已,同時也可經由更加嚴格和深刻見解的個案研究和心理傳記學的運用,使我們對個人生命的理解能更向前邁進。

個人生命史研究應該從被視為科學心理學前身或附庸的身份中跳脫,真正回到其本色中,成為較適宜的科學與人文心理學終極目標之一。

科學心理學不僅包括相關心理學和實驗心理學兩個分支學科,它應當至少還需包括第三個分支-歷史-傳釋心理學。藉由歷史科學的豐厚內,將有助於闡明生命史研究的目標和方法,也許對更廣義的人文科學亦有所幫助。

“歷史科學”將有助於澄清個體生命史研究的目的和方法,並且更往前進一步探究。透過增加更多關於人格學傳統的教科書和文獻回顧,同時也能回觀歷史傳適法和敘事研究法,以及敘說那些個人的生命故事,這可以是科學心理學的一個起點,也可以是終點。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分析 人格心理学 心理学史
«『認知神經科學』是怎麼樣的學問?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Facebook teams with Time Warner to fight bullies»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