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的心理:概观(中)
作者: Plous / 7154次阅读 时间: 2011年8月16日
来源: 何宇红 等翻译 标签: 变性人 偏见 双性恋 心理学 注意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偏见的隐晦形式

正如这个简短的概观所显示,偏见的根源有很多种。一些已被最深刻并且最密集研究过的根源包括如右翼权威主义和社会支配取向的人格因素,人类分类思考倾向的认知因素,自尊需要的动机因素,和内部团体不公平的归咎于外围团体行为的社会因素。对这些因素的研究建议,偏见的态度并不局限于少数病态或误入歧途的人。事实上,偏见是人类正常功能的一个产物,而且所有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

但是还是有可以乐观的原因;从历史的角度看,毫无疑问许多偏见和歧视恶毒的迹象都在没落。纳粹德国和大屠杀,合法的奴隶制度,三K党处私刑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世界各地绝大多数妇女不能投票选举或者参与政治事务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在许多国家,多元文化与多样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广泛接受,由急剧流行的世界音乐和国际烹饪,文化历史和遗产庆祝,和历史上被歧视的群体如残疾人士,原住民和土著,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等拥有更大的民权可以证明。

在响应这些变化时,心理学的研究人员逐渐的把他们的注意力由明显的偏见形式转移到更加隐晦的表现形式(Crosby, Bromley, & Saxe, 1980; Page, 1997)。这种重心的转变并不意味着传统的偏见表现形式已经消失,更确切的是,当代的偏见形式通常难以觉察,可能甚至不为怀有偏见的人所知。

隐晦的种族主义

自从1970年代以后,研究人员研究了几种相互关联的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见表3的概要)。这项研究的中心焦点是白人对黑人的偏见,尽管每一种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都有不同的特征,结果都一致的指向同一个方向:白人最有可能表现出反对黑人的偏见,如果这种偏见能够被合理的否认掉(对自己和对他人)。

工作面试例如,研究已经发现,资格不明确的黑人求职者和黑人大学申请者最可能面对偏见,但资格明显的强或弱的黑人较不可能面对偏见(Dovidio & Gaertner, 2000; Hodson, Dovidio, & Gaertner, 2002). 同样的,一项关于服从权威的研究发现,白人受试者在选择求职者进行面试时歧视求职者,但仅在被权威人士指示他们这么做时才如此-一种能让他们否认个人责任和偏见的情况(Brief, Dietz, Cohen, Pugh, & Vaslow, 2000). 在这个相当令人不安的研究中,大约有一半的受试者收到一封来自公司总裁的假信:
我们机构尝试按照我们代表的性格特征和他们将要服务的居民的性格特征相配的程度来指定代表。你们所选的代表将要被指定的地区含有相对较少的少数民族成员。因此,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我认为你不雇用任何一个少数民族的成员是非常重要的.(80页)

收到这封声明的受试者选取参加面试的黑人申请者的数量比未收到此声明的受试者选取的一半还要少。这个底线是:在允许人们表现出无偏见的归因暧昧的情况下,即使是“隐晦的”种族主义形式也能够给少数民族造成重大的损伤。

表3。隐晦种族主义的形式

名称主要索引主要特点的描述
象征种族主义Kinder & Sears (1981); McConahay & Hough (1976); Sears (1988)象征种族主义者拒绝旧式的种族主义但仍间接的表现出偏见 (例如,反对帮助少数民族的政策)
爱恨交织种族主义Katz (1981)爱恨交织种族主义者体验对受烙印的少数民族群体的正面和负面情感的冲突
现代种族主义McConahay (1986)现代种族主义者视种族主义是错误的,但是认为少数民族作出不公平的要求或者得到太多的资源
厌恶种族主义Gaertner & Dovidio (1986)厌恶种族主义者坚信如种族平等的平等主义信条但是在个人层次上厌恶少数民族



隐晦的性别主义

正如隐诲的种族主义的存在,研究表明同样有隐诲的性别主义。例如,Janet Swim和她的同事(1995)已经记录了“现代性别主义”的存在,一种与表3所列的“现代种族主义”类似的偏见形式。和旧式视女人为愚蠢和无能的性别主义相比,现代性别主义的特征是否认性别歧视仍然是一个问题,反对妇女团体,和坚信政府和媒体对妇女的待遇表现太多的关切。

研究也指明性别主义由类似于Irwin Katz (1981)关于“爱恨交织种族主义”理论所描述的爱恨交织所标明。根据Peter Glick 和Susan Fiske (1996, 2001) ,“爱恨交织性别主义”包括两个不同但又相关的成分:(1)敌意的性别主义,包括对妇女的负面态度;和 (2)善意的性别主义,一种提供给选择传统性别角色的妇女保护和爱护的侠义的意识形态。因为善意的性别主义可能表面上看来不是偏见而是正面的态度,它可能不被注意到甚至妇女自己会使它永存不朽(Glick et al., 2000). 然而,在正面刻板印象的情况下,善意的性别主义绝非无害。它不仅仅限制了妇女的自由和鼓励其对男性的依赖,而且存在于妇女中的善意的性别主义意味着妇女经常同时扮演着囚犯和守卫的角色。


II。刻板印象8位数的数字与对偏见的研究一致,心理学的研究已经发现刻板印象是世界许多文化中的一个自然和共通的过程。刻板印象,像其它的普遍化一样,常常被当作心理快捷方式并且特别可能在人们忙碌或分心的时候被运用(Gilbert & Hixon, 1991).例如,一个研究发现,当大学生被要求在受到干扰的25秒钟内记住一个8位数的数字时,他们后来更可能记住关于另一个人的刻板印象(Pendry & Macrae, 1994).刻板印象甚至可能在潜意识被一个短暂的图像或与被刻板印象的群体有关的单字所激活,而一旦被激活,就能够影响态度和行为(Greenwald & Banaji, 1995).

外显和隐含的偏见

关于刻板印象研究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由Daniel Katz和 Kenneth Braly (1933)所做的一项研究,其中100位大学生被要求指出10个不同社会群体最显著的特质。学生们对特定种族和民族特质的看法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例如黑人(被百分之八十四的学生描述为迷信的,和百分之七十五的学生描述为懒惰的),和犹太人(被百分之七十九的学生描述为精明的)

自从Katz 和 Braly的研究开始,研究人员发展了范围广泛的技术去测量刻板印象,然而随着隐诲种族主义的升起,很难说种族刻板印象是否随着时间减少,或是否它们只是越来越少被表达出来(Devine & Elliot, 1995; Lee, Jussim, & McCauley, 1995; Macrae, Stangor, & Hewstone, 1996).民意测验一般而言显示了种族刻板印象下降的趋势,但是一项研究发现,当调查的问题使用不同的措辞来避免暗示政治正确的答案时,许多人表现出与种族刻板印象一致的态度(Plous & Williams, 1995). 在这个研究中,大部分回答者认同至少一项关于黑人和白人在天生能力上有差异的刻板印象(例如,黑人的韵律能力比白人强),和几乎半数的人认同至少一项在解剖学上的刻板印象差异(例如,黑人的头骨比白人的厚)。

一部分因为难以评估人对刻板印象的背书,研究人员逐渐增加对间接测量方法的依赖。这些大量从认知心理学借用过来的间接方法,使得研究人员发现了在预防掌控外界印象的情形下人们在想甚么。这项研究的结果显明除了Katz 和 Braly测量出的外显的刻板印象,人们还隐藏了意识之外的“隐含的”偏见-即,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对特定的一些群体抱有偏见的态度和刻板印象式的联想。(Banaji, Hardin, & Rothman, 1993; Fazio, Jackson, Dunton, & Williams 1995; Gaertner & McLaughlin, 1983). 尽管隐含的偏见经常是与外显的偏见相关-意味着它们倾向一起出现-二者却是不同的。例如,在一项研究中观察白人学生在种族间的互动,根据他们外显的态度可预测到随后在语言行为上的种族偏见,而根据他们隐含的态度则可预测到在非语言行为上的偏见(Dovidio, Kawakami, & Gaertner, 2002).

探索隐含的偏见

如果人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有隐含的态度和信念,怎么可能去测量它们呢?其中一种最普通的方法是用称之为“煽动”的实验技术(Wheeler & Petty, 2001; Wittenbrink, Judd, & Park, 1997). 在典型的情况下,这些研究的受试者被展示一个词语或者一个图像,而这些词语或图像让受试者想起与偏见的目标(例如,一个少数民族群体)主题相关的想法和联想。接着,一旦一个隐含的偏见或刻板印象被激活,研究人员就能够测量它的强度,内容和对其他态度,信念和行为的影响。

在一个早期使用这种技术的实验中,Patricia Devine (1989)让白人大学生观看一个能够快速显示词语以至于它们不被觉察的屏幕。在一种试验的情况下,受试者被展示一系列词语,其中有百分之八十是关于非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例如,爵士乐,韵律,运动员,篮球,奴隶制)。在另一种情况下,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词语与非裔美国人相关。接下来,人们被要求读一篇简短的故事情节并判断其中描述的一个人物的行为。Devine发现在百分之八十情况下的人-那些自己也不知觉被大量有关刻板印象词语所煽动的人-随后判断这个人比较有敌意(与对非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的普遍活化是一致的)。此外,无论受试者在种族主义的直接测试上分数的高低,这种活化都会发生,意味着即使人们不相信种族刻板印象,但仅仅是知道这些刻板印象可能已经足够引发歧视。

斗牛者戏弄斗牛其中一个最受欢迎的探索隐含偏见的技术是使用隐含联想测验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或者IAT(Greenwald, Banaji, Rudman, Farnham, Nosek, & Mellott, 2002; Greenwald, McGhee, & Schwartz, 1998). IAT是一个运用计算机来测量人们能够多快把各种各样词语和图像分类的测验,它利用比起毫无关联的类别,大部分人能够更快的识别出密切相关的类别中的词语和图像的事实。例如,如果你把图书管理员与智能和斗牛者与暴力联系起来,你可能在一瞬间得出智能的同义词如聪明脑筋好与“图书管理员或智能”的双重类别相关,而暴力的同义词如侵略残忍与“斗牛者或暴力”的双重类别相关。但如果我们把这些元素调换一下,而你要回答聪明和脑筋好是否与“图书管理员或暴力”的双重类别或者“斗牛者或智能”的双重类别相关呢?在这个情况下,也许你会花上更长时间去配对聪明脑筋好和含有“智能”的类别,因为这些双重类别包含在刻板印象上彼此不相关的元素。因而,通过比较人们给词语和图像分类的速度,IAT间接的测试了人们如何密切的彼此联系某些元素。例如,为了测量种族刻板印象,这个测验也许会用白人和黑人来代替图书管理员和斗牛者。采用这个版本的IAT,对“白人或智能”和“黑人或暴力”(与“白人或暴力”和“黑人或智能”相比)能够更迅速的回答显示了隐含刻板印象的存在。

隐含联想测验已经被用来测量各种各样隐藏的联想,如隐含的种族和性别的刻板印象,对老年人的态度,和对特定政治候选人的偏爱(Greenwald, McGhee, & Schwartz, 1998; Nosek, Banaji, & Greenwald, 2002). 隐含联想甚至在最小群体的研究中被发现,尽管人们并无先前的群体经验,但仍然表现出对内部团体成员名字的正面联系,和对外围团体成员名字的负面联系(Ashburn-Nardo, Voils, & Monteith, 2001). 如同其它隐含刻板印象的测量,IAT的评分也与歧视的行为测量有关。例如,经由独立观看谈话录像的评估员判断,一项研究发现在IAT得出偏袒白人分数的白人学生随后对待白人谈话伙伴比对黑人谈话伙伴态度较好(McConnell & Leibold, 2001).
刻板印象的后果

一旦被激活,刻板印象能够强烈的影响到社会认知和行为。例如,对“煽动”的研究发现当展示给大学生与老年人相关的刻板印象的词语和图像后,他们会走得比较慢而且在词语辨识上反应也比较慢(Bargh, Chen, & Burrows, 1996; Kawakami, Young, & Dovidio, 2002). 同样的,被激起“足球流氓”刻板印象的学生答对一般常识问题的题目比较少,而被激起教授刻板印象的学生则表现出更好的成绩(Dijksterhuis & van Knippenberg, 1998). 尽管这些效应的原因还不完全清楚,但看来当刻板印象所代表的行为被激活时,相关的行为也被激活了(Wheeler & Petty, 2001).

筷子除了煽动的效应,被刻板印象化的人还得面对第二个负担:他们的行为会加强负面刻板印象的威胁。Claude Steele和他的同事发现这个称之为“刻板印象威胁”的负担能产生焦虑和阻碍在许多任务上的表现 (Steele, 1997). 例如,当数学系的女学生被告知该考试显示在数学能力上的性别差异时,她们在一个困难的考试中表现下降(Spencer, Steele, & Quinn, 1999). 与此类似的一项特别有趣的研究发现,当亚洲妇女被提醒她们的种族时,她们的数学成绩提高了(和亚洲人擅长于数学的刻板印象是一致的),但当她们被提醒她们的性别时,她们的数学成绩则下降了(Shih, Pittinsky, & Ambady, 1999). 同样的模式发生在年轻儿童身上:当亚洲女孩被提醒她们的种族(经由给一副亚洲儿童使用筷子吃饭的图片上色),她们的数学成绩提高了,但当她们被提醒她们的性别(经由给一个拿着娃娃的女孩的图片上色),她们的数学成绩下降了(Ambady, Shih, Kim, & Pittinsky, 2001).

儿童之间的刻板印象

从儿童易于受到刻板印象的威胁暗示了刻板印象是在生命早期就学到的。多早称之为早呢?多项研究观察到内部团体的偏见开始于3岁或者4岁,而种族和性别刻板印象的发展则紧随其后(Aboud, 1988; Cameron, Alvarez, Ruble, & Fuligni, 2001; Martin, Wood, & Little, 1990). 一项以色列的调查甚至记录了在儿童中反阿拉伯人的偏见发生在两岁半那么早的年龄(Bar-Tal, 1996). 尽管可能很难相信儿童能够在这么小的年龄区别社会群体,对性别辨认的研究已经发现儿童通常在生命的第一年里开始形成社会类别意识。婴儿通常9个月大的时候就能够区分女性与男性的脸庞,有时候早在5个月大的时候就能够区分了。(Leinbach & Fagot, 1993) 

儿童和成人持有的刻板印象的内容也类似。Barbara Morrongiello和她的同事用两项关于性别刻板印象的研究(一项对成人受试者的研究和另一项对儿童的研究)有力的解释了这个观点。在第一项研究中,母亲们观看一个在进行冒险行为的小孩的录像带后被要求(1)在她们通常会出手干预的时候停止录像带播放,和(2)说出任何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平常会对自己孩子说的话(Morrongiello & Dawber, 2000). 与女孩子需要被保护的性别刻板印象一致,结果显示女孩的母亲比男孩的母亲更早和更频繁的停止录像带播放。此外,女孩的母亲更有可能在言语上警告受伤的风险,而男孩的母亲更倾向于鼓励冒险行为。这种性别偏见与母亲低估女婴的爬行能力和高估男婴的爬行能力的发现类似,即使男婴和女婴的爬行能力并不存在实际差别(Mondschein, Adolph, & Tamis-LeMonda, 2000).

 Morrongiello, Midgett, 和 Stanton (2000) 使用的图例
图3. Morrongiello, Midgett, and Stanton (2000) 在他们的儿童危险认知研究中使用的 "高风险性" 图画样本。 复印得到 Barbara Morrongiello的允许。
正如这些结果让母亲如此不安,没有理由去假设父亲的反应会有所不同;数十年来的研究已经记录了男人和女人都有性别刻板印象(Swann, Langlois, & Gilbert, 1999; Tavris, 1992). 但儿童又如何呢?在第二项研究中,Morrongiello和她的同事发现6至10岁的孩子模仿成人,表现出同样的女孩易受伤害的刻板印象(Morrongiello, Midgett, & Stanton, 2000).在这个试验中,儿童被展示一个女孩或男孩在进行四项活动之一的图画。一半的图画描写一个带着自信微笑的小孩,而另一半的图画描写一个小心翼翼的小孩。另外,每一项活动都以四种方式之一来呈现:无风险性,低风险性,中等风险性,或高风险性(看图3)。例如,在一个系列中,一个小孩在图画中安全的坐在秋千上(无风险性),或手里拿着一罐汽水坐在秋千上(低风险性),或蹲在秋千上(中等风险性),或站在秋千上而鞋带未绑紧(高风险性)。每个受试者在这项研究中总共被展示了一套64副的图画(4项活动X4个等级的风险度X2种面部表情X2类孩子的性别=64副图画)并且被要求按受伤的风险性来给这些图画分类。结果是:女孩和男孩都倾向于认为女孩受伤的风险性比男孩大,尽管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男孩比女孩有更多受伤的经验。


媒体中的刻板印象

儿童和大人学习刻板印象的一个主要的地方是大众媒体。 内容分析已经发现广告,电视节目,电影,和其它媒体都充满了种族和性别的刻板印象(Entman & Rojecki, 2000; Furnham & Mak, 1999; Plous & Neptune, 1997). 虽然这些刻板印象的累积效果难以估计,大量的广告暗示了许多人每天都暴露于刻板印象中。广告占据了几乎百分之六十的报纸版面,百分之五十二的杂志页数,百分之十八的广播时间,和百分之十七的电视黄金时段 (Collins & Skover, 1993)。

研究指出这些广告深刻的影响了人们看待他人和与他人交往的方式。例如,一项实验发现与控制组成员相比,观看了性别歧视的电视广告的男性面试者之后判断一名女性求职者的能力不足,记得较少关于她的背景信息,却记得比较多她的身体外观 (Rudman & Borgida, 1995). 另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个没有电视的社区长大的儿童比在有电视的类似的社区长大的儿童有更少性别支配的认知,而这种性别支配的态度会随着电视的引入而增加(Kimball, 1986). 在另外一个调查中,暴露于性别角色互换的广告的女人之后在她们的判断上变得更自信和更加独立(Jennings, Geis, & Brown, 1980). 这些研究和更多别的研究记录了广告对社会认知和行为的影响。

除了广告之外,别的基于媒体的刻板印象也发挥了相当大的影响。例如,研究表明:
  • 观看了对黑人刻板印象化的喜剧描写的白人电视观众之后更可能判断一个黑人被告的攻击罪成立 (Ford, 1997).

  • 观看了物化女人的电影情节的男性之后更有可能相信一个约会时被强奸的受害者觉得快乐并且“得到她想要的” (Milburn, Mather, & Conrad, 2000).

  • 观看了物化女人的音乐影片的人之后认为一个女人在响应一个男人的挑逗时更性感和顺从 (Hansen & Hansen, 1988).

  • 看了色情杂志里吸引人的女人的异性恋男人之后认为他们的伴侣不如以前有魅力(Kenrick, Gutierres, & Goldberg, 1989).
在许多情况下刻板印象催化的瞬间效应会在几分钟后消逝,但是不管它们存在时间的长短,每一个催化最终都能够加强刻板印象的思维方式。另外,有证据显示一旦刻板印象被激活,它能够被像与被歧视的群体的成员意见不同这样简单的事情再激活,并且如果它频繁的出现在脑海里,会变成长期性容易获得的(Ford, 1997; Kunda, Davies, Adams, & Spencer, 2002). 因此,尽管当单独考虑时,基于媒体的刻板印象可能看上去是无害的,但是它们长期的累积效果可以是巨大的。

来自直接经验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不仅源于大众媒体,还源于直接的经验。虽然一些刻板印象建立在事实基础上(例如,男人比女人平均来说更具有侵略性的事实),许多却是来自于在其它方面合适的思考模式的扭曲。为了说明这个观点,试做下面的练习:环顾四周5到10秒钟然后记下你周围环境中的事物。接着,在你仔细的观察了你的周围环境之后,闭上你的眼睛,回忆你所注意到的所有事物。在你花一些时间试做这个练习之前别往下读。

你回忆看见了什么?如果你像大部分人一样,你所注意到的项目是环境中最明显的物体-突出的,大的,多彩的,或者在某些方面引人注意的物体。当我们观察我们的环境,我们并不是对每一个元素都给予同样的重视;事实上,我们有高度的选择性。甚至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我们以一种给予最明显的事物最多的注意力的方式来自动过滤我们所看到的一切。

在正常情况下,这种自动过滤是非常有益的。毕竟,哪一个更值得去注意呢?是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或是路边的一块卵石?就如同分类思维方式,我们集中注意力于明显刺激物使得我们更有效的处理大量的信息。然而也如同分类思维方式,我们对明显刺激物的专注可能导致认知上系统性的扭曲,并且,有时,导致偏见和刻板印象。

Loren Chapman (1967) 所做的一个试验显示明显刺激物如何扭曲人所做的判断。Chapman把一系列成对的词语,例如熏肉老虎,投影到受试者面前的屏幕上。 例如,在一个典型的系列中,屏幕左边的词语是熏肉狮子,或者,而右边的词语是老虎,或者笔记本。Chapman平衡了这些成对的词语使每个左边的词语和每个右边的词语都能以相同次数出现,但是他发现当受试者被要求评估不同词语的频率时,他们报告看见了错觉的相互关联。例如,人们预计当熏肉出现在左边,和它并列出现的平均时间占百分之四十七。同样的,受试者认为当狮子在左边,老虎是与它并列出现最频繁的一个词语。

尽管错觉的相互关联能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生,一个关键因素是特殊的组合比其它组合更容易被记住(Hamilton, Dugan, & Trolier, 1985; Mullen & Johnson, 1990). 在Chapman的研究例子中,一些成对的词语因为两个词语在主题上有关联而显得突出。但是当罕见的事件或因素互相组合,特殊性也会增加-一个有时候会导致刻板印象的结果。

这种联系在一项试验中得到了阐明,人们被呈现一些描写两组中其中一组成员的行为的简短陈述:“甲组”或“乙组” (Hamilton & Gifford, 1976). 甲组的成员是乙组的成员的两倍,但是在陈述里描绘正面和负面行为的比例在每一组都是一致的。在这些陈述里大约百分之七十的时间是在描写一种正面的行为(如,“去医院探望生病的朋友”),而大约百分之三十的时间是在描绘一种负面的行为(如,“一直在谈论他自己和他的问题”)。换句话说,最罕见的-因此,最特殊的-陈述描写的是少数民族群体的负面的行为(乙组)。

在这些情况下,人们严重的高估了少数民族负面行为的频率。如表4粗体字所示,受试者想起百分之五十二的负面行为来自乙组,即使实际比率仅是百分之三十三。此外,后来的研究也显示当独特组合与负面行为相关,并且与事先存在的刻板印象一致的时候,这种错觉的相互关联特别显著(Hamilton & Rose, 1980; Mullen & Johnson, 1990).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寻常组合的显著性能够强烈的加强对少数民族的刻板印象。

表4:错觉的相互关联的一个例子

 陈述内容甲组乙组总数
 陈述里的实际分配 
 正面的行为18 (67%)9 (33%)27 (100%)
 负面的行为8 (67%)4 (33%)12 (100%)
 陈述里的认知分配 
 正面的行为17.5 (65%)9.5 (35%)27 (100%)
 负面的行为5.8 (48%)6.2 (52%)12 (100%)

注释:这个表格是基于Hamilton 和Gifford (1976)的一项研究的资料。尽管12项负面的行为的陈述只有4项与乙组有关(少数民族组),受试者之后想起,比起甲组(平均值=5。8),更多负面的行为来自于乙组(平均值=6。2)。


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

一旦刻板印象被学会-不管是从媒体,家庭成员,直接经验,或是别的地方-有时它们会自己拥有生命并且成为“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 (Skrypnek & Snyder, 1980). 正如先前所讨论的,这种情况可能发生的一种方式是人们经历了降低他们表现的刻板印象的威胁。当被刻板印象化的人感觉不自在或者不够格的时候,刻板印象也会变成自我永存的形式。例如,对自我物化的研究发现当女人穿著泳装来参加一个困难的数学考试时,她们比穿著平常服装的女人表现得要差,而男性则无这种表现上的落差(Fredrickson, Roberts, Noll, Quinn, & Twenge, 1998). 甚至潜意识的激活也能够导致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例如,当上了60岁的人们被潜在的暴露于如衰老的无能的,和老人失忆症的词语时,他们表现出失去记忆的症状(Levy, 1996).

在一个关于煽动是如何能够导致自我永存的刻板印象的戏剧性证明中,Mark Chen 和 John Bargh (1997)把白人学生潜意识的暴露于从流行杂志选出的白人或黑人男性的面孔。然后,一旦隐含的种族刻板印象被激活了,学生们与另一个没有被暴露于任何一张面孔的白人学生配对,而且这一对被要求一起玩一个游戏。结果显示:(1)与被展示白人面孔的学生相比,被展示黑人面孔的学生之后在游戏中表现出更多的敌意(与黑人有敌意的种族刻板印象一致),和(2)这种敌意反过来带领未被暴露的伙伴反应出增加的敌意。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是:仅仅只靠观看黑人面孔,白人的行为可能被引出源于黑人的敌意。

自我永存的运作也被记录在女人和男人的交往之中。或许目前最知名的实验大概是由Mark Snyder, Elizabeth Tanke, 和Ellen Berscheid (1977) 所发表的。在这个研究中,当一对男女经由电话去认识时彼此的谈话被录音十分钟(男人和女人的声音被分开录音以供日后分析)。但是在不被女人所知的情况下,男人先看到从八张女人的相片中随机选取的一张假装是他们的伙伴的相片-这样他们可以有“一个他们谈话对象的心里影像”。事实上,四张相片是先前被评为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四张相片是被评为没有吸引力的女人。所以,有些男人被操纵以为他们的谈话对象是外表有吸引力的女人,有些男人被操纵以为他们的谈话对象是没有吸引力的女人。

毫不奇怪,当独立的评估员之后聆听这些谈话中男性的录音时,认为他们在与漂亮迷人的女性交谈的男性,被评价为比认为他们在与不吸引人的女性交谈的男性更善于交际,性感热情和宽容,外向,和幽默。对女性录音的评价更为有趣。大概是对不同的男性行为的响应,最初被认为漂亮迷人的女性事实上听起来是比最初被认为没有吸引力的女性更加刻板印象化的吸引人,尽管她们的男性伙伴的偏见是被随意引发的,与她们外表实际上如何吸引人并无任何关系。使得这些结果值得注意的是男性的想法对女性行为有如此强的影响力以至于外界的评估者都能够听出差别-虽然这些听者对实验假设或女性的吸引力毫无所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变性人 偏见 双性恋 心理学 注意力
«偏见的心理:概观(上)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偏见的心理:概观(下)»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