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佛教的對話:禪修與科學
作者: 越建東 / 16591次阅读 时间: 2011年8月24日
来源: 國立中山大學 标签: 禅修 精神科 认知科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o&t1t*Sqf.q"[0心理学空间4O7n1S7Sn6I)z
科學與佛教的對話:禪修與科學
hnO:?hn0越建東
h Am s&rL0國立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心理学空间,q CC-i3M"wR

0^r&\A1Dd0內容摘要:本文希望透過介紹The Mind and Life Institute近二十年來所努力推展的一系列會議,來評述佛教與科學對話的成果與展望。其對話由達賴喇嘛為佛教方面的代表人物,科學方面則有心理學、腦科學、精神科學、醫學、生物學、物理學、認知科學等等傑出學者參與。本文將簡要的回顧這些會議的重要歷程,以及從這些歷程中所產生的重要研究成果。經過相當的激盪,引發了科學家們對某些主題的興趣,設計了新穎的研究與實驗。這方面最令人矚目之一者為與禪修經驗相關的科學研究,因為它涉及了心智或意識學的深層探討、碰觸了腦神經科學的尖端技術、展現了宗教經驗豐富的心理現象,以及提供心理健康與醫學治療上突破性的應用途徑等等。簡言之,佛教與科學的這場相遇,透過禪修經驗作為研究核心而展現了兩者跨領域卻又相輔與相成的範例。

I-\']\XM%]0

p#h,qNy0關鍵詞:科學、佛教、宗教對話、禪修、腦科學、心智、意識

i U5}_w;w f KO/Y-b0心理学空间 Y"oJ C?1t.q?&zd8o

前言心理学空间{:G0G~j Um

t\2]*wz"R n6u0本文希望透過介紹 The Mind and Life Institute近二十年來所努力推展的一系列會議,來評述佛教與科學對話的成果與展望。此系列會議至今已辦了十六次(至 2008年 4月止),其對話主角由兩個領域中相當重要的人物,針對非常有前瞻性的課題,做了許多有建設性的討論。佛教方面由達賴喇嘛為代表人物,科學方面則有心理學、大腦科學、精神科學、醫學、生物學、物理學、認知科學等等各領域中首屈一指的傑出學者為代表,此外尚有哲學家和宗教學家、社會學家等優秀的學者也參與作為重要的對話橋樑與夥伴。心理学空间c2\&}OO7^

sl%AmwX(S0本文將簡要的回顧這些會議的重要歷程與成果,以及從這些成果中所產生的重要研究文獻。值得注意的是,經過相當的激盪,許多令人關注的熱門議題不斷產生,其中又引發了科學家們對某些主題以實務的態度設計了新穎的研究與實驗,因而得到不少創發性的研究成果和新的探索方法。這方面最令人矚目之一者為與禪修經驗相關的科學研究,因為它涉及了心智或意識學的深層探討、碰觸了腦神經科學的尖端技術、展現了宗教經驗豐富的心理現象,以及提供心理健康與醫學治療上突破性的應用途徑等等。

u|&tji4YG_0

kE%k3AU%Ku _0然而,在對談過程中許多困難與問題也不斷浮現。對話者如何以其智慧與熱誠、加上寬廣的心胸去接納不同學門的核心價值,並且提出克服挑戰的方法,共同促進彼此對話的成果,也是值得一提者。簡言之,佛教與科學的這場相遇展現了兩者相輔與相成的範例。最後,本文的總結部分將從最近幾次的對話發展來看其未來的展望,以觀察某些有趣而帶點革命性的跨領域研究如何在逐步醞釀中。心理学空间&N)EZ{%bc6y%h

心理学空间.{j#Y%cfJ{

壹、歷屆 Mind and Life會議的重要內容簡介心理学空间*XrECep-u&Z

心理学空间l f/F7d)r m |_ B

The Mind and Life Institute1所主辦的科學與佛教的積極對話稱為 Mind and Life Conference,這些會議經過相當長的對話歷程,所涉及的學科範圍與學術領域十分廣泛,從自然科學到人文與社會科學皆有所觸及,因此想要以短短的篇幅概括其所有的內容乃是不容易之事。以下嘗試根據 The Mind and Life Institute在其官方網站上所公布的歷屆會議之議程與其他資訊, 2配合會議之後所出版的各種著作,製作成兩個表格如下:心理学空间]#z+l(k#nF7Qe&B

心理学空间0Lg0qL7B+F`

------------------------------

5K crg4g(f0uuo`%V0

B4juI!PVZ qh01此機構為一個主導佛教與科學對話的中心,其歷史沿革參 http://www.mindandlife.com/history. html.心理学空间5^ \Mi9^V0v0z

pI@l4AS%\02參考其網址: http://www.mindandlife.com/conf.event_section.html之 CONFERENCES AND EVENTS和其標題下的 Archive of Past Conferences and Events.

4H9Qyt3RT,N0心理学空间U@6e4a'SQU#o2fc/o

------------------------------

jM#xw TS}0

j^/P/BM0表 1:Mind and Life Conference的基本資訊與成果出版情形 屆次主題時間與地點成果出版中文翻譯 3 ML 1 佛教與認知科學的對話 1987.10.23-29 印度達蘭沙拉 Gentle Bridges: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on the Sciences of Mind (1992)《揭開心智的奧秘》(1996) ML 2 佛教與神經1989.10.5-6 Consciousness at the Crossroads: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on Brain Science and Buddhism (1999)科學的對話 美國加州新港 《意識的歧路:佛法 VS.科學;心 VS.腦》(2002) ML 3 情緒與健康 1990.11.5-9 印度達蘭沙拉 Healing Emotions: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on Mindfulness, Emotions, and Health(2003)《情緒療癒》(2004) ML 4 睡眠、作夢1992.10.5-9 Sleeping, Dreaming, and Dying: An Exploration of Consciousness with the Dalai Lama(1997)與臨終 印度達蘭沙拉 《達賴:心與夢的解析 —達賴喇嘛給西方科學的解答》(2004) ML 5 利他、倫理與慈悲 1995.10.2-6 印度達蘭沙拉 Visions of Compassion: Western Scientists and Tibetan Buddhists Examine Human Nature(2002)無 ML 6 新物理學與天文學 1997.10.27-31 印度達蘭沙拉 The New Physics and Cosmology: Dialogues with the Dalai Lama(2004)《心與科學的交會:達賴喇嘛與物理學家的對話》(2007) ML 7 量子物理與東方禪修的 1998.6.15-22奧地利因斯布魯德國地理雜誌 GEO之封面故事(1999)無 

1^\Wq1~P K*e0

L,gX9~Suc7_$oH03中文翻譯的著作除了少數幾處翻譯文句有待商榷之外,基本上譯文流暢,但是因為各本翻譯的工作皆為不同人所作,因此在某些譯詞上難免有不一致之處。比較令人覺得可惜的地方,是原文本來有許多註腳,經常會提供參考著作和研究成果,然而這些寶貴的參考資訊卻在某些中文的譯本中被刪除掉了。例如,最新的中文翻譯:《訓練你的心靈,改變你的大腦:正向心靈訓練可以改變你的大腦》(2008),把原文頁 263-275豐富的註腳(包含許多參考資料)全數去除(其實也不會增加中文本多少頁),實為中文讀者的損失。我們期待其他尚未被譯出的著作能夠早日有中譯本來補齊,並且保留原文中所有寶貴的參考資料。 心理学空间 p Y[ wR.t _$JD

.b#sG~~9TW'_;eOW#Q0知識論課題克 ML 8 破壞性情緒 2000.3.20-24 印度達蘭沙拉 Destructive Emotions: How we can overcome them?(2003)《破壞性情緒管理: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大師的智慧》(2003) ML 9 心靈、大腦與情緒的轉化 2001.5.21-22 美國威斯康辛麥迪遜無無 ML 10 物質的本質、生命的本質 2002.9.30-10.4 印度達蘭沙拉無無 ML 11探索心靈 2003.9.13-14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The Dalai Lama at MIT(2006)無 ML 12 神經可塑性 2004.10.18-22 印度達蘭沙拉 Train Your Mind, Change Your Brain: How a New Science Reveals Our Extraordinary Potential to Transform Ourselves(2007)《訓練你的心靈,改變你的大腦:正向心靈訓練可以改變你的大腦》(2008) ML 13 禪修的科學與臨床應用 2005.11.8-10 美國華盛頓特區 Investigating the Mind 2005:"The Science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Meditation"(會議全程錄影 DVD與錄音 CD)無 ML 14 宇宙在單一原子中 2007.4.9-13 印度達蘭沙拉無(此會議針對 The Universe in a Single Atom: the Convergence of Science and Spirituality(2005)一書的主題作討論)無(前揭書的中譯本為:《相對世界的美麗:達賴喇嘛的科學智慧》(2006)) ML 15 正念、慈悲與憂鬱症的醫療措施 2007.10.20 美國亞特蘭大埃默里大學無無 ML 16 探索心—身之關聯:禪修的科學與臨床應用 2008.4.16 美國明尼蘇達無(Webcast會議現場轉播 http://www.mayo.edu/webcasts/ram/externa llive.wvx)無 心理学空间 aVm6U!v

心理学空间 q,| d^1t?

表 2:Mind and Life Conference的對話參與者與探討議題屆次會議對話參與者與所代表之領域探討議題

s D:Y+S-V%N0心理学空间~p [gJY\

ML 1

Zl2hu*r/k0

bu&hZ0i/Az.k0達賴喇嘛(每一場皆為主談者,以下略) Francisco J. Varela(神經科學、生物學、認知科學與知識論)[科學召集人]、 Newcomb Greenleaf(電腦科學)、Jeremy Hayward(物理與科學哲學)、Robert B. Livingston(神經科學與醫學)、Eleanor Rosch(認知心理學)、Geshe Thupten Jinpa (藏傳佛教)[現場翻譯者]、B. Alan Wallace(佛教與科學)[現場翻譯者](以上兩位幾乎出現在每一場次中,以下略)科學方法與驗證;佛教知識論與邏輯;知覺與大腦;認知心理學;因果與業;人工智慧;記憶;大腦的發展;大腦/意識;生命及其物質基礎;演化論;認知科學的趨勢

/l&d [4O_.G0

/_:xl8p @Fu~)I0ML 2心理学空间f'QG.FE5qo

心理学空间6q \i-]#^%}$is9zU

Robert B. Livingston(神經科學)[科學召集人]、Patricia Smith Churchland(哲學)、Antonio R. Damasio(神經學)、J. Allan Hobson(精神病學)、Lewis L. Judd (心理健康)、Larry R. Squire(精神病學)關於心靈與大腦的議題;在特定大腦區域中的損傷如何影響知覺、認知與語言?探索各種心靈與大腦的可能技術;意識狀態的神經基礎;記憶與大腦大腦對意識狀態的控制;西方科學與西藏傳統對[意識]狀態控制各種理論的看法;奠基於神經科學新資訊而產生的心理疾病之新概念;西藏佛教與西方神經科學如何理解心理疾患和其相關治療心理学空间Xc Vx j%c

Zv%^mX'wD3c0ML 3心理学空间;v'{h*eH%D

-Y,rzH1\$jB]+F0Daniel Goleman(行為科學與健康)[科學召集人]、Daniel Brown(心理學)、 Clifford D. Saron(神經學)、 Richard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 Jon Kabat-Zinn(正念減壓治療)、Francisco J. Varela(神經科學、生物學、認知科學與知識論)、Lee Yearley(宗教研究)、Sharon Salzberg(佛教禪觀)情緒與健康;精神神經免疫學;德行與惡行;大腦與情緒;佛教心理學與情緒;情緒性狀態與健康;壓力疾患與行為醫學;情緒狀況與生理疾病

Z8S,W#pYQ5L0

+I0tb MI-l;UE-o#^0ML 4

` hR1~&rg~0心理学空间(x {a3JQ

Francisco J. Varela (認知科學與知識論)[科學召集人]、Charles Taylor(哲學)、 Joyce McDougall(心理分析)、 Jayne Gackenbach(清明夢心理學)、Jerome Engel(神經醫學)、Joan Halifax(人類學與禪宗佛教)西方對自我的看法;睡眠的神經生物學;心理分析與作夢;清明夢與睡夢瑜伽;昏迷與癲癇症的臨床研究;藏傳破瓦法的修行與對死亡的看法;瀕死經驗 

T7o({#}t+p0A0心理学空间K_ q7v$J4I#j

ML 5

^ QG$?YJo x0

6H/AQuz[0Richard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科學召集人]、Nancy Eisenberg(兒童發展)、Robert Frank(經濟學中的利他主義)、Anne Harrington(科學史)、Eliot Sober(哲學)、Ervin Staub(心理學與團體行為)科學與慈悲的關係;生物學式演化與心理學式利他主義之關連;緊急援助;團體暴力、責任與利他的演化;移情相關反應與利他社會行為;利他主義能在競爭性的環境中存活嗎?導向正向情感與慈悲的生物學

Es4NVp/_0心理学空间t'rSnM1Z-t R

ML 6

Pb3y v2K$YZS7?"WqL0

/j&D LNVwD5P0Arthur Zajonc(物理學)[科學召集人]、 David Ritz Finkelstein(物理學)、George Greenstein(天文學)、Piet Hut(天文物理學)、Tu Weiming(中國歷史與哲學)、 Anton Zeilinger(量子物理學)量子力學的實驗基礎;時間、空間與量子悖論;科學知識與人類經驗關係;現代天文學和生命在宇宙中的角色;自然科學與哲學的世界觀心理学空间{iG a si U6y

Uu|'d&kW0ML 7心理学空间Ji%N?%S6u~(o9S9D

9FP:Y],})Y,a0Anton Zeilinger(量子物理學)[科學召集人]、Arthur Zajonc(物理學)觀察者與意識的角色;認識世界的基本限制;自然科學中認知與經驗的基礎

O@#pmZr2{;p{0

x5d8Rtg,N5DE0ML 8

&}wrV g U;cmG&U0

"T,P-H _G5bp0Daniel Goleman(行為科學與健康)[科學召集人]、Richard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Paul Ekman(精神病學與心理學)、Owen Flanagan (哲學)、Jeanne Tsai(心理學)、Mark Greenberg(人類發展與家庭研究)、Francisco J. Varela(認知科學與知識論)、Matthieu Ricard(佛教)什麼是破壞性情緒?人類情緒之演化;破壞性情緒的心理生物學;神經可塑性的文化與發展;神經可塑性和經驗性神經科學的研究方向

)?%cL Y!K0Ux8g0

T v ~xU3EULz0ML 9心理学空间f'_w4G$Mxn3O _ k

心理学空间b*U5{5RNmM&[7E ?

Richard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科學召集人]、Antoine Lutz(認知神經科學)、Francisco Varela(認知科學與知識論,重病未出席)、Matthieu Ricard(佛教)、Jon Kabat-Zinn(正念減壓治療)、 Paul Ekman(精神病學與心理學)、 Michael Merzenich(神經科學)佛教修行者與神經科學的合作研究;如何將 fMRI和 EEG/MEG等技術用於探測知覺、情緒、禪修經驗與神經可塑性的關係?

/d$A-C#C q q5z0dg#?0心理学空间4fr~_-qp$t2[;G? R

ML 10心理学空间rD w k i%e/cKh

'v}2^3\+U A0Arthur Zajonc(物理學與複雜性)[科學召集人]、Pier Luigi Luisi(細胞生物學與化學)、Ursula Goodenough(演化生物學)、Eric Lander(基因體研究)、Steve Chu(物理學)、 Michel Bitbol(哲學)、 Matthieu Ricard(佛教)地球上生命的起源;演化生物學;人類基因體研究;從物理學家的角度看什麼是物質、什麼是生命?自然科學與複雜性;科學中對物質與生命研究兩種方法學(客觀與有限性)上的突破

X q.E"sG{7Eq0

t c0Y3y(E-`%\O$W0ML 11心理学空间N? udZ/Liqc$Vs

心理学空间2YsTt'H\Lp

Anne Harrington(科學史)、 Evan Thompson(哲學)、Ajahn Amaro(佛教)、神經現象學;從認知神經科學去了解專注力Jonathan Cohen(心理學)、Allan Wallace(佛教)、Matthieu Ricard(佛教)、Stephen M. Kosslyn(心理學)、Daniel Reisberg(心理學)、Daniel Gilbert(心理學)、 Daniel Kahneman(心理學)、 Dacher Keltner(心理學)、Eric Lander(生物學)、 David Meyer(數學心理學與認知科學)、 Nancy Kanwisher(大腦與認知科學)、 Jerome Kagan(心理學)、 Marlene Behrmann(心理學)、Georges Dreyfus(佛教哲學)、Richard J.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Arthur Zajonc(物理學與複雜性)與認知控制;佛教之專注力訓練;心理意象之機制與內省;佛教之心理意象;阿毘達摩對情緒性病理學的看法;西方生物行為學對情緒的看法

bP5jp@,QM7~0心理学空间0r#^cA-F

ML 12心理学空间Wl#OEP3Q(sO

|o.C$tf)?e:T0Richard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科學召集人]、Fred H. Gage(遺傳學)、 Michael J. Meaney(神經科學與醫學)、 Kazuo Murakami(應用生物化學)、 Helen J. Neville(神經科學)、Matthieu Ricard(佛教)、Phillip R. Shaver(心理學)、Evan Thompson(哲學)成年大腦對經驗產生架構上的改變;經驗導致基因表現上的改變;人類發展的可塑性;依戀行為的改變與慈悲和利他行為的增強;從情感神經科學看情緒性心智的轉化;神經可塑性與神經現象學

7OcZ3q@a1@u{ r0

v0]4E4qX+] k0ML 13

.vn]%B`0心理学空间&]w lL)s,S2LNy9c0_$v6m

Richard J.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科學召集人]、Ajahn Amaro(佛教)、 Jon Kabat-Zinn(正念減壓治療)、Helen S. Mayberg(精神病學與神經學)、Edward D. Miller(醫學)、Robert M. Sapolsky(生物科學)、Zindel V. Segal(心理治療)、 David S. Sheps(醫學)、John F. Sheridan(免疫學)、Wolf Singer(大腦科學)、 Ralph Snyderman(醫學)、Jan Chozen Bays(佛教禪宗)、Joan Halifax(人類學與佛教禪宗)、Father Thomas Keating(基督宗教)、Margaret E. Kemeny(精神病學與心理學)、Jack Kornfield(佛教禪修與臨床心理學)、Matthieu Ricard(佛教)、 Sharon Salzberg(佛教)、 Bennett M. Shapiro(生物科技)、Esther M. Sternberg(風濕病醫學)、John D. Teasdale(心理學)、B. Alan Wallace(佛學)佛教禪修對苦的理解與苦的治療;正念減壓的臨床應用;心、腦、身的互動與禪修;壓力的神經生物學機制;腦波的同步性震盪旋律與各種心理過程的統合;正念認知療法與憂鬱症復發的防治;以認知與正念介入壓力治療的神經基質途徑;正念減壓療法與心血管疾病;神經與免疫的互動

*h N;v"H)g.^@6G0

%X4|(e7[wu fl[0ML 14心理学空间+HK1~7Lp"N5S2n

H-]&\l(`0|0 Richard J.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佛教與科學的合作:科學知識學)、John Dunne(佛教哲學)、Paul Ekman(心理學)、Martha Farah(認知神經科學)、 George Greenstein(天文學)、 Matthieu Ricard(佛教)、 Bennett M. Shapiro(生物科技)、Wolf Singer(大腦科學)、Evan Thompson(哲學)、Anton Zeilinger(量子物理學)、Arthur Zajonc(物理學與複雜性)、Geshe Dorje Damdul(英語翻譯)的限制;量子物理與佛教中的原子論、空性、互為依存與觀察者角色;天文學與時空相對論;演化、利他主義、人類情緒的本質;意識;佛教與科學的合作;心智與大腦的關係;神經倫理學;對話的哲學與歷史面向

&LYm#f"nd ?)}0心理学空间 Bc2t}'Uw

ML 15心理学空间cq*S;}g.s2x'J P}

心理学空间4a%mOwb4jDZKc

Richard J.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John Dunne(佛教哲學)、Geshe Lobsang Tenzin Negi(佛教)、Helen S. Mayberg(精神病學與神經學)、Charles B. Nemeroff(精神病學)、Robert A. Paul(文化人類學)、Charles L. Raison(精神病學)、Zindel V. Segal(心理治療)壓力的幼年生活因素;壓力的神經解剖學與認知方向;佛教對壓力的看法;正念、慈悲與壓力的心理治療;轉化心來改變腦:慈悲訓練對情緒神經系統的影響;慈悲禪修:強化社會移情的認知策略;慈悲訓練作為情緒與生理安康的途徑

(HL4r6wB,g @/F@0心理学空间8M,N-A#[Z$tv!y|

ML 16心理学空间+s-}(k/{&C8n:?nf6?

心理学空间0lq$ZDKkG

Daniel Goleman(行為科學與健康)[科學召集人]、Richard J. Davidson(神經科學與心理學)、Brent A. Bauer(整合醫學)、Glenn S. Forbes(醫學與放射學)、 Linda E. Carlson(臨床心理學)、Roshi Joan Halifax(人類學與禪宗佛教)、 Matthieu Ricar(佛教)、Jon Kabat-Zinn(正念減壓治療)心智訓練的短期與長期影響;省思正念減壓在主流醫學中的發展;禪修與身、腦、心的互動;提供正念減壓課程予癌症病患及家屬;慈悲與正念之臨終療護 

x Y8]/ac0k0心理学空间K g)FTO

貳、各場次的會議重點與各個階段的討論發展

9z|v&JKCCBQ(V%d0

x:D+z$w[t0以上十六場的會議中,隨著討論主題的改變,對話內容的發展大致上可以分成幾個階段:從 ML1到 ML4是佛教廣泛地與認知科學、醫學、心理學、神經科學等在大腦、認知、情緒、意識、夢等主題上作對話,並且嘗試去了解雙方(科學、佛教)在其專業知識上內容的意思為何,互相揣摩有效的傳達與溝通方式。  心理学空间Rx0Bm6d iP @+zt(w

6h{@5~Js'vN6\;O T7m|0ML5則重視倫理學與慈悲心的討論,ML6與 ML7特別加入天文學與量子物理學,從最微觀到最宏觀的角度來探討世界觀。 ML8的對話重點開始朝向實用的面向,探討如何創造並且維持健康的身心,因此談到諸多情緒與健康的問題。在 ML9中達賴喇嘛特別 心理学空间7]j@4[k!xH

心理学空间[ RB)E.j4m5PZ5o

受邀去參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醫學中心與實驗室,與科學家討論如何應用 fMRI和 EEG等精密儀器來研究禪修的現象,因為此因緣,此後便有一些西藏佛教的高僧(皆為資深禪修者)陸陸續續來到 Richard Davidson所主持的實驗室中,進行各種嚴謹的禪修科學實驗。ML10的重點為探討生命本質的議題。在 ML11中,會議第一次在公共場合召開,該年( 2003)在 MIT舉行,吸引了 1200人與會,並且與 22位著名的科學家進行對話,在認知、情緒、心的意像等議題上交換意見,探索科學如何與佛教合作來研究心靈。這次會議的影響激發許多人想要實際從事相關研究的興趣。ML12是一次非常精彩的會議,對話場合回到達蘭沙拉,Davidson現場發表了他們團隊對禪修者所做的實驗與研究成果報告,其中呈現了多項令人振奮的數據與發現,並且在實驗室中初步證明禪修導致神經可塑性的現象,說明情緒性的心智是可以透過禪修訓練來改變的。

YKu kZ0心理学空间7D f;UOz.J

ML13進行了第二次的公開會議,參與者超過 2500人,會議中提出新的重點:禪修如何應用在臨床上,以及禪修如何治療身心的痛苦。其中 MBSR(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正念減壓療法)和 MBCT(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正念認知療法)的參與者提出許多有效的治療實例。禪修與治療的課題並且延續到

8U'TSU!a[8u0心理学空间5B cHF:^ i#q

ML15和 ML16的討論主軸中,而當中穿插了一次心理学空间)W;X;_3U8Pm*k*T g:L

(Xy sBE f0ML14,討論達賴喇嘛所認為科學與宗教之對話與結合中最重要的幾個議題。 心理学空间rzx j^h m

_m.^8z ]!P9Gh^.[0參、佛教禪修與科學對話下所產生重要的研究成果簡介  心理学空间_ Ij.p(W5q\1ow?D

心理学空间 ]W*xb}v&W;{+B

Mind and Life佛教與科學對談的會議不僅激發出許多熱切的討論,讓在場的科學家感到更有興趣的是,如何將腦力激盪和意見交換之後留下的寶貴想法與疑問化為實際可行的應用與研究。因此由對話而衍生出的研究便隨著對話的進展起舞,許多對話參與者利用其各自的專業,設計出不少精彩的研究計畫,並且以最新的研究方法和儀器來進行其探究。其中主要的領域包括:佛教禪修與腦神經科學、佛教禪修與認知科學、佛教禪修與情緒、佛教禪修與心理治療、佛教禪修與心識學等等。例如,以下為各種正在進行或已結案的重要計畫之一:4  

2_8i6Zc&Qa5h2eZR0

VS } E;m!vX]D.E01.以腦神經科學來檢視長時期禪修者的禪修如何對身體和大腦產生長期性的影響,由 Richard Davidson所主持,始於 2001年。(後文詳述) 4參考 Anne Harrington and Arthur Zajonc (2006: 232-233). 2.女性教師經過佛教的訓練方式之後能夠控制其破壞性情緒和發展情緒上的平衡,由 Paul Ekman和 Margaret Kemeny所主持,始於 2000年。5 3.佛教禪修者如何製造出心理意像,並且能夠在腦海中維持此意像一段時間,由 Stephen Kosslyn所主持,始於 2000年。 4.禪修與專注力的能力提升,由 Jonathan Cohen所主持,始於 2000年。 5.禪修作為 ADHD的介入性治療。6 6.MBSR和 MBCT的進行。7 7.「奢摩他計畫」(.amatha project),由 Alan Wallace所主持,始於 2007年。8從 2004年開始,Mind and Life Institute贊助了一些小型的研究計畫,讓一些年輕的研究者有機會嘗試進一步去研究在科學與佛教對話中所提出的課題。9上述的研究中,最令人矚目的項目,為 Richard Davidson所進行的整合佛教禪修與腦神經科學實驗,其過程與結果正好是本文所要處理的重點(佛教禪修作為科學與佛教對話的主角和所引發的各種議題),因此在下文中,我們嘗試以較完整的方式來介紹此實驗所獲得的初步成果。佛教禪修與腦神經科學重要研究成果這是第一個標竿性的研究成果,發表於 2004年的實驗報告。10該研究指出,佛教長期禪修者能夠自發的導引出持續性的 γ腦波,他們在禪修中所發出的振盪波,其強度是有史以來所測到數值最高者。研究中也指出,專注力與情感性的心理過程是可以被訓練的。以下是這項研究的詳細內容。主題:以腦神經科學來檢視長時期禪修者的禪修對身體和大腦的影響。研究者:美國威斯康辛大學( University of Wisconsin)神經心理學家戴維森( Richard  心理学空间2nL*~+A4G?mv

,n.o QKW05參考 Cultivating Emotional Balance Project(http://www.mindandlife.org/ceb.program.html). 心理学空间GR/HHVU)?4j

心理学空间1av!TDM"q

6參考http://www.sbinstitute.com/UCLA_MAP_Project.html.  心理学空间o s+AxW+[3P;I8[2G

心理学空间l1_ Ci`"~

7參考 Kabat-Zinn (2005) 和 Zindel V. Segal, J. Mark G. Williams and John D. Teasdale (2002).  

^t6d(a PNAi0心理学空间TC\3y Tl?n

8參考http://www.sbinstitute.com/research_Shamatha.html.  心理学空间 kp(ZQk2B:r

心理学空间7A n@(E@GM

9參考http://www.mindandlife.com/ml.research.grants.html.  

mD9l;Pe d9Y0心理学空间Jv1^&T(^L{m?

10參 Lutz, A., Greischar, L. L., Rawlings, N. B., Ricard, M., & Davidson, R. J., (2004) “Longterm meditators self-induce high-amplitude gamma synchrony during mental Practic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1(46), 16369-16373. Davidson)所領導的團隊,包括 Antoine Lutz等。地點:功能性腦部造影與行為實驗室( W. M. Keck Laboratory for Functional Brain Imaging and Behavior)、衛斯曼中心(Waisman Center)、以及威斯康辛大學心理系(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與神經科學實驗室( Laboratory for Affective Neuroscience)。

lqLW8yZa~)^0心理学空间a Tuj h T

參與實驗和接受測驗者: 心理学空间k6aI G7@|p

心理学空间(|-s T_ j;y'Wb.~

一、八位佛教資深禪修者,年齡在 34至 64歲之間,他們分別有 15至 40年的禪修訓練(時數至少達 10000小時以上),並且都是接受西藏佛教寧瑪巴與葛舉派的訓練;其中包括明珠仁波切(Mingyur Rinpoche)和 Mathieu Ricard等人。 心理学空间j)?N&`E+t

心理学空间7N8z T#pS%z

二、十名沒有禪修經驗的學生作為對照組,年齡在 19到 22歲之間,在測驗前曾接受為期一星期、每天至少禪修一小時的禪修課。實驗方法: 11雙方進行三種不同的禪修方法: 1.專注特定所緣的「一境三眛」(rtse gcig ting nges’dzin, Focused Attention)。這種禪修要求將專注力集中於一個特定的所緣上,修行者能夠做到非常清楚地、長時間地將所緣鎖定著(通常是視覺上的所緣,也有用在呼吸上或特定觀想對象者)。 2.無特定所緣的「自然安住明」(rig pa cog bzhag, Open Presence)。這種禪修應用一系列的技巧來發展所謂的「清明狀態」,沒有特定的所緣,卻能夠隨時觀照呈現在眼前、各種不斷在變化中的經驗,並且去透視其背後的性質。修行者剛開始時先注意到客觀物件的性質,如:形狀和顏色等,慢慢地注意力轉移到觀察者以及觀察這件事,最後則只剩下「清明狀態」本身。 3.「無緣悲心」(dmigs med snying rje, Non-Referential Compassion)。所謂發出無條件的慈心與悲心的禪修法,指願意且有心理準備的盡己所能,去利益無量無邊的有情眾生。這個禪修練習要求禪修者不要將心思專注在某特定對象、回憶、或影像上。觀想所有的有情眾生處於悲傷或痛苦的情況,而希望讓他們脫離痛苦,並且都能獲得解脫。所培養的悲心不依外緣而生,保持在沒有主體、沒有客體、沒有意圖的所謂「三輪體空」裡。 11這部份的結果除了參考上註的論文,尚可參考 Lutz, A., Dunne, J., & Davidson, R. J., (2007) “Meditation and the Neuroscience of Consciousness: An Introduction”, in P. D. Zelazo, M. Moscovitch, and E. Thompson (eds.), 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Consciousness, New York an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7}? t$y#Ls/Y3|/Ik&C'c0心理学空间9q|!O'OuC

探測的內容:

aRa nFS\4C0心理学空间&U\+M&Z5@Q

測試腦波反應(用 EEG):實驗數據集中在禪修前、禪修中、禪修結束後三階段的腦波反應;掃瞄禪修狀態的腦部造影(用 MRI, fMRI, PET, SPET);其他心理測試。實驗結果: 12 1.神經可塑性( Neuroplasticity):此部分的結果主要是指禪修經驗促使大腦產生功能性和結構性的改變。首先,Davidson的研究發現,禪修經驗(修「無緣悲心」)改變了大腦的情緒迴路,它強化了神經元從前額葉到杏仁體的連結,並且將前額葉皮質從右邊的活化強度(代表負面情緒)轉移到左邊(代表快樂),這也表示說神經元的聯結是可以在生理上作調整的,同時指出心智訓練可以讓大腦在生理上起變化而影響了人的情緒與心智狀態。

)sjyT^ F n0心理学空间$f9W(Vx2]4t@la Mo*e

2.用第一者的專長去驗證主觀經驗的神經關聯( Using first-person expertise to identify the Neural Counterpart of subjective experience):此部分的結果顯示,長期的禪修者能夠隨著知覺經驗的迅速川流而立即產生細膩的、第一者經驗的報告,而這些經驗內容的神經解剖關聯也能夠輕易地被實驗者所了解、驗證和解釋。在進行「一境三眛」的禪修時,禪修者能導引更加穩定和可以被重複引發的心智狀態,能夠依指示而作動態性觀念轉換的控制(如:視覺目標的轉換),並且清楚表示他們在轉換過程中具有非常好的視覺穩定性。這個結果對研究大幅度同步性大腦活動與其背後所發生的意識活動之間的關聯有相當好的啟發性。心理学空间gpv$b5{cD

心理学空间/vmO9I"[ jkx^

3.禪修與神經電性和神經造影之相關聯( Neuroelectric and neuroimaging correlates of meditation):此部分想要利用先進的神經科學技術來探尋意識、認知與情感的神經生物學基礎。在禪修的神經電性相關聯方面,目的主要是測出頭皮的電位能結果,利用 EEG較佳的時間性解析度(千分之一秒的範疇)來找出隨著時間動態改變的神經過程。在「無緣悲心」的禪修中,禪修者有自發性、持續性(約數十秒)且高振幅(介於 30-50mV)的腦波反應和相同步(phase-synchrony),其中以 γ波的振盪(gamma-band oscillations, 40-45Hz)尤其強烈。這種高頻率且範圍廣泛的 γ波活動的現象,在所發現非病理報告的紀錄中是最高者。研究人員目前對「無緣悲心」禪修所產生 γ波的功能性和行為性的影響了解尚有限,因此仍有待進一步的研究。實驗的結果也說明,心智的訓練可以影響腦部暫時的物理變化,且可能激發出短期或長期腦神經中樞的改變(長距離同步共振放電反應)。 12同上註。在禪修的神經造影相關聯的結果中,各種照影技術想要探測的項目是:當受試者在思考、感覺和對外在刺激起反應時,測試者能夠同時且連續地看到不同大腦區域的大腦活動變化。在「一境三眛」禪修的實驗與結果中,受測者將注意力放在一個外在的物件(如:螢幕上的一個白點),fMRI的掃描顯示大腦傳統專注力網絡的共同區域有活化的現象,包括腦頂內溝( intraparietal sulci)、額葉眼動區( frontal eye fields)、丘腦( thalamus)、腦島( insula)、外側枕葉( lateral occipital)與基底核( basal ganglia)。而資深禪修者在額—頂葉的網絡中出現更多的活化,這些增加的活化代表了他們專業的持久專注力( sustained attention)以及這些能力的特殊神經相關聯。在「無緣悲心」的禪修結果中,活化的區域則為紋狀體( striatum)、前腦島(anterior insula)、體感覺區( somato-sensory cortex)、前扣帶迴(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左前額葉(left-prefontal cortex),並且伴隨著右前頂葉(right interior parietal)去活化(deactivation)的現象。該禪修所要產生的是一種利他的心理狀態,而被活化的上述區域通常與感覺狀態、計畫行動和正面情緒是有密切關聯的。這些現象有幾個重要的發現,首先是前額葉的活化不對稱( asymmetry)代表了心情和安康的不同情形。通常右側的活化代表負面的心情,左側的活化代表快樂的心情,若右側的活化程度大於左側的話,則表示擔憂、焦慮、悲傷、對生命不滿意等等,極端的情況則為憂鬱症;若左側的活化程度大於右側的話,則表示感覺機敏、有活力、熱心、喜悅、更有安康感,也就是說有更快樂的感覺。Davidson的實驗結果顯示,資深禪修者所測得的左不對稱(left asymmetry)數值、即左側的活化程度大大地超過右側的值,是有史以來最高的。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明珠仁波切(Mingyur Rinpoche),其與快樂相關的神經區域的活動強度在「無緣悲心」的禪修結果中增加了百分之七百以上(對照組只提升了百分之十至十五)!因此他被稱為「快樂格西」(Happy Geshe),甚至博得「實驗證明他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的美稱。13  心理学空间S Cd%s:du)]H

心理学空间/~7Yl(m\;V8H

其次,研究者發現產生快樂的機制不完全是左前額葉高度活化的直接結果,而是感覺到有意義、優勢、強烈的關係以及自我認同( purpose, mastery, strong relationship, and self-acceptance),加上主觀的認為生命是令人滿意的( the subjective sense that life is satisfying),如此而改變了大腦認知部位的訊號,讓它傳達至情緒的部位,而造成前額葉基本活化樣式的改變( basic pattern of prefrontal activation changed)。這種現象進一步的揭發出認知與情緒之間有何關係的問題:禪修似乎強  心理学空间Q8UdeV.G,L

8N&P6G7\)z,B^z013參詠給.明就仁波切著、艾瑞克.史旺森執筆:《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江翰雯譯,台北:橡實文化, 2008。(原書名: The Joy of Living: Unlocking the Secret and Science of Happiness)化邊緣系統( limbic system)的活化,以便去調節情緒迴路( emotions circuit),因而產生了安康和滿足的感覺。解釋這種現象的方式為:因為與思考相關的神經元和情緒相關的神經元互相建立起連結,所以愈多認知迴路的參與就愈可能調節其情緒迴路。換句話說,想法可以影響情緒,或者說:理性可以影響感性。這個道理可以進一步用實驗過程來說明:提供受測者觀看嬰兒腫瘤長大的圖,一般人的反應是,噁心的感覺會生起,並促使杏仁體( amygdala)的活化,其活化與煩惱性情緒( afflictive emotions)有關。當禪修者內心期望圖中受苦者能夠復原、脫離苦海時,會改變了杏仁體訊號的強度。那些在前額葉皮質有較強的活化者,若生起受苦者能夠復原的強烈期望時,愈能夠降低杏仁體的活化,因此研究者作了如是的結論:產生害怕感覺的杏仁體的活化訊號,能夠透過心智訓練來做調整。與此同時,實驗發現,慈悲心需要對他人的感覺有所體認之後才會生起,對他人作觀察與觀想後而生起特殊的情緒心態,能夠自動地激發觀察者的情感狀態,特別是前腦島和頂內扣帶皮質(cingulate cortex)的活化。換言之,愈能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就愈能夠進入更大的慈悲狀態。 心理学空间p;qmUz;`aha&F

心理学空间8A\g^;@c&K

綜合以上三方面的實驗結果,研究者總結出以下幾個重要的結論:  心理学空间r)g,{,u-[c HaeJ9s*}

心理学空间#gR.k+l-[ ~Zm

1.長期或資深的禪修者,在大腦某些經常被激發的區域中,其神經活化程度比對照組(或一般人)來得強。  

tH]hB/LFR7o0

DB7Kop E `02.禪修所累積的修行時數與神經活化幅度的調整是成正比的。  心理学空间-e#_ ?%}'[m

心理学空间!cQ.t2K)\zg

3.情緒和移情過程是有彈性的,可以透過心智訓練來改變,而且訓練與改變能產生可以在儀器上觀察得到的神經活動變化情形。  心理学空间PgTD)ak Bz8W3O

E,a,i Yf[!r+pN?V04.快樂基準線(baseline level of happiness)的概念:「無緣悲心」的禪修將自我中心的特質減弱之後,改變了快樂情緒的起始水平。  心理学空间Ta:H,|k8d0@@

心理学空间t0^)b:q.CmOy'D

5.神經可塑性:因為前額葉的活化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可以改變的,因此心智的訓練能夠導致大腦可塑性的改變,如:持久的慈悲心訓練能夠改變前額葉神經活化左不對稱值,因而轉化了情緒性的心智,提升快樂的感受能力。

}uAB:_%w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禅修 精神科 认知科学
«佛教与认知治疗 ——今日之认知治疗 2005年春 正念内观Mindfulness
《正念内观Mindfulness》
从心理康复的角度谈身体扫描内观实践»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