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别人的心思
作者: TED / 11830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0月09日
标签: 共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观察觉别人的想法、动机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并且这种能力一直都非常重要。但这种能力是如何实现的,又如何让这种能力最大化?Rebecca Saxe在这个演讲中分享了有趣的小实验,揭示了我们的大脑如何理解他人的想法以及评判他人的行为,我们如何更好的洞察他人?

00:00

今天我要和大家谈的是有关于人的观念 接下来我要讲的内容 不是我们所熟悉的哲学的问题 比如“我们根本不知道 其它人是否真的有思想” 也就是说,也学你是有思想的 但对其它人实际上不过就一机器人 这类问题都是哲学的问题 但为了今天的演讲,我会假设 这里的听众都有自己的思想, 所以我就不用担心“是否有观念”这个命题

00:25

第二个问题是 是像我们这些作为父母,老师,已婚之人还有小说家 经常碰到 “为什么去了解 别人的企图或者想法如此之难?" 也许更贴切的说法是 “为什么去改变他人的企图和信仰如此难?"

00:42

我觉得小说家们最能描述这个问题 正如菲利普·罗斯所说 我们究竟对别人做了什么 恐怖的事? 那就是我们所有人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 的去预想他人的内心想法 还有那些无法看见的目的” 当然,作为一名教师,而且还是一名一个已婚人士 我每天也同样遭遇类似的问题 但是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对其它的不同于这些的观点更有兴趣 这也是我今天将要给大家介绍的内容 这个问题就是 “怎么才能简单的去知道别人的想法?”

01:12

我们以这张图片开始 你几乎不需要额外信息 第一眼看见这个陌生人 就能猜到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或者这个男人呢 换一种说法,这问题的纠结在于 我们是用什么样的机制去思考别人的想法, 我们的大脑,是由各种成千上万的脑细胞所组成 这点和其它动物,如猴子 老鼠,甚至于软体动物都是一样 然而,当你把它们以某种特殊的网络组合在一起的时候 你就拥有书写《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样的能力 或者说,像格林斯潘做过的一样 “我知道你认为自己已经能理解我说过的话 但是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听明白我说的内容 它是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 (笑)

01:54

我工作的研究领域是认知神经科学 就是研究每一个人的 这些想法 然后尝试如何能把它们归到一起 简单的单元,简单的信息,不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具有这些就可以拥有人类思考的能力 我下来要和大家主要谈三个方面的事情 很明显,这样的一个研究项目非常庞大 我只谈到的只是我们最初的几个研究阶段 有关于发现 大脑中用于思考的区域 另外一些是观察这个机制是如何慢慢发展起来 因为我们要明白如何去完成这份困难的任务 最后一个是,展现下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我们如何去给他人下结论 通过脑系统可以解释这之前的差异

02:39

那么首先,第一个和大家讲述的是 在人类的大脑中有一个区域 这个区域的任务就是去思考别人是如何思考的 这里是一张关于它的图片 我们称它为右颞顶联合 它大概就在你右耳的后上方 这张图片就是我们所使用的大脑区域 当你在读《罗密欧和朱丽叶》时 又或当你试着去理解格林斯潘时候就用到它 但你不会使用它来解决任何逻辑推理的问题 我们称这块脑区域为 RTPJ 这张图片显示了典型成人的 RTPJ的平均水平 这种水平就是是麻省理工的大学生水平 笑

03:17

第二个我要谈的是这个脑系统 尽管我们成人的脑系统 很擅长去理解他人的想法 但也不是绝对的 对于小孩而言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构建这个系统 我会给大家看下这个有点缓慢的、需要外部协助发展的过程 第一个演示的是3岁的孩子与5岁孩子的变化差异 因为孩子要学会去理解 别人可以有完全不同于自己的想法 先看下一个5岁大的 他面临一个标准的困惑 我们把这个困惑称为“错误信念任务”

03:47

视频:这是第一个海盗,名字叫做艾凡 你知道海盗最喜欢什么吗?

03:52

海盗最喜欢乳酪三明治

03:55

乳酪?我爱吃乳酪

03:58

对的!那么艾凡有这个乳酪三明治 然后他说着“嗯 嗯 嗯 嗯 嗯 嗯! 我最爱乳酪三明治" 然后艾凡把他的三明治放在这里,一个海盗箱的上面 然后艾凡又说“你知道不, 我要为午餐去弄点喝的” 然后艾凡离开去取酒 当艾凡离开的时候 一阵风挂来 把三明治吹到了草地上 这时候,又来了另外一个海盗 这个海盗叫做约书亚 当然约书亚也一样很喜欢乳酪三明治 约书亚也有一个乳酪三明治,然后他说 “嗯 嗯 嗯 嗯!我爱乳酪三明治” 接着他把他的乳酪三明治放到了这个海盗箱的上面

04:40

孩子:这个就是他的

04:42

丽蓓卡.萨克斯:那个是约书亚。对极了!

04:44

孩子:接着他离开这里

04:46

丽蓓卡.萨克斯:完全正确

04:48

孩子:那他不会知道哪个是他自己的

04:50

丽蓓卡.萨克斯:喔,那现在约书亚离开去喝酒了 艾凡回来,他说“我要我的乳酪三明治." 那你认为艾凡将会拿走哪一个呢?

05:00

孩子:我认为他会拿走那一个

05:02

丽蓓卡.萨克斯:耶,你认为他会拿走这个吧?对极了。我们看看 哦,你猜对了。他拿走了那个

05:07

对于一个5岁大的孩子已经可以清晰的理解 别人可能会有误解 那这种行为会有什么影响呢? 现在我给你看下一个三岁大的孩子 他也碰到相同的问题

05:18

视频:丽蓓卡.萨克斯:艾凡说“我想要我的乳酪三明治” 他会拿那个走呢? 你认为他会拿走那个吗?我们看下会有什么发生 艾凡来啦。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做。 他说“我要我的乳酪三明治” 接着他拿走了这一个 噢。他为什么要拿那个啊?

05:35

他的掉在了草地上了

05:39

丽蓓卡.萨克斯:那么三岁大的孩子做了两件不同的事情 第一个是他认定艾凡会带走那个 真正是他的三明治 第二,当他看到艾凡从他放置的地方拿走三明治 对于我们而言会认为艾凡会拿走那一个因为艾凡认为那个是他的 但是三岁大的孩子会有另外一种解释 艾凡不带走本属于他三文治是他不想要 因为它现在已经掉在地上被搞脏了 所以这是为什他拿走另外的三明治 当然,智力的发展不是在5岁时候就结束了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年龄增长, 去学习理解他人想法的 是一个连续的过程 接着我问小孩子们,不是关于海盗的做法 而是对道德的判断 首先再给大家看下三岁大的孩子的情况

06:20

视频:艾凡是不是不应该拿走约书亚的三明治呢?

06:23

孩子:当然

06:24

那艾凡拿走了约书亚的三明治会不会惹上麻烦?

06:27

孩子:当然.

06:29

丽蓓卡.萨克斯:因此不奇怪当艾凡拿走约书亚的三明治时候 他认为不应该 因为他认为艾凡拿走约书亚是为了 不想吃他那个已经弄脏的三明治 但现在我给大家看下5岁的孩子的情况 还记得5岁大的孩子完全能理解 艾凡为什么拿走约书亚的三明治吧

06:44

艾凡拿走约书亚的三明治是不是 拿走约书亚的三明治啊?

06:48

恩,当然

06:50

同时,一直到7岁大的孩子 我们看到了类似于成人的反应

06:55

视频:艾凡拿走了约书亚的三明治是否会惹麻烦啊?

06:58

孩子:不会,因为是风惹的

07:00

他回答说风会惹上麻烦 因为它调换了三明治 (笑)

07:07

现在我们实验室所做的 就是扫描这些孩子的大脑 然后问他们打算做什么 因为他们开发这种能力去思考别人的想法 所以第一个我们我们发现在相同的大脑区域,即RTPJ区域 孩子们在思考别人时候使用到了它 但这又和成人的不太一样

07:26

那么成年人用那块区域思考呢?正我之前说的 这片脑区域几乎完全是思考专用的 它几乎不做其他任何事情,除了思考别人的想法 对于5到8岁的孩子来说 这块区域很少 这年龄段也就是刚刚给大家演示的孩子 事实上,如果我们看下11岁大的 也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孩 他们依然没有类似于成人的脑区域 也就是说,我们能够可以在整个幼年期看到这一过程 即使进入了青春期 对于两个认知系统 一个我们去认知别人想法的能力 另一个是大脑的基本系统 都在持续的缓慢的发展

08:02

当然,你也可能意识到 即使是在成年人阶段 人与人之间是否能准确的判断出他人的想法的区别 取决于是否经常使用 也取决于能够达到多精确 那么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能否在成年人中区分出 他们是如何思考别人的想法 也就能解释出不同的大脑区域的关键 我们第一个做的事情就是拿出一个成人版的海盗问题 类似于我们给小孩们做的一样 我现在就拿出来给大家

08:27

葛瑞丝和她的朋友去化工厂参观 然后她们中途去喝杯咖啡 而且葛瑞丝的朋友想要加些糖 葛瑞丝就离开去弄咖啡 并找到了一个装满咖啡的罐子 还包括一些白色的粉,这粉末就是糖 但是那个装有粉末的标签上却写着“剧毒” 所以葛瑞丝认为那些粉末就是一个剧毒物质 接着她把这东西放到了朋友的咖啡 朋友喝了这玩意后呢,一切正常

08:54

有多少人认同 葛瑞丝把这粉末倒入咖啡在道德上是允许的呢? 好,很好!(笑) 对于这个案例中,我们问下有多少人认为葛瑞丝应该受到责备 我们把这种行为称为故意伤害

09:08

我们可以拿它和其它例子比较 在现实世界中 如果粉末依然是糖,但要是葛瑞丝不是这么认为呢? 现在 她认为这些粉末就是糖 也许毫无意外的,如果葛瑞丝认为粉末就是糖的话 并把他们放到朋友的咖啡里面 大家都认为她不应该受到任何责备 但假如她认为粉末就是毒药,尽管事实是真的糖 但大家就会认为她应该受到严厉的惩罚 哪怕现实中这结果完全一样

09:35

事实上他们认为她应该受到更多的惩罚 在这个案例中,企图伤害的行为 不像上一个案例 我们换称为“意外” 当葛瑞丝认为粉末是糖 因为咖啡机上的标签就是糖 但实际上粉末就是毒药 尽管粉末是毒药 朋友喝了咖啡然后就挂掉 在这个案例中,大家会认为葛瑞丝应该少受些惩罚 但在上一个案例中,她认为是毒药,但没有危害发生糖 现在她完全的认为是糖 并且也没有危害

10:05

葛瑞丝应该受到怎么样程度的惩罚 对于此大家意见不一 在这个事故的案例中 有人认为她应该受到更多的惩罚 而另一部分人认为应该少些 下来我给大家观看下当我们做出决断时候 我们大脑里面的样子 我要播放的是,从左到右 他们的活动究竟有多少 同时从上到下,人们认为 葛瑞丝应该受到惩罚

10:28

你能看到,在左边 的脑区域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活动的 人们只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无罪的想法 然后说她应该为这个事故受到更多的惩罚 不同的是,在右边,脑区域活动非常多 人们把很多注意力放到了 葛瑞丝应该为这个事故 少程度些责任

10:47

这虽然很好,但是当然 我们期望有某种接口 能够调用到大脑的区域 然后看看是否能改变人们的道德观判断 我们实现了这样一种工具 成为“颅磁刺激” 或者 TMS 这个工具能让我们传递一个脉冲磁感应 以穿透头骨抵达到他们的脑区域 临时的扰乱这些区域的脑神经元

11:12

下来给大家播放下这个东西的演示视频 第一个演示的是一个磁感脉冲 给大家看下当你放入1/4机器时候有什么发生 当你听到点击时候我们就把机器打开 然后我接着把这个脉冲用到我的大脑 这部分脑区域控制我的手 这里没有物理上的强迫,仅仅是磁场的脉冲

11:42

视频:女:准备好没?好的

11:45

好的。把这个磁感应脉冲放到我的大脑上 它稍微的引起了我的手下意识的反应 同时我们可以使用相同的脉冲 应用到RTPJ 去尝试下我们是否能改变人们的道德判断 正如之前我给你们看到的人们做的道德判断 现在我把TMS应用到RTPJ上 然后迫使改变人们的观念的判断 结果第一个是,人们依然可以完全的做原来的判断

12:09

因此当一切是正常时候,对于这个案例 的判断完全一致。他们认为她不应该受到惩罚 但在企图伤害的案例中 也就是葛瑞丝认为是毒药,尽管他真正是糖的时候 大家马上就说很好,葛瑞丝 把这粉末放到了咖啡应该受些许惩罚

12:27

而在那个事故的案例中,也就是葛瑞丝认为是糖 但实际却是毒药最后导致死亡时 更少的人同意,认为她应该受到更多的惩罚 那么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 未来的人类,真正的拥有一个设备 去思考其他人的想法。

12:46

我们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脑系统 可以使得我们去思考其他人的想法 这个系统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实现 遍及整个幼年时期也包括早期的青春期 而且即使在成人阶段,在不同的脑区域 能够解释成人之间 如何去思考和判断其他人想法的区别

13:04

我想在最后结束前引用前面提到的小说家 也就是菲利普·罗斯说过的话作为结束 “事实上,人们的权利不是 不顾现实是如何的 而是让错误存在生活中 让他们一错再错 并且小心谨慎 的让错误发生” 谢谢 (笑)

13:35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论用 磁场脉冲去改变人们的观念的判断呢? 这玩意听起来吓人 (笑) 告诉我你没有收到过五角大楼的电话吧?

13:48

丽贝卡.萨克斯:这到没有 我的意思是他们打过了,但我没有去接 (笑)

13:54

他们真的打了? 那我严肃的问你 你一定有段时间睡不着 不知道这个研究导致什么结果 我指的是虽然我们完全相信你 但将来可能会有些人 利用这些知识 进行审问 这才是我们现场所有人所担心的

14:16

是的,我们也担心这个 所以有很多关于TMS的需要说明下 第一个是你不能对不知情的人使用TMS 因为它不是一项暗中使用的技术 即使是很小的一些改变也是很难的 刚才给你看的那些变化也让我挺难忘的 因为它告诉了我们大脑的功能是什么 虽然我们用来做道德判但的脑区域很小 但我们就是用它来判断的

14:38

而我们所能改变的不是人们 在做决定时候的道德观念的判断 也不是影响他们做选择时候的决定 我们改变只是如何去思考别人时候的判断 所以我认为我在做的不是 针对被告 而是针对陪审团

14:54

你的研究工作是否会带到 教育领域, 比如让下一代的孩子做出更加公平的道德判断呢?

15:05

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果 目前整个研究阶段 是针对比较脑力发达的人,这是一个崭新的领域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了解的大脑 在其它动物身上一样可以适用 所以我们可以研究动物的模型 我们要知道大脑看到的是什么,它是如何去控制身体的 还有他们所听到的、感觉到的 整个项目需要搞明白的是 人类的大脑为什么是如此特别,能够 学习语言、学习抽象的概念 还能够去思考其他人的想法,这就是一个新的领域 还有目前我们所不知道,如果研究出这些 将会有什么影响

15:41

好的,那我再问我最后一个问题。那个被称为 意识的难题 也难倒了很多人 正如你提到的,如果你能够 搞懂大脑的工作原理 但为什么人要感知所有的事情? 我们为什么要去控制人类这些 感知行为呢? 你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神经系统科学家 我的意思是,你认为在你的 研究生涯中的某刻 一些人,你或者其他的人 是否会带来根本性的成果 能够研究出这个看起来不肯能的难题

16:15

我希望他们能做到。但我认为他们可能实现不了

16:19

为什么?

16:22

那说的那个叫做意识的难题根本不存在 (笑)

16:27

真精彩的回答。 Rebecca Saxe谢谢你,非常的精彩 (掌声)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共情
«没有了 吕贝卡·萨克斯 Rebecca Saxe
《吕贝卡·萨克斯 Rebecca Saxe》
吕贝卡·萨克斯(Rebecca Saxe)访谈»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