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人本主义治疗》导言
郑世彦 译 作者: 郑世彦 译 / 6276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1月07日
标签: 人本主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e.RI\c!E0

@Arm]#yW0

 

/rD;rQ'_)T&sEj1O0
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
——老子
 
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这一生中对我们真正重要的是什么?我们又该如何去追寻那些重要的事物?这几个问题打开了本书的线索,我们将要探讨的内容即是关于活着的内在勇气(inward courage)[1]存在主义治疗(existential therapy)便是这样一种治疗——它可以帮助人们改造和重新拥有他们的生命。存在主义治疗的基本原则是对现有心理治疗基本原则的一个补充,它超越了传统心理治疗对外在的、机械的改变的强调。举例来说,存在主义治疗通过对药物治疗意义的反思,扩充了药物治疗的内容。因此,如果一个内向孤僻的人试图通过服用百忧解[2],使自己变得善于交际。那么,存在主义治疗师可能会询问此人,她改变的主观意义是什么。这个改变是当事人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她的同龄群体、文化群体或者雇主的要求,而与她自己没有本质上的相关?如果这个改变不是当事人内心想要的,那么她想要的改变是什么?如何才能得到这个想要的改变?她又会如何对待改变的结果呢?或者,再举一个例子,如果一个抑郁的人运用认知-行为策略(如理性重建)去促进积极的思维和行为,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在这样的案例中,存在主义治疗师可能会问,“积极”对那个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种持久的、增值的(enriching)、带来情绪和身体上愉悦的改变?还是意味着一种应急的、实用的、容易接受的改变?这种改变的结果又是什么——更加简单但缺少反思的生活?还是“易于管理”却令人乏味的生活?对于此,存在主义治疗师并不提供直接的答案,但是他们帮助人们去解决这些问题。
存在主义治疗师帮助人们解决这些问题,也是这个取向的一个独特之处。也许你从上文中看到,我们主要在使来访者参与理智的对话,然而并不是这么一回事。相反,我们关注的是事件在当下展开的过程。我们谨慎地协调来访者与他们自己以及我们进行沟通,恰当地反映出他们身上明显存在却被忽略的一面。如果我们的来访者表现出律己严格或犹豫不决,我们会特别地予以注意。他以何种风格和我们相处,依赖的、分离的,还是冷淡的?他怎样度过自己的个人生活——犹豫不决地、自我约束地,还是充满信心地、勇气十足地?
我们为什么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些问题之上?因为我们认为,站在我们面前的不仅仅是来访者这个人,而且还有她的生命:她对生存的愿望和对死亡的意识,她对联结的渴望和对拒绝的害怕,她对改变的愿望和对未知的恐惧。我们相信来访者的过往经历、生活环境所产生的意义在当下是活跃的,它们在她的身体、声音、行为、价值观和态度里表达出来,只不过有人能够意识到,有人意识不到罢了。一般而言,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反映了她自己、他人以及这个世界的关系。如果我们能够深切地理解来访者的生命,并能够帮助她更多地关注当下,她将会更容易与那些对她真正重要的事物建立起联结,并且因此恢复自己生命的活力。
这些都是存在主义治疗的基本论调和整体框架。从存在主义治疗的立场来看,是什么导致了改变——比如,是药物、逻辑辩论、同辈群体,还是他或她自己——至关重要;但是,改变是如何持续的这个问题也非常关键——换言之,这其中“汤”(soup)[3]或中介物(medium),正在被探究。现在,当我们准备全力进入存在主义治疗实践的核心时,我们必须要考虑清楚以下问题:你将如何度过你的一生?在这一生之中对你真正重要的是什么?你将如何对待那些对你来说真正重要的事物?这些问题压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对那些渴望生命充实和有意义的来访者来说,更是如此!一旦回答了上述问题,生命将不再是妥协的、机械的,而包括了人类最大的可能性,从爱到死亡,从恐惧到欢乐。
相应地,本书所选取的焦点是当代的存在-人本治疗,它是存在主义治疗中一个独特的取向。尽管,在全世界有无数种形式的存在主义治疗正在被讨论和应用(如,见Cooper,2003),但是,存在-人本治疗有着明显的美国特色(如,见Bugental,1987;Burston,2003,Cooper,2003),这也是我们在本书中将要主要探讨的内容。
存在-人本治疗对我们来说到底是指什么?尽管我们将在全书中详述这个概念,但在这里还是提供一个简略的勾画:存在-人本治疗是欧洲的人本主义、存在主义哲学与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的相结合的产物。在20世纪60年代的早期,存在-人本治疗把欧洲的遗产(自我审视、斗争[struggle]和责任)与美国的传统(自发、乐观和实用)融合在了一起。通过这种融合,存在-人本治疗成为了一种充满活力和时代感的疗法。
在接下来的几章里,我们将讲述存在-人本治疗的历史、理论框架和实践应用,因为存在-人本治疗近来正在被不同的且越来越多的群体所理解。这个由治疗师和来访者组成的群体,来自具有不同文化和特征的领域,其覆盖面之广令人惊叹,他们在逐渐打破着人们对存在-人本治疗的成见。成见之一是存在-人本的实践是曲高和寡的哲学形式,仅仅与文化精英有关。另一个成见是存在-人本实践是高度个体主义的,并不能有效促进人们之间的关系。此外,还一个臆断和误解是,存在-人本心理治疗犹如行云流水,没有具体的治疗方法。尽管这些成见似乎看起来有一些道理,但是,特别在20世纪60年代人类潜能运动的某些特定影响下(Moss,2001),这些论调听起来已经越来越来空洞了(Burston,2003;O’Hara,2001;Scheider,2008)。
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今天的存在-人本治疗可应用于广大不同的情境、特定的群体以及诸多的种族(特别见第4章),并且,因为存在-人本治疗的培训以个人(personal)和人际(interpersonnal)背景作为其核心,所以,它作为一个整体取向的治疗在专业领域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强(Scheneider,2008;Wampold,2008)。
“尽管当代的存在主义心理学的视野开阔了许多,” 然而,正如孟德洛维兹和施奈德(Mendelowitze and Schneider,2008)在最近的文章中所说,“它还是与其先辈共享了一条根本的价值观:栖身于存在(existence)核心位置的神秘内在(uncanny core)和居住于意识最深处的探索精神”(p.303)。现在,我们就将转向这个“神秘内在”以及它在文学、哲学和心理学等领域深处的遗产。


[1]内在勇气,即老子所说的“勇于不敢”,指个人内在的力量。——译者注
[2]一种口服抗抑郁药。——译者注
[3]意指促进来访者改变的环境因素,亚隆曾把心理治疗与厨师下厨,第4章有提到。——译者注
 
摘自柯克·施奈德,奥拉·克鲁格著,《存在-人本主义治疗》,安徽人民出版社。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人本主义
«存在主义疗法代表人物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
哲学咖啡馆运动 :哲学咨询与“思想管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