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与荣格心理学中的象征与象征作用
作者: 李英 王超 / 16557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22日
来源: 《上海精神医学》2004年 第16卷 第05期 标签: 弗洛伊德 荣格 象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v9q9zLSV l

精神分析学对心理学的最重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对人类梦幻生活及其无意识过程的揭示,而对象征与象征作用的心理学的理解与运用,则成为分析师接近无意识及梦的真正意义的重要工具与途径之一。尽管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弗洛伊德指出:“象征并不专属于梦,而是属于无意识的想象,特别是关于人的那些象征,在民间文学、神话、传说、成语、格言和流行的趣话中比在梦中更为发达。”[1]但恰恰因弗洛伊德与荣格及其后继者从梦开始的,对象征与象征作用的研究与运用,才使今人看到了透过梦、神话、笑话、民间故事、俗语、格言以及诗歌等文学作品理解独特的个体心灵与人类心灵世界的可能。作为对人类探索无意识过程贡献最大的两位巨匠――弗洛伊德与荣格,他们虽从同一点出发,但发展的道路与风景却大有不同,因此我们有必要对他们关于象征与象征作用的理论加以回顾和反思。
+IZ`9x1T `5Y0Vxo0 心理学空间Q/hUR$X'Kxu"['~
一、 象征的一般含义心理学空间J.~$R7s8N/E5u-WM

)BDm;tBG0A·Petocz在其《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与象征作用》( Freud, psychoanalysis, and symbolism)一书中,总结了广义和狭义上的五种关于象征的定义。广义上的象征定义有四,之一,将象征视为高级的范畴(symbol as superordinate category),如新康德学派;之二将象征视为符号之一种(as a kind of sign),欧洲符号学的创始人索绪尔即持这一观点;之三将象征视为间接表达的工具(as vehicl of indirect expression),如法国当代哲学家保罗·利科尔(Paul Ricoeur);之四将象征视为不可言说物的表达工具(as vehicle of the ineffable),浪漫主义美学。狭义的象征定义则是弗洛伊德经典精神分析的:将象征视为无意识地制造的替代物(as unconsciously produced substitute),最关注的是象征过程的无意识本性,和什么内容的无意识本性被象征了。[2]象征定义的多种多样,导致了讨论和研究上的模糊。但对于心理学与心理治疗更有意义的,并不是被视为高级概念范畴或符号之一的象征。心理学空间,v+S}O0n)CH2i

"Bf.@ K3`,Kq#X\Z1J0二、 弗洛伊德理论中的象征心理学空间l*Y]'Ox @@N6Q

S.w9GW(o5vI.e'BS0(一)象征的定义
~'s3xf3q,dGbp"]8A0
r#kfn@Gpq0弗洛伊德在其一系列的著作中并没有对象征作一个明确的定义,在以上多种含义水平上都使用过象征这一概念,总体上他认为象征物与被象征物存在着某种固定的、一一对应的关系,因此在其《精神分析引论》中,将“梦的元素与对梦的解释之间的固定关系称为一种‘象征’的关系,而梦的元素本身就是梦的隐意的‘象征’”。[3]弗洛伊德在对梦的研究过程中,确定了存在一种“普遍的象征”,即无意识的、种系发生学上的、由遗传获得的具普遍意义的代码。他认为那些出现在梦中(也包括神话和民间传说)的“有普遍意义的”象征有三个特征,区别于其他的“间接表达”形式。第一,是固定不变的意义;比如象征与被象征物之间的关系,在无意识中有一个“固定”的含义。第二,这些象征是“无声的”或者说,梦者(或主体)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变得哑口无言了,不能提供任何联想了,但对其他材料他们却仍然能够提供联想。第三,这些象征的含义不是学会的,而是遗传的。[4]心理学空间ntCe Dw
心理学空间5iS;f4}dp?k:j9wG
(二)象征发生的原因心理学空间M3[rB x
弗洛伊德所持的经典精神分析的观点强调,“象征作用”中,替代物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意识地,而且是在防御的帮助下产生的,也就是说象征作用和象征性活动都是压抑和被压抑力量相互妥协的结果。弗洛伊德的门徒之一琼斯强调,“只有被压抑的才是被象征了的;也只有被压抑的才需要被象征”。[5] 也因此而引发了后期,隐喻是不是象征之争,因为相当多的隐喻同样发生在意识层面,而弗洛伊德本人也曾提及面包的香味象征着一个女孩所能带来的幸福生活。越来越多分析师同意,象征既发生在无意识层面,也发生在意识层面。心理学空间f7Y"x$IO"r U|

y-i5J3vw0(三)普遍的象征心理学空间*af2@wg5qLGG'v
心理学空间?Q&a`)`1Q9t(uU
弗洛伊德在《梦的释义》1909年后几版中才增加关于象征作用的主要论述。他认为,象征的意义是普遍性的,但并不是绝对的,它们在个人身上可能会表现出不同的差异。他旁征博引地论证了大量地不仅存在于梦,也存在于神话和传说之中的共同的象征。他认为在梦中被象征物为数并不多,如人体、父母,儿女,兄弟,姐妹,生、死、性等,但所使用的象征物则非常之多,且有个体差异,但仍有其共性。比如皇帝和皇后、国王和王后或任何高级权威形象都可以代表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常用小动物或害虫象征,出生的象征常不离水,垂死的象征为乘车出发旅行等等。他发现这些象征比较贫乏,但用以象征性的事物却多的不可胜数,他甚至认为绝大部分的象征都是性象征。如男性的生殖器官的象征可以由手杖、树木、雨伞、刀、笔、飞机以及其它一些可以代表其物理外型和功能的物体来完成,而洞穴、瓶子、帽子、门户、珠宝箱、花园、花等物品则代表了女性生殖器官。跳舞、骑马、爬山、飞行等则代表了性行为,剃头、砍头或者掉牙则是阉割的象征。[6]心理学空间 Tj V@4DX&ii

:Ut:}6t"zlB|j0(四)对象征的解译方式心理学空间pfu+D5hL"?W
心理学空间&y@Kcr9N4S
对弗洛伊德来说,象征,虽然存在着与被象征物的固定关系,但他也强调精神的灵活性和可塑性,他认为许多个人的具体的象征都是个体性的,其意义只有通过从替代物开始的自由联想与生活史的重构才能获得。但他也认为对象征的熟悉可以让人很快的释梦,减少联想的材料,弗洛伊德指出"象征作用或许是梦理论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象征作用使我们在某些情形中无需询问梦者来对梦进行解释。……如果我们熟悉了一般梦的象征和梦者的人格,他生活的环境以及梦发生前的印象等,我们时常可以直接来释梦—就好像一见面就可以认出一样。"但他也一再强调象征法“决不能代替自由联想法。象征法是自由联想法的补充,而它所得的结果只是和联想法合用才有成效。”[7]因此在处理象征元素时,既要利用梦者的联想,又要利用“释梦者的有关象征知识以弥补联想之不足。”他强调只有联系上下文才能够为象征提供出正确的意义。心理学空间La;coNwL7d[

gH3j#Q#F0三、 荣格理论中的象征
^}%Xxhc"B0

/oQ)]2v'ME)wh"|)I0卡尔•G•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是瑞士精神病学家,他曾深受弗洛伊德器重,被视为精神分析王国的王储,后因理论的分歧,而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创立了分析心理学学派。荣格对精神分析的重要贡献在于他收集和提出了关于象征作用的丰富材料:如1912年《里比多的转移和象征》,1964年《人及其象征》等等。对于如何解译象征也提出了他独到的观点。心理学空间t]Ay7a,K `-ki
心理学空间w7G8u"u'W^*`
(一)荣格理论中的象征含义心理学空间7_WQ Pc)R.m_lf9P

|`3a2K(\Fw3w0荣格用这样一种方式让我们理解他所指的象征,“一种东西,如果我们不能或不能完全按常规对它作出合乎理智的解释,同时又仍然确信或直觉地领悟到它具有某种重要的、甚至神秘的(未知的)意义,它就被视为一种象征。[8]”。他又说“真正的象征――视为对某种事物的表现,但这种事物是一种仍未被意识所承认或者仍未形成一种概念的事物。……正是这种不确定的内容使象征不同于单纯的实物或符号。”[9]心理学空间tRf JjL6a Ex
比如,弗洛伊德所指出的性“象征”,在荣格眼中则仅仅是符号,因为它们与性有着确定的关系。但荣格一针见血地指出,虽然弗洛伊德所使用的“性”这个字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但它本身的意义,在弗洛伊德那就含糊地几乎可以包罗一切事物。而且从心理学的角度看,阴茎本身就是一种具有象征色彩的形象,它更为广泛的内涵是难以确定的,比如今天的原始人仍然把男性生殖器当作超然的创造性魔力,当作治病与繁殖的力量,这一象征形象在神话和梦中都有许多的对应物,如公牛、驴子、闪电、舞蹈以及月经液等等。因此他认为,在这一切形象――并且在性本身――之下所潜伏的是一种难以捕捉的原型内容。但至此,荣格仍强调即使我们在上述列举的形象中看到一个相对固定的象征――即超自然力的象征,我们还是不能肯定当它们出现在梦中时就再没有其它的意义了。
kY5`.U&j:Pb0
G[BH&p)b?0(二)象征的意义
3D,L$pb k{Y0
A/g3?K}+^ s ]};R`x0在荣格看来,无意识是意识的向导、朋友和顾问,它通过梦与我们的意识进行交流,所使用的语言则是象征。我们应该学会倾听来自无意识的声音,并据以修正我们的意识。荣格虽然也赞同佛洛依德主张的梦是我们在现实中受到压抑的愿望的反映,但他认为每个梦都代表做梦者过去的欲望,但它也预指未来,并且具有指出做梦者目标与目的的功能。正如荣格指出的那样:“心理是变化的,因此必须从两个方面加以界定,一方面,心理描绘了整个过去的痕迹,另一方面,它又在同一幅图画中展现了未来的远景,因为心灵是可以创造未来的。”[10]因此他主张把梦理解为具有目的性内涵的象征而不是仅仅理解为基于某种病因的“症状”或“符号”。心理学空间f$cECoT9{
心理学空间U4Azirzp
他认为象征具有超越功能和整合作用,它能使彼此对立、相互冲突的心理内容处于有机统一的状态。正象荣格晚年所说“人与象征共存,尽管人没有意识一到,但象征的意义却使人生机盎然”[11]。因此象征的主要意义在于:通过激发生命唤起想象,它能创造出更为新颖更具韵味更富吸引力的境界并因此把人带入意义更加充实、内容更加丰富的存在,人的“个性化”和精神整合无论如何离不开象征的发现和创造。心理学空间)`)W&o$L:Uvs%GPO
心理学空间2e.g&K\4a!H_C
(三)共同的象征
Y8`*r6x9\T0心理学空间R%j%nW1sPd
荣格创设了“原型”(archetype)一词表示普遍的象征,原型中重要的有:阴影(shadow),阿尼玛(anima) , 阿尼姆斯(animus )等,这些原型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意识之中,因此也就从未为个从所获得过,它们的存在完全得自于遗传,是集体无意识的主要内容,而构成个人无意识的主要是一些我们曾经意识到,但以后由于遗忘或压抑而从意识中消失了的内容,主要由各种情结构成。荣格对象征的理论解释超出了象征一词的原来含义,在他看来,有生命的象征代表了一种主导的无意识元素,这种元素的作用范围越广,象征一般就愈是有效,因为每个灵魂都会在象征的作用下发生共鸣[13]。一些专门的宗教象征可以引起广泛的共鸣,比如:基督是自我的象征,弥撒礼仪中造成肉体的象征;东方宗教中的金花象征,佛教徒的轮盘象征,以及曼荼罗(mandala)作为整体性的象征。
}!H&_d+OI eS0
2[VD0O7\H:xUo0(四)对象征的解译
]-xf$AQ oY:N0心理学空间R?N-QdVlR9Si
在对象征(梦)的解译中,荣格区分了理论的需要和实践的需要。从理论的需要出发,只有在对神话、民间故事、宗教和语言等各个领域进行比较的研究之后,才能对这些象征作出科学的确定,把所有这类象征归因于一种原型。如果分析师对于原型以及这些相对固定的象征的经验越丰富,对于他在诊断中还是在预后中都将具有最大的价值。但如果分析师过分执着于固定的象征,他就有陷入千篇一律和主观武断的危险,不能满足病人的需要;因此从实践的需要出发,要放弃一切先入为主的观念,补偿关系的背景中去寻找象征的意义。“分析师必须放弃他对梦所作出的任何无效的、不能赢得病人赞同的解释。他必须不断寻找,直到最后发现一个能赢得病人赞同的解释形式为止。”荣格强调,“这是一条必须遵守的规律,对那些扑朔迷离的梦尤其应该如此。”[14]心理学空间7W4ccX(b0O m/F| u
心理学空间 ~K$y-Ob
在方法上,荣格把弗洛伊德、阿德勒的释梦法称为“还原简化法”,还原简化法是客观层面的释梦,把梦中形象等同于外界真实对象,适用于个人材料为主的梦,在治疗初期有其意义,但可能歪曲精神现象的本质,使丰富的精神现象变得单一。他将自己的方法称为“综合建构法”,是主体层面的释梦,荣格强调“人梦见的首先是他自己,我们梦中的‘他人’并不是我们的朋友或邻人,他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那个‘他’[15]”,力图从可能获得的一切材料去考察与梦有关的方方面面,通过对梦这种特殊象征的阐释,最终将围绕其与某种原型的关联,从赋予这一象征以某种建设性意义出发,顺应意识人格的自然趋势,走向对健康人格的建构。综合建构法更主要适用于具有神话结构的,展现集体无意识的“大梦”。心理学空间 ra8H3Zwd|
心理学空间 L-QV.}%D.S
荣格认为,分析一系列的梦比分析单一的梦要有意义的多,还提出了积极想象法作为释梦的补充方法,最终病人学会自己倾听无意识的声音。“梦不仅使我们深刻获悉了神经症的病因,而且还向我们提供了一种治疗预后,更为重要的是,它们还指示我们治疗应从何处开始”,荣格甚至列举了三个象征着病人对医生的态度的梦,强调要重视梦的预见和目的性。 [16]心理学空间 R[*o,ky${.`.`
心理学空间(C7oJf}%Zj4|G
四、对弗洛伊德与荣格象征理论的评价
r&~V_*?z|9RN0心理学空间H9X.\8O&gj:j1V ?
弗洛伊德的伟大贡献之一,就在于他赋予梦以某种潜在的意义,而试图把梦作为一种象征来加以解释,与过去将梦视为荒唐无稽的态度相比,对梦的潜在意义的强调有着重大意义。但弗的错误也在于,一方面把梦视为某种意义的象征,另一方面又满足于对梦作机械论、决定论、泛性论的解释。弗洛姆批评“弗洛伊德只希望从神话-如从梦境里-发现非理性、反社会的本能,而无意发现以象征语言,即象征,所表现的古代智慧。”[17]
q7u wy0a0心理学空间^Q nC[@e[*g
荣格也批评弗洛伊德“整个视野中那种还原论和因果论的倾向,以及他完全无视一切心理事件中如此的目的性指向的做法”。荣格感到有必要在心理学中同时采用这两种研究态度――因果论的研究方法和目的论的研究方法。荣格说:一方面,人的心灵为所有那些往事的残余和痕迹提供一幅画面;另一方面,在这同一幅画面中,就人的精神创造自己的未来而言,它也表达了那些行将到来的事物的轮廓。荣格始终不懈地致力于透析梦的预兆以及梦中包含的启示,试图通过阐释“心理”的种种象征而赋予人生以意义。荣格认为心理治疗的目标应该是发展病人的创造性潜力及完整的人格,精神官能症的解除只是整合情结和释放与更改心理能量时,人格得到一种发展的一种副产品。正是因为他坚持更加“完整”和“统一”地去理解人的精神,荣格才建议用综合建构法去对弗洛伊德的简化还原法作出补充和修正,从而使梦作为精神的“产物”,有可能更为完整的反映精神的大千世界。
4?!M9a%Q1}0
,Pw6dY%c@"r,\.{Z0象征于世间其实无处不在,象征是人类力图表现和传达内心活动与精神世界的媒介。心灵世界的无形无相,从古者至今人,都因此而不得不用各种力所能及的但又是曲曲折折的方式加以把握和表达,比如语言、物、梦、神话、童话、传说等等,可以说,所有的表达方式(甚至包括不表达)都是内心世界(inner world)的“象征”,但就象“以手指月,而指非月”,但此处“指”即成为“月”的象征,但“月”却在“指”之外,掌握谜底的关键常常是弦外之音或是破格之处。到底是“我思故我在”,还是“我在我不思之处”也成了治疗师的困惑之一。不管如何,几乎各个流派的治疗师都在讨论作为一个治疗师如何聆听与理解患者千变万化的表达,以趋近主体经验的原初面貌。而精神分析的巨匠弗洛伊德与荣格则是为我们指向理解之门的开拓者与引路人。如何接近、理解与把握本身无形无相、又无所不有的内心世界,唯有通过理解“象征”、并熟识象征的作用。荣格认为为了理解梦的集体潜意识意义,治疗师应对梦中象征因素有广博的知识,包括历史、人类学、民俗学、神话学、宗教学等各方面。这又是对一位合格的治疗师提出的人文素养上的巨大挑战。心理学空间vB;P Z _,g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洛伊德 荣格 象征
«The Anlytic Experience 体验心理分析 心理分析模型
《心理分析模型》
意象与感应——《灵性:意象与感应》前言»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