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里的萤火虫
作者: 章红 / 5645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1月17日
来源: 新民晚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花园里的萤火虫


章红


  《花园里的萤火虫》,美国电影,清浅浪漫的片名,其实关乎一个伤痛的回忆。

  麦克的父亲,一个完美主义的暴君,他的生活原则是“一切都必须是完美的”。

  麦克在一个家庭聚会上朗诵诗歌:

  天空布满了繁星
  地面上布满了萤火虫
  尽管它们和星星差别很大
  但是它们的内心,却和星星一样闪耀
  当然了,它们不能忍受分离……
  下一分钟,父亲把麦克带到车库,锁上门,推他上车,逼视他:
  “我是一个糟糕的父亲吗?”
  “不是。”孩子战战兢兢,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问,但从父亲的表情看,这个问题无疑是灾难的前兆。
  “我听不到你说话。你说什么了?”
  “我说不是。”
  父亲一个巴掌把麦克的眼镜打飞。孩子惊恐、愤怒地注视着父亲,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麦克,看着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以为你不会被发现吗?还是你根本不尊敬你自己?我对我英语学院的同事说,你将朗诵一首由你自己创作的诗歌,而你读的诗却是别人的……”

  电影中对这父亲的做法是谴责的。他的苛责与暴力,成为麦克童年生涯永不消失的阴影。成年以后,麦克成为一个作家,功成名就,而那片阴影始终横亘在他的生活中,写作,是逃离与超越的一种方式。

  但很多人反而会赞赏这个父亲的做法。他教育孩子要诚实。他用惩罚让孩子永远记住自己犯下的错误。然而这种赞赏仅仅是一个圈套。一种虚伪的没有任何人打算付诸实施的道德,如同那篇臭名昭著的课文,关于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实际上他只是恼怒于儿子让自己蒙羞了。

  成人们在孩子面前很愿意以道德完人自居,却从不检讨自己的谎言与罪孽。这个社会有太多高扬的道德旗帜,或者不如说道德的铡刀,它从不施之于那些真正需要谴责的人身上,而只是用它奴役弱小者、无力反抗的人。让他们自知有罪,摧毁他们的精神。善良的人啊,你必须认清这个圈套,才不至于一头栽进去,毁了你自己。

  要建立自己的价值标准。要把外界事物纳入你自身的完整体系来审视,而不是相反,按别人施之于你的价值判断来确认自身的价值。按后一种做法,成为牺牲品几乎是必然的,他人的思想暴力将轻易转化为自身内在的暴力。甚至都找不到元凶,因为你自己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主演: 朱莉娅·罗伯茨 / 瑞安·雷诺兹 / 威廉·达福 / 艾米丽·沃森 / 凯瑞-安·莫斯 地区:美国导演: 丹尼斯·李 类型:剧情编剧:未知发行公司:RCV Film DistributionSenator FilmNu Metro Productions上映时间:2009-06-19制作公司:Senator EntertainmentKulture Machine
别名:Fireflies In The Garden

预告片


剧情简介:
虽然迈克尔·泰勒已然算是功成名就,可是他也有着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如今的迈克尔,只是在借着创作小说,让他童年那痛苦的记忆慢慢淡化而已。如果有可能,迈克尔今生都不想再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家,可是他的妈妈丽莎迟来的大学毕业典礼,即使百般不情愿,迈克尔仍然得飞回去参加。丽莎是那种典型的完美的妻子和母亲的形象 ,用尽一生的时间,却永远把别人摆在第一位,照顾着只在乎自己、不在乎别人的丈夫查尔斯,以及抚养着他们的孩子们。查尔斯是一位大学教授,也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作家,但同时他身上也有着那种标准的大男子主义,对孩子非打即骂,还喜欢在家里作威作福--迈克尔有如梦魇的过去,自然来自于父亲的羞辱。本来,这应该是一个既伟大又值得纪念的时刻,为别人活了一生的丽莎,终于能追求自己的未来了,可是一场悲惨的事故,却打散了所有的快乐……丽莎在一场车祸中丧生,留下了丈夫和儿子,还有一个需要重新建立起来的家庭,可是迈克尔却从未原谅过父亲以前对自己的苛刻和残暴。
  在共同为丽莎筹备葬礼的过程中,所有的记忆重新变得鲜活起来,一些藏在人心中的秘密也被揭露出来--这一切,都时刻考验着这个家庭其余的成员之间的关系的紧密性。在爸爸打、妈妈护的矛盾下过完了童年的生活,迈克尔却一直没有走出查尔斯留给他的阴影,现在的他,不得不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去,然后寻找到一个对他的家人、他的父亲以及他自己的全新的理解方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忧郁症》:偏执狂拯救世界?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
《野草莓》:心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