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介Robert Young的「伊底帕斯情結」
作者: 蔡榮裕 / 5728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月07日
标签: 俄狄浦斯 伊底帕斯情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 u$n02003.10月台灣精神醫學會通訊心理学空间wj-s&G l(?i
本土心理治療發展專欄心理学空间lhy~E6S%v
評介Robert Young的「伊底帕斯情結(1)心理学空间#vt C4Iuv
蔡榮裕 台北市立療養院
Y qrM@'d"E3v kZ0心理学空间yz lI5U[.kW6m
心理学空间dY {%od9R@2Xn
希臘古老劇本伊底帕斯王的故事,是否仍靜靜地以沈默的方式,在人類的外在行為裡,以各式變型的劇本,在人生的角落裡上演?如果這只是早已散場的戲碼,一部人類曾有過的歷史事件,而對於目前的影響相當微小,那麼,何以我們需要在此刻,又大費周章地申論它的吶喊呢?顯然地,我們此刻的再次強調,並非只是希望傳遞,曾有這場故事,而是意圖說明,精神分析對於人類潛意識的觀察,與個人的某些症狀行為或人格的緊密關係。雖然這種意圖能否禁得起,我們以不同經驗加以檢測,這的確又構成了目前仍有爭議的戲碼。心理学空间]\Ym3yb~-ry R

^iQS;yzPH%@|0心理学空间-w&Co e5in[Nd~g(b*t
先回到佛洛伊德,他在經歷父喪後,他個人的自我分析,讓他「發現」了伊底帕斯故事裡的內容,曾以鮮活方式,借由佛洛伊德個人的家庭戲碼,演出心靈深層的傷痛。佛洛伊德早在1897年10月15日給好友Fliess的信裡,描述他自己對於父母的複雜情感,並以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的故事,「希臘的傳說緊緊扣住著某種衝動,每個人皆能辯識到它的存在,因為他覺得那亦存於他自身裡。…在幼時或幻想裡,每位觀眾皆曾像伊底帕斯那般,一旦它被植於現實裡,大家皆從夢的滿足裡帶著驚恐而退怯,但由於全額存在的潛抑機制,使得他的嬰孩狀態與當前狀態有所區隔。」(2)心理学空间i TM3^ m"k#\.v
心理学空间tAMlIa-j,JO4a

Q)z"R#C%fh9e+{7K H0然而,正式以「伊底帕斯情結」為名,出現在佛洛伊德的作品裡,則是1910年的事了(3)。之後,伊底帕斯情結的概念,似乎即清晰地隨處浮現在佛洛伊德的作品裡。如果我們省思,某個概念所指涉的現象,是否具有普遍性?不然若只是某些個案或某種特定狀況下的現象,那麼,它的影響力是有所侷限的。Young表示:「依我個人之見,伊底帕斯情結、潛意識、及投射型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的概念,是精神分析裡三個最具成果的概念之一。」(p.58)進一步而言,與雙親之間的伊底帕斯動力關係的了解,將讓我們了解,個案何以無法完全應用他個人的能力?其實這句話,對於不熟悉或反對精神分析者而言,常引來無限爭議,卻又無法形成有具體成果的爭議。何以如此,這涉及了伊底帕斯情結概念在臨床上的有效性議題,與其應用的範圍程度。心理学空间4h4v i*w)N!o y
心理学空间q9Qxn3v

K_lq F0Young對於這個議題的處理是引用及強調,佛洛伊德在「性學三論」裡於1920年版本所加入的註解,這是佛洛伊德在歷經另外15年臨床的檢驗後,所加入的話語:「伊底帕斯情結是精神官能症的核心情結(nuclear complex),而且是構成精神官能症內容的必要成份。…隨著精神分析研究的進展,伊底帕斯情結的重要性亦顯得愈來愈明顯。」(4)這是佛洛伊德在當時的吶喊,然而,這個說法在目前仍有其重要性?
K6V$N ?o t'M0心理学空间\-C'~ {eK
心理学空间 X&] KL,g9{*rDE
Young在此本小書裡,從佛洛伊德的文本出發,尢其是從其中所涉及的亂倫禁忌的角度出發,因此Young的介紹是傾向伊底帕斯的文化面為基礎,除了涉及佛洛伊德的「文明及其不滿」(5)與「性學三論」,亦以一些電影名片的情節做為說明的基礎。這些引用雖只是幾語帶過,不過對伊底帕斯情結的文化面有興趣的讀者,或可以有一些額外的收獲。相對於伊底帕斯情結的存在,佛洛伊德亦將「陽具欽羡(penis envy)」與「閹割情結(castration complex)」等現象置於相關發展階段來論述,但這種現象式的描述,仍遭到不少批評,尢其是涉及男孩與女孩發展的異同時,更易陷於爭議。這種爭議對於精神分析診療室的工作而言,重點在於伊底帕斯情結、陽具欽羡、與閹割情結,臨床上具有多少有效性(6),或者可靠性(7)?精神分析發展一百年裡,伊底帕斯情結的概念,在有效性與可靠性方面,其實皆有頗高的共識,因此,如Young所言,將伊底帕斯情結概念視為精神分析的重大成果之一。心理学空间A3i~C g;z0zfK
心理学空间%C ? J6D H2W7o d
心理学空间n\eHk N3Cx1P
對於前述現象,Young亦從女性主義的某些想法,提出對於伊底帕斯情結概念的質疑。對於從女性主義的意識型態出發,做為評論精神分析的方式,雖然在文化論述裡具有一席之地,但筆者相對地認為,精神分析概念的同意與反對,皆是以診療室的經驗做為出發點。因此,從意識型態出發的評論,自有其對精神分析的貢獻,但是精神分析強調的是,潛意識「真實」世界的探索,而意識層次的意識型態概念的探索,是否即因此而推翻或加強精神分析概念,需慎重評估;但是Young引用這些意識型態的概念,意圖豐富精神分析的視野時,較少強調這些說法。心理学空间d&WM;K0q [Z
心理学空间K\{tFJ

x:rS$`!p0除上前述所述及的文化應用,以及與某些意識型態的對話外,至於伊底帕斯情結在診療室裡的應用與理論的思考,「這是佛洛伊德在當時的吶喊,然而,這個說法在目前仍有其重要性?」(8) 在Young的小書裡,明顯地將焦點集中於,克萊因(M. Klein)與克萊因學派者對於伊底帕斯情結的修正觀點,而這些觀點大致上是1940英國精神分析界歷經克萊因與安娜佛洛伊德的論戰後,至今仍持續衍生的論點。也就是說,Young可能因身處英國,而熟悉英國精神分析界的現況,但他在此書中將幾近三分之二的篇幅,花在討論克萊因與其後續學派的觀點,也許意味著,禮贊克萊因對於伊底帕斯情結概念的貢獻。然而,依我之見,雖然不必然皆得服膺克萊因的論點,但反映出來的是,新論點的加入,使得伊底帕斯情結的概念,有了某種新生的意義,延續了此概念所指涉的現象,在診療室裡的重要性;也延展了此概念在臨床視野的擴充。心理学空间-@-bCd DS8P&VlK

8is K(d-S^)Ac&y0心理学空间#r;J-c&M@4f%TL%l
克萊因對於伊底帕斯情結的觀點,自然亦有被議論與評議的空間,克萊因將伊底帕斯情結的發生時間,推演至生命頭幾個月的時段,並強調「超我」在那狀態裡的迫害功能。Young為了處理克萊因女仕與佛洛伊德論點的差異,他提出了,克萊因女仕的論點並非有違佛洛伊德的論點,而是將佛洛伊德對於伊底帕斯情結的觀點,置於個案整體問題的「背景」,而以她自己的觀點做為「前景」。這個思考倒不失為某種程度有效的整合方式,讓克萊因女仕的論點,更順利接上佛洛伊德的某些思考。對於兩者之間的差異,Young偏重於強調,克萊因女仕對於原始流程的著重,而認為佛洛伊德學派者著重,原我所在之處,自我亦隨在旁(Where id is, there ego shall be.)。但Young對於佛洛伊德學派的看法,似乎偏重強調該學派對於自我的著重,然而,在英國的發展而言,佛洛伊德學派的發展與美國自我心理學的發展亦不全然相同,因此,Young對於英國佛洛伊德學派的看法,可能並不必然會獲得認可。心理学空间1} J9pK,f,?(_ d

x%G6e }F*r+Nc w0心理学空间s"Q5a(BSIpWP
至於克萊因追隨者的論點,Young偏重R. Britton, R.D. Hinshelwood, D.Bell等人的論點,而未提及早期追隨者的論點,或有替中生代發言之意,他引用Britton的觀點,認為伊底帕斯情結的解決,是「形成象徵能力與發展理性想法的能力」的過程。(9)這種觀點似乎意味著,將伊底帕斯情結原本強調性本能、閹割情結與超我形成,轉型成著重象徵能力與思考能力,而這當然與克萊因學派的早期追隨者,如Bion與H. Segal,對於克萊因論點的延伸思考密切相關。心理学空间'a*E2nf|]u q\vZn
心理学空间qPx-o[^i\8g
心理学空间2_L rs5R-i
Young亦提及Fairbairn與Winnicott等英國客體關係理論者之看法,但並不夠深入,另引用了美國精神分析師J. Greenberg與S. Mitchell的論點,指出某些後設心理學的重要觀察,如,力比多(Libido)不再是尋求愉悅,而是尋求客體(10);以及,力比多並未決定客體關係,而是客體關係決定力比多。(11)雖然這種說法也遭到質疑,精神分析的性學那裡去了?而這種觀點對於伊底帕斯情結的概念,所影響的是,這個情結裡隱含的三角關係,是否具有性學意含?
)@@4W,IZ0心理学空间-|9`+}2P'Jyd8w"D#Y

R)[^-f#d+h0註:心理学空间%cQ#E B2e8tU&V6JRq
1. Robert Young: Oedipus Complex. 2002. Icon Books。這是一系列以Ideas in Psychoanalysis為主題的小書,作者依其專長書寫一個精神分析所關切的子題。R. Young本身是位心理治療師,亦在英國雪菲爾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開有心理治療與精神分析研究的研究所課程。依英國的精神分析現況而言,他並非書寫此主題的最適合人選,但由於他在書中的觀點與反思,亦有值得參考之處,因此筆者亦就此書加以評介。Young曾主編「Free Association」這本意圖溶合精神分析與其它學術交流的雜誌,他亦以Free Association做為出版社之名,而出版不少精神分析相關的書籍。
x1Sv2o:T^ rue]02. Freud, S. 1897, Letter 71, S.E.1, p.265。
$kE9W G6Y\.S03. Freud, S. 1910, A Special Type of Choice of Object Made by Men, S.E.11, p.171。心理学空间 `GA/Jt2L
4. Freud, S.1905,S.E.7, p.226。心理学空间J+?(Py HI%]5k
5. Freud, S. 1930, 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S.E.11, pp.57-145。
$f;`1M4i'\9j1D06. 並非表示了解這個術語,即讓個案馬上改變之意,而是意指這些術語概念,是否能夠真確地指涉某些臨床現象。
cFKG \(k#M1]07. 在此意指其他人依據這個相同概念,是否能夠發現相同的臨床現象。
K*G:_F K08. 相對於因為不喜歡精神分析,而排斥伊底帕斯情結概念者,我們已經放棄說服了,本文的說法是針對期待有建設性批判者而做的說明。
r9b8EV'b3Dw1x09. R. Britton, 1992, The Oedipal Situation and the Depressive Position. In A. Robin (ed.) Clinical Lectures on Klein and Bion, p.37, Routledge。心理学空间,oV)^[K#|5w
10. J. Greenberg & S. Mitchell, 1983, Object Relations in Psychoanalytic Theory. Harvard, p.154。心理学空间%PGRL^.@,y
11. Ibid., p.157。心理学空间'J7Il p+IW#}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俄狄浦斯 伊底帕斯情結
«評介Jeremy Holmes的「精神分析的概念:憂鬱症」(1) 蔡榮裕
《蔡榮裕》
達達的馬蹄是個美麗的錯誤:為何有些藝術家討厭精神分析»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