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何时能获“解放”?
作者: 陈会昌 / 3818次阅读 时间: 2012年3月10日
标签: 儿童学习 中学生 民族 教育问题 工作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中学生何时能获“解放”?

2005-09-10

陈会昌 《中国健康月刊》 

中学生何时能获“解放”?

  前不久我到加拿大做短期访问,我的朋友、一位华裔教授和我谈起中国的教育问题,他说,如果你能在中国做这样一件事,你将为我们民族立一功。我问:“什么事?”他说:“呼吁全国的教育工作者减轻儿童青少年的学习负担,不要强迫儿童学习他们不愿学习的东西,给他们的人格发展一点自由的空间。”

  我的回答自然令他失望,不是我不想为民族做好事、善事,而是因为这件事太难了,绝非几个专家出来呼吁就能奏效的。从另一个角度讲,现在我们国家处在经济开始起飞时期,而一般处在这种状态下的国家和民族,都会存在激烈的竞争。虽然我们都承认,激烈的高考竞争对学生的个性发展不利,但在不能普及高等教育的情况下,这种方法不失为选拔人才的一种方式,它毕竟给所有的青年都提供了平等的竞争机会。

  问题在于,现在的中学生学习负担过重,许多中学生、特别是重点中学的学生,他们的生活几乎到了"抬头看老师,低头做作业"的极其紧张而又单调的境地,这种生活方式直接地影响到他们的身体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

  我这里有一份一个初二年级女生的每日生活时间表:

  5:45, 起床

  6:00, 吃早饭

  6:15, 出发去学校

  6:30 - 8:00, 到校上自习

  8:00 - 11:30, 上课

  11:30, 吃饭

  12:00, 自习或自由活动

  13:00 - 15:00, 上课

  15:00 - 18:00, 自习,班会,干部会,补习等

  19:00 - 21:30(有时到23:00), 在家做作业

  从这份作息时间表上,我们看不出这个中学生有任何自由活动时间。据她的家长说,即使在周末双休日,孩子也照样紧张:早7点起床,7点半吃饭,8点开始学习,11点半吃饭,下午1点外出学习,晚上从7点到9点做作业、学习。她的家长只允许她在周五晚上看2小时电视。

  不知内情的人会纳闷:学生怎么有那么多功课要做?殊不知,为了跟上高考的"指挥棒",教育界各方人士可以说是挖空心思,编写各种复习材料、参考书、习题集、练习册等,把它们一股脑地加在学生们身上。报载,在上海市某重点中学的中学预备班,这些想挤进该重点高中的可怜的初中生们,每天除按规定完成课本后的作业外,还得完成10余本额外作业,其中光语文、数学、外语三门课的练习册和习题集就达12本,每一本都要按顺序做下来。如语文有《从课内到课外》、《初中语文扩展阅读训练》、《小学自测ABC》、《一课一练》及300多页的《从59分到90分》。外语有《英语习字本》、《英语练习册》、《英语学习指导和测试》、《初中英语单元练和课课练》、《英语新教材二课一练》。真可谓五花八门,这些练习册的编者们真可谓无所不用其及。

  结果如何?据家长反映,这些练习册的难度大,有些题目连大学毕业的家长也做不出来,而且学生做过之后,老师根本不批改,只是上课对答案。有些学生做这类作业时间来不及就干脆抄书后的标准答案应付老师,或请父母代劳。

  为此,中学生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就在前述的那位初二女生的班里,约有20%的学生贫血,30%左右的学生患有不同程度的胃病,近视眼的比例超过20%,还有许多学生上课时精神疲劳,打呵欠,注意力不能集中,记忆力下降,不一而足。

  身体上的疾病还是有形的,而心理上的伤害则无法估计,因为心理疾病往往是潜在的和长期的。笔者曾在北京的某所全国重点大学做过调查,有轻度心理健康问题的占19%,中度和重度心理健康问题的占6%,三种相加高达25%。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社会适应能力差(如社交恐怖、自我封闭等),厌恶学习(缺乏学习动机、疲倦感等),恋爱和性烦恼(如单相思、手淫焦虑等),神经和精神障碍(如神经衰弱、强迫症、神经质等)。值得警惕的是,在所调查的500多名大学生中,对"我曾想过采取何种方式自杀"、"我觉得死是摆脱痛苦的唯一途径"和"我觉得活在世上没什么意思"这三个问题,认为和自己的实情有所符合的均达到20%!

  呜呼!安得学习枷锁全砸烂,大庇天下学子俱欢颜!200年前,文艺复兴运动的自由主义先驱卢梭曾提出,儿童心理发展有其自然的、内在的规律,成人不可强求,不应刻意塑造。在此,我愿借《中国健康月刊》之一角,向教育界和广大家长作此呼吁:适当地解放中小学生,给他们一点自然发展的时间和空间吧!(1996年11月10日为沈阳《中国健康月刊》写)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儿童学习 中学生 民族 教育问题 工作者
«权威型、宽容型和专制型的父母 陈会昌
《陈会昌》
儿童社会性发展漫谈»

 陈会昌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客座教授。中国心理学会理事,中国心理学会儿童心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心理系、荷兰莱顿大学心理系、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心理系高级访问学者。

陈会昌心理学网站
提供发展心理学,幼儿教育、儿童教育、青少年教育,心理咨询服务。

http://weibo.com/u/1414363657

Array
(
    [catid] => 392
    [upid] => 336
    [name] => 陈会昌
    [note] =>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客座教授。中国心理学会理事,中国心理学会儿童心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心理系、荷兰莱顿大学心理系、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心理系高级访问学者。

陈会昌心理学网站
提供发展心理学,幼儿教育、儿童教育、青少年教育,心理咨询服务。

http://weibo.com/u/1414363657 [type] => expert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32 [tpl] => exp_list [viewtpl] => [thumb] => 2010/06/1_201006202100541WB9N.thumb.jpg [image] => 2010/06/1_201006202100541WB9N.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392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心理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