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包容与承认有限性
邹庆林 作者: 邹庆林 / 3630次阅读 时间: 2012年4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所谓的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治疗的本质,就是精神分析师作为一个容器,接受并加工患者的无法忍受或接纳、并投射给分析师的心理内容,然后患者再将被分析师容器转化加工过的内容内化的过程在精神分析过程中,这种过程不断重复,使患者的内心世界发生改变。”

——徐钧.〈〈当代精神分析治疗概念的新进展〉〉

这里,很容易被引出一个问题“心理治疗师(或精神分析师)作为容器的功能不足以消化(接受并加工)患者投射过来的心理体验(通常是情绪)怎么办呢?”,简言之,心理治疗师某个时候包容不住来访者投射而来的情绪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包容不住正好说明这个来访者正承受着一些相当难以消化的心理体验,难到作为治疗师的你也觉得包容不住了。当治疗师有这样的共情性洞见时,治疗师要将自己的反移情感受付诸行动的冲动就会大大缓和下来。这时,作为治疗师的你会有两个选择:1.回去接受督导,在督导的帮助下,回过头来看来访者的时候你可能就能够包容住了;2.承认你的有限性,说“此刻,我也感受到你说的那些东西难以消化或当你刚才说完那些时我体验到了。。。情绪,我想此刻你在承受着一些东西,我能感受到!但是,没关系,慢慢的某个时候我们就可以面对那些、涵容那些了”。或许,第二个选择是治疗师不太情愿选择的。但,第二个选择在某个时候我们却必须接受,因为总有一个时候来访者投射给你的不仅你不能包容,你的督导也难以包容,也许那个心理的内容最终将只能由来访者自己来消化掉,如果我们将“心理的内容”来一个扩大化,假如爱因斯坦在酝酿“相对论”时有一个困惑找你来谈,你消化得了他所说的吗?再者,第二个选择蕴含着治疗师对于自身有限性不防御的态度,这个态度本身也足以帮助来访者,因为这个态度内化到来访者心中的效果就会是来访者接纳自身面对一些心理体验时无法很好地消化的状况。所谓包容无法包容是也!现在,我们将视线从治疗中移到日常生活中,当一个初中生向他(她)的老师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不常规,甚至有点奇思妙想,老师答不上来,怎么办?通常的回答可能是“你说的什么呀,没有那个东西,瞎想!”,如果换成是“你提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老师暂时答不上来,也许以后你可以找到答案的。”,前后不同的回答方式或许是一个在扼杀创造性一个在肯定激励创造性。(此例当然除外学生的恶作剧提问)——心理求助者的某些症状中有无创造性呢?至少可以提炼出创造性呢?值得思考!

注:这里为什么能提出“包容不住正好说明这个来访者正承受着一些相当难以消化的心理体验,难到作为治疗师的你也觉得包容不住了”这样的洞见,因为我所更关注的是自体状态而非仅仅是如何发挥包容功能。

结语:治疗师承认自身有限性的态度(上述第一个选择包含承认有限性)是对来访者投射过来的难以消化的心理体验之确认,确认的内容是“是,你确实正经受着一些情绪,只是我们暂时还不足以消化。”。治疗师可以在治疗中表现无知,表现无能,但却不可以防御性地否认治疗中传递彼此的心理现实特别是用付诸行动来否认!

注:这里为什么能提出“包容不住正好说明这个来访者正承受着一些相当难以消化的心理体验,难到作为治疗师的你也觉得包容不住了”这样的洞见,因为我所更关注的是自体状态而非仅仅是如何发挥包容功能。

结语:治疗师承认自身有限性的态度(上述第一个选择包含承认有限性)是对来访者投射过来的难以消化的心理体验之确认,确认的内容是“是,你确实正经受着一些情绪,只是我们暂时还不足以消化。”。治疗师可以在治疗中表现无知,表现无能,但却不可以防御性地否认治疗中传递彼此的心理现实特别是用付诸行动来否认!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关注功能抑或关注自体? 邹庆林
《邹庆林》
与“坏”客体的联结——自体心理学取向的重构»